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462 數典忘祖的畜生  
   
462 數典忘祖的畜生

忽然,那拿著望遠鏡的人轉頭吩咐身邊的一人道:"趕緊回報首長,就說建虜押著錢糧人口從龍井口出關,錢糧人口和建虜數量待定."

"是,排長!"那人答應一聲,便馬上往後爬下小山坡後便去山背後牽馬,眨眼便快馬加鞭離去.

這個排長,就是偵察連的一排排長康全安.偵察連奉令拆成十多人一組,分別監視建虜可能出關的幾個地方.一經發現建虜出關,便要立馬飛報,以便軍隊移動,提前布局.

畢竟長城太長,建虜可能從很多個地方出關,叫天軍卻只能駐紮在一處地方等待.

康全安接著又觀察起遠處的建虜,心中默默地估算著,一直等到整個隊伍都出關之後,他才又對身邊的一名手下吩咐道:"你回去稟告,就說物資約有一千多輛大小車子,被俘的老百姓大概三萬左右,建虜兩千上下.後續是否還有建虜待定."

他的手下答應一聲,馬上就走.康全安則繼續留著,並沒有動作.因為他不知道這是建虜的先頭部隊還是這次只有這麼多,搞清楚這個情況非常重要,因此他必須留在這里繼續監視.

一直到那些建虜走得很遠,天色已經暗下來了,他才又吩咐一名手下回報目前的情況.然後他又留了兩人繼續監視關口,自己則帶著其他人追著建虜去了.

建虜是強敵,這點不但他們知道,首長也再三交代過.因此,康全安不敢輕視,雖然身邊有十個人,還是小心翼翼地尾隨,如果撞見建虜放出的探馬,不能一下殲滅而被逃走一個的話,就會比較麻煩.

他追的速度並不快,反正不擔心會跟丟建虜.這一路上的尸體.就是很好的路標.也是因為這些尸體,每個偵察連的將士,都默默地跟著,誰也沒有說話.

他們知道.那三萬左右的百姓,估計能活著走到遼東的,很可能連一半都沒有.

月圓星稀,倒也方便趕夜路.康全安帶著手下追了一個時辰後,便發現了前面的火堆.他小心地用望遠鏡觀察.最終發現建虜有放出游騎哨兵,不過離紮營地並不遠.

康全安得嚴令,不准和建虜接觸,因此只是遠遠地監視,並不靠近.

到了第二天早上,建虜的隊伍又行進時,他便帶著手下跟了上去,同時把這一夜的情況再次派人回去稟告.

等到傍晚時,康全安就有點奇怪了.按理來說,自己這邊發現了建虜的蹤跡.其他地方的偵察兵便會往這邊彙集,只留少數幾個繼續監視原關口.可這都過去一天一夜了,怎麼還沒有人跟上來,難道別的地方也出現建虜了?

按理來說,不應該啊.建虜要是出關的話,不一起出關更好,這分開走算啥?

康全安想不明白,心中便有點擔心.但他的任務便是吊著建虜,把收集到的情報往上稟告.因此,也只能提高警惕.先跟著建虜再說了.

等到第三天,終于有人跟上來了,還是他的上級,偵察連連長程老鼠親自帶著人過來.也是到了這個時候.他才把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

"沒事了,首長已布置妥當,眼下正領軍准備圍殲這些建虜."程老鼠開口的第一句話,便讓康全安放了心.

不說他們接下來的討論,再講在建虜的隊伍中,凌志云虧了身體強壯.當時被抓的時候,剛好又是在野外,身上穿得衣服相對來說夠多.因此,雖然吃不飽,可好歹還能挨下去.

但他的心情很差,因為他原本以為的幾個時間點都沒有實施報仇的機會.

就這麼一點建虜押著這麼多人走,就算建虜再托大,多少也是防著他們這些人的.

他們這些百姓,每一百來人的腳下綁著繩子,互相之間的長度剛好夠緩慢走路.這個繩子要是掉了,或者松了,一被建虜發現,便是直接用刀砍了的.

凌志云在出關的第一個晚上就見到了這種情況,那天晚上,有幾個人想趁夜逃跑,就等到深夜悄悄解了繩子.可沒想到,還沒逃出營地便被建虜給抓了,由此馬上查營,當時發現三百多人的腳上沒繩子,不管有沒有跑,都一起砍了.

第二個晚上,又砍了二十多個腳上沒有繩子的百姓後,就沒再出現有人敢解自己腳上的繩子了.

建虜每次還不給他們吃飽,每天的吃食,剛夠他們能活命.就那點吃食,只能讓他們強撐著走完每天的路.當然,撐不下去的人,哪怕你只是要掉隊,等待的都是雪亮的腰刀.也直到這時候,才會被解開腳上的繩子.

在這茫茫草原中,一個又冷又餓的人,是不可能光憑兩只腳跑多遠的.最後的下場,不是被巡查的建虜追上後拉回來當眾砍死,就是凍死餓死在草原上.不管哪種,再也回不到故鄉.

凌志云倒沒想著跑,只是想拉個建虜墊背而已.可是,這種情況下,他也根本沒辦法拉建虜墊背.原本他想著是拉一個真建虜墊背的,後來降低到拉一個包衣墊背也成,可都不能如願.

他有點擔心,就怕自己的誓言沒達成,就走不完這死亡之路,倒在草原上.如果那樣的話,有何面目去見親人?

凌志云仰頭看天,冷冷地太陽高掛東邊的天空.這狗日的老天,怎麼就忍心看著建虜如此肆虐人間?我們老百姓,就真得沒有活路,只能淪為待宰的羔羊麼?

忽然,"啪"地一鞭打了過來,就打在凌志云的臉上,頓時,一條血痕隱現.

"你這漢狗,還不專心拉車!"那名騎在馬上的建虜,獰笑著用帶著遼東方言的漢語訓道.

要是之前,凌志云或者強忍著怒氣,低下頭去等待自己想要的機會.可眼下,他已經等了三天,都沒等到機會,感覺以後也不會有機會.心中充滿了對老天的憤慨,對建虜的恨意,因此,這一次,他沒有低頭,怒視著那建虜道:"數典忘祖的畜生,別忘了你祖宗也是漢人."

他說這話,是因此這建虜只是一名漢人包衣而已.哪怕他已剃成金錢鼠尾,也照樣能分辨出來.(未完待續.)

上篇:461 好算計     下篇:463 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