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替明 649 鼓勁  
   
649 鼓勁

或許是中午時分,陽光強烈一點,在這寒冬中能帶來不少暖意;又或者是這幾天的伙食比平時多,不少明軍士卒都上了甯遠城頭躺尸.[ 〈〈

難得是個沒有寒風呼嘯的日子,明軍士卒們曬著太陽,意興闌珊地或昏昏欲睡,或者有一茬沒一茬的聊著.對于未來,沒人抱有希望,只是能混一天是一天而已.單單是糧食的消耗,估計就會在這半個月內見底,有關這點,差不多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有兩個明軍士卒正在聊著,躺他們邊上不說話的那個同伴忽然一下坐起來,有點詫異地道:"又有騎軍過來了,好像是從遼東來的."

"哪又怎麼樣,還不是建虜來回耀武揚威罷了!"一名士卒沒啥興致地隨口答了句.

也不怪他這麼回答,自從山海關被建虜占領後,城外經過的騎軍全都是建虜的.他們雖然不攻城,但每次經過都會興致高漲,耀武揚威的給城里的明軍士卒看.

另外一名同伴也隨口接道:"老實點躺尸吧,有什麼好奇怪的,總不可能是王師渡海而來吧?"

似是自嘲般地說完之後,聊天的兩人繼續剛才的話題.而最先的那名明軍士卒也微歎口氣,又緩緩倒下去挺尸了.

或者是他無聊,或者是他的好奇心十足,聽到馬蹄聲越來越近,感覺已經能看到城外騎軍時,他又緩緩站起來,權當看戲一般向城外瞭望.

整個城頭上,如同他這邊的人就沒多少.更多的人已經麻木了,該干嘛還干嘛.

過了一會,瞭望的這名明軍士卒忽然轉頭看向同伴,語氣中帶點驚訝地說道:"快來看,咱看得這些建虜總覺得哪里不對,快來看看?"

久在軍中之人,一聽聲音便知道是百余騎經過.這種規模的騎軍,能在大白天行軍的,鐵定是建虜無疑.不過這人的同伴被他幾次催促,只好無奈站起來往外看去.

這時候,那百余騎剛好經過他們,距離最短的時候.他們一看頓時就覺得同伴好像說得有道理,確實和以前的建虜不同.

雖然軍服飾,戰馬兵器都和建虜一個樣,但這些騎軍似乎少了那種耀武揚威的囂張樣,雖然有幾個邊走邊轉頭在打量甯遠城,但大部分人卻排著行軍隊列在趕路.

這些建虜的身上,好像更有自信,精神更為洋溢,一個個身手矯健,騎術高明,絕對是支精銳騎軍.而且一人雙馬,有一部分備用馬上還馱著一個個大布袋,鼓鼓地掛在馬背上.

隨著這支騎軍的遠去,城頭上明軍的話題,開始轉移到剛才過去的這支建虜騎軍身上,紛紛好奇地猜測著這支不同以往的騎軍.就算他們的統帥何可綱,也是在箭樓里納悶琢磨.

前天明明是建虜大軍急匆匆東歸,照他們的度估算,應該還未回到盛京,怎麼就又有精銳騎軍匆忙趕回山海關了?何可綱想不明白建虜那邊到底生了什麼事情,連續想出幾個理由都不能說服自己.

最後他無奈地躺了回去,狠地給自己說道:"要是建虜疲兵精疲力竭地經過就最好了,這樣就能出城殺他一批,搶些東西吃."

可他隨即想起剛才那支騎軍的行軍,分明是在行軍中也做好了隨時打仗厮殺的准備.真不愧是建虜的精銳!

一想到這里,何可綱終于現不對了.這支建虜騎軍不管是否遠離甯遠城,始終是這種行軍態勢,難不成他們不是防甯遠,而是其他?

可要是防其他人的話,那會是防誰?何可綱的腦子想著想著又漿糊了,一直到一個時辰之後,他的疑惑才得到了解答.

隆隆的馬蹄聲再度響起,這次的騎軍,大概有三四千之多.更為關鍵的是,這支騎軍,竟然不是建虜的騎軍.

老遠就能從旗幟,軍服上辨別出來,這絕對不是建虜的軍隊.一時之間,甯遠城頭轟動了,隨著喧嘩聲越來越大,就算在城中躺尸的明軍士卒,也聞訊趕到了城頭上一探究竟.

對于他們來說,城外是建虜大軍才是正常的.突然出現非建虜的軍隊,那說明形勢有了大的變化,搞不好自己能絕境逢生!

只是很可惜,這支騎軍也不是明軍的旗號.軍服很怪,從未見過.如此眾多的人數,竟然還是一人雙馬,實在是奢侈.

離得近一些,甯遠城頭上有識字的人終于猶猶豫豫地念出了最大旗幟上的幾個大字"叫天軍".

"是叫天軍,你們誰聽過叫天軍沒有?"

"沒有啊,好怪的名字,肯定沒聽過!"

"……"

大部分明軍士卒都很茫然,不知道這支軍隊到底屬于何方神聖?不過他們的大帥何可綱卻不一樣,一見是叫天軍,頓時大吃一驚!

河套平原一帶的反賊叫天軍,竟然出現在遼東,這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何可綱心中想著,忽然腦中靈光一閃,馬上把建虜大軍匆忙東歸和之前建虜匆匆西去聯系起來,心中頓時猜到了一個可能性.

可這個可能性對于何可綱來說,也是那麼的不可思議.如果自己的假想成立,那就是說叫天軍突然顯身于遼東腹地,使得在山海關的建虜迫不得已回援,然後在半路被伏擊而全軍覆沒.之前的百余騎建虜精銳乃是叫天軍假扮,他們是去偷山海關的!

如果建虜之前所說是真,占領了大明京師,兵力必然不少,遼東必然空虛;如果叫天軍偷襲山海關成功,截斷遼東和關內的聯系;那麼,整個遼東都將被叫天軍所得,如此一來,建虜怕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把自己的根本之地給丟了!

一想到這里,想象到打了多年交道的皇太極,知道山海關被占,遼東不再屬于建虜,肯定是惱羞成怒卻又無可奈何的樣子,何可綱忽然覺得心情暢快之極,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箭樓附近的明軍士卒聽到很久都未聽到過的大帥笑聲,一時之間都有點愣神.不知道叫天軍的出現,為何讓大帥如此開心?

加把勁,趕在京師建虜回防山海關之前把它奪下來!何可綱想著這事的關鍵之處,暗自替叫天軍操心起來!(未完待續...)

上篇:648 牽掛     下篇:650 深思熟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