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608 謀劃  
   
608 謀劃

馬不停蹄地從京師趕回來的盧大,就站在一邊看著.雖然他昨晚才到延安府,感覺身體很是疲憊,但多年的習慣,還是讓他堅持陪著老爺練刀.

說句實話,能看到老爺重新振作起來,又和以前一樣習武鍛煉身體,這讓盧大倍感欣慰.而且這一趟去京師送信,不但得以覲見皇帝,還拿到了一個世襲錦衣衛百戶的獎賞,加上老爺也恢複了正常,這一趟去京師實在是值了!

他正想著,忽然門口匆匆走進一名護衛.人未站定,急躁的聲音便已傳了過來:"老爺,不好了,那胡廣准備這幾天回草原了!"

"什麼?"正在練刀的盧象升一聽,有點吃驚地馬上收勢大聲確認道,"都到這個天了,還要回草原,這消息可屬實?"

"老爺,千真萬確!據說草原那邊有事,那胡廣定了後天回草原,榆林城里得到叫天軍好處的那些人都在准備禮物送行呢!"來人馬上點頭,很確認地回答道.

盧象升聽完之後,眉毛馬上皺了起來.忽然用力一頓,手中大刀發出"鏮"地一聲,鐵制刀柄破了地上的石板,牢牢的插在了那里,而他人則快步往書房走去.

盧大作為家丁首領,馬上跟過去,到一邊伺候,隨時聽從差遣.

片刻後,盧象升在書房坐下,沉思了一會後自言自語地說道:"原本以為他不走了,為防明年開春早走,才奏請陛下讓洪總督早日領兵過來.可沒想到,竟然年前要走,這可怎麼辦?"

盧大在一邊不清楚事情的詳細情況,因此不敢說話,只是默默看著自家老爺.

盧象升那寬大的手掌靠在桌面上,異于常人的手指成曲,有規律地敲著桌子,發出"梆梆梆"地聲音.

眼下就兩個選擇,一是為穩妥起見,一定要等到洪總督到達秦地,做好了准備之後再下手.但那賊首胡廣下次什麼時候再來榆林城就不知道了,況且他萬一要沒來而朝廷與叫天軍便已撕破臉,那豈不是計劃落空?

另外一個選擇,就不能等洪總督了!可如果這樣,萬一……

盧象升仔細衡量著利弊,沒過多久,他忽然一拍桌子,隨著"啪"一聲響,人已帶著果斷堅毅之色站了起來.

他抬頭看看陪自己長大的盧大,忽然沉聲說道:"陛下賜你世襲錦衣衛百戶,如今該是回報君恩的時候了!"

盧大聽了一愣,隨即熱血直沖腦門,大聲回道:"老爺平時的訓導,小人一直都記得.就算沒有世襲錦衣衛百戶,小人也會去做."

"好好好!"盧象升一聽,滿臉欣慰之色,連聲稱贊,而後注視著盧大,非常認真的道,"本官身邊這些親衛里面,你是最忠心,也是身手最高的.如今有一事,九死一生,但只要能做成,便能挽大明江山之將傾."

說到這里,他的臉色變得有點沉重,卻又義無反顧:"君憂臣辱,君辱臣死!拼了一身剮,也要為君分憂!"

"老爺,您吩咐吧!"盧大激動著大聲要求道.

盧象升用力點點頭,讓盧大關了門,而後就在書房內交代了起來.

第二天中午時分,原延綏巡撫大堂,如今的胡廣辦公廳大門,忽然被人猛地推開,一股寒風頓時鑽了進去,讓里面的溫度馬上下降了好多.

正在辦公的胡廣抬頭一看,竟然是一向尊重他,進來都會先稟告的大哥,這次竟然沒有稟告,還陰沉著臉,便放下手中的事,笑著問道:"可是蛇出洞了?"

只見胡寬繞過擺在中間的橢圓形長桌,把手中的一封信遞給胡廣,同時冷聲道:"真來了,還找了理由,須得二弟親自接待的."

胡廣聽了有點好奇,伸手接過信看了,微笑著點點頭道:"不錯,這個理由確實可以,沒有讓我失望!"

一聽他說這話,胡寬有點恨鐵不成鋼般地喊了句:"二弟,人家是來要你命的,你還笑得出來?"

停了停,他忽然露出一絲狠絕道:"索性就和朝廷翻臉,把他直接砍了祭旗!"

看著平時努力維持儒將風貌的大哥,如今好像氣急敗壞的樣子,胡廣明白大哥這是太擔心自己的安危才會這樣.他伸手擺擺,讓胡寬坐下,而後才胸有成竹地說道:"大哥不用擔心,這原本就是預料中的事情.就按照計劃行事,等著圖窮匕見的時候再收拾便可."

"可萬一……"胡寬還是擔心,企圖再勸說.

胡廣伸手搖了搖道:"大哥不用多說,就按計劃行事.你放心好了,我又不是溫室里地花朵,要是這種十拿九穩的事情還擔心這擔心那,就不用革命,乖乖回到當初被朝廷壓迫算了!"

胡寬其實也是在刀口過慣了的,只是涉及到二弟,才不淡定.如今見無法說服二弟,也只有按計劃行事了.

不過這樣也有好處,明國先動手,以後就能拿著大義名分,對明國用兵也師出有名.

他正想著,忽然聽到胡廣問道:"大哥,等事情發生後,你這邊得出兵拿下保德州,而後再配合草原那邊,一起夾擊拿下大同重鎮,沒問題吧?"

一聽這話,胡寬馬上點頭道:"給草原的軍令已經發出,只要我們這邊確認,那邊事先集結好的野戰軍就能馬上出發,我會算好時間,用最小的代價拿下大同的."

這個行動,算是對預料中盧象升行為的報複,同時也是叫天軍蠶食關內的一步棋.胡廣要求行動要快,免得朝廷先推出替罪羔羊認慫賠罪,那樣叫天軍就師出無名了.

畢竟和平了幾年,要是沒有合適的借口直接出兵,那和原本的草原蠻夷沒什麼兩樣.大義的名份,其實也是爭取民心.要想順利的奪取明國疆域,盡量減少阻力,這就必須要考慮了.

第二天中午時分,北風比以往小了好多,冬日仿佛都有了絲暖意,讓原本凍僵的身體都有了活力,身手也矯健了一些.

胡廣就仿佛和往常一樣坐在辦公廳,看著胡寬親自去迎接明國使者.

(未完待續...)

上篇:607 刺殺     下篇:609 太祖顯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