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359 狗改不了吃屎  
   
359 狗改不了吃屎

ps: 感謝五岳倒為輕的月票,謝謝g00d,rabit2011的捧場!

在衙門大堂內,燈火通紅.n∈n∈,王知州披頭散發地站著,身上只著小衣,有兩名丫鬟拿著官衣圍著他,試圖給他穿上.

但王知州卻很不配合,不時吼著道:"廖副將呢?怎麼還沒來?"

他實在是想不到,一群災民聚集起來的老百姓而已,竟然敢來攻打州城了!

在他眼里,府谷之前早就敗完了,被那些災民,流賊占了也就占了,反正不歸自己管,心中甚至還帶了一絲看延綏巡撫笑話的心思.

他可從沒想到,那些賊人竟然還敢打黃河對岸州城的主意,真是太膽大包天了!

這其實也不管怪王知州想不到,畢竟到眼下為止,鬧流賊的大部分都是在陝西境內.而且那些流賊鬧得最凶,最厲害的,也最多是攻占一座小縣城而已.

在當時這些當官的眼里,災民是猶如一只螞蟻一般,只要朝廷真用點心,一捏就能滅了他們.

這不,聽說陝西那邊一個督糧道的文官,就能殺得流賊大敗,這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正是基于這種心理,王知州得知以前的流賊重新占據了府谷縣城時,也只是比平時加強了盤查和宵禁而已.

當手下急報賊軍攻打州城時,嚇得王知州從床上滾了下來.如此深夜攻城,很是難防的.

他一邊急令廖副將出兵增援城門,一邊跑到大堂來,第一時間獲取進一步消息.

聽著那巨大的爆炸聲,每一次響起,王知州都要身子抖一抖.不用看.光聽這聲音,就知道威力巨大,完全可以用聲震如雷來形容.

他知道,這東西定然是賊軍所有,因為保德州並沒有這種武器,也不知道那些守城的兵士能否扛住.

當官服穿上身.還沒有整理好時,就隱約聽到了喊殺聲,好像是什麼"叫天軍攻城,投降者不殺"之類的話.

聽那動靜,這叫天軍已經是殺進城門來了.王知州的身子馬上不由自主地抖了起來,這從未有過的事情,竟然被自己遇上了.

急促地腳步聲響著,一個穿歪了官服的中年人手中握著一把長刀,帶著幾個手下.大步走了進來.人未站穩,就已大聲喊道:"大人,城門已破,卑職護送大人馬上離開!"

正在穿衣的兩名丫鬟一聽,都嚇得跌倒在地,流賊攻進來了,這可如何是好?

不管是說書聽故事,還是從臨近逃過來的人那里傳言.流賊都是奸淫擄掠,殺人如麻的不法之徒.這保德州要是被他們攻破了,不知道會死多少人!

王知州顯然也知道這點.嚇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嘴中喃喃不知道說什麼話.

那人一見知州大人的樣子,當即兩話不說,上前撈起他就准備走.

可他這一撈,王知州回過神來了,當即帶著哭音道:"本官奉旨牧守保德州.豈能逃之……"

"大人,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王知州忽然想起自己朝中有人,當即又說道:"等等,帶上本官的兩位小妾一起走,還有財物.決不能便宜了賊人.對對對,你速去備車,要三輛車……"

那人一聽,很是惱怒,可知州是上官,他只能強壓著怒火道:"大人,眼下已是非常時期,再拖延下去就走不了了.賊軍有備而來,這里肯定是他們的第一目標."

見王知州還依依不舍的樣子,他也不管了,拖著他就要往外走.

"放肆!"王知州忽然猛喝一聲,多年的官威嚇得這人一激靈,馬上放開了手,有點不解其意地看著他.

"賊人才行攻打城門就想著要跑,爾可是貪生怕死之輩?"義正言辭地訓斥,仿佛王知州馬上變了個人.

那人一愣,馬上抱拳道:"下官不敢,下官只是……"

"給本官帶人去門口守著,另外備一輛馬車候著."王知州命令完後,轉身矯健地就往內堂走去.

他一邊走一邊小聲自語:"要是不把財物帶上,就算人跑出去,京師的靠山怕也不會救自己!"

他這話說得很輕,卻還是被那人聽到了.還真以為他改性了,原來狗終歸改不了吃屎.

眼下已是十萬火急,他正待再去撈王知州時,忽然聽到急促地馬蹄聲越來越近.當即臉色大變,怕是來不及逃了!

此時的胡廣,已經站在西門的箭樓上.看著黑夜中的保德州城,嚴峻著臉,沒有絲毫笑容.

城中已經有幾處火起,火光映紅了夜空.可此時兩軍正在交戰,暫時還無法去理會,唯有靠居民自救了.

喊殺聲越來越遠離西門,聽得出來,應該是城中守軍節節敗退,叫天軍的進展比較順利.

這其實也不奇怪,事先就預料到了.畢竟叫天軍是里應外合,突然在深夜發動了偷城戰.而且在城里駐軍的增援路線上,也埋伏了將士襲擊,第一時間又有騎軍突襲知州,守城將領等幾處首腦所在,執行斬首行動.

群龍無首之下,又睡意朦朧中事起倉促,守城明軍要還能守住,那就真見了鬼了!

胡廣對此戰的勝負已不再考慮,他此時所想的,是下一步的事情.

保德州城是叫天軍成軍以來正式攻打的第一座城市,不管是城市規模,人口密度還是繁華程度,都是府谷縣城的幾倍.

用了里應外合之策,眼下叫天軍已經全數進城,勝利是一定的.可隨後要處理的事情,卻很麻煩.對叫天軍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考驗.

如果說是普通的流賊隊伍,比如說王嘉胤的隊伍,如何攻破城是最困難的.只要攻破了城,那就沒什麼了.軍隊一路殺進去,管你是誰,人擋殺人,佛擋殺佛,殺到再沒有一絲抵抗,然後橫掃城中財物.

管你原本是什麼,只要有錢,有物,只要流賊需要的,看上的,統統搶走.敢反抗,刀子招呼就是,很簡單的事情.

可胡廣領導的叫天軍卻不同,攻破城只是第一道難關而已.把叫天軍的理念貫徹下去,嚴守《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又將是一道難關.(未完待續...)

上篇:358 里應外合     下篇:360 憲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