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邪王狂妃要探案 第633章 救兵  
   
第633章 救兵

g,更新快,無彈窗,!

"坐這兒."示意了下後,太師夫人的丫鬟就立馬上前幫沈月拉開了椅子,和夫人坐在一起,正好面對著那小妾離婉.

趙毅自覺的站到了沈月的一旁,擺了擺手不用丫鬟幫自己拿椅子.

進門前已經聽到了她們的對話,沈月也覺得十分的棘手,這關乎于離婉的丈夫和兒子,這種痛苦沒有經曆過,一定是完全不知道的.

然而在座的一定都沒有體會過,更沒有辦法真正設身處地的站在離婉的那邊,理性客觀的去幫她思考這些.

就是因為這樣,她們根本沒有辦法去抓住離婉的心理,讓她心甘情願的說出來,兩只手有些無奈的搓了搓後,她的心里也沒底.

以前審案都是有了證據,只要把她的罪行揭露就好了,然而現在卻是必須要她自願才行,就算強迫也不知道她說出來的是不是真的.

"你和太師有什麼深仇大恨?他那麼寵愛你,你卻想要置他于死地?"沈月心里雖然明白,但還是看著離婉問道,她現在沒有頭緒,只能多和她聊幾句,從中說不定能找到突破點.

看著面前的幾人冷笑了一下,從鼻孔發出了不屑的哼聲,此時她已經不抱任何生的希望,只願這些人能早日放她自由,讓她去與自己的丈夫兒子相聚.

也不急著催她,沈月知道自己給了她這個機會,她一定會把自己的痛苦發泄出來,無論她表現的是什麼樣,相信她都會想要把太師對她的虧欠讓更多的人知道.

就是利用了她的這個心理,沈月才會這麼問出來,也許會讓離婉的情緒激動,但是也不失為一種辦法.

笑完後,離婉的表情變得憂傷了許久,一個人坐在那里像是愣住了一般,但是沈月卻在一秒聽到了她的聲音,"他拆散我的家庭,我的丈夫和兒子都死了,我現在還要跑去你們下的什麼毒,讓你救他嗎?"

隨後扭頭看著太師夫人,離婉的表情里透出了她此時的心情,一絲絲的悲涼讓太師夫人有一些共鳴,愣了一下後,再看著她,只覺得是個苦命的人.

雖然值得同情,但是她現在的模樣也像是瘋了一樣的,"這確實是他欠你的,但他也從未虧待過你."太師夫人試圖去說服離婉,對著她說道.

離婉聞聲後,身體猛地一震,沈月注意到了她這一反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離婉看著,知道她一定還會說些什麼.

誰知她只是搖了搖頭,什麼話都沒說.

太師對她非常好,她的心里也是一清二楚的,所以她也恨透了自己,僅僅因為他對自己的呵護與寵愛,差點就忘了自己的丈夫和兒子.

就在她慢慢被太師感動,想要試著接受他對自己的愛的時候,突然一個老鄉鬧了出來,帶來的噩耗讓她再也無法去真正接受太師.

以前和自己丈夫兒子的一幕幕,都呈現在她的眼前和腦海中,以至于她每日睡覺時,都是面對著他們.

現在自己差點背叛了他們,差點就讓他們兩人白白枉死,這其中還有對自己不爭氣的惱恨,她只怪自己有了現在的生活後,就忘了自己的當初.

既然她沒有開口說什麼,那就說明她心中有從未說出口的事情,而且是和太師有關的,于是沈月便看著她說道:"你為丈夫兒子報仇,有沒有想過太師那麼寵愛你,他知道的話,會不會傷心."

離婉張了張嘴,想要解釋什麼,但是沈月卻不給她說出口的機會,"他也無心害死你的丈夫兒子,留了一大筆錢就是心里愧疚,現在你也毒了他一次,他欠你的已經還清了,可是你欠他的情又該如何來還?"

聽著沈月這麼一說,離婉癱坐在了地上,她只是想要報仇,可是從未想過這麼多,現在她這一番話下來,離婉的腦海里都是太師對著她笑的模樣.

耳邊響起的也是太師往日里對她寵愛的語氣,這時離婉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適應了他的存在,即使面上和心里依舊不接受他,可是潛意識里已經把他當作了自己現在最親密的人.

就算他是因為別人才會對自己好,就算是把自己當做了影子,那也總是對她極好的,對于一個女子來說,其實能得到夫君這樣的愛,已經算是人生幸事了,只是他們兩人注定是段孽緣.

她必須恨太師,根本別無選擇,她無法接受自己的心里已經有了太師的位置,咬了咬牙,還是沒有把自己所下的毒說出來.

不知不覺的,離婉的眼角流出了淚水,滴在了面前的地上,映濕了一片,太師夫人看到這一幕有些呆住了,她沒有想到離婉對太師也是有感情的.

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她一定不會去查到解藥如何配制,更不會去准備好解藥,當初她准備解藥的時候,心里就慌了不少.

那是她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直視自己的內心,但也只是安慰自己,只是為了誤傷別人後,可以懸崖勒馬.

實際上如果下毒的劑量夠大,這毒藥是根本沒有用武之地的,看來都還是她不願意去置太師于死地.

沈月看著她深深的歎了口氣,聽到後,離婉抬頭去看她,卻看到了太師夫人臉上的淚水,就像控制不住自己一般,一下子就心軟了.

自己失去了丈夫兒子,如今她不也是和自己一樣,她還要經受自己同樣的痛苦,更何況面前床上的男子,也算是自己的丈夫.

"在我梳妝台的第二個抽屜."喃喃自語的說著,離婉只想在太師醒後,自己安靜的離開人世,不再為這麼多的事情而煩心.

當她的話說出口時,太師夫人的抽泣聲猛地聽了一下,愣怔的看著離婉,好像沒有明白她的意思,但是丫鬟卻明白了過來.

跑到了她的身邊抓著她的胳膊,"夫人,夫人."拉了兩下夫人的胳膊,才把她的思緒拽了回來.

上篇:第632章 夜深     下篇:第634章 解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