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七煞碑 301回 為君癡狂  
   
301回 為君癡狂

g,更新快,無彈窗,!

靈素見愛徒章淼心神劇震之下,竟爾壓制不住"天葵真水身",在群豪面前露了端倪,不由心口猛跳,臉上更現出枯敗懊喪之色:"淼兒這一劫,終究是難過!"

她站起身來,見淼兒仍留戀的依偎在趙昀懷中,傷心彷徨之情化作悲憤怒火,恨聲道:"悔不該當日一時心軟,竟救你這災星一命!"手指疾結"大慈悲印"密印,瞬間彈出一個金色光球,直襲趙昀背後.

徐良湖終于醒悟過來:靈素是要將趙昀殺死!急忙喊道:"道友,手下留情啊!"

變起倉促,靈素極招全無征兆的出手,縱然是其余九大掌門想出手救下趙昀,也因為慢了一步,再也無法更改結果.

"靈素全力出手,趙昀絕對難逃一死了.那帝陵秘寶的線索,豈非要從此中斷?"

大慈悲印名字中雖帶了慈悲二字,但此時靈素滿腔怨恨盡蓄在一招之上,雷厲風行,最是剛猛霸道不過.而此刻趙昀重傷未愈,又全身心沉浸于和淼姐姐的最後溫存上,根本沒想過防禦背後殺機.

眼見金光便要穿透趙昀身體,忽然有紅光一道後發先至,堪堪擋住極殺之招,將金球蕩為粉碎.

群雄才發現居然是靈素大師親自出手懲治趙昀,均是大感愕然:"明明靈素說不關心趙昀死活,怎麼突然又動用密咒殺招了?"

疑惑方起,卻是兔起鶻落,天降紅光一道已將靈素絕招擊潰,一個面如冠玉的俊俏少年已橫身擋在了趙昀身前,更是大為驚異:"靈素大師可是十大掌門啊!這少年年紀不過二十,居然可以抗下這招?從趙昀應對唐老太太和紫微觀主兩人的狼狽中可以推測,就算是完好無傷,狀態最滿的他,也絕無一戰之力啊.這突然冒出來的少年到底是何方神聖呀?難道他竟有渡劫修為?"

那少年赫然正是君蜀客.他全幅精神都在趙昀身上,如同戒備警惕的弓箭,一見到靈素手上動作,立時快速反應出手,這才在驚險萬分中救下趙昀一命.

靈素不敢相信的望著君蜀客,詫異問道:"閣下究竟是何人,又為何要救下趙昀?"她識海內急速翻撿,將仙林之中渡劫高手一一與眼前少年對照,卻徒勞的發現這少年根本沒法與那些人的名字搭上一點邊.

君蜀客冷笑道:"不用管我是誰,你只要知道,只要我站在這里,你就別想動趙昀一根毫毛."

"今日我必殺趙昀!勸閣下還是不要趟這趟渾水."靈素佛眼一殺,手中"風雷咒印"再結,金光以霹靂之勢,沖將君蜀客身前.

漫天飄落的雪花瞬間被漫天光勢沖開,化為一陣苦雨,淅淅瀝瀝的掉入每個人心間.

章淼急從趙昀懷中掙脫開來,淚眼婆娑,喊道:"師父,你要殺臭小子,那就先殺了我罷!"

靈素恍如未聞,雙手極速再結"千手千眼印",一聲沉喝,便見一尊金光菩薩平空而現在半空,霎時之間,千手千眼同時射出鋒利光箭,如水銀傾瀉,無孔不入,密密麻麻的共往趙昀頭頂擊落.

駱萊盛眉毛一皺,以傳音入密對其余掌門道:"靈素道友究竟何意?她竟不與我們打一聲招呼,便要動手殺掉趙昀.這豈不是不把我們的共同協議放在眼里嗎?"

紫微淡淡道:"道兄多慮了.她想殺趙昀,只怕難以如願.剛剛她替章淼擋下一劍,身體受創嚴重,絕非那少年對手.如此也好,我們正苦于無法親自出手擒下趙昀,但這少年既也有渡劫實力,我們就師出有名了.等下先擒下趙昀,至于他歸屬誰派,再慢慢商議不遲."

這一番道理駱萊盛豈有不知?只是剛剛駱綺紅當眾說出喜歡趙昀之語,低聲下氣,何曾有半分天之驕女的傲氣?可恨那趙昀竟顯出不屑一顧的態度,不但引起台下軒然大波,更讓駱萊盛的老臉無處擺放.他此時開腔,不過是轉移視線的無奈之舉.

楚碧柔奇道:"仙林之中何時有這等出類拔萃的少年了?這可真是曠古未聞啊.當年葉楓橫空出世,已是驚世駭俗,但若是與眼前少年比起來,卻又是相形見絀了.眼前這神秘少年,怕是二十歲都不到吧."

眾人納悶不解之中,卻聽君蜀客輕蔑一笑,手中極光一運,九天之上霎時響動鳳鳴軒朗,紅光如溫柔絲綢先覆上趙昀頭頂,將急速落下的萬千光箭盡囊于中.幾乎同一時間,他倏的伸展開雙手,便見左右兩手更生出一對彩色鳳羽,輕輕一扇,兩道五色光華急沖而出,浩蕩一擊,瞬破齊動風雷,更逞強弩之末,沛然威力一鼓作氣撞上靈素身體.

硬用大舍身印救下章淼之命,靈素身體上傷勢本就非同小可,此時縱然強運絕招,怎敵君蜀客以逸待勞的巔峰實力?

"噗!"

靈素的身體如斷線風箏,被狠狠甩到擂台了之下,口中不住溢出鮮血.

"師父!"

章淼神魂一驚,急忙掠到靈素身邊,擁著她身子,關切問道:"師父,你沒事吧."

靈素搖了搖頭:"無妨.淼兒你沒事就好."勉強站直身體,清氣一運:"若我沒有猜錯,這一招當是彩鳳雙飛翼吧?都說天香宮主二十年來不下憐月峰,只不知為何卻會維護起趙昀來?"

其余九大掌門也是神色劇變,心中疑惑由親身體會過絕招的靈素口中說出,無疑已是板上釘釘,只是不明白五大邪派之一的天香宮主為何會來到正道云集的萬仙大會上,都在第一時間思索海棠夫人來意:"她拼命護著趙昀,難不成天香宮也知曉了七煞讖言,想在帝陵秘寶上參合一腳?這等機密信息只說與門下幾個心腹得知,莫非天香宮廣施雨露,竟將情報做到我身邊來了?"

"什麼,他是天香宮主,他是海棠夫人?"

"靈素大師竟說眼前的美少年乃是號稱天下第一美人的海棠夫人?這又怎麼可能呢?"

群雄都是大吃一驚,只覺得這一夜有過的驚訝比一生都要更多.雖然還不能確認君蜀客真實身份,但此夜注定終身難忘.

閆柏僑也是目露癡迷,心頭一片火熱,呆呆想道:"誰都沒見過海棠夫人的容貌,但仙林中無人不知海棠夫人乃是豔冠群芳,人間無二.若今日能目睹她絕代芳華,那可真是三生有幸啊."

君蜀客咯咯一笑:"不錯,正是彩鳳雙飛翼.不動用彩鳳曲,怕是難擋下你的極招.但一旦動用彩鳳曲,我的身份就再也瞞不住了.現在,我只怕趙昀要生我的氣啦."他言下之意竟是承認自己乃是海棠夫人了.

群雄聽君蜀客如此說法,俱是不由自主的將目光對准了他,狐疑不定的上下打量著君蜀客身段:"這少年俊則俊矣,但若說他的容貌是天下第一,我第一個先不答應."

趙昀只覺聽到了世間最蹩腳的笑話,皺眉道:"君小子,你在說什麼瘋話?你和她性格秉性可完全不同,你還特別喜歡去青樓楚館,又怎麼會是海棠夫人?"

君蜀客回頭望著趙昀,輕輕一笑:"你不是問過我出身哪個門派嗎?我不是不說,只是怕你生氣.其實乘云追月訣乃是天香宮鎮宮之寶,仙林中也不少人知道的.你隨便問一問,當知我所言不虛."

趙昀兀自不信,他不肯相信孤冷的海棠夫人竟會一口一個姐夫的叫個不停:"可是你說要給你姐姐做媒,還有你見到駱綺紅的樣子??????"

"既然要扮作君蜀客,自然要像樣點,不然你恨我入骨,我又怎能終日伴你身邊?其實我早告訴你了啊,海棠又別稱'蜀客’,我真正的名字便是君海棠呀.你還是不信嗎?是不能接受海棠與你有過親密的兄弟關系呢?還是不能接受海棠贈你乘云追月訣,你巴巴的練個不停呢?"他有意將"親密的"三字咬的特重,眼珠一轉,竟是瞥到了章淼身上.

靈素道:"海棠夫人還未回答我的問題,為何要連番阻止殺趙昀?"

君蜀客輕輕一笑:"畢竟是出家人啊,連這麼明顯的東西都瞧不出來,非要我明白講出?你挺好了,我明明白白告訴你.趙昀是我看中的男人,是我的如意郎君,你說我要不要救他?"

話聲中,君蜀客身上五色光華再起,流動彩云如同一個蠶繭將他嚴嚴實實的包裹了起來.

緊接著,彩云散開,便見俊小子詭異消失,原地上已立著一個傾國佳人:一件鑲花粉色羅裙,顯出雙云秀美,岩壑跌宕.一雙嬌弱瘦削玉肩,窺見鏤香帶雪,皓璧映寒.妖媚入骨,偏有儀態端方,正是纖秾合度,增一分則太肥,少一分則太瘦,稱之天下絕色而當之無愧.

群雄只瞧的神魂顛倒,如癡如醉,方知"天下第一美人"之稱尚不足以形容海棠夫人之美.不要說張聆月,即便是駱綺紅之豔,凌夜來之冷,章淼之嬌,在海棠夫人面前都仿佛突然枯萎的花兒,再沒有任何顏色.

更有人瘋狂大叫道:"完了,完了,我要窒息了.她只要瞧一瞧,我是十輩子給她為做牛做馬,都是心甘情願."

海棠夫人癡癡望著趙昀,卻是露出苦笑道:"縱然明知君對海棠無意,但海棠卻不能不為君而癡狂.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願君勿怪海棠一路相欺之罪."

上篇:300回 一霎白頭     下篇:302回 黯然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