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307 攻敵之必救  
   
307 攻敵之必救

ps: 感謝孤獨寂寞55的捧場,謝謝!

當次日天剛蒙蒙亮的時候,叫天軍就催著用餐,分發了干糧.當要求馬術好的人騎馬群趕路的時候,倒是起了一點波瀾.

不過他們更多的是驚訝,卻沒什麼人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兩百來人騎著裸馬,跟著騾馬車很快就脫離了大隊,也算是解放了他們的速度,快速開始行軍.如此一來,這部分人當能在天黑之前到達鷹嘴溝.

這些人,只有留守營的兩個連監視著,當然了,騎術都是挑選出最好的那些將士.另外野戰團騎一營也有一個連會隨同出發,到達鷹嘴溝後再去和主力營彙合,監視歸化城方向.

剩余徒步走路的那些美岱召的屬民和喇嘛,在羨慕那些有馬可騎,有車可坐的人之外,只能自個埋頭趕路.

他們沒料到,那些叫天軍的人忽然唱起了一種奇怪旋律的歌聲,聽著淺顯易懂的蒙漢歌詞,還有那歡快激昂的旋律,忽然之間,這些人忘記了羨慕,忘記了徒步的勞累,心神被這些叫天軍將士牢牢吸引.

如果這個時候有飛機的話,從天空中往下看,就會發現從美岱召到鷹嘴溝的這片草原上,人群就像螞蟻一樣,形成一條長長的,斷斷續續的線,正在挪動著.

再說在美岱召,胡寬和拉克申都還在這里,帶著他們的手下運物資.

城頭上,拉克申看著一車車的物資離城遠去,忍不住對身邊的胡寬說道:"真是沒想到,這些喇嘛竟然藏有這麼多東西.你說,我們到底能不能在卜石兔來之前,把這些東西都運走?"

這美岱召,絕對比什麼順義王,或者林丹汗要富有的多.這麼多的物資,不管是糧食也好,還是金銀珠寶等等.胡寬都不想留下.

這麼一來的話,那就是時間問題了,看能否及時搬空.

他沒有直接回答拉克申的話,而是轉過頭.看著他問道:"你估計卜石兔要多久才會過來?"

拉克申一聽,剛想說不知道,回頭一想,在親家面前也不能太丟臉,就邊想邊說道:"美岱召的喇嘛是三天前派出信使.他們應該知道卜石兔在什麼地方,三天肯定能把消息傳到卜石兔那里,兩天也有可能……"

他說到這里,撓了撓腦袋又說道:"我琢磨著卜石兔不敢馬上來,肯定要召集其他部落一起過來,否則額哲的五千人馬他自己是吃不消的……"

胡寬聽得點點頭,別看拉克申看似粗人一個,其實說話也是有理有據,能讓人信服.

"他這召集了人手再過來的話,可能要花個兩天時間集合人馬.再來個兩天時間行軍."拉克申推算到這里,終于得出了結論,轉頭看著胡寬說道,"一般情況下,早的話再過兩到三天,晚的話也就四五天,卜石兔的人馬應該能到美岱召."

對于草原的形勢,對于卜石兔的為人,拉克申在叫天軍中自然算是權威.他得出的這個結論,自然不會有假.

胡寬看著陸續遠去的車隊.不由得歎了口氣道:"車輛還是少了點,怕是搬不完東西."

拉克申點點頭,無奈地說道:"女婿一定要騰出車子去運老弱,要不多少總能多搬一些!"

他剛說到這里.看到胡寬嚴肅了臉,正臉看過來,不由得訕訕地笑了下道:"行,我雖也是革命黨人,但我覺悟還不夠高,我改.我改成不?"

拉克申必須是革命黨人,哪怕他的覺悟還沒達到,也得讓他先成為革命黨人之後,再慢慢提高覺悟.

他自己也知道,在叫天軍中自己的身份如何.因此,當胡寬略微有點不滿地看過去時,他自己先自我批評了下.

胡寬聽了,便不再糾結這點,重新抬頭看著忙碌的來往車輛,感慨道:"要是卜石兔能再晚幾天過來就好了,我們叫天軍就缺物資啊!"

這個時候,其實誰不缺物資.他正感慨著,忽然騎三營營長胡漢三上來稟告道:"發現一座鐵佛,還有三口大小不一的銅鍾,太重了沒法運."

"能熔麼?"胡寬聽了毫不猶豫地問道,平時一向快人快語的拉克申反而沒有先開口.

胡漢三點點頭回答道:"能,這里有現成的爐窯."

美岱召的這些東西不可能在別的地方鑄造後搬過來,設施自然是現成的.

胡寬一聽,當即命令道:"那還愣著干嘛,所有銅鐵,不管是什麼,全部熔了帶回去.這是我們叫天軍最缺的物資之一,類似情況不用來稟告了!"

之前可沒說過要拆寺廟,現在得到了明確的命令,胡漢三是沒有任何負擔的,當即轉身快步離去.

胡寬回頭看看城里頭,又看向身邊的拉克申,下定了決心,語氣堅決地說道:"這又會花不少功夫,卜石兔一定要晚些天來才行,你看看有什麼辦法能耽擱他!"

拉克申聽了一臉無奈,搖著獨手道:"我又不是他老母,我能有什麼辦法,總不能沖過去和他打吧?"

胡寬一聽,卻是靈光一閃,馬上說道:"攻敵之必救,就能讓他耽擱一些天.你想想,有沒有我們能打,而卜石兔又必須去救的地方?"

這話一說出去,拉克申有點不認識胡寬一般,從頭到腳的看了看.

他這動作,胡寬自然知道是什麼意思,當即解釋道:"《紀效新書》還是要多看看的,還有首長平時所說的一些話,也特別有用.特別是眼下我們的力量相對敵人還弱小的時候,那十六字更是經典!"

他說得十六字就是胡廣平時給這些高級首領上課的時候,講過的"敵進我退,敵退我追,敵駐我擾,敵疲我打".

別人可能對于胡廣的話聽了也就聽了,但胡寬不同,對于二弟的話,他是非常認真對待的,而且他出身夜不收,對于軍隊的事情有種天然的敏感.

誰知拉克申一開口,胡寬才知道自己會錯意了:"我說親家,他是你二弟,只有我們兩人你還叫他首長,難不成你是怕叫他二弟,在我面前會矮一頭?放心好了,你把他拉扯大,相當于是其父,我都叫你親家,不會占你便宜……"

胡寬無語,只好打斷他,再次問道:"有沒有我們能打得動,而卜石兔必須去救的地方?"(未完待續.)

上篇:306 商議     下篇:308 蛇吞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