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461 好算計  
   
461 好算計

PS: 感謝古原初月的月票,謝謝rbi2011,穆婉的捧場!

皇太極沉著臉,仔細叮囑道:"你們見了二貝勒之後,須如此說,不得有錯.至于關內的情況,他問什麼,你們都據實回答即可!"

豪格和岳托一聽,連忙洗耳恭聽有關皇太極的吩咐,最後領命而去.

皇太極看著他們倆出了中軍帳,那臉上才浮現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他的算盤打得很好,入關以來的一切,說明明軍的戰力實在是渣,大金說不定還真能在京畿之地紮下這個釘子.

但皇太極畢竟是個謹慎的人,想著要在明國都城的眼皮底下紮下這麼一個釘子,必須夠硬,要能頂得住明軍瘋狂的反撲才行.否則的話,明國必然是要遷都.

對于目前的皇太極來說,他自然認為是能守住的,畢竟遇到的明軍根本就沒有野戰之力,如今又有城池作為依仗,贏來犯之敵的把握性更大.

皇太極走過去看著地圖,心中還在思量自己的得意之作.這次讓豪格和岳托押著那麼多戰利品回去,必然會引起阿敏的眼紅.如果只是豪格回去,他必然會懷疑這懷疑那,但代善的兒子也一起去,說法又一致,他自然會領命過來.

到時候自己領著大軍班師,讓他鎮守京畿之地剛打下來的城池.能守住就最好,他雖然有功勞,卻不可能大得過自己,把他安排在外,也方便自己在沈陽做事.

要是守不住的話,呵呵,沒被明軍殺掉,回到沈陽,自己也可以以這個為借口收拾他.不管阿敏成功與否,他都已落入自己算計之中,不會再對自己的權力有威脅.

皇太極反複想了幾遍.越想越有把握,不由得再次裂開肥嘴笑了起來.

在原本的曆史上,事情的發展雖然不利于建虜,因為他沒料到人心的變化.但他還是把逃回沈陽的阿敏給幽禁,從此排除在建虜的權力圈之外.

而在這個位面上,卻因為多了一只蝴蝶,翅膀扇啊扇,把他的如意算盤給扇掉了.

再說第二天早上.在軍議會上,在三大和碩貝勒面前,豪格和岳托正式領命,押送手頭的錢糧人口先去遵化,再彙集那邊的錢糧人口後出關回遼東.

看到這個情況,奈曼,巴林,紮魯特等部落的首領也紛紛提出了要求,想把搶來的物資也讓一部分人運回去.

他們在富饒的京畿之地搶了這麼多天,雖然大頭是大金軍隊拿了,但他們的收獲也不少.可以說,這次跟著大金軍隊進關.是一夜暴富了.

帶著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財富打仗,終歸不安心,他們此時的心態,和普通的劫匪沒什麼兩樣.

為了讓皇太極答應他們的請求,不少首領還紛紛表示,把手頭的物資帶回去後,能喊來更多的同伴進關來.

皇太極自己都要押送物資出關,他又是個懂得收買人心的人,自然不會不同意.

當然,也有一些部落一開始就傾巢而出.就想著再跟著大金軍隊多搶點,搶到實在搬不動了才回去.

關內戰事繼續,遵化城外,卻已是一條長龍出城.

建虜們一個個穿著厚厚的皮襖.就連頭上也都戴著暖和的皮帽,騎在馬上,雙手插在兜里.雖寒風呼嘯,他們卻似在郊游一般,很是悠閑.

在道路的中間,一輛輛的車子排成了長龍.有牛馬騾子拉著的大車.也有壯年漢子推著的獨輪車,還有人拉著的大車.

這些車子上無一例外,全是堆著滿滿的物資,從綾羅綢緞到稻黍稷麥菽等等,要什麼有什麼,只要能用能吃的,都被他們搶來堆在車上.

而那些推拉車的壯年男女,身上的衣服,不分麻布還是綢緞棉衣等等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髒.穿多一點的人還好,身上衣服較少的,在寒風中打著哆嗦.

他們都是建虜准備掠往遼東的人口,此時的他們,不管以前是富是窮,不管是低賤還是高貴,都已是差不多.

只是他們不少人心中還存著希望,離建虜攻進京畿之地已經那麼多天了,這里的建虜又不多,是不是會有勤王軍來救他們?

有著這個想法的人,走幾步,就會找著由頭左看右望,希望能看到救兵的出現.

他們的表情,被那些悠哉押送的建虜看在眼里,不時有包衣大聲喝斥他們,揚著皮鞭"啪啪"地打過去,趾高氣揚地表達他們的存在.

豪格自然也看見了,他有點不屑地對身邊的岳托說道:"我還正盼著明狗過來,來多少殺多少,再把明狗的人頭擺到路邊的兩邊做成京觀讓他們瞧瞧.哼哼,哈哈……"

岳托聽了,只是呵呵一笑,心中同意不過沒說話.明軍的戰斗力,實在是太渣,難怪說關甯軍是明軍中戰斗力最強的軍隊了.

可惜,明軍並沒有出現.等到隊伍一出關,豪格很遺憾,那些大明百姓則全都絕望了.出了這關之後,這輩子還能活著回到故鄉麼?

絕望之余,整個隊伍全都沒了生氣,麻木地往前走著.有的人走著走著忽然倒地,不是被凍死,就是被餓死.一路之上,不時有被拋棄在隊伍兩邊的尸體,就仿佛是搬走一塊石頭,扔在一邊而已.

也有少部分人,比如其中一個推車的漢子,眼睛看過騎馬的那些建虜時,透著仇恨,只是苦于沒有機會能拉一個墊背.

"娘子,我的兒,王大媽……我凌志云對天發誓,就是死也會拉建虜墊背去見你們的."漢子如此想著.

之前,他寄希望于明軍,希望能來救他們,他就一定會參軍報仇.不求功勞財富,只為殺盡建虜.

可是,明軍沒來.聽到的消息,都是明軍被建虜殺得潰不成軍,甚至連京師都差點攻下來.絕望之余,凌志云不奢求能殺多少建虜,只要一個都成,否則死都不甘心!

他不知道,明軍殺不過建虜,自有能殺得過建虜的軍隊.而且這支軍隊,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就在離他們很遠的一處小山頭,正伏著十多個人,其中那人,拿著單筒望遠鏡在觀察他們.(未完待續.)

上篇:460 釘一個釘子     下篇:462 數典忘祖的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