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531 議和  
   
531 議和

一直聊到深夜,孫承宗實在扛不住了,才得以出宮.

可他在面聖的事情,早已傳遍了京師.孫承宗一出紫禁城,就有一群仆役快速消失在街頭.

等孫承宗剛到京師的住宅時,就有人陸續遞名帖,見不到人,就約時間,什麼宵禁啊都對他們不起作用.

孫承宗一是身體確實太過疲憊,二是不想和任何人見面,因此一律不見.

接下來的幾天,京師的人都知道了孫承宗帶來的消息.頓時,朝局變得更為混亂.

禦史言官在左都禦史曹于汴的帶領下,紛紛上奏,要求孫承宗再接再厲,攜大勝之威一舉奪回山海關,還京畿之地一個安甯.

另外繼續攻擊內閣置社稷江山,京畿之地的百姓于不顧,貪生怕死,企圖引誘陛下逃去南邊,罪大惡極,罪該萬死!

他們的這個言論,還得到一部分在京畿之地有大量產業的勳貴支持,紛紛要求以祖宗之名,大義名分嚴懲內閣.

不過說實話,以禦史言官為主的這一派,其實也知道山海關一失,就沒法和建虜打了.他們之所以喊得凶,是不能輸了道義.最後不得不南巡的話,他們跟過去就是,又不損失什麼,反而更能掌握大義名分,獲得朝堂上的主動權.

而內閣這一派,他們提出南巡的方案,也是迫不得已.作為大明的當家人,他們是非常清楚,此時的大明,已是風雨飄搖,搖搖欲墜了.

沒錢沒糧沒兵,中原還到處都是流賊,再在京師和擁有山海關的建虜打,基本上是保不住京師,搞不好就重演當年宋朝兩帝被俘的悲劇.

可要是崇禎皇帝南巡,等于把北方都丟給了建虜和流賊.最終估計還是丟給建虜了.丟城失地的罪名,哪怕是死後,都無顏去見大明曆代皇帝.就算是崇禎皇帝自己,也將背負巨大的罵名.以後要是不能收複失地,君臣將牢牢釘在曆史的恥辱柱上.

要是有其他法子可想,不管是內閣還是崇禎皇帝,都絕對不願意走這一步的,擔不起這個罵名.

而兵部尚書梁廷棟的想法.其實是以上兩種對策的折中.但顯而易見,建虜好不容易得到了山海關,又怎麼可能讓出來.就算讓出來,那對應的條件,怕也不是大明能承擔得起的.換而言之,梁廷棟,怕是一廂情願而已.

京師人心惶惶,朝堂上吵成了一片,甚至都沒人再去管其他事情.

而孫承宗在休息了一日後,于第二天上朝.加入了戰局.從大明江山的角度,實事求是的分析,特別是追問勤王軍的錢糧,如何和建虜野戰等等問題時,才占據了上風.要知道,他是掌兵之人,說話比起內閣那些人要權威得多.

如此一來,禦史言官們表面上大失所望,內心所想卻不得而知,而內閣諸位閣臣卻松了口氣.

至于崇禎皇帝.之前就已經知道了孫承宗的想法.如今見朝廷上終于不再針鋒相對,便做出了決定,准備南巡,放棄北邊的江山和百姓.

他安慰自己.認為自己還年輕,等到了陪都之後,沒有了流賊之亂和建虜之禍,定能發憤圖強,重整朝綱,中興大明.再學當年太祖,收複失地.

就在大明上下將要達成一致的時候,一個驚天的消息傳來,又讓這個事情起了波瀾.

誰也沒想到,建虜占據優勢的情況下,竟然派人聯系,說要是明國答應他們提出的條件,就同意議和,雙方罷兵.

一聽這個消息,兵部尚書梁廷棟這一派就腰杆硬了.瞧,這不是我們去議和,而是他們要求議和.

皇太極在以前也不是沒提過議和的事情,但禦史言官不同意,認為建虜是明國地方叛亂,沒有議和的道理.但這一次,他們雖然也有說,卻只是象征性一下而已.

明國上下都想不明白,為什麼建虜會主動提出議和.就在一片猜疑之聲中,迎來了建虜的議和使者.赫舍里氏索尼為正使,漢奸范文程為副使的趾高氣揚的使節團.

建虜開出條件,要求明國承認大金,以兄弟相交,大金為兄,明國為弟;要求交出孫承宗,洪承疇等在之前戰事中染有建虜血的文臣武將;仿效遼宋,給大金歲幣;嫁公主和親,開邊市,互通有無;京畿之地為雙方不設防地區,不得駐軍等等.

這完全是獅子大開口,大明上下當然不同意.但在梁廷棟的斡旋之下,雙方開始討價還價,進入了一個長期的口水戰中.

然而,建虜非常強勢,態度囂張,就一個意思,反正山海關在手,要是你不同意的話,就直接派兵自己來取.那個時候,你明國的損失只能更大.

一邊占據優勢,使得談判甚是艱難,明國上下為此傷透腦筋.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大麻煩.就是駐紮在撫甯的勤王軍,糧草告急,急需朝廷解決.

大概十多天後,忽然山西大同方面來了個八百里加急,又一下改變了這個形勢.

次日的談判時間到了後,索尼和范文程姍姍來遲,一臉不耐煩的樣子.

可已在坐的明國兵部尚書梁廷棟,一改往日的謙卑,重新恢複為上國的態度,臉上帶著看好戲的神態,也不和索尼說話,只是吩咐一邊的親衛端上來兩個蓋著紅綢的兩個盤子,放在桌子上.

索尼和范文程對梁廷棟的一反常態,很是疑惑,兩人互相看了一眼,把目光集中到了那兩個盤子上.他們誰也沒有天真的認為,那盤子里的是金銀珠寶之類,用來收買他們兩人.

梁廷棟親自站了起來,帶著一絲嘲笑的意味,伸出雙手,猛地拉下那兩塊紅綢.

索尼和范文程眼睛不眨地盯著,紅綢下面,原來是兩個用石灰處理過的首級.

他們兩人對這玩意不陌生,一看就知道首級被砍下多日了.不過那首級上面的金錢鼠尾,讓他們一下明白首級的身份.

竟然敢擺大金勇士的首級出來,真是想要找死麼?索尼和范文程的第一個想法剛起來,卻馬上認出了那死不瞑目的首級身份,嚇得一下站了起來,椅子被碰倒在一邊而渾然不顧.

(未完待續...)

上篇:530 鞠躬盡瘁     下篇:532 叫天軍的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