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530 鞠躬盡瘁  
   
530 鞠躬盡瘁

孫承宗接旨之後,讓自己的副手馬世龍領軍移駐撫甯,這個離山海關最近的衛所所在.而他自己,則帶著洪承疇立刻啟程進京.

六十七歲的高齡,硬是只花了五天時間,趕了五百多里路,于傍晚時分到達京師.

雖然京師已經戒嚴,城門早已關閉,可孫承宗還是很快見到了崇禎皇帝.

在去文華殿的路上,趕過來迎接的是大太監王德化.他語速極快地把京師的事情快速給孫承宗交了個底.

在接到山海關失陷的消息後,京師形勢極度混亂.首輔成基命為首的內閣主張皇上南巡,平定中原腹地的流賊之亂後,再集中精力對付建虜;而左都禦史曹于汴堅決不同意,主張再集結兵力,奪回山海關;另外據傳兵部尚書梁廷棟等人主和,答應建虜條件換回山海關.至于戶部尚書畢自嚴,早就為籌集勤王軍糧草而病倒了……

就算長話短說,王德化也來不及把京師中發生的事情都說清楚,就已經到了文華殿門口了.

孫承宗舉手整理了下衣冠,正待進去時,身子一晃,眼見就要跌倒.王德化眼疾手快,連忙扶住了他.

"不礙事!"孫承宗穩住身子後,低聲說了句,然後便跨進了殿內.

崇禎皇帝高坐禦椅之上,聽到內侍唱名後便看向大門.說實話,他心中是很惱火的.

京畿之地的戰事一拖再拖,把全國的形勢拖得極其嚴峻,流賊之亂,已成大明的心腹之患.糧草的籌集,更是把頭發的愁白了.為此,還再次加了賦稅.雖然知道是飲鴆止渴,可也不得不為.

更甚者,要不是戰事拖到今日,又要動用山海關的火炮和兵力,又何至于被建虜攻下山海關天險呢?

想著這一切.崇禎皇帝長時間沒睡好的眼睛中滿是血絲,透著恨意,陰沉著臉,顯得異常的猙獰.他盯著門口.就准備給孫承宗一個好看.

可是,當他看清門口進來那人時,卻一下愣住了.

這名須發全白的老人,雖然官袍穿得很是端莊,可額頭冒出的汗.彙集成溪,沿著尖瘦的臉頰往下流.眼角的皺紋很多,甚至連額頭也多了不少.一臉的疲憊之色,仿佛一閉眼,就能馬上睡過去.官袍空空,就如同里面不是人的身體,而是一根木材而已.

這是孫承宗?崇禎皇帝下意識地不相信.可仔細瞧著,卻還是分辨得出來,眼前這個老人,就是之前老當益壯,精神矍鑠的孫承宗.不管他變得如何了.那眼神中的堅定從容之色,卻還是未變過.

這一刻,崇禎皇帝想要質問,為難孫承宗的念頭一下沒了,腦海中只有震驚.

孫承宗竭盡全力,就按照平時的步伐,不慌不亂,不急不慢地上前覲見.

"臣孫承宗已奪取清水明月關,奉旨前來覲見."

如果細心地聽,能聽到孫承宗的話中有一絲顫音,是力竭的原因.邊上的王德化卻聽出來了.有點擔心地瞧著他.

崇禎皇帝則根本沒注意到,只是被孫承宗的話語所吸引,他沒想到,久攻不下的清水明月關.竟然被打下來了,總算是有個好消息了.

然而,山海關的淪陷,讓清水明月關之戰失去了應有的意義.崇禎皇帝很快把這絲欣喜埋在心中,先揚了揚手道:"孫卿平身!"

說完之後,他發現孫承宗根本沒動.便以為孫承宗還有什麼話要說.或者是說要請罪之類以退為進.

如此想著,崇禎皇帝便微微皺起了眉頭.自己已經說了平身,有什麼事情就站起來說話.不要依仗拿下清水明月關的一點功勞,就趁機開始討價還價.

他忍著剛冒出來的怒氣,想再說一次時,侍立在邊上的王德化已有了動作.只見他走過去,伸出雙手去扶.

這動作讓崇禎皇帝微微有點吃驚,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看著孫承宗微微顫顫地站起來,他才忽然記起來,孫承宗已是六十七歲的老人了.

王德化扶起孫承宗後,低頭奏道:"陛下,孫大人該是接到聖旨後,連夜趕回,五天趕了五百多里."

如果是年輕人,五天趕五百多里,其實並不算什麼.可孫承宗已是六十七的老大爺了,很難想象是要靠多大的毅力堅持著趕路.

崇禎皇帝連忙讓另外的內侍搬來圓凳,給孫承宗賜坐.這時的他,已是想起這次的京畿之戰,要不是孫承宗,可能連永平等城都收複不了.以如此高齡,這麼任勞任怨,埋怨他拖延清水明月關的戰事,實在是不應該.

孫承宗謝恩之後,便問崇禎皇帝道:"陛下,非是臣為自己開脫.山海關失陷,臣責無旁貸.但臣調兵之時,也給山海關留夠了足夠的兵力,不知山海關失陷的具體情況如何?"

只有搞明白了這些,才能知道接下來的戰事該如何應對.否則稀里糊塗的情況下,下一次就還會稀里糊塗地丟城失地.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崇禎皇帝竟然也不知道.就只知道山海關失陷,然後朝廷上下恐慌成一團.你一言,我一語,爭論不停,各有各的意見.

很自然地,崇禎皇帝把最近朝堂上的情況都介紹了下,然後征詢孫承宗的意見.

和他學生袁崇煥的愣頭青不同,孫承宗是有政治頭腦的人.一般情況下,明哲保身為好,或者和禦史言官站一起.

但他在來京師的路上,已經想過如何應對山海關失陷之事,已經有了決定.

孫承宗沒有如同禦史言官一般站在道德的高處,政治最正確的路線上,也沒有采取兵部尚書的求和之策,而是選擇了擁護內閣的決定.

他從大明內外交困,此次建虜入侵所帶來的各種影響,站在大明江山社稷的角度,給崇禎皇帝分析了一遍,然後懇切地道:"建虜其勢已成,京畿之地再無險可守.臣願替陛下鎮守京師,等待陛下把流賊剿滅,重新驅除韃子的那一天!"(未完待續...)

上篇:529 何去何從     下篇:531 議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