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465 殺韃子  
   
465 殺韃子

【神馬 .. 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費小說】

這些包衣原本就是被建虜抓了遼東漢人,為了活命,屈服于建虜的各種強權之下.也就是說,他們根本就沒有一點面臨危險的不屈不撓地斗志.

包衣們看到那支騎軍馬上就殺到眼前,也不知是誰最先發一聲喊"快逃啊!",然後就見到這個包衣騎兵陣猶如水泄一樣,四散而跑了.

這個時候,不要說那些包衣了,剩余圍在岳托身邊的幾個建虜也慌了,趕緊勸岳托逃跑.

滾滾鐵騎馬上臨近,甚至都能看到沖在最前面的鐵甲重騎的三眼銃上,被血染紅並在往下滴著血.

岳托也慌了,以前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情況.雖說戰場上面對生死之事常有,可那更多的是自己這邊士氣如虹,只要拼過一時,便是屠雞宰狗了.可眼下,自己這邊明顯是雞狗的下場.

沒有多余的話,一牽馬頭,狠命一抽馬屁股,哪管什麼豪格,管什麼戰利品,腦中只留下一個念頭,逃,快逃!

然而,那支騎軍早已提到最高馬速,猶如一支離弦之箭,瞬息便至.輕騎越過重騎,追殺起這些嚇得落荒而逃的真假韃子.

那些被俘的老百姓看著這一幕,先是情不自禁地歡呼,可後來看到那支軍隊往他們這邊撲過來時,歡呼聲便又沒了.

因為這支騎軍看著像是漢軍,又像是蒙古部族的,被俘的老百姓們只知道他們殺建虜,卻不知道他們會如何對待自己這些人.會不會是沖建虜搶到的這些物資而來,自己這些人的命還是朝不保夕?

他們想著這個問題,不少人原本因為看到建虜被殺而興奮起來,漲紅了的臉又白了起來.當然,也有一部分還是興奮著,他們不為自己的性命擔心,只要能看到建虜的下場便行!

那些建虜傷兵看到己方就像一張紙糊的一樣,根本就擋不住敵人的一擊,也嚇得早已沒了臉色.不少人遠遠看到包衣騎軍開始四散而逃的時候,他們再也顧不得看守的物資,紛紛調轉馬頭逃命.

"殺韃子啊!"凌志云忽然一個縱身,一下抱住了他邊上那邊建虜傷兵的身子.用力拽下來.

這些建虜傷兵說是傷兵,其實大多數都只是輕傷而已,或手,或腳有問題,不影響騎馬.但其戰斗力.終歸是受到影響了.

可就算是這樣,他們也強過這些挨餓受凍的普通老百姓.凌志云扯下那個建虜傷兵後,馬上就被那人翻壓到身下,摸索著去抽刀殺他.

但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這些被俘的老百姓,誰都和建虜有血海深仇,原本以為沒法報仇了,眼下見建虜如同惶惶之野狗准備逃命,而自己這邊有同伴上去搏殺,幾個還有點力氣的漢子當即撲了過去幫忙.原本的綿羊.在這種環境下頓時化成了虎狼,去撕咬自己的仇人.

有一就有二,一些動作慢的建虜傷兵頓時就被附近的百姓群起而攻之,淹沒在了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中.只有那些見機快的建虜傷兵,早早驅馬跑快,往草原深處跑去.

過了一會,凌志云滿身是血地站了起來,手中提著建虜的頭顱,仰天狂喊道:"娘子,我的兒.我殺了一個建虜了……"

他的情緒就仿佛能傳染一般,馬上傳染給了周邊所有人,紛紛喊著自己親人的名字.

發泄一番再抬頭看去,只見那支奇怪的軍隊就追著逃跑的建虜.不時刀砍箭射,一個個建虜慘叫著掉落馬下.

他們是從南向北攻過來,且第二波騎軍在圍殺了對攻剩下的那些建虜後,又展開陣型攻過來,因此後續逃跑的那些建虜都不敢往那邊跑,都是往東和北兩個方向逃跑.

凌志云轉頭四顧.發現逃得最快的那些建虜已經跑得比較遠了.不由得空著那手拳頭緊握,這麼跑了真是便宜他們了!

也有人的注意點不在逃跑的建虜身上,他們看到鐵甲重騎並沒有去追擊逃跑的建虜,而是向著他們而來.

如同戰神一般的身姿,人馬上的鐵甲染著鮮紅的血跡,低垂著手中像似狼牙棒的三眼銃.馬蹄聲聲踏響在被俘老百姓的心中.

看著他們越來越近,最靠近的那些老百姓心中又緊張起來,不知道他們會怎麼處置自己?

鐵甲重騎的馬速減緩了起來,讓他們的心理壓力稍微減輕了一點.戰馬呼著白氣,沿著他們這條長龍往前走.帶有陝西,山西那邊口音的漢語從那鐵盔里面傳出來:"大家不要怕,身上冷得可以拿車上的衣物取暖,等我們先把建虜殺完."

雖然沒有表明身份,可那些老百姓在最開始楞了下之後,都回過神來.他們是漢人,是有菩薩心腸的漢人.他們不會殺自己,他們還讓自己去車上拿衣物取暖,他們是好人!

歡呼聲,感謝聲頓時從那些鐵甲重騎的身後響起.他們原本以為自己已沒了力氣,走路都難,沒想卻能喊出如此響亮的聲音,身體的冰涼,手腳的無力,肚子的饑腸轆轆好像一下都感覺不到了,只是在情不自禁地喊著,吼著,發泄心中的喜悅.

遠處的那些老百姓,聽到他們的歡呼,看到他們去車上取衣物時,便明白這支奇怪的騎軍對自己這些人的態度,肯定是好的.

所有人都松了口氣,也在這時,有一些再也撐不住又累又餓的身體,倒了下去.

以前的時候,要是倒下去了,必然就等同于死亡,也沒人會去幫忙.可這一次不同,身邊的同伴馬上開始了救治.因為在他們的身邊,再也沒有視他們人命如草芥的凶殘建虜,而是換成了一支對他們友好的奇怪軍隊.

凌志云一直盯著這支奇怪的軍隊,企圖找到什麼標志.他心中已經決定,一定要加入他們殺建虜.反正眼下的天下,也只有他們才能殺建虜了.

不過他沒找到有什麼標志身份的旗號,只是有一點很奇怪,他們這些騎軍的兩只肩膀上,都有一塊條狀硬布條,上面繡有一條條線.(未完待續.)

上篇:464 摧古拉朽     下篇:466 不是宿將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