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614 廠衛活了  
   
614 廠衛活了

崇禎皇帝在王承恩的陪同下,在東廠番役的護衛下,悄悄溜出了宮,破天荒地微服私訪起來.≧

王德化就站在曹化淳的身邊,躲在偏僻處目送著崇禎皇帝離去,低聲感歎道:"能否重見天日,就看陛下這次的親眼所見了!"

曹化淳顯得胸有成竹的樣子,沒有看王德化,依舊盯著重新關閉的宮門道:"放心,咱家早已交代承恩了,讓陛下去那幾個地方走一圈,自然就能認清那些人的嘴臉!"

說到這時,他才轉頭看著王德化道:"到時候,陛下自然就會重用東廠,哪怕是只為耳目之一,也好過外面那些人一手遮天!"

王德化聽得眉開眼笑,心想不枉費盡心思,掩護陛下神不知鬼不覺地出宮.就算外面那些人以後知道了,也已是讓陛下認清事實,明白東廠的必要,這就足夠了!

心中想得美,奉承話便隨口就來:"這可多虧了親爹謀劃,兒子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曹化淳聽了,只是臉皮微動,算是笑了下,又轉頭去看隔絕內外的宮門.同時心中想著,這次還真是多虧了叫天軍.

說起來,也不知道那叫天軍領是怎麼想的,竟然明目張膽地寫出來,不尊孔尊儒!這是和全天下的讀書人為敵,就算是本朝太祖皇帝,也沒這個膽子敢這麼做!

這一著,猶如摸了外面這些人的老虎屁股,馬上聯合起來出錢出力,調勤王軍精銳去剿滅叫天軍.也如此,終于使得陛下對他們失去了信任,才給了自己這些人機會.否則只是外面個別人失去聖心,宮里面的人還是一點機會都沒有.

眼下不少人都在花天酒地,詩酒茶會地群起聲討叫天軍,正好讓陛下看看這些哭窮地人,是如何過那"苦"日子的.

想到這里,他看向宮內某個方向,在心中默默地道歉道:"皇後娘娘,奴婢也是不得已,誰讓您爹鬧得凶呢!"

曹化淳想著轉身便走,同時低聲說道:"走吧,得好一陣才能回宮呢!"

"親爹,您走好!"王德化一聽,媚笑著親自扶著曹化淳,慢慢地消失在宮門處.

第二天一早,東邊的天空才露出曙光,諸位大臣就得去紫禁城報到了.都是沒辦法,誰讓開國皇帝那麼勤快,定下了這個早起地規矩;誰讓眼下的崇禎皇帝那麼勤快,以身作則,一絲不苟地執行著.

不過這些對于文官們來說,都沒什麼,長久以來,都已經習慣了.但讓他們不習慣,或者說大吃一驚地是,進入紫禁城地時候,竟然看到皇宮中有戴圓帽,著皂靴,穿褐衫的人在輪值.

"大膽,爾等不回東廠待著,是賊心不死乎?"一名穿著大紅官袍的中年人當即冷著臉,大聲喝斥道.

被他所喝斥的番役一聽,嚇得整個人都不好了,縮頭縮腦地有點不知如何是好.

"呦呵,尚書大人,好大的官威啊!"一個尖細地聲音在畢自肅左後側響起,"陛下令咱家兒郎在此公干,尚書大人是想讓咱家兒郎抗命麼?"

畢自肅轉頭一看,自然認得說話的是欽差總督東廠官校辦事太監王德化.他下意識地剛想反駁說崇禎皇帝不可能下這樣的命令,卻見王德化那陰笑的神態,忽然怔住了.

如果不是陛下下令,這些沒卵的人絕對不敢這麼做!可陛下又怎麼會下令,難道他忘記了魏忠賢之禍麼?

這時,其他文官也過來了,看到這個情況紛紛過來圍觀.他們都是人精,察言觀色是其基本功,自然能從王德化的神態上看出點什麼,一時臉色都變得有點嚴峻.

"走,我們找輔,找陛下去問個明白!"畢自嚴回過神來後,先招呼一聲,大步往宮里走去.

其他文官聽了,也紛紛嚷著要找輔,找崇禎皇帝,跟著畢自嚴去了.

王德化瞧在眼里,臉上卻滿是蔑視之意.哼,找輔有什麼用,輔能管到東廠來?找陛下,呵呵,等著陛下收拾你們吧,一群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沒過多久,輔溫體仁一進宮,便被他的同僚圍住,要求給個說法.

自立朝以來,文官和宦官就是兩個對立的集團.加上有的皇帝更是扶持其中弱的一方去對抗另外一方,使其勢力平衡下,實施所謂的帝王心術,更是讓這兩個集團勢如水火.

而在崇禎朝,因為天啟年間魏忠賢權勢的登峰造極,讓文官集團極其害怕,從而拼命打壓.

在原本的曆史上,他們也確實如此努力著,使得崇禎皇帝把廠衛關在各自的衙門,形同擺設.一直到崇禎末年,崇禎皇帝對文官集團極度失望之後,才重新啟用廠衛,只是為時已晚.

然而,眼下因為胡廣的到來,其扇動的蝴蝶翅膀,經過一系列事件後,已經影響到了京師朝局.讓崇禎皇帝更早地認清了文官集團欺瞞他的事實,從而重新啟用了廠衛.

輔溫體仁作為文官集團的一員,其中的領頭羊,自然是利益一致,想著不能讓廠衛得勢.

于是,輔領頭,領著在場的文官一起去面見崇禎皇帝,要求給個說法,同時要再提醒崇禎皇帝,千萬不要忘記了魏忠賢的教訓.

雖然王德化面對畢自肅時好像有恃無恐地樣子,但等他看到溫體仁領著一群高官浩浩蕩蕩地往文華殿而去時,心中有點沒底,找到了曹化淳求安慰.

"無妨,就讓他們鬧去吧!"曹化淳果然毫不在意,寬慰他道,"陛下不會告訴那些文官,真正的理由是昨晚出宮見到了他們的奢華,否則容易被文官們抓住私出宮門的由頭大鬧."

說到這里,他又嚴肅了臉,交代王德化道:"東廠一定不要讓陛下失望,做事要合規,讓那些文官從明面上找不到攻擊的借口,但又要收集到足夠的信息,讓陛下進一步對那些文官失望.唯有如此,你的東廠才算活了!"

王德化聽得滿臉笑容,當即低頭媚笑道:"親爹,是您的東廠!"

(未完待續.)

上篇:613 不一樣的決定     下篇:615 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