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核血機心 26.第26章 訓練營 4  
   
26.第26章 訓練營 4

清澈蕩漾的藍色湖面依然那樣隨著微風,輕輕皺起,徐徐的微風夾雜著一線白色的浪花拍打著島邊的礁石.

春色悄悄的在礁石上散開,零星的幾朵野花迫不及待的站上更高的崖石上,仿佛在眺望著那深藍如綢緞一般的天空.

只有遠處盡頭的那一絲白色天際似乎才能區別開哪片是海,哪片是天.

魚雷訓練營外的這塊海心山島,一切都那麼靜逸優雅.

至從昨天的月總結會以後,訓練營里邊就彌漫著競爭和奮發的氣氛,每一個學員都不再有心思去欣賞營外的美景,表面看來沒什麼變化,但其實每個學員內心都充滿了激動,甚至到半夜也能聽見外邊的游泳池里有人還在鍛煉,天未亮就有人在電碼教室練習各種代碼轉換.

從星期一起,訓練營的課程多了很多.

強化體能訓練,

反測謊及心理素質訓練,

自由搏擊及水下格斗,

自救措施及刺殺,

野外生存訓練以及各種代碼密碼的練習學習都成了每天必備的課程內容.

但是每個月又有不同的側重點,第一個月月末的考核是各種密碼,代碼以及體能考核.

具體內容也早早就公布了:五圈負重跑,負重重量是每個人體重的五分之一,然後再完成隨機抽取內容的各種密碼,代碼破譯.按完成時間先後排名,最後五名淘汰,前三名分別獲得一級基因進化改造,兩周高級營養液和一周高級營養液供給.

特別是這個"一級"基因進化改造,有學員向班教官打聽過了,這可不是民用的甲乙丙三類分類了,這可是軍用的一級啊,起碼效果也是在民用的丙類了.

退一步講,即便是得到高級營養液後,也可以大大改善身體素質,這種營養液的功效甚至比民用的甲級身體改造還要強.這就是赤裸裸的誘惑啊,尼瑪,聯邦軍隊果然是財大氣粗.

候斐每次想起宋月雪伊將他一招放翻以後,就對這個基因改造充滿了渴望,毫無疑問,他也是豁出去的努力了.

莫爾斯代碼,共和國通用碼,柵欄密碼這些東西其實並不複雜,即便是普通人,花上一兩天的時間也可以將那些符號或者聲音所代表的字母記下來,難就難在熟練的運用.

現在學員們之間的交流都開始使用各種"-""…""\\"這些符號了,最悲慘的其實是每個班的班長教官,他們的主要任務本來就是監視學生交流內容,防止泄密和違反訓練營規定.

而學生至從學會了莫斯而電碼,學生之間晚上休息的時候就通過輕輕敲擊床沿和身體來相互發送"電報"傳遞信息……而且這些孫子還樂此不彼,往往一聊就是大半夜,所以每天早晨晨練的時候都可以看見,幾乎每個班的教官都是頂著一對熊貓眼來的.

候斐雖然不怎麼需要練習這些代碼,密碼,但因為長時間開啟大腦超頻狀態,又不想讓其他學員知道他這個二師兄的特殊吃技,每天不得不和所有人錯開時間去食堂偷食加餐.

他最近兩天也不知道是因為"反測謊"課程注射的那些抗測謊藥物,還是因為突然過強的身體鍛煉,反正就是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疼,還是難以忍受的酸疼.

每天負責食堂清理的管理人員都可以看見一個學員像喪尸一樣走進食堂,然後又像喪尸吃人一樣胡嚼海塞,風卷殘云的掃蕩掉七八個人分量的食物……

候斐現在的體重是六十二公斤,一米七一,本來應該申領十二公斤的戰術包作為負重的,不過他硬是申領了一個二十五公斤的戰術包,背縛在身上,從背後看過去,都看不見人了.

這會兒已經是傍晚,其它學員都到食堂用餐了,候斐下課以後就徑直來到營外的跑道上.

三月間的傍晚依然是冷風習習,甚至還能嗅到一絲雪山的寒意,不過短短幾分鍾以後,候斐已經是汗流浹背,額頭上青筋暴露了.

五十斤的負重即便是一般的野戰特種部隊訓練,在沒有任何機甲和外骨骼裝甲的輔助下,也是屬于高強度了,何況對于一個年僅十七的少年.

如果沒有戰術包,候斐現在跑五圈,也就是三十公里綜合障礙跑成績是四個半小時左右,今天是他第一次嘗試負重跑,呃,姑且算他開始這會兒叫"跑"吧,至少還有些姿勢表明他在跑,可是十五分鍾了,才勉強跑了一公里多,又過了好一會兒,到達障礙點的時候,候斐已經覺得體力開始透支了,這才三公里多啊.

二十五公斤的負重讓他已經無法很好的調整呼吸節奏了,特別是戰術包的寬大的肩帶下,候斐感覺已經磨出血泡了,最近腳上磨出的繭疤這會兒又破了.

:"呼……呼……"

粗重的呼吸,候斐忍著痛,他就想知道自己的極限.

渾身的痛楚讓他的大腦不自覺的一次又一次自動進入超頻狀態,其實這樣也有很多好處,至少他匍匐的時候,每當臉被壓進土坑,都能准確找到一最大的凹點,不至于弄得滿眼泥灰.

游泳池旁除了常年在執勤的教官李林果以外,這會兒候斐的班長教官武建也站在一旁,兩人抽著煙,很是熟絡的樣子

:"果子,我班上這小子還不錯吧?"

李林果:"拉倒吧,建人,每年那幾個能通過考核的哪次不是一二班的苗子里的人啊,你們五班?也就你的上一任聽說帶出了個第三名,你就別想有那種牛屎運升官了,就老老實實呆這里,等年限夠了,自然就提拔到其它部隊去享受去了."

武建長長吐出一口煙圈:"嘿,這小子有些特別,從身體素質上講還只是中等偏上,但是你知道不,這小子第一天背誦訓練營條例就看了一分鍾,就背下來了.前天發給他了五種代碼讓他去背誦,這貨當天晚上居然就可以同時和其它四個人聊天了,至少這學習能力不錯,而且,你知道嗎,78029的背包是二十五公斤的,嘿,真讓人懷念當初我在獵人營訓練的時候啊."

李林果:"每期來這兒的天才學生多了去了,最終還是要看身體素質,不然根本抗不過去的.我看他匍匐過低樁網就是極限了,根本就不可能爬到游泳池這邊來."

武建:"嘿,他游過游泳池了,咋說?!"

李林果:"這種頭腦發達的新蛋子都是愛惜生命的,那是不可能的."

武建:"跳進去咋說?"

李林果:"那我就簽字同意他用藥.那如果他放棄了呢?"

武建:"靠,你是想玩兒大的吧?好!老子輸你一條煙!完了回去弄死他!"

候斐其實在過獨木橋的時候已經摔傷了屁股,這會兒匍匐基本上用不上力,心里邊苦笑:這才一圈啊,看來自己今後要調整下之前跑步速度,沖太快了,這會兒基本上沒有力氣了,想起來強化體能考核的任務是五圈,不禁內心犯苦,這是要弄死人吧.

努力了很久才從低網里爬出來,看看時間已經用了快一個小時了,而且體力嚴重透支,這還有一個500米泳池要過啊,吐了一口嘴里的泥,用力掂了掂戰術包,這會兒雙肩已經麻木了,過了好一會兒,才從肩帶下蹭破皮的地方傳來一股讓人沁心的疼痛.

遠處崗亭里的武建不禁也皺了眉頭,他是過來人,知道第一次超負荷負重的感覺,翻看了候斐單鏡里傳來的身體數據,也是一驚,這明顯是到達極限了,從身體的紅血細胞活躍度可以看出來身體已經多處出現傷口.

正准備通過單鏡叫停的時候,卻看見候斐似乎大吼了一聲,然後就開始狂笑,緊接著,候斐就這麼跳起來將自己砸進了游泳池,

從游泳池監控里可以看見,候斐這會兒已經沉到了水底,不過他依然努力的呲牙咧嘴的向前滑動,這時武建開心的笑了,一把拍在李林果肩膀上:"嘿,謝了,記得簽字哦,謝謝咯,老子五班也是有人才的."

李林果一臉嚴肅的看著監控,隨時准備沖出去救人,只見候斐在水里滑行了十幾米以後,又努力的蹲下去,然後使勁一跳,想沖出水面去呼吸,結果因為力度不夠,負重太大,失敗了,還明顯嗆了一口水,李林果一把抓住門把手就准備出去,卻被武建一把抓住:"等會兒,反正可以用藥了就死不了,再看看."

李林果看了一眼武建,又轉頭看向監控,只見候斐再次坐倒在水底,他居然取掉了負重,然後再浮上去,猛烈的呼吸喘氣,之後又一頭紮進去,在水底再背上戰術包,又呲著牙拼命在水底向前游,那張臉都因為各種疼痛扭曲了.

李林果搖搖頭:"嘿,每隔幾年總可以看見這樣幾個不怕死的."

其實候斐這會兒雖然表情猙獰了些,但內心是開心的,他從小就喜歡這樣的自我突破感,就是外表懦弱但內心十分好強的人,自己制定的任務,也一定要完成,他今天制定的任務就是想知道自己這樣負重跑一圈到底要用多少時間,需要之後怎麼調整訓練內容.

之前站在泳池旁邊嚎叫和大笑就是因為他知道,今天他又可以玩兒命突破自我了,那種純爺們兒的刺激和暢快可以讓每個男人感覺如同到達高潮一樣爽.

一百米,兩百米,三百米……候斐就用這樣的方式潛泳了過來,到了四百米的時候,甚至已經不能使勁登離池底了,那樣會疼得自然張開嘴,喝進大量的水,

候斐已經感覺眼睛里出現紅色的影子,隨著猛烈的心跳一下又一下閃動,他只能靠自身的浮力漂起來,努力在水面上呼吸,快到盡頭的時候,他已經開始因為缺氧而意識模糊了.

最後還是把負重扔在了池底,用盡全身力氣將一只手夠到了池邊,但他已經根本沒有力氣爬上去了,正一口水喝進肚,嗆出肺里最後空氣沉下去的時候,候斐感覺自己的手被人抓住了,然後終于失去了意識.

這是候斐離開地下車間後第二次昏迷,候斐是感覺身上忽然一陣說不出來的舒服,被爽醒的,他感覺自己身體就像開花了一般,不自覺的整個人都舒展開來.

一睜開眼睛就看見武建教官站在他身旁,似笑非笑的看著他,武建旁邊還站了一個平時在訓練場站崗的教官,自己躺在一張科技感十足的急救床上,床旁站了一個身穿白大褂的軍醫,見他醒來,把他的眼睛翻開,用一個儀器探測了一下,向武建點點頭,就繼續操作急救床旁的一個電子屏去了.

只見急救床旁一台看起來很高級的設備有兩個針管一樣的機械手,緩緩移動,將針頭移動到他肩膀受傷的地方,一下紮進去,分別注射了一些淺黃色的藥劑,看見針管紮入自己肩膀,候斐本能的進入了大腦超頻狀態,忽然間候斐就感覺到被注入進身體的藥劑一下子變成一股很舒服的熱流向大腦流了過去.

當藥劑化成的那一股熱流進入腦部位置的時候,候斐感覺到就像自己的眼睛被什麼擦亮了一些一樣,整個大腦也活躍起來,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的腦細胞在歡呼雀躍一般,讓候斐舒服得不自覺的又緩緩閉上眼睛.

旁邊的軍醫卻發出一聲驚疑:"咦?怎麼身體吸收率降低了這麼多?"

說完又轉身過來翻看候斐急救床旁的電子數據.翻完以後輕輕拍了拍候斐:"你有什麼感覺?"

候斐睜開眼,這時他大腦無比活躍,一下子就反應過來,這種變化應該與自己進入了超頻狀態有關,掩飾道:"哦剛才本能的顫動了一下,感覺針頭紮到骨頭了.

劉軍醫一愣,不過也沒多想,以為是自己剛才數據設置有些不對,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又讓李林果重新簽了個什麼文件.

然後又從一個冷卻櫃里邊拿出一顆花生米大的藥瓶裝入注射器,這次候斐調節自己沒有讓自己進入超頻狀態,候斐感覺到針管的淡黃色藥劑注入自己身體的時候,那種讓人不自覺舒展的爽逸又從肩膀上傳來,候斐斜眼看去,只見自己因為戰術背包背帶磨破的肌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如初,候斐甚至能感覺到自己新長出的皮膚比之前的皮膚又有一些不同,具體什麼不同也感覺不出來.

治療只用了十分鍾不到的時間,候斐的肩膀和膝蓋,腰部等受傷的地方都得到了同樣的治療,候飛十分像個土包子一樣,被這樣的高科技震撼的無以複加.

走出地下醫療室,已經是月朗星稀了,重新佩戴上單鏡的候斐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八點多了,轉頭向武建說了一句:"謝謝教官."

武建點點頭,拍了一下候斐的肩膀:"不錯,聽劉醫生說,你的身體吸收率達到了74%,嘿嘿,把劉醫生都嚇了一跳,最早還以為是設備出了問題,不錯啊,看不出來還是個好苗子啊."

候斐:"武教官,這是啥意思?"

武建:"沒啥,回宿舍以後不要提起被治療的事情,這是對刻苦訓練的學員的特殊獎勵."

說完向候斐眨眨眼:"今天你也別再練習了,回去好好休息下吧.走吧."

候斐點點頭,驚奇的發現,今天訓練前他沒有吃飯,之前又不自覺很多次進入了超頻狀態,這會兒卻一點都不餓,難道……是和那注射的藥劑有關?想到這,就腆著臉繼續道:"嘿嘿,武教官,今天真的謝謝了,沒有您,我可能就溺水死亡了."說完努力做出一副"感激不盡"的樣子.

武建邊走邊抽出一支煙,點燃,長長吐了口氣:"別繞著彎子示好,這套我見多了."

候斐見自己被拆穿,也不臉紅,干脆就單刀直入:"給我注射的那個藥劑,應該是高級營養液吧?"

武建卻是一愣:"喲,29,你果然腦子好使啊,你小子,咋猜到的?"

候斐不答反問:"嘿,教官,啥情況下,我可以再用那種注射藥劑?"

武建笑了笑:"這玩意兒很貴的,不過針對因為訓練而發生脫力,受傷等事件的時候,經過作訓教官同意簽字,是可以少量使用的."

候斐喜道:"哦?那您就是我作訓教官吧?嘿嘿……"

話沒說完,武建就否認道:"我不是,我是你班級教官,作訓教官是你每個科目的作訓教官,剛才在醫療室里站我旁邊的就是體能強化訓練科目的作訓教官,你今天運氣好,遇到他執勤."

候斐恍然大悟:"哦……那不是所有科目的教官,都可以……"

武建搖頭:"你想的美,各個考核階段不同,當期主考核科目教官才可以簽字,除了體能強化教官,一般科目也是沒有這樣好的機會的."

候斐一下子抓耳撓腮:"嘿嘿,嘿嘿,武建教官,我第一次看見您,就覺得您向我親哥哥一樣……"

武建笑了笑:"少他媽說這些肉麻的.有屁就放."

候斐立正敬禮,做出一副標准鐵血軍人的模樣:"是,教官,學員78029請求每次訓練脫力,出現受傷的時候,請教官准許把我帶到醫療室進行治療."

武建:"嘿嘿,嘗到甜頭了?"

候斐一臉嚴肅:"為了完成訓練任務!教官!"武建:"訓練營對所有刻苦拼命訓練的優秀學員都不會吝嗇的.好了,滾吧."

上篇:25.第25章 訓練營 3     下篇:27.第27章 初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