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七煞碑 102回 火冰混融  
   
102回 火冰混融

g,更新快,無彈窗,!

小嵐但覺自己被一塊烙鐵緊緊捏住,難熬這突如其來的暴虐,蹙著柳葉長眉,淚水不可抑制的奪眶而出:"嗚嗚,好痛!"

晴晴詫異莫名,不知道剛剛還毫無反抗之力的郎君怎麼突然就有了氣力,掩口驚呼道:"他不是中了'十日醉’嗎?"

雙胞胎妹妹撕心裂肺的哀叫讓晴晴心驚神亂,哀求道:"郎君,有話好說,請別傷害我妹妹."她忽然想到,擁有威斗神劍那樣的男人,肯定非比尋常,自己姐妹還是太過小看這俊郎君了.

趙昀一個"鯉魚打挺"刷的從床上站起來,高大的身軀幾乎要擠到了床頂簾帳,咬牙嘶聲道:"把劍給我!"

感受到趙昀手上的力道更加強勁,如同能聽到自己手骨斷裂的聲音,小嵐恐懼的尖叫一聲,持劍的手乖乖的松開,不敢有絲毫違逆.

眼看威斗神劍就要當啷墜地,趙昀空著的左手一記虛抓,指尖處忽的鑽出一道真氣,迅疾如飛鴻,如石龍舞柱般纏住威斗,倏忽將寶劍送入趙昀手中.趙昀接劍在手,冷笑了一聲,暗道:"今日便要用威斗洗刷心中屈辱."

晴晴只覺眼前一花,一種冷酷至極的寒氣和炙熱難當的熱氣同時擦身而過,瞬間吹亂了她頭頂秀發,而那神秘寶劍已然回歸到它主人手上,不由好奇問道:"這是什麼真氣?竟如此怪異?"

趙昀冷笑連連:"拜你們所賜,我的冰火真氣終于練成了!竟敢如此欺辱于我,今日我便要殺了你們兩個不知廉恥的女人."橫劍一指,劍尖直對小嵐細嫩的喉管,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無情欲殺這嬌滴滴的美人.

強大的劍氣威壓讓小嵐簡直就不能呼吸,深入骨髓的恐懼讓她渾身癱軟,一時間腦中全然空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剩下一個念頭盤亙在心間:"好強的力量!怎麼會,這好哥哥怎麼會這麼強大?"

原來趙昀中了芳娘的藥酒,一身勁力被收拾的服服帖帖,不能動彈分毫.是以趙昀只能逆來順受,被動的接受晴晴和小嵐姐妹的"恩寵".

在他身體極美妙之際,亦是心靈極痛苦之時,猛覺一股陰息流入體內,竟是這兩姐妹愛極而賜.

如同驚雷一閃,下了一場龍虎並濟的及時雨.趙昀看似平靜無波的身體內部,經脈血液奇異的發生了連鎖反應.

趙昀並不知道,能與晴晴姐妹歡好,其實是他的天大機緣.天狐處子之血,二十年日夜吸收天地陰氣而于內丹中聚合成精純的陰息,最是寶貴難得.

是以孤云城主垂涎晴晴姐妹美貌猶在其次,費盡心力所必欲得的乃是她姐妹二人的真元.誰曾想他日防夜防,卻在即將成親的關鍵時刻,竟平空殺出個程咬金,被趙昀這個人類拔了頭籌.

趙昀最先修煉的功法便是碧火真氣.這碧火真氣要求頗多,其中一項便是修煉之初,身體須保持天地自然狀態,以求全身經脈貫通,都能吸收天地靈氣,以打好後期至廣至大的基礎.

然而這一點要求對于剛剛進入修煉之門的菜鳥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因此,任憑天資再高,也難以跨越碧火真氣第一重的"若初境",漸漸的碧火真氣在天元宗僅被當做入門法訣而明珠蒙塵,不受重視.

趙昀因緣巧合的修煉起碧火真氣來,卻有一個無形之中的好處,那便是靈素大師為壓制他身上牽機毒而逼迫他服下的"若木丹"."若木丹"是水月派祖師王勝男以上古大荒奇樹若木煉制而成,靈素手上亦只擁有一顆,可謂珍貴無比.而"若木丹"除了能壓制牽機的奇痛奇癢之外,更因為其上古材質制成,天然的保留了天地初分時的自然之氣.隨著丹藥的藥力融入丹田,游走四經八脈,趙昀的經脈之中也順帶擁有了自然遺澤,因此他修煉起碧火真氣來神速無比,較之旁人事半功倍,短短時日便大有進益.

其後趙昀重塑新身而突破竹嘯境,嘗試沖擊天有境之時,師父凌夜來卻不知趙昀已修煉碧火真氣到一定程度,貿然教授趙昀冰心訣.這冰心訣亦是珍貴無比修煉心法,光從紫慧死後還能以神識附身真元,保留意識不丟,便可得知此功法的神妙.只可惜冰心訣的屬性為陰,而碧火真氣的屬性為陽,兩部功法天生便互相沖突,根本不能兼容.

同時更因為碧火真氣修煉日久,氣息已然壯大,一見自己地盤來了個不速之客想要搶奪勢力范圍,便主動出擊,圍攻起冰心真氣來,這就是趙昀當日修煉冰心訣時神識消失,右臂麻痹的原因.

經凌夜來指點,趙昀暫時不敢繼續修煉冰心訣的"冰心丹墀"境界,一顆想修煉冰心訣的心也完全放下.但他體內的冰心真氣已然達到第一層"冰心玉壺"的境界,當然也不肯就此消失,于是暫時偃旗息鼓,蟄伏起來.而碧火真氣雖然圍剿冰心真氣成功,但亦大大受損,加上此後趙昀屢次過度消耗,元氣未複,也一直難以突破天有境.

晴晴與小嵐兩股陰息,一股融入冰心真氣之中,壯大冰心的力量;一股卻融入碧火真氣之中,消解碧火的威勢,讓一陰一陽兩種真氣達到了一個微妙的平衡.

于是兩種真氣相互排斥而又相互吸引,以姐妹二人源出一體的陰息為藥引媒介,交織彙融在一起,形成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兼容陰陽屬性的新型真氣.只怕創出碧火真氣和冰心訣的兩位若知道自己的陰陽真氣還可以這麼玩,估計也要瞠目結舌,嘖嘖稱奇.

趙昀恍惚之中若有明悟,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勁力重又回複,藥酒的影響當然無存.而且體內的真氣顯然水火相容,壯大無比,讓身體充斥著野豹狂象磅礴的力量.他也不知道融合後的真氣該怎麼稱呼了,于是便自己瞎稱呼叫做"冰火真氣".

趙昀從冥想中回過神來,卻剛好聽到那紫發少女大言不慚的說"還要留著他慢慢玩",一股無名火登時沖上心頭:這兩個輕薄女人,使用陰謀詭計,不由分說強占了自己的童男之身,讓自己對不起淼姐姐.更讓他惱火的是,這兩個女人欺負自己一次還不夠,居然還想得寸進尺,要慢慢的玩弄自己!

"氣殺我也!"趙昀只覺一陣怒火直沖腦際,他絕不能容忍自己堂堂八尺男兒卻被當做玩物任意欺凌.哪怕這種欺凌說起來也算一種享受,他也要為自己正名.他要用這兩個女人的血來洗刷自己的屈辱,發泄自己的憤怒.

眼見威斗劍尖更迫近妹妹一分,堪堪就要刺進那雪白柔嫩的喉嚨之上.

饒是平日里端莊淑雅,極少失態忘儀,晴晴還是方寸大亂,深怕自己最最親的孿生妹妹就要永遠離她而去,眼神里盡是驚慌與恐懼.劍尖與妹妹咽喉的那點位置,就算自己暴起突襲,也是鞭長莫及,難以挽救妹妹的寶貴生命,而且那郎君氣勢洶洶,一股子龍騰虎視的霸氣,憑自己只有一層功力的"銷魂手",所謂的偷襲也只能是個笑話而已.

所以晴晴所能做的,便是和世俗界所有女子遇到危險時表現的一樣,痛苦的放聲大喊:"不要!求求你不要殺我妹妹!"剛剛妹妹問她後不後悔,她堅定的回答說不後悔.可若是這時候拿同樣的問題問她,她一定大聲的回答:"我錯了,我很後悔!"她只後悔自己的意志不堅,後悔自己沒有抗拒的了"和歡散"的誘惑,後悔自己沒有早一步阻止妹妹的隨意胡鬧.

生死關頭,小嵐聽到姐姐的尖叫,腦子倒回複了清明.她本就機靈多計,眼見趙昀毫不眷戀的要殺死自己,索性一把撕開衣襟,露出胸膛,昂頭挺胸道:"來,你殺我吧."

上篇:101回 情愛不識     下篇:103回 心生冷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