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301 思念  
   
301 思念

ps: ps:標題的錯別字沒法改,抱歉!

喇嘛仿佛對這里很熟悉,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同時用蒙古話招呼道:"安貴,你的傷好點了麼?"

隨著門被推開,屋里一下亮起來,喇嘛一眼就看到了炕邊正坐著一人,在嘗試著用一根棍子拄著下地.

他連忙過去扶住,正待說他幾句的時候,這人已先開口了:"這箭傷沒傷到骨頭,沒事.躺了兩天了,想出去透透氣!"

"行,我扶你出去."喇嘛答應一聲,扶著他往外走,同時又說道,"那額哲幾千大軍圍過來,都被你逃脫了,看來你在草原上也沒有白待,這騎術是練出來了."

那人等出了屋門,抬頭看著天邊的紅日,有點發呆地輕聲說道:"我爹臨死之前交代過,一定要把他的骨灰帶回京師去.要是我死了,怎麼去見我爹?"

喇嘛到了屋外,已能清晰看到安貴的表情.見他那年輕的面容上皺著眉頭,和印象中一樣,始終有一絲淡淡的憂愁.

喇嘛知道,他是擔心自己回不去關內.不過眼下這種兵荒馬亂的時候,就算他恢複了自由之身,怕也難以活著回到明國的都城.

于是,他有心岔開話題,連忙開口說道:"你先坐下,我去給你端熱水泡饃吃."

安貴轉頭看了他一眼,眼中露出一絲感激道:"你自己都吃不飽,還省下來給我吃.要不是你,我怕是已去見我爹了!"

"說什麼話,以前你爹和你幫了我多少?是兄弟,客氣話就少說了!"喇嘛扶著他坐在門口的一個土疙瘩上,自己轉身進屋去了.

安貴又轉回頭看著遠處發呆,心中想著事情.

爹帶著自己到大同去做生意,原本想著能多賺點錢,結果沒想到被掠到了草原上,又被獻給這里的寺廟為奴.

那個時候.無圖哈爾還不是喇嘛,兩戶人家剛好挨著,熟悉起來後就互相幫著.

但草原上的日子實在不好過,哪怕是給所謂的活佛當差.也照樣是累死累活.最終無圖哈爾家只剩下了他,而自己也沒了爹,兩兄弟只能相依為命.後來無圖哈爾被迫去當了最低等的喇嘛,但兩人的交情依舊.

這次輪到自己去放牧,結果遇到了林丹汗的騎軍竟然來搶牛羊.雖然被自己逃脫了.腿上卻挨了一箭.回來之後,又被罰,斷了米糧供應.幸虧有無圖哈爾能接濟自己,否則還真是難逃一劫了.

想著想著,安貴就想起了京師的那個家.也不知道為什麼,受傷之後這幾天,就特別想家.要是沒被掠來草原,賺得錢都夠自己取翠花好幾回了.

沒有了爹和自己,母親和弟弟妹妹不知道過得怎麼樣,這輩子會不會永遠都見不到了?

想到這里.安貴不由得歎了口氣,以前有過的念頭又再次冒了出來.

"安貴,別東想西想的,眼下養好傷要緊."無圖哈爾一手端著一只破碗,一手拿著一個饃出現在門口,看到安貴的樣子,不用猜也知道他想什麼,便勸他說道.

安貴聞言轉過頭,看了自己這個蒙古兄弟一眼,忽然神情嚴肅.認真地低聲說道:"我想試試!"

"你瘋了!"無圖哈爾嚇了一跳,那破碗中的熱水都被晃出了一些,大聲說了句後,轉頭看看周圍沒人.便又低聲勸道,"沒有寺里的文書,你一個人逃出去要是被周圍的部落抓到,那是要處死的!"

"我不管了,與其在這里等死,不如搏他一搏.至少會有一絲希望,能帶著爹的骨灰回去,能再見一眼在京師的母親和弟弟妹妹."安貴說著,越發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無圖哈爾見此,便沉默了.他知道安貴要一直在這里,基本上也不可能得到自由之身的文書.

原本以為這次拼死跑出來,向寺里稟告消息能算有點功勞.結果不但沒有功勞,反而是一頓責罰,一下讓安貴徹底死心了.

無圖哈爾默默地遞過手中的東西,看著安貴把手中的黑饃沾熱水軟化,而後塞嘴里一小口一小口地吃.

無圖哈爾抬頭看了下四周,遠處已經有人出來活動了,但周圍還是沒人.他便在安貴身邊蹲下身子,低聲說道:"你真執意要走的話,或者有一條路可以試試."

安貴一聽,腦袋一下轉過去,盯著他問道:"兄弟,有路你不早說?"

"我也只是聽說而已,不一定可以的."無圖哈爾說到這里,見安貴那一臉迫切地樣子,便給他講道,"你或者先去投了鷹嘴溝那邊……"

"叫天軍?你說能打敗林丹汗和順義王的叫天軍?"安貴睜大了眼睛,嗓門不自覺地提高,驚訝地確認道.

"噓"無圖哈爾連忙示意輕聲,"就是叫天軍.我聽說,他們優待俘虜,只要平時不是作惡多端的人,手中沒有他們的血,最終放人的時候,還會給錢糧……"

"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的事?他們可是草寇!"安貴一聽,不相信地反問道.他心中想著,占山為王,落草為寇的人,能有多少好人?

"還不止這個呢!"無圖哈爾被勾起了八卦之心,馬上又接著道,"據說,他們自稱是老百姓的軍隊,能為老百姓做主.你是個好人,又是徹徹底底的窮苦老百姓,說不定求到他們頭上,還真能幫到你!"

安貴不信,他在現實中從沒聽說過還有這樣的草寇,最多是評書中有過替天行道的段子.但他經曆過不少,也已知道所謂的替天行道,更多的只是一個借口而已,干得還是殺人放火的勾當.

他忍不住反駁道:"好歹我是從京師過來,也算走南闖北了.我們普通老百姓有誰看得起?你要真是窮苦老百姓,連衙門的捕快都懶得正眼看你,因為沒油水可撈.你這話,不會是你瞎編安慰我的吧?"

無圖哈爾想想這些年受得苦,不由得歎了口氣道:"其實我也只是聽說而已,恐怕做不得真的!算了,你先想想,我也再打聽打聽,但你千萬不要沖動."

安貴點點頭道:"我知道,你也快回吧,免得到時候找你不到也要挨罰!"(未完待續.)

上篇:300 站前動員     下篇:302 這就是軍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