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605 發泄  
   
605 發泄

崇禎皇帝看著被內侍帶出殿門的盧大,久久不見動靜.網 ≥ ≤文華殿內頓時安靜下來,沒人敢大聲喘氣.眼下的皇帝心情不好,要惹惱了他直接被打死就冤枉了.

但眼見著天黑了,一直這樣也不是個事.最終一邊站著的曹化淳躬身請示道:"陛下,該起駕用晚膳了!"

誰知,崇禎皇帝卻是答非所問地說道:"什麼忠良之後,大明棟梁,卻抵不過區區一個盧家奴仆!"

曹化淳一聽,大吃一驚,他連忙提醒道:"陛下,慎言啊!"

"朕有說錯麼?選一些人去叫天軍那邊學火炮之術,卻推來推去,最後不了了之."崇禎皇帝突然爆了,泄般地怒喊道,"別以為過了兩年多時間,朕就會忘記了.食君之祿,忠君之事,卻貪生怕死,好吃懶做,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曹化淳一聽,頓時明白了,原來因為這個盧大的事情,讓崇禎皇帝想起了以前想選拔忠良之後,可靠子弟去學炮術,卻一拖再拖,個個裝病找托詞,最後竟然沒有朝廷認可可靠的人願意去學.

他正想說話,勸勸崇禎皇帝氣大傷身時,卻聽到崇禎皇帝竟然吐出了更讓他吃驚的話:"還有滿朝文武,別以為朕不知道文官愛錢,武將惜命.否則的話,會任由建虜,叫天軍等反賊和朝廷講條件?還有,我大明的反賊多如牛毛又是怎麼回事?是朕荒淫無道還是朕……"

崇禎皇帝的話越說越嚴重,嚇得文華殿內的內侍宮女全部跪倒,伏低了腦袋不敢動.

曹化淳的額頭冒汗,在服侍這位少年天子的年份中,這也是第一次遇到雷霆之怒.他腦中急轉,思量著怎麼應對時,崇禎皇帝已面對著他,仿佛他就是仇人一般,咆哮道:"滿朝文武要是肯盡心,豈有讓朕下罪己詔的?自太祖立國以來,有幾人是下罪己詔的,朕的能力就這麼差?"

可以聽出來,崇禎皇帝雖然下了罪己詔,但一直耿耿于懷.這一下,曹化淳也擋不住了,腿一軟跪倒.

但崇禎皇帝沒有罷休,今日突然爆出來,自然不再顧忌了.只聽他繼續在文華殿內咆哮著:"朕已是節衣縮食,甚至連龍袍都要讓皇後補一補,舍不得換.朕滿腦子都是錢,為軍餉,為民事,為天災……他們呢?他們如何?紙醉金迷,醉生夢死?"

長期不得志,每天都有無數的煩惱事,一直憋屈地過著日子,早起晚睡,操心操力.崇禎的這種日子,如果他的理想能實現,那這些辛苦也值得了.

可日子一天天地過去,中興大明的這個理想,竟然看不到一點曙光.誠然,建虜是拼不過大明的實力,服軟了.可除此之外呢?反賊年年有,處處有,這種現象,可是王朝末代之相啊!

就算建虜,其實崇禎皇帝心中也沒有底.萬一建虜又要打,大明的軍隊就能打贏建虜了麼?

他很想當一個好皇帝,挽大廈之將傾,可是一直有心無力.錢糧就仿佛一只無形的手,一直扼住他的喉嚨要害.又如同溺水的人,一直在掙紮,可水不受力,不知道何時就會沉下去.

在如此巨大的壓力下,崇禎皇帝終于爆了出來.不過隨後心情舒暢了一點,看看殿內噤若寒蟬的內侍宮女,忽然無力地坐回禦座上,歎口氣道:"他們一個個能說會道,但不用過不知其能.朕還年輕,有這個時間,可這天下有這個時間麼?"

聽到這話,跪在地上的曹化淳忽然心中一動.不過事情太過重大,他還是不敢借此機會說出那件事.

崇禎皇帝說完之後瞧見禦案上的密奏,便又歎了口氣道:"倒也不是沒有忠臣能吏,只是可惜了盧卿,要給反賊陪葬!要早知的話,朕必安排他人替之!"

曹化淳聽出崇禎皇帝話中濃濃地惋惜之情,又想著機不可失時不再來,要是錯失了這個機會,這位少年天子可能再無如此沖動憤懣的時候.想到這里,他一咬牙,抬頭低聲問道:"陛下,盧大人是要刺殺叫天軍的賊胡廣?"

他聽了那麼多,結合情況便能大致推斷出來.以此為話頭,開始試探.

崇禎皇帝經過這次泄,心情好了不少.剛好又在感慨,便很自然地說道:"是啊,盧卿言他以文官之身近賊,必能手刃賊人.此賊一除,叫天軍必成一盤散沙,再不足慮."

對于盧象升的這個能力,不管是崇禎皇帝還是曹化淳,都是見過他那胚子,也知道其武勇,因此都是深信不疑.

曹化淳一邊琢磨著一邊繼續引導道:"盧大人勇武,必能功成,算是為大明真正解決了西北的大患,只是可惜了盧大人!"

"誰說不是呢!盧卿如此殉國,實在是可惜了!"崇禎皇帝再次表達了自己的遺憾之意,而後有點懊惱地道,"朕要早能分辨出誰忠誰奸,必然安排其他人了.只是可惜朝堂紛爭,猶如迷霧一般,難以分辨孰是孰非?"

終于聽到自己想要的了,曹化淳一咬牙提醒道:"陛下天資聰慧,無人能及.眼下難以分辨,只是因為還有手段未用罷了!"

"哦,朕還有手段未用?"崇禎皇帝一聽,便帶著一絲疑惑反問道.

曹化淳不敢顯得太過急迫,因此並不揭開謎底,只是再提醒道:"是,乃太祖成祖所傳,以岳武穆為表率,專為監察百官,明辨忠奸."

崇禎皇帝聽了,疑惑的臉色頓時轉為嚴峻,從禦座上一下站起來,盯著曹化淳就要火.

如果說崇禎皇帝心中有懼怕,有陰影,那就是曾經權勢滔天的廠衛.在他還是藩王時,在他剛登基時,都曾親身感受過.而且他身邊的人,包括文臣武將,帝師皇親,也是一有機會就灌輸廠衛猛如虎的說法,讓他最終下旨約束了廠衛,形同廢棄.

更為關鍵的一點就是,崇禎皇帝的親哥,上一任皇帝天啟死得有點意外,不少人都推測是當時魏忠賢所為.

跪地上的曹化淳,原本在說出後就緊盯著崇禎皇帝的臉色.忽見不對,心中大驚.

(未完待續...)

上篇:604 賞賜     下篇:606 京師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