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637 發信號  
   
637 發信號

大凌河中左千戶所,明宣德三年建城,位于大凌河西,小凌河東,離錦州四十里. [

此處乃是戰略要地,不管是東進遼東腹地還是西去山海關,都要經過此地.也因此,此地多受兵災,城池屢次被毀而後又重建.此時的這座大凌河中左千戶所已是被建虜毀去,只留下斷壁殘垣.

在原本的曆史上,崇禎四年時這里曾爆了著名的大凌河之戰,皇太極充分展現了他的軍事才能,不但一舉殲滅了明軍在關外的機動力量,而且還次動用了火炮部隊,成立了火器營.最為關鍵的是,他借口莽古爾泰禦前露刃從而一舉扳倒了莽古爾泰和代善,實現了唯我獨尊的局面.

然而,因為胡廣的出現改變了曆史,原本的大凌河之戰沒有生,莽古爾泰也早已被殺,一切都和原本的曆史不再一樣.

冬日已經落到西邊,估計還有一個時辰左右便要落山.寒風呼嘯,絕跡.不過隆隆地馬蹄聲,猶如悶雷一般從西邊隱約傳來,打破了這里的平靜.建虜的探馬很快狂奔出現,直奔大凌河口.

"咴咴咴……"的戰馬嘶鳴聲響起,建虜探馬熟練地勒馬急停住.在他們的面前,是一座被毀去的浮橋.

建虜探馬頭目稍微皺了眉頭,左右一揮手,便有手下往上下游奔馳而去,主要的目標自然是那座只留下斷壁殘垣的城池.

只過一會兒的功夫,撒出去的探馬便回稟,顯然是沒有現情況.建虜探馬頭目再次一揮手,有一名手下調轉馬頭往來路而去;而他自己則和其余手下下馬牽著戰馬小心翼翼地踏上結冰地大凌河.

身為遼東土著,自然知道這個季節里,這條大凌河上的冰足以承受人馬的重量.只是因為冰面滑溜,不得已要小心渡過.

剛過了大凌河,建虜探馬們便熟練地翻身上馬,一騎絕塵而去.

建虜大軍沒過多久也出現在這里,早已得到稟告的多鐸並沒有多在乎浮橋被拆.反正不是錦州的明軍所拆,便是遼東到處流竄的叫天軍或者漢奴所拆,沒有其他可能性.

拆浮橋的目的,不外乎是延遲大軍的行軍度.如果是其他季節,特別是夏秋的大凌河汛期時,那還真能被他們如願,可如今可是冰凍三尺的嚴冬,又怎麼可能被阻在這里.

因此,當有將領來請示是否就在這里紮營時,便被多鐸大罵了一頓.要是那樣,就如了叫天軍的意,讓他們能以少量人馬驅使大量漢奴繼續在遼東腹地禍害.

眼下要盡量減少遼東的損失,減少滿人被殺,城池被攻占,就必須用最快的度趕回遼東.只要現那些賊人,不要說有七千騎軍,就算只有一千大清騎軍,都能屠滅了他們.

多鐸甚至也早有這個打算,等過了這片遼西走廊,到了遼東開闊之地後,就把手中的大軍分成三支,以秋風掃落葉之勢橫掃過去,把遇到的所有叫天軍和漢奴統統屠了.

也是基于以上理由,多鐸心急趕路,以至于探馬雖然拼命在探路,可也就只在大軍前面一點而已.

多鐸得探馬稟告,知道附近沒人,其實就算有人也不怕,他大手一揮,當即命令大軍渡河.

于是,沿著大凌河的岸邊南北延伸,黑壓壓地建虜人馬如同一大群螞蟻一般鋪開,紛紛下馬牽著缰繩,小心走上冰面.

冰面的滑溜那是沒得說,就算再小心,也有人和馬滑倒的情況生.只要一人或者一馬倒了,便會連累周邊的同伙都跟著滑倒.戰馬吃疼地"咴咴咴"聲不時響起,夾雜著同伙的埋怨聲.一時之間,人喊馬嘶,熱鬧非凡.

冬日越的偏西,估摸著半個時辰後便會落山.大小黑山夾著這邊的渡口,有些地方已經照不到陽光了.

在大黑山的一處坡上,有一伙人穿著土灰色的軍裝,就伏在冰冷的地上觀察著大凌河上的情況.如果不仔細去看,根本不可能現他們這些人的存在.

"長,這些建虜還真是大意!"王黑子就趴在胡廣的身邊,興奮地低聲說道.

這次的遠征,王黑子的憲兵部隊也被征調了過來,成為長身邊的一支警衛部隊.

胡廣繼續用望遠鏡觀察著建虜的動靜,同時卻也回答王黑子道:"這其實也不能怪他們.要換成是你,你能算到我們叫天軍會在建虜大軍出征後的第一時間內,也是傾盡所有兵力遠征遼東?"

"之前我令拉克申的野戰部隊化整為零,以小規模部隊解放城外漢人,帶著他們在遼東腹地鬧事,你能推測出我們的兵力規模是多少?"

"你的都城被小規模敵人帶著你看不起的漢奴圍攻,很可能有失陷的風險.你會不著急著趕路,盡快去救援都城,去撲滅遼東腹地的烽火?"

"嘿嘿!"一連串的反問,讓王黑子啞口無言,不由得訕訕地笑了下,而後帶著興奮之意點評道:"長,那這就是陽謀了?"

胡廣放下望遠鏡,眨了眨眼睛,舒緩了下酸脹,而後才微笑地看著王黑子道:"能有這樣的局面出現,是多方面努力的結果.如果沒有沈陽和京師等地的情報支持,如果不是我們叫天軍兵精糧足,如果不是我們戰馬足夠多,如果不是建虜剛好傾巢而出,就不可能會有眼下的局面."

"我知道,長你說過,戰爭打得就是綜合國力!"王黑子一邊聽,一邊不停地點頭,而後忽然恍然大悟地說道.

"呵呵!"胡廣笑笑,王黑子在自己身邊跟得時間也久,平時說得話還真被他記住了一些.

他正想說什麼時,邊上一直在觀察不出聲的胡漢三忽然開口說道:"長,建虜差不多都渡過大凌河了."

胡廣一聽,便不再指導王黑子,連忙拿起望遠鏡再次看了起來.

密密麻麻的人馬基本上都已經過了大凌河,甚至有不少最先渡過的建虜已經整隊後又出了.從這里可以看出來,那多鐸是不到天黑無法行軍是不會停了.

胡廣又等了一會,看到落在最後面的建虜也都拔馬離開大凌河了,便臉色一肅,沉聲命令道:"信號,攻擊開始!"

(未完待續...)

上篇:636 為建虜送行     下篇:638 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