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核血機心 62.第62章 金毛的苦口婆心 (大章求收藏)  
   
62.第62章 金毛的苦口婆心 (大章求收藏)

說完以後也不理候飛的目瞪口呆,直接大手一揮:

"今天接待我們新戰士,大家一起吃頓飯,熱鬧熱鬧,讓這新兵蛋子熟悉熟悉,小六,去地下室看看,那些好東西能用了不,一排的人跟去搬出來.小寶,去把門鎖了,免得萬一哪個人跑進來看見了不好!"

張遇寶立即興奮得紅光滿面,一溜煙的就跑去營門口了,那速度,哪里看得出是個百發蒼蒼的老人啊.

候飛就這樣有些茫然無措的被一群人捏捏臉,拍拍肩,嘻嘻哈哈的帶到了食堂.

食堂的機器設備十分先進……甚至有些豪華了,已經有些不像是軍營的配置了.

不一會兒就傳送出來大量的肉食瓜果,候飛看著幾個人脫了外套,大刀闊斧的肢解一頭烤乳豬,人都快傻了.

這種機器設備里邊怎麼會有烤乳豬來的?

最多不都是合成肉片麼?!

還有那生魚片是咋回事?

軍營里可以提供這種東西?

不過這還不算啥,幾個赤'裸著上身,露出一身肌肉的老頭兒正嘿嗤嘿嗤的搬來了大桶的……

酒?!

對!那肯定是酒!還是好多大桶的酒!軍營里可以有酒?怎麼可能!?這可是絕對違紀啊!何況是以軍紀聞名的波塞冬部隊?!

一旁的李忠恕拍拍候飛的肩膀:"以後就是自家人了,這些可是好東西,有果酒,米酒和葡萄酒,可都是我們自家釀的,連那些發酵的酵母,酒曲都是自己培養的,好東西啊!"

之前候飛除了在滬大的宿舍里和幾個人喝了點小啤酒以外,哪見過這樣的陣仗.

在李忠恕又發表了一番歡飲致辭以後.

所有人都沉默下來,立正,舉起一個藍色的大號金屬杯子,李忠恕道:"第一杯,致敬自由共和國!致敬波塞冬!萬歲!"

幾十個人激昂的高呼:"萬歲!"

然後就將杯子里的酒一飲而盡.

候飛本來只淺淺喝了一口杯里的米酒,被身旁的一個短須百發的老頭在杯底一扶,咕咚咕咚的也就喝了,酒是甜甜的,很好喝.

完了大家又將杯子里斟滿一杯聞起來很辛辣的白酒,李忠恕面色有些嚴肅:"這一杯,敬--在那邊等我們的兄弟,也敬上周離開的肖恩.為了兄弟!干!"

眾人也是有些嚴肅的喊道:"為了兄弟!干!"

這種酒喝起來十分辛辣,候飛一口嗆出來,弄得差點爬在地上吐了!只感覺,嘴里就像喝了岩漿一樣,從口腔一直辣到胃里,頓時感覺整個人就像被火燒起來了一樣.

李忠恕最後舉起杯子:"這杯酒,為了新來的小兄弟,候飛,干!"

候飛這次可不敢馬虎,恭恭敬敬的雙手舉杯,又喝了一杯葡萄酒.不過這種葡萄酒和他以往喝的不一樣,是甜的,喝起來十分順口.

眾人放起了音樂,開始胡嚼海塞,不時有人過來跟候飛身邊的人一起喝酒,互報姓名.

開始的時候還是很斯文的,畢竟這里都是進化者,酒量都是大得嚇人,候飛也是.

喝了不知多少杯以後,都感覺不到以前喝幾罐啤酒的那種暈暈乎乎感.只是感覺自己身體越來越燥熱,連呼吸的氣體都像可以被點著了一樣.

在眾人斯文了一個多小時候以後,隨著混雜的酒精喝得越來越多,一些人也開始走路搖搖擺擺,說話開始有些失去邏輯了.

什麼"喝了!不然槍斃了你!"之類的匪話就開始蹦出來了.

到後來,候飛無疑慘得不能再慘,因為不管誰來了總會告訴他:"我干了,我命令你也干了!""對!必須干完敬禮!多少年沒人給老子敬禮了!"

然後就像個得逞的流氓一樣,樂呵呵的走開,再換一個人來.

候飛漸漸的已經不能記得自己喝了多少酒了,即便以他那強壯的體魄也漸漸開始感覺頭重腳輕了,因為在他最後能計數的時候是229杯……

後來的一天,候飛都是在宿舍里度過的,那才叫一個暈.

不過候飛憨直的喝酒方式,讓所有人都開始喜歡上了這個年輕人.

這個連隊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黃種人,大家都喜歡亞洲美食,不大喜歡用刀叉吃牛排,即便是信仰,也都基本是佛教.

所以像肖恩這樣的西方教派信徒,無疑是十分痛苦的.

他是唯一一個堅持到現在的西方教派信徒了.

即便是過命的交情,可不同信仰和無法融入的文化,在幾年前,還是讓他患上了嚴重的抑郁症.

最後選擇了悄悄的將自己送去了天國.

因此李忠恕在挑選新人的時候,刻意挑選了候飛這個手腳麻利的亞洲人(根據槍械組裝成績),他也是擔心新來的人不能適應這里的生活.

在接下來的一段日子里,候飛從這些老人的口中了解到:

他們大多數都是在部隊里呆了五六十年了,至從工兵師從二十幾年前開始裁撤編制,到現在還留在這里的人,都是沒有家庭,無依無靠的孤寡老人了.

這里的所有人都是從尸山血海里摸爬出來的,所有人員都是經曆了戰爭洗禮的真正戰士,基本上都是這座自由城的第二代人.

這座自由城的大部分構建,以及整個第五層軍事區,其實都是他們以及逝去的戰友們修建的.

在一間紀念室里,牆上掛著上萬枚吊牌,這些都是工兵師戰死的英雄.

如果不是這些人的腦袋里邊其實還有自由城的建造核心機密,估計,這個連隊其實早也就遣散了.

這些人每一個其實都有資格生活在三層最好的別墅里.

這里的人基本都享受團級以上待遇.

所以,之前出現的那些什麼乳豬羊排,也就不足為奇了.

所以,與其說這里還是一個連隊,不如說,這里已經是一個被波塞冬快要遺忘的敬老院了.

他們都因為卓著的戰功而成為了第一批進化者,又因為他們一直沒有外派的任務,所以,這里的人其實也基本上屬于整個自由城最老的一群進化者士兵了.

與之曾經在一個戰壕里奮斗的其它兵種士兵,如果現在還在部隊里,至少也是上校以上高級軍官了.

對于一群看破了生死,腦袋里又儲存著太多秘密的進化者,甚至沒有一個軍官想來視察這里,檢查這里.

去檢查,視察一群可以指著自己爸爸鼻子罵娘的老兵,簡直就是一場噩夢.

所以,進入和平時代的幾十年時間里,居然沒有任何一個軍隊領導到這里來檢查工作的,任由這里的人自生自滅,最終這里也從一個鐵血的工兵師變成了一個其樂融融的養老工兵連了.

可就在上一周,這個連隊的人員配置隨著肖恩的自殺已經讓工兵連的人員編制低于最低限額了,所以候飛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的被李忠恕連長給選中.

之所以說幸運,是因為:

這里確實沒什麼嚴格的紀律,你可以穿著內褲在這個純爺們兒的軍營里大搖大擺;

你不用擔心有嘹亮的起床號;

不用擔心你的內務不整齊;

甚至不用擔心你的作訓任務是什麼.

之所以說不幸:這些老頭一天只睡四五個小時就跑出來蹦跶了,而且他們唯一可以命令的人就是候飛!

這些人最低的軍階也比候飛高個八九級,每天除了吃完飯以後會消停一會兒以外,其它時候,幾乎全天候的有人來命令候飛做事兒:

"新兵候飛!去食堂做豆腐乳!不會?!來我教你!教你一次不會你就死定了!"

:"新兵候飛!去把游泳池打掃了!"

:"新兵候飛!去把倉庫清理打掃一次!"

:"新兵候飛!重型水下作業機已經幾年沒保養了!"

:"新兵候飛來陪我們喝酒……睡覺?晚上?來,我已經把天空改成正午了!"

所以候飛每天的休息時間就從晚上變成了中午和下午兩頓大餐以後的兩三個小時.

確實,你可以穿任意一種衣服在外閑蕩,也不用擔心內務問題,因為每個人都是單獨的宿舍!

可悲劇的是,這里的老頭兒基本都是一輩子住在軍營的,他們大多有著軍人特有的潔癖.

而且仿佛所有人都沒有敲門的習慣,一旦走進候飛的房間,哪怕是候飛的衣服有一個衣角沒有疊整齊,老頭們都會受到苦口婆心的教導……

曾經有兩個老頭因為候飛起床不疊被子,硬是喋喋不休的教導了候飛三個半鍾頭,如果不是要吃午飯了,估計還會繼續.

他們可以從疊被子一直引申聯系到宇宙空間的環形碎裂……

這種連綿不絕的溫語相向,真的是比直接用匕首捅心窩子還痛苦!

候飛確實不用完成任何的進階兵種訓練任務,但是這些老頭會讓候飛去拆卸,保養再組裝所有營地里的設備儀器!

而且只要候飛的手法和順序有任何差池,他就會被再次耐心教導三個半小時!

這里的老頭彼此都太熟悉了,熟悉得像家里人一樣了,不可能誰能真正命令誰,但是當了一輩子兵的人,特別是老年人是多麼希望能命令和教育年輕人啊,所以,候飛每天幾乎是被排著隊命令和教育的.

在一段時間里,候飛是多麼羨慕守門的那只名叫"飛鴻"的金毛老狗.

那貨也不知是否被喂食了大量的阿爾法能量液了,活得奇長,聽說已經是三十四歲的一只金毛了.

它每天的生活也就是代替他們站崗,不,應該是"臥崗".

有時候看見候飛清理游泳池或者保養設備的時候,這貨還會過來煞有介事的監督一陣,看見候飛如果清理的游泳池或者機械設備,哪怕有一絲的汙漬或者油漬,都會汪汪汪的吠上半天,似乎也是在悉心教導候飛:

"孩子啊,你要用心啊!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啊!一顆螺絲釘的失誤或許就會導致整個宇宙的坍塌啊!"

……

作者以此大章,拜謝每天陪伴我的朋友,扣群:112,113,246

上篇:61.第61章 工兵連     下篇:63.第63章 秘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