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篡秦 第八十章 囂張的趙老板  
   
第八十章 囂張的趙老板

"相邦大人,云玥此子該殺.可天下殺得,唯獨相邦大人殺不得."茅焦語出驚人,呂不韋不禁一愣道:"為何?"

"因為,相邦大人與云玥此子有私仇.就算是云玥身犯王法,別人來殺云玥,那算是秉公執法,您來殺.那就是公報私仇,相邦大人.千古之下史筆如刀,後世又該怎樣評論您呢?

況且云玥只不過是一個將死之人罷了,您只要將事情推倒大王與太後那里.您一個心胸寬闊海納百川的名聲便會遠播四海,天下有識之士皆會齊聚與相邦治下.如今天下爭霸,各國最上心拉攏的其實就是人才.誰能夠得到最多,最好人才的輔佐.便可以奪天下,坐天下.相邦大人,您以為如何?"

茅焦一番話說完,書房之內鴉雀無聲.不管是呂不韋,還是他的那些心腹家臣.都默然無語,是啊!戰國年月,什麼最值錢--人才.呂不韋之所以能夠縱覽大秦朝政,還不是因為這些年他收羅了數千門客.否則,以他一人之力.就算是三頭六臂,也忙不過來大秦朝廷這萬千細碎之事.

云玥絲毫沒有被囚禁的覺悟,既然蒙驁說了不准出東周城.那老子在東周城里面逛逛,這總不會惹到你吧.

信馬由缰的在東周城里逛,到底是身在中原的大城.雖然遭受過兵災,但只短短幾年便恢複如初.街上的人摩肩擦踵,比起平涼來不知要熱鬧多少倍.云玥站在街上,看著熙熙攘攘的東周城就來氣.

憑什麼老子使出吃奶的勁兒也沒在平涼弄出多少人,你老小子不聲不響.便在東周城聚集起如此多的人口,越想心里越不平衡.他有一種將東周城占為己有的沖動!

"這東周城真是好,平涼要是有這麼多人.那就發了!"老姜也對街上有如此多的行人感慨.

"侯爺,聽說這東周城里有賭場.妓館也多,東三郡里的花魁便在這里的什麼百花樓!"鄭彬不知死活的跳了出來.

鐵塔造型太過生猛,敖滄海面貌太過恐怖.云玥出來這二位是給一個沒帶,只帶了老姜與鄭彬出來.

云玥回頭看了看鄭彬.這小子跟著一幫殺才算是毀了.吃喝嫖賭是樣樣精通,看看老姜贊賞的眼神兒,云玥就明白什麼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前面忽然傳來斥罵聲,云玥循聲望去前面的人擠成了一坨坨.不知道到底在做些什麼!

鄭彬仗著身手靈巧.攀著臨街的牌樓便竄了上去.只看了幾眼,這貨便溜下來道:"侯爺……是公主殿下!"

"啥?"云玥頓時一愣,綺梅沒事出來干什麼.早上還因為小青的死,難過的吃不下飯.怎麼……

"沒錯,就是綺梅公主殿下和咱家護衛.對方好像是巡城的兵丁.又好像不是.他們在吵嚷什麼,太遠聽不清楚."鄭彬急急忙忙的說著.

"走咱們去看看!"云玥一聽綺梅在里面,趕忙帶著兩人便往里面擠了過去.

看熱鬧是我國廣大人民群眾最喜歡的業余活動之一,無論是當街殺人還是夫妻吵架.都會圍個里三層外三層,弄得好多搶劫犯得手之後,想跑都跑不了.

一個條大黃狗在人群中穿梭,尋個機會一口叼走婦人籃子里精挑細選的肥膘子.那胖大婦人喝罵著追去,人群又是一陣嘈亂.云玥趁著機會,帶著兩人便擠了進去.

對方有三四十人之多,圍著四名云家武士.那些大漢皆手持棍棒.有幾人還拿著劣質青銅劍.看樣子像軍漢又有些不像,聽口音也不是關中人.標准的中原口音,云玥也有些聽不大懂.

"侯爺,他們說公主殿下碰壞了他們的絲絹.說是要五百貫的賠償!"老姜低聲對云玥說道,這家伙以前隨著趙軍來過這里.聽得懂一些當地方言,不過看那些云家護衛的樣子,似乎也聽不大懂當地土話.他們一個個馬刀出鞘,各占一角緊張的看著這些人.

"什麼絲絹,居然要五百貫.他們瘋了!"云玥當先擠了進去,站在綺梅身旁大聲喝道:"讓你們帶頭的出來說話.誰聽得懂你們這些鳥語."

那群大漢一陣呱噪,人群中走出一個留著鼠須的家伙.這家伙一張白淨臉膛,樣貌倒算是周正.怎奈鼻子邊上有顆黑痣,上面還有幾根毛.看著讓人惡心.上下打量云玥兩眼道:"你是個什麼東西,誰褲帶沒紮結實把你露出來.怎麼,你認得這小娘皮?願意代她給錢?"

他說的是雅音(雅音:戰國普通話.),云玥倒是可以聽得明白.

"滾你娘的蛋,這是云侯.再出言不敬,老子宰了你."鄭彬抽出馬刀.惡狠狠的盯著那鼠須男子.

"云侯?管你什麼侯爺,到了咱東三郡都是個屁.拿錢來,不然拉這小娘皮給我們老板做小妾.看這樣貌倒還算周正,勉強能夠侍奉我家主人."那鼠須男子似乎很懼怕自家主子,說話間還對著上面拱了拱手.

云玥差一點氣樂了,沒想到這東周城里都沒人記得自己.當初破城之時,真應該來一場大屠殺,讓他們記得自己.

"老大,小得們來遲一步,還望您老恕罪."外面又是一陣混亂,又有三四十名手持棍棒長劍的大漢沖了過來.不過這些人里面,拎著長劍的人明顯增多.

"侯爺!對方人數太多,咱們……!"老姜見對方有百十號壯漢,而自己這邊算是他們倆才只有六名護衛,心中不免打鼓.這麼多人,自己是可以斬殺一兩人.可後面的人一擁而上自己一方非得被人砸成肉醬不可.

"老板貴姓?"云玥見對方人多,心中也不免惴惴.可沒辦法,眼前這情形看起來是不能善了.人在矮簷下,說不得要低一回頭.

"哼!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叫趙大爺就好."鼠須男子神色傲然,用鼻孔瞪著云玥.

"五百貫是吧!好說,這便喚人去取.如何?"云玥見那些地痞仗著人多,大有上來搶人的意思.

"五百貫?你聽錯了吧,你家小娘皮弄壞老子價值一千貫絲絹.老子也不為難你,拿兩千貫錢.不然.老子讓你們都變成肉泥."鼠須男盯著云玥,獅子大開口道.

"哈,你這麼做.不怕大秦的王法麼?"云玥憤然說道.

"王法?哈哈哈,大秦的王法.我說關中人.這里是東三郡.你問問那些秦人,這里到底是東三郡人說了算,還是秦人派來的鳥官說了算."那鼠須男好像看怪物似的看著云玥,笑得鼻涕都快流出來.

云玥有些納悶兒,東三郡乃是自己與蒙驁呂不韋一起打下來的.現在怎麼變成了獨立王國?大秦可是在這里駐紮重兵.蒙驁也是一代猛將,怎會對如此惡人坐視不理?

對于這位趙老板,云玥是更加感興趣了.他想不明白,到底是誰給了他這麼大底氣,又是憑什麼他能夠聚集起這麼大隊伍.而大秦官吏不出來制止!

"兩千貫是吧!好說,云某也算是家有薄資.鄭彬,你回去跟敖滄海說一聲.就說你家侯爺被人扣了,對方說拿不出兩千貫人家就撕票!讓他帶著兩千貫來贖人,晚了,你家侯爺就被人剁成肉醬包包子嘍."

云玥笑著對鄭彬說著.身後的綺梅扯了扯云玥的袖子.云玥護住綺梅拍了拍她的柔夷道:"別怕,一切有我."

"諾!"鄭彬應了一聲喏,剛要離去,卻被一群大漢圍住.

"小子你耍花樣?"那趙老板惡狠狠的說道.

"這位趙老板,你想想誰出門會拉著兩千貫銅錢?這不是吃飽了撐的麼,你要錢自然由我的屬下取了前來給你.我一個堂堂大秦侯爺抵押在這里,難道還不行?"

"你真是大秦侯爵?"那找老板有些撓頭,他不是很怕秦人.這東三郡雖然駐紮著十幾萬秦人,但東三郡的人口加起來可有百萬,而且除了東周城之外.都是原三晉的人.

十幾萬秦軍在這里要駐守城池,維護治安的人手微乎其微.又怕這麼人造反,只能安撫.一來二去,這些人膽子越來越大.

也就是蒙驁他們會給些面子.秦軍軍卒被打的事情都是屢有發生.蒙驁生怕他們與韓趙魏勾結,里應外合.也只能以安撫為主,幾年下來就養成了東三郡人目中無人的脾氣.

云玥說得似乎也有些道理,兩千貫錢足足有幾大車.誰沒事兒出門會拉幾車銅錢出來.那趙老板思索了一陣,似乎有些猶豫.

"老大,沒事兒.咱們圍住這個女子和那個什麼侯爺就成.怕個鳥來.二弟正帶著人趕來.咱們這麼多人,就算是蒙驁來了也要給三分顏面.秦人最怕的便是咱們暴動,丟了東三郡他蒙驁的腦袋也難保."找老板身後一個家伙出主意道.

"嗯!有理,你再跟老四知會一聲兒,咱麼這有事他那便響應.嘿嘿!咱們這麼多弟兄,還怕了幾個秦狗子.這一票做下來,夠咱們吃上一年半載的."趙老板不知道,他將惹下塌天大禍.聽了那老二的話,信心立刻爆棚.

"讓他走!"趙老板一揮手,圍著鄭彬那群大漢立刻散開.鄭彬回頭看了云玥一眼,頭也不回的便飛奔而去.那些壯漢們看著鄭彬跑得狼狽,立刻哈哈大笑了起來.

云玥好整以暇的站在人群中間,綺梅已經嚇得花容失色.躲在云玥身後不敢出來,現在這個男人便是她所有依靠.云玥摟住綺梅,低聲安慰.小青的死對綺梅打擊巨大,現在又來這麼一出.云玥生怕綺梅被嚇壞了,柔聲安慰.

也就是一炷香的時間,遠處便騷動起來.云玥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這幫殺才出動的還真是塊.

只見敖滄海押著兩輛大車,里面都是金銀之物.所過之處那些壯漢們紛紛讓出一條路來.

"趙老板,你看如何.我的人依約將金銀送來,你可派人查驗."云玥一指那駛近的大車,對著趙老板說道.

"老二,你去看看."那趙老板示意之下,那個老二上前查看.看見全都是黃燦燦的銅錠子,還有一些銀餅子.顯然是倉促之間湊出來,看樣子似乎比兩千貫多謝,定時自己扣住了秦人的大人物,他們心急主子才這般大方.

見老二點頭,那趙老板隨即一笑."讓侯爺受驚了,鄉下村野之人不懂禮數,冒犯了侯爺.您也要理解,都是小本經營.不容易……呵呵!這個不容易!"那趙老板倒也算是有些流氓義氣,見了錢立刻換了一副嘴臉.比川劇變臉還要快些,倒也沒干出要了再要那種沒有江湖道義的事情來.

"那本侯可以走了?"云玥笑著問道.

"可以,當然可以.來人,閃開一條路恭送云侯回府!"趙老板一揮手,百余條大漢分列兩旁.對著云玥齜牙傻笑,眼神中全是輕蔑之意.

云玥護著綺梅,老姜站在云玥身旁護著云玥.一行人匆匆出了大漢們的保衛,向著來時的路去了.

"秦人的侯爺,也不過如此.大哥,這次咱們發了.早知道,再要兩千貫好了."那老二撈了老大一塊銅錠子,嘴笑得合不攏.

"見好就收,也不要惹毛了秦人.那樣對誰都不好,那云侯你聽過沒有.似乎臉生的很,好像最近兩天才來的."

兩人正在說著,忽然聽到街口處一陣婦人尖利叫聲.接著人群好像見到了餓狼的羊群,四散奔逃,整個街道上一片狼藉.人人爭相逃命,不知道到底有什麼猛獸來襲,將他們嚇成這樣.

"老大,不好了.秦人……!騎兵,好多騎兵."一名壯漢跌跌撞撞跑過來,臉色嚇得慘白.

"秦人……!他們敢?"趙老大也嚇得臉色發白,他怎麼也沒想到秦人居然敢動手.還沒等他從驚訝中清醒過來,三百把馬刀已經殺到了眼前.(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十九章 蒙驁的憤怒     下篇:第八十一章 兄弟相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