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479 孔聖人算什麼  
   
479 孔聖人算什麼

凌志云等人只是聽叫天軍將士說了相關的事情,並沒有去看,去聽.因此,毛彩貴這麼一說,他們一時不知道怎麼去爭辯.

"讀書,誰人不敬孔聖人?但你們有看到孔聖人廟宇,或者孔聖人畫像,或者言談舉止之間有尊崇孔聖人麼?"毛彩貴見他們不說話,便更是得意地接連問道.

凌志云等人不識字,但也知道上學第一天,那是要沐浴更衣,拜孔聖人,很鄭重其事.從他們旁觀的角度來看,就更覺得讀書識字的神秘和高貴.如果真的好學,為什麼自古以來識字的只有很小一部分人?

此時聽到毛彩貴的意思,說叫天軍根本就不誠心,猶如小孩子過家家一般,還想每個人都能讀書識字,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們沒法反駁,唯有沉默以對.就在這時,房門被推開,一股冷風頓時撲進屋里,讓里面的這些人一個激靈.

毛彩貴剛說得其他人沒話說,心中正得意著,仿佛又回到了建虜入侵之前.他高高在上的身份,正准備喝斥家里的傭人.可嘴剛張開,眼睛看見推門進來的是一名叫天軍將士,頓時就定在了那里,回到了現實之中.

那叫天軍將士門也沒關,就站在門邊看著又縮了腦袋的毛彩貴,帶著絲不屑對他說道:"孔聖人算什麼,能比得過我們首長?"

這話猶如一個震天雷炸想在房間里,讓這些人都變得呆住了.

他說什麼,說孔聖人算什麼?那是聖人啊,天下讀書人供奉的聖人啊!

就算毛彩貴再膽小,此時仿佛也忘記了害怕,指著那叫天軍將士,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說什麼,敢……敢褻瀆孔聖人?"

誰敢褻瀆孔聖人,那是和天下讀書人為敵.就算有改朝換代,孔聖人的地位也不會變.這區區草原上的反賊竟然敢如此說孔聖人.這……這……這是反了天了!

毛彩貴如此想著,漲紅了臉.

"褻瀆?這談不上.我只是告訴你,你家的孔聖人在我們這里不吃香,他沒有一樣能比得上我們首長!"這名叫天軍將士聲音不大.卻異常堅決地說道.

凌志云他們這些旁觀的人都傻了,看看毛彩貴,又看看這名叫天軍將士.他們認識這名叫天軍將士,是經常來給他們談話的,好像是什麼革命黨人.

毛彩貴到了這會.慢慢地從激動中恢複過來,已經重新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但他沒見這名叫天軍將士把自己怎麼樣,只是用言語辯論,心中擔心便壯了點,當即理所當然地說道:"孔聖人創儒學一道,教讀書人明道理,知廉恥……"

"哼!"叫天軍將士一聲哼,當即打斷了毛彩貴的說話,發問道,"你敢說他教的那些讀書人真明道理.知廉恥了?貪官汙吏是怎麼來的?"

他踏前一步,盯著毛彩貴連珠炮般地問道:"我問你,你家孔聖人有創出一整套文字麼?我家首長有!你家孔聖人懂數理化麼?我家首長懂!你家孔聖人懂兵法之道麼?我家首長一手建立了根據地!你家孔聖人救了多少處在生死邊緣的百姓?我家首長已經救了幾萬人,將來更多.你家孔聖人教導了多少人讀書識字?我家首長將教全天下百姓,不分貧賤富貴……"

這名叫天軍將士或者見識不廣博,但他就自己所認識的內容,連續發問毛彩貴,問得他根本沒法反駁.

要真說起來,孔子也只是春秋戰國時期百家爭鳴學術中的一支而已,只是他的說法符合統治者的利益.最終在漢武帝的時候被董仲舒利用,搞出了獨尊儒術的一套,並一直為後面的封建王朝所利用,統治人心.

而就胡廣來說.他來自後世,已經脫離了儒家一家獨大的桎梏,又有幾百年曆史的演化,中西文化的融合貫通,自然科學的蓬勃發展,他的學識.自然是超過了孔子一家.

就學說來講,胡廣也提出了革命黨黨綱,還有明文律法中也參雜進了他的一些觀點論點.這些東西是結合了儒家,法家,墨家等等的一些觀點,可謂是一個雜而不糟的大雜燴.

或者這些東西還不夠完善,需要胡廣或者後人再來慢慢改進.但這也不算什麼,難道孔子當初一提出來就是完善的麼?

在叫天軍將士的眼里,胡廣完全就是神的化身,無所不知,無所不懂.拿孔子來壓胡廣,那就是來找噴的.如果不是軍紀約束,說不定暴打一頓也是難免的.

毛彩貴是徹底說不出話來,光是氣勢就逼得他縮了身子,蹲在炕上低著頭了.

那名叫天軍將士噼里啪啦說了一頓,見他這慫樣,便不再理他,轉而看著凌志云他們說道:"你們多待一段時間之後,就能知道我說得是真是假!眼下我也沒工夫和你們廢話,馬上就要基礎考試.我告訴你們,雖然我才學了一年半,但我的目標不是合格,而是良好,那可是比合格還多不少工分獎勵.有了足夠的工分,就可以換屬于自己的土地了."

說完之後,他轉身關門,揚長而去.

過了半天後,安靜的房間里才有了聲音,凌志云有點不敢確定地問同伴道:"是所有人都能免費讀書識字,一年半就考試,考得好還有土地獎勵?"

同伴點點頭,臉上卻也是不敢相信的樣子.按照這名叫天軍將士的說法,這免費讀書識字還真是動真格的啊,還有土地獎勵!那還管什麼,拼命學啊!

此時他們的心中,更是堅定了留在叫天軍中的決定.毛彩貴再是說什麼,都不會影響到他們.

就算毛彩貴,要不是家里還有當官的,他都有點猶豫要不要留在這里看看了.

他們剛才對話中的當事人之一,胡廣自然是不知道有發生這樣的事情.他正撲在考試的事情上面,每個方面,比如監考,閱卷等等方面都要過問,形成制度.

以後的考試,他就不會再花多少精力在上面,否則就是再多的胡廣也是不夠用.(未完待續...)

上篇:478 各自的心思     下篇:480 愚公移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