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絕色獸妃:冷狂嫡女逆天下 第166章 韓雪的隱密  
   
第166章 韓雪的隱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龍云軒納悶,不明白韓般若跟著這步岑來有什麼好戲,難不成又手癢了!

"臭小子,你是想搶回來!好,大哥絕對幫你!"龍云軒豪情萬丈的開口,又是拍胸口又是叉腰的,看著有些滑稽.

"小聲點你!"韓般若不想理這個二愣子,為兩人解惑道:"那女的看到了嗎?是我的一個姐姐!"

嘶……

龍云軒不說話了,原來這家伙跟蹤過來是因為這個.

風星辰自然知道那是誰,在韓般若跟著他們那一刻看到韓雪這女人他就明白了.

真是一個夠無恥的女人!

風星辰鄙視的看屋子中央那女子一眼,偏頭不再看,這樣的女人他根本沒興趣,手掌撫摸著自己的胸口,因為韓般若的丹藥,那股力量似乎能夠控制些了!

他松了一口氣似的笑了笑,要是一直這樣就好,就好!

然而眼前那屋里的人似乎心思蕩漾了起來,本來保持著距離的兩人,此刻竟然已經緩緩接近,慢慢的韓雪半真半假的嬌羞起來,手卻克制不住的解開了步岑的外衣.

空氣中放蕩著無法抵抗的曖昧氣息,步岑一向自詡君子,面對韓雪微微露出的半面春色,大腦已經快要死機了!

大陸上男女之別不算嚴密,孤男寡女獨處一室也沒什麼,只是這樣發展下去已經是有什麼了!

可是步岑已經顧不得了,韓雪小手猶如柔夷似的撫上他的腰他就完全抵制不住了!

"雪兒……"步岑眼神迷離吶吶的喊出聲,"我會對你負責的!"

說著一個強壯的物體就充入了韓雪的身心,那種處子之痛讓她驚叫,可是這叫聲怎樣也帶了些許魅色,步岑更是受不住,加快著自己動作,大掌輕輕的托著韓雪的背讓自己更好行動些.

韓般若死死的捂住了龍云軒的嘴,三個人連忙蹲下,她瞪龍云軒:"你想讓我們被發現嗎?"

龍云軒震驚的神色連忙緩下來,對韓般若點頭才終于脫開韓般若的桎梏.

"你這姐姐也……"太那個啥了吧!

一場活的春色圖哎!

知道龍云軒想說什麼,韓般若撇他一眼,繼續站起來:"姐姐不過是一個稱呼敗了,我和她可沒有這麼要好!"

"也是,這麼大膽的事,如果是尋常女子怎麼會做得出來!"龍云軒不禁感歎,鄙夷的背過身去不再看屋子中的人.

風星辰自始至終視線都沒有進過屋子,韓般若微微勾唇,著眼看去屋中的兩人已經開始說起話來.

她鋪展出自己的精神力自己聽著,就聽韓雪嬌嗔一聲,一邊配合著步岑一邊道:"步哥哥,雪兒知道步哥哥對雪兒最好了,可是雪兒老是被人欺負,步哥哥一定要幫我教育教育那人!"

聽到自己疼愛的美人受了欺負,步岑怎麼忍心當即道:"是誰欺負我的雪兒,雪兒放心步哥哥一定好好幫你教育他!"

聽到這話韓雪很滿意,可憐垂眸道:"就是我那個最小的妹妹,老是仗著自己的身份自視清高,前陣子還在靈寸拍賣閣混了個煉藥師學徒當當,就她那丁點兒實力,也不知道拍賣閣的老東西怎麼眼花了!"

"元央郡主?"步岑動作微微停頓下來,殘存的理智逐漸恢複了些許,"聽說她已經三階了,跟現在的你是差不多的啊!"

三階的實力也算是少年英才了.

只是在他這個天才面前還是不夠看!

"那點實力算什麼,步哥哥你可是五階,教訓她不是小事一樁嘛!"韓雪不屑的冷哼.

可是……步岑頓了頓,還是有些猶豫,畢竟是皇族要是被子教訓了,只怕不好收場!

"步哥哥!"韓雪不滿了,不開心的嘟著嘴,"她就是一個外姓郡主而已,皇族都不把她當回事,步哥哥這樣是不是根本不愛雪兒,本以為步哥哥是君子,沒想到既然是這樣的人!"

"不,不是的!"殘存的理智全然消失,面對自己心愛的人如此置氣,怎樣也得答應了.

"好,我答應你,那韓般若我一定會好好教訓她的,你放心."步岑輕輕拍撫著韓雪的背,韓雪一陣嬌笑,哼,韓般若早完都得得到我的教訓,看吧,一個五階能不能弄死你!

"你這姐姐還真是狠!"對自己的妹妹都忍心下狠手,龍云軒鄙夷道.

"你見識的還只是鳳毛麟角!"韓般若冷冷的彎唇,下殺手的心思早就有有過了.

"只可惜是傻的!"韓般若掃了步岑一眼,本來的一點好感也全然消失殆盡.

如果沒有這次的跟蹤,韓般若恐怕連步岑為什麼以後會對她出手都不知道吧!

"五階是嗎?我倒要看看有多強!"韓般若冷然道,轉身就離去,風星辰兩人自然也跟著.

屋子里的兩人顯然已經進入最激烈的階段,各種聲音只聽一下就能羞愧不已了.

從韓雪的別院出來幾個人也沒什麼事就直接穿行在皇都正街,繞著回學院.

只是遠遠的似乎已經有什麼跟上了他們,只見一個巷子里,一群素袍打扮的幾人對著前面的三人眯了眯眼,眼神中很明顯有一股怒意.

"就是那個男的,那是上次在那女人旁邊的男人.怎麼不見那女人?"一個人指著前方的風星辰道,沒看到罪魁禍首卻有些不悅.

"哼,是中間那個!"為首的男人實力較高,眼神更是老辣,更何況他早就看過那女人的畫像,"居然女扮男裝,差點沒認出來!"

什麼?

中間那人是上次救那孕婦的女人?

周圍的人有些不敢相信,仔細看了去卻又覺得有一些相似,怪不得他們一直找不到她的下落,該死!

"讓岑兒在學院中打壓這個人."那男人冷冷道,"時候教訓教訓這些無知的人了,不過是一個無實權的郡主而已,還敢藐視云陽的威嚴!記得去找他,讓把這件事辦好!"

男人對身邊的人說道,狠狠瞪了韓般若一眼,帶著眾人離去,韓般若自是不知道自己完美的偽裝已經被看破,此時她的視線落在那座熟悉建築的屋頂.

那里是一面黑色的旗子!

上篇:第165章 學院的煉藥學徒     下篇:第167章 肖陽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