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361 孫在趙府干什麼  
   
361 孫在趙府干什麼

ps:感謝rabit2011,君自強,孤獨寂寞55的捧場,謝謝!

從他們的軍服標示上看,是從炮兵連中抽調出來的人.這些應該都是老兵,因為炮兵連中沒有俘虜轉化而來的新兵.

那兩人聞聲轉頭一看,發現是憲兵,嚇了一跳.

一個班的偵察兵騎馬圍了上去,居高臨下的很有威懾力.這兩人神色明顯有點慌亂,幾乎不約而同地回答道.

"我們在等連長!"

"我們在抓人."

康全安稍微往上一看,見大門橫匾上寫著"趙府"兩個大字,心知這家肯定是大戶.

這兩人形跡可疑,所答之話並不一致,別是趁著城中未定,在渾水摸魚中飽私囊吧?

他想到這里,臉色更冷,大喝一聲道:"你們到底是在干什麼?"

那兩人在話說出之後,彼此看了一眼,而後由其中一人再次回答道:"我們奉令,由連長帶隊前來抓捕保德州趙同知."

原來這里是州同知的府邸,難怪門口有石獅子鎮守了.他們連長,應該就是孫云軒吧,在里面抓人?

康全安想著側耳傾聽,卻沒聽到其他地方抓捕州府官吏時,猶如雞飛狗叫,哭爹喊娘般的聲音.

按理來說,州同知的府里,應該有不少家人下人的,叫天軍進去抓人,喧鬧聲會更為大聲才對吧?

他如此想著,眉頭就皺了起來.不過並沒有猶豫多久,馬上翻身下馬,就往里面走去.

其他偵察兵一見,也都翻身下馬,由一人看著戰馬.其他人緊跟在康全安身後.

門口那兩人一見,明顯臉色就變了.其中一人一咬牙,側身跨出一步.攔在了康全安的前面,擠出一絲笑容道:"康排長.我們連長是叫天軍的老人了,他辦事,您還不放心麼?"

康全安並沒有說話,只是冷眼盯著那人的眼睛.那眼神中的意思很明顯,敢阻攔憲兵巡查,真是好大膽!

不要說康全安他們是偵察兵,是全軍中最精銳的將士了,就是他們此時憲兵的身份.都足以震懾一般士兵了.

就算炮兵連的人都是老人,他們也不敢阻攔憲兵辦事.在康全安目光的注視下,那人也沒那個膽,訕訕地退到了一邊.

另外一人見了,連忙往里面跑去,一邊跑一邊解釋道:"康排長來了,我去稟告連長一聲,讓他來接你."

還沒跑兩步,康全安已經一個大步跨了過去,伸手抓住了那人的肩膀.一用力當即甩向了門口,然後他不管不顧,大步向里面走去.

那個看馬的偵察兵上前兩步.低喝一聲道:"站好了別動,否則不客氣了!"

康全安繞過影壁,進入院子,沒人.

他也不停,大步往前走,進入第二個院子時,看到一群仆從打扮的人,男女老少都有,蹲在院子里.有三名叫天軍將士看著.另外一側廂房處也站著二個叫天軍將士.守在廂房門口.

這些人忽然看到憲兵進來,都不由得楞了下.

康全安一揮手.手下的憲兵馬上散開,在幾個關鍵的點站定.一下監控住了所有人.

"孫連長呢?人抓到了沒有?"康全安冷聲問道.

看院子里的情況,他越加覺得不對勁.因為這和一般抓人的動靜,明顯不同.

聽到聲音,廂房里走出一人,看胸口的標示,是個排長.他抬頭看見康全安是憲兵的身份,不由得楞了下,不過馬上笑著說道:"原來是康排長,我們正抓人呢,放心,人沒跑,都在這呢!"

康全安舉步走到那廂房處,往里一看,見里面又有一堆人,男女老少都有,畏縮地站著.

在外側有一個穿著官服的老頭,也是身子有點發抖,可臉上卻又有一絲悲憤,面無表情地看向門口.

那排長見康全安在打量著,便指著那老頭道:"他就是州同知趙書瑞,放心了吧,人都抓到了."

康全安根本不在意他們有沒有抓到人,因為這不是自己的任務.自己的任務,是巡查城中是否有違紀情況.

他並沒有被這個排長岔開話題而忘記了最初的目的,因此轉過頭,冷著臉繼續追問道:"孫連長呢?"

看到無法回避,那排長的笑容一閃就沒了,不過馬上又擠出了笑容,當即笑著道:"哦,還在後院呢,你要找是吧,我去叫他."

說完之後,他也不等康全安答應與否,便轉身小跑著往後院而去,一邊還大聲喊著:"連長,憲兵來了,他們頭是康全安排長,找您呢!"

康全安一見,手一揮,當即帶著兩名手下快步追向那排長,往後院而去.

種種跡象,都說明孫云軒怕是違反軍紀了.雖然都是叫天軍的老人,可康全安卻不打算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要是如此,叫天軍的名聲就全毀了,首長的心思就白花了,革命黨綱也形同虛設.最關鍵的是,偵察連直屬首長,就算是炮兵連,他們也是不鳥的.他們是軍中最精銳的軍士,他們有他們的驕傲.

對于目前的叫天軍來說,胡廣就是他們的天!革命黨綱什麼的,如果和胡廣沖突,他們都只會選擇胡廣.

這並不是說胡廣領導的革命就是假的,而是在明末那個時期,要從忠君思想的耳濡目染中,一步跳到真正的革命,必然有一個長期的過程.

只要不是太笨的人,都能看出後來的賊人和先進來的賊人不大對頭.那些仆從們互相看看,卻不敢交頭接耳,心中卻是如此認為的.

有些人,甚至打了看戲的心思,最好他們兩撥賊人鬧起來,這樣就顧不得處置他們.說不定他們這些人,就有可能逃過一劫.

畢竟聽得太多了,賊人攻進城,到現在還沒有血洗城池已經是算好了.偏偏自己這些人還都是州城中高官府邸的人,賊人怕是很不好應付.要不是小姐她……,估計自己這些人都已經被他們殺了.

康全安幾乎和那邊喊邊跑的排長一起進到了後院,看那排長的方向,馬上就分析出來,孫云軒怕是在前面那座繡樓上.

他的臉一下陰沉到極點,當即帶著兩名手下沖向那繡樓.(未完待續...)

上篇:360 憲兵     下篇:362 極其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