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275 老學究  
   
275 老學究

ps: 感謝hitoming,秒秒鍾活著的月票,謝謝!

胡廣很忙,但塔娜過來邀請,他自然是要給面子,當即一邊跟著她走,一邊問道:"知道是什麼事情麼?"

塔娜搖搖頭,側身在前引路,一邊有好奇地回答道:"先生沒,只是很嚴肅,好像是有大事.∼頂點說,.."

胡廣一聽,他也好奇了,不知道塔娜的老師要見自己,會有啥大事要?而且真要是大事,為什麼早不來找自己?

他正想著,一個沒注意塔娜已經站住了身子,差就撞上去了.

幸虧塔娜避開了,然後對著有尷尬的胡廣,略微有難為情地道:"我這老師,稍微有要面子,你能不能瞧我面子上,不要一般計較?"

胡廣聽了一笑道:"我知道,老人都有這個愛好,你放心好了,只要不是特別的事情,我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完後繼續向前走,很快就隨著塔娜來到聚義堂後面最靠里側,山腳下一處比較安靜的院子.

只見門口已站著一位五十來歲的老人,花白胡子,頭發已經有些稀疏,臉上布滿了歲月的痕跡.見到胡廣到來,倒是擠出一絲笑意,微微一躬身道:"首長光臨寒舍,老朽深感榮幸.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完之後,他馬上側身,讓出了進院子的通道.

胡廣能從他身上感覺到一股書卷氣,但好像還夾雜著一絲討好的意味,讓他稍微感到有別扭.

他是塔娜的老師,也就是自己的長輩,反正這算是私下拜訪,也算不得公事.胡廣當即快步向前,敬了個軍禮道:"您老客氣了!這私下里的,您喊我胡就成."

老人聽了一愣,不由得問道:"這胡是首長的字,還是號?"

這下輪到胡廣愣住了,對哦.這古代好像不是直呼姓名,而是稱字,稱號.當然,普通老百姓不講這個,直接稱呼姓名就姓名了,但讀書人就不同.

胡廣這一世的身份,只是一個普通軍戶的子弟.不要讀書了,連吃飯都成問題,哪來的字和號?

如果胡廣是江湖中人的話.明末這個時候,往往就會有號,因為這很流行.可他偏偏不是,因此號也沒有.

良久,胡廣無奈地解釋道:"胡是我家鄉的法,用于長輩稱呼晚輩的.沒事,您老就這麼稱呼我好了."

見到胡廣如此尊敬他,這老人眼角的魚尾紋都舒展開了.看著很高興的樣子.他當即引著胡廣往里走,一邊笑著道:"不敢不敢.無規矩不成方圓,該叫首長還是得叫首長才成."

兩個護衛被留在門口,只有塔娜跟在後面,此時仿佛成了啞巴,不發一言.胡廣和他老師雙方就座時,塔娜還給他們兩人都倒了開水.

"不知您老喚子過來.是有何吩咐?"胡廣沒空客套話,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

或者是他的姿態擺得很低,這老人的姿態對應的就高了起來,他臉上已不見了笑容,用手捋著自己的花白長須.認真地道:"老朽旁觀了近月余,對于首長……胡很是佩服.能看得出來,胡是個有大志向,有大報複的英雄人物.鷹嘴溝……叫天軍在你的統領下,定能打出一番基業來!"

胡廣一聽,難道他大張旗鼓的讓塔娜把自己喊過來,是為了拍自己的馬屁?

自己可沒時間在這里閑聊,正當他准備出言打斷時,那老人卻是話鋒一轉,有嚴肅地道:"然則有一錯事,老朽觀胡一直在做而不自知.思來想去,終歸還是要撥一番,才不枉老朽當了塔娜這麼多年的老師."

塔娜就站在老人的身後,聽到這話,沖剛好抬頭看著的胡廣微微頭,稍微抱歉一笑.

雖然老人這話好像端了一架子,可胡廣卻也沒覺得什麼.

其實實話,從起事以來,差不多所有的事情,都是胡廣一個人拿主意,最多是讓身邊的人補充旁枝末節的東西而已.

因為他身邊的這些人,在以前多是未讀過書的人,也沒有走南闖北,多是窩在陝北或者是府谷這個方圓百里內而已,沒有多少見識.

當領導,做決策,看著很威風,其實壓力也很大.這時,胡廣冷不丁地聽到一個讀書人忽然對他,有一件事一直做錯了.這讓他是又驚又喜,連忙端正了態度,很是謙虛地請教道:"還請老先生撥下子."

這老人看胡廣這恭敬謙虛的樣子,仿佛很是受用.用手繼續捋那白胡子,微微搖頭晃腦地道:"孺子可教!你可知道,你做的最錯的一件事,乃是教人讀書識字,還是那種缺胳膊少腿的字!"

胡廣聽了一愣,還以為是什麼地方做得不對,沒想到他竟然得是這件事.

他抬頭看看塔娜,想起她第一次看到簡體字時候反應,心想不會他老師也來這麼一出吧?

看到胡廣愣住的樣子,老人仿佛很是得意,捋胡子的手指著胡廣道:"沒想到吧!老朽也聽了,你是苦于身邊沒有識字的人,因此想讓所有人都識字,這個初衷是好的,但做得事情卻是錯了!"

胡廣耐著性子,繼續聽著他,看能出一番什麼道理來.

"老子曾曰: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民之難治,以其智多."此時老人閉著眼睛,搖頭晃腦地背著聖人之言,"孔聖人也曾言:是以聖人之智,虛其心,實其腹,弱其智,強其骨,常使民無知無欲."

老子和孔子都搬出來之後,老人的眼睛一下睜開,似乎精光閃閃,盯著胡廣繼續道:"而你胡做事,卻恰與聖人之言相左,此大謬也!"

"老朽如若不醒你,怕是皇圖霸業都不會與你有緣,此乃其一!"

胡廣心中冷笑,又是這所謂的愚民統治政策.等老人完了,他待婉轉地解釋一下時,又聽到這只是其一.

他看看老人身後的塔娜,見她露出一絲歉意,便繼續耐著性子,准備聽老人講他的其二.(未完待續...)

上篇:274 偵察連的事兒     下篇:276 和天下讀書人為敵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