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601 盧象升的行動  
   
601 盧象升的行動

看著老爺臉上出現的欣喜之色,盧大雖然不知道自己哪里說對了什麼,但他明白,肯定是自己的話中,讓老爺有了啟發.

不過叫天軍如此的強大,老爺竟然能找到辦法?盧大有點不敢相信,臉上帶著懷疑地表情確認道:"老爺,您找到對付叫天軍的法子了?"

盧象升根本沒抬頭,或者說根本就沒理他,只是很興奮地快速翻著那些紙張.

盧大見了,不敢再出聲打擾老爺,甚至連呼吸都放輕緩,帶著期待之色在邊上注視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就見盧象升一巴掌把手里的東西全部拍在桌面上,發出"啪"地一聲響,同時書房內響起炸雷般地聲音:"皇天不負有心人,本官總算是有了眉目了!"

盧大知道老爺是個穩重的人,不管是行軍打仗,還是平時做事,都是有把握才會去做的.因此聽盧象升這麼一說,他也不問原因,頓時就大喜,由衷地大聲恭賀道:"恭喜老爺,賀喜老爺!"

盧象升聞聲看看盧大,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不過他馬上收起了這些外露的表情,一下恢複以前的沉穩,當即吩咐盧大道:"你去給我安排下,我要前往固原拜見總督大人!"

"啊?"盧大沒想到老爺突然來了這麼一個要求,當即楞了下.不過他對盧象升的要求,一般情況下都是無條件執行的,此時也不例外,就馬上答應一聲,快步出門而去.

幾日之後,在固原總督府書房,三邊總督陳奇瑜和延安府知府盧象升分賓主而坐.陳奇瑜借仆人上茶的時間打量著這位下屬.

按理來說,總督和知府遠不是一個級別的,哪怕就算都是文官體系.也犯不著那麼客氣,要請進書房來用茶說話.不過.盧象升雖是知府,卻很特殊.

他原本也是有總督職位,也是掌軍剿匪才快速晉升.這一點和陳奇瑜一模一樣,差得是,盧象升運氣不好,遇到了流賊挖皇陵;而陳奇瑜則剛好遇到叫天軍有意擺戰開互市而逃過一劫.

陳奇瑜就算從一見盧象升便開始打量,直到仆人退出書房,他還是有點驚訝.這盧象升.還真是異類.

雖然露出來的肌膚白皙,可卻是身材高大,孔武有力,要不是穿著一身文官服飾,就這身材,恐怕沒人會想到這厮竟然還是一名進士出身的文官.

不過盧象升舉止沉穩,雖見位居高位的三邊總督,卻也不卑不亢.就算他是名武將,那也顯然有異于那些只會舞刀弄槍的武夫.

"大人,卑職在來延安府之後,一直沒機會和叫天軍的頭領胡廣打交道."盧象升抬頭看向陳奇瑜.態度謙虛地請教道,"這次聽說他馬上就要來榆林城,因此特來請教下有關那胡廣的情況."

說到這里.他怕陳奇瑜想多了,就連忙補充道:"卑職身為最鄰近叫天軍勢力范圍的延安府知府,和他們打交道最多.要是有個舉措不當,很容易引起誤會.這樣對朝廷,對叫天軍……對卑職本人都不好……"

盧象升這一停頓,同時表情顯得略微有點尷尬的樣子,頓時就讓陳奇瑜心領神會.真不愧雙方的經曆相似,這對叫天軍的忌憚竟然也是同樣都有.

他有這樣的想法,頓時就起了"英雄"相惜的感覺,加上在官場上多一個朋友總.好過多一個敵人,誰知道自己會不會像他那樣不走運.或者他會不會那天就走運又位居高位.

因此,陳奇瑜喝一口茶後.便開始給盧象升介紹起來:"那胡廣年紀很輕,做事卻沒有年輕人都有的沖動.很理智,一般情況下都能講道理,不會有惡言相向,有原則,不擺架子……"

盧象升聚精會神地聽著,就生怕漏過了一絲有關胡廣的信息.當他聽到這里時,才突然插嘴問道:"那胡廣作為一方勢力之首,和總督大人見面時竟然不擺架子,隨從護衛云從,是心中佩服總督大人才會這樣的吧?"

陳奇瑜一聽,心中很是受用.但見盧象升是很認真地在請教,便據實回道:"這倒也不是,和那胡廣見過幾次面,都是在衙門叫會議廳,也就是原本的大堂上安個桌椅,雙方坐著說話,一般隨從護衛都在外面等著."

說到這里,陳奇瑜想了想又補充道:"據說他平時開會也是如此,哪怕是見本官派去的武將,只要見面也是如此."

盧象升聽了,眼角露出一絲喜意,不過一閃即逝.他恭維了陳奇瑜幾句,便又問起了有關胡廣的細節.就如同他在當知府時問案一般,對胡廣的方方面面都想了解清楚.

陳奇瑜既然已經打定主意在盧象升"落難"之時結交,自然也得顧著體面,用心回答著問題.

在他們兩個文人,或者說進士出身的文雅人之間,對胡廣的稱呼從頭到尾都是直呼姓名,就仿佛他們的內心,還是輕視胡廣,不把胡廣看成是一方強大勢力中的領袖.

在總督衙門口,盧大猶如標槍般站著,一直領著幾個家丁靜靜地等著老爺.不過當他看到盧象升走出大門時,連忙迎上去,等盧象升和送出來的總督府管家客套告別後,便迫不及待地問道:"老爺,怎麼樣?"

他就生怕老爺得不到想要的信息,或者得到的信息不是想要的,如果那樣,老爺怕是又要為叫天軍的事情殫精竭慮,耗壞身體了.

盧象升神情沉穩,只是微微點頭後吩咐道:"走,回去."

以盧大對盧象升的了解,自然明白老爺怕是得到想要得到的好消息,心中當即大喜,連忙揮手牽馬伺候.

當他們風塵仆仆地趕到延安府後,已是幾天後的晚上.盧象升把自己關進書房,同時吩咐誰都不要去打擾他,哪怕盧大也不行.

這讓盧大又有點擔心,左思右想之下便自己猜了個原因:肯定是老爺在路上看到秦地民生凋敝,老百姓不是去投奔叫天軍就是在言談間都傾向叫天軍而心情不好吧?

盧象升書房的燈一直亮到天亮,在黎明時分,忽然傳盧大過去見他.(未完待續.)

上篇:600 我知道了     下篇:602 風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