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446 漁翁得利  
   
446 漁翁得利

PS: 感謝猥瑣女**,水韻天成,俺丿無視人類的月票,謝謝古原初月,江宣景的捧場!

胡廣的臉上有點憂心的樣子,看著胡寬回答道:"建虜攻打明國的京畿之地,他們的目的,無非是掠奪錢糧人口,以此壯大他們的實力,削弱明國的國力……"

戰爭的目的無非就是這個,胡寬等人聽了都是點頭,沒人有意見,聽著胡廣繼續分析.

"而建虜要想把掠得的錢糧人口送回遼東,山海關肯定是行不通的.萬一他們真施用計策把山海關打下,那也沒什麼好說了,但這個可能性很低!"

聽到胡廣分析到這里,胡寬開口插話發表自己的意見道:"朝廷最精銳的邊軍就是關甯軍,每年大把的銀子撒在山海關,建虜肯定是攻不下來的!"

其實世事無絕對,就連穿越這樣的事都可能發生,山海關要被建虜拿下,也不能說絕對不可能發生.不過概率確實很小,胡廣就點頭接著大哥的話道:"因此,建虜必然是從原路,也就是繞道蒙古草原把錢糧人口送回遼東.這個時候,我們就能從中尋找機會了!"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丫丫聽到這里,眼睛一亮,插嘴大聲嚷道.看她神情,很是為能在父親和二叔議事的時候插上一句話而欣喜.

烏蘭一聽,慈愛地摸了摸女兒的頭發,並沒有說話.可胡寬卻搖頭訓她道:"小姑娘家家的懂什麼!"

"我不是小姑娘了,我是大人了,我是校長!"丫丫不服,縮在母親懷里抗議道.

丫丫的個子高挑,從外表上看,比實際年齡要大一些.平時又是管著一大堆人的校長,所養成的氣勢在少年中也算是少見老成的.只是在自己親人面前,恢複了她的天真調皮而已.

胡寬倒沒有再說女兒,轉頭看著胡廣,提醒他道:"錢糧且不說.建虜掠走的人口必然是壯年勞力.如果沒有足夠的軍隊押送,他們就能放心麼?"

他顯然比女兒要多想,考慮得更為細致.胡廣聽了點點頭,承認了他的說法.不過他也有另外的見解道:"大哥,你想平時生活在窮山惡水的建虜,忽然闖進了富饒繁華的京畿之地,他們會只搶幾個地方,就大軍押著戰利品返回遼東麼?"

"這不可能.肯定要搶到實在撐不下為止!"一直沒怎麼說話的塔娜一聽胡廣這話,馬上插嘴說道.

對于胡廣的這個問題,她自己一代入,就能得到答案,也就第一時間說出來了.

胡廣聞言轉頭看了下自己的妻子,笑了下肯定道:"對,建虜一定會多掠一些,前期搶到的錢糧人口必然不會隨身帶著,那不方便他們行軍打仗.因此,我猜他們很可能會掠奪到一批錢糧人口之後.就先押送一批回遼東."

胡寬聽了,先是點頭,不過馬上又想到一個問題,就又開口說道:"不過還有一個可能,他們可以把錢糧人口先集中在一個打下的城池中,比如靠近關口的城池內.等到大軍返回的時候,再一起押送錢糧物資出關,這不也可以麼?"

胡廣一聽,確實有這種可能性.他稍微一沉思,便抬頭看著大哥分析道:"這種情況確實有可能.但也有可能會擔心朝廷的勤王軍,趁建虜主力外出掠奪物資的時候,攻打他們囤積錢糧人口的城池."

說到這里,他挪了挪身子.稍微靠近了點大哥,仿佛興致更高了點,接著說道:"大哥你看,建虜攻打明國京畿之地,必然要留一部分人在老巢吧.到了關內,如果按你所說.那必然也要留出足夠的兵力看押吧.身處敵國,分兵乃是大忌,建虜又是第一次入關,心中沒底,分兵的可能性不大.再說……"

胡廣說到這里,微微搖頭道:"那些明軍的德性我們又不是不知道,他們沒好處的仗不會打,打得不盡心.可要是有一座金山銀山在城里,你看那些明軍會不會如同聞到腥味的鯊魚,蜂擁而至,瘋狂進攻!"

胡寬皺著眉頭邊聽邊在心中分析,贊同地點點頭.不過這時,丫丫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只聽她好奇地問道:"二叔,鯊魚是什麼啊?"

胡廣聽了一愣,貌似他們都不知道鯊魚的.于是,他笑著回答道:"是海里的一種非常大的魚,就和草原上的狼一樣."

丫丫聽了,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鯊魚之中,胡寬卻沒理這個茬,點頭說道:"二弟,大哥明白你的意思了,就是看准建虜少兵力押送錢糧人口的時候,我們叫天軍撲上去狠狠咬一口.你要修建的房屋,就是為那些人口准備的?"

塔娜和烏蘭聽到這里,才恍然大悟,她們一起看著胡廣,等待他的確認.

"是的,我是有這個打算."胡廣承認,不過他又話鋒一轉道,"不過這些都是推論,房屋修了沒壞處,但具體涉及到戰事的話,還需要情報支持,這也是我之前先派出情報人員的原因.只要這種情況大概率存在,我想我們叫天軍千里奔襲一次也是值得的!"

想象著建虜千辛萬苦,好不容易從明國京畿之地掠來錢糧人口,把最好的這些運往遼東的時候,被叫天軍中途截下,這種買賣真得非常劃算!

胡寬想著,便用手一拍自己的膝蓋,笑著點頭道:"好,這事就這麼說定了!"

聽他語氣,好像已經看到一大塊肥肉就在眼前,就等著他張嘴去吃了.

胡廣和塔娜以及烏蘭等人聽了,都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他們又談了會別的事情後,就各歸各家.第二天開始,烏蘭就為修建房屋的事情開始安排人力和對應的工分等等事情.而塔娜和胡寬知道在這個冬天,很可能要和傳聞中最強的建虜交手,而開始加緊操練軍隊.

差不多同樣的時間,在榆林鎮的延綏巡撫府,也經曆了一場大的人事變動.原陝西道督糧參政洪承疇正式接替原延綏巡撫張夢鯨,成為牧守一方的封疆大吏.

這天一早,延綏巡撫旗下各路將領,不顧寒風呼嘯,都奉令匆匆趕往巡撫府.(未完待續.)

上篇:445 目的何在     下篇:447 直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