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殘王嗜寵:紈绔小魔妃 第71章 怕啥,簡直小菜一碟  
   
第71章 怕啥,簡直小菜一碟

g,更新快,無彈窗,!

"徐少家主,煩請你過來一下."

忽地,慕容九扭頭,對著徐邵天粲然一笑,勾了勾食指.

徐邵天此時正給慕容芸兒捏肩膀.

聽到慕容九的話,他一扭頭,便看到她的笑.

這一笑,頓時讓他心猿意馬.

他連忙放開慕容芸兒,作勢就要走過去.

慕容芸兒氣得一跺腳,抓住徐邵天的手,柔柔一笑:"邵天,我跟你一起過去."

"……好吧."徐邵天顧忌著她慕容家小姐的身份,只能點頭答應.

兩人攜手,款款而來.

"姑娘,你找我何事?"徐邵天露出自認為絕好的笑,柔聲道.

聞言,慕容芸兒臉上的笑意一僵,好啊,當著他的面,就敢對其他女人如此諂媚,看回頭她怎麼收拾他!

慕容芸兒氣憤不已,一抬眸看到旁邊的步衾歡,一個勁兒給步衾歡遞眼色.

那眼中的意思分明再說,看看這女人,當著王爺您的面就敢紅杏出牆,這樣的女人要不得啊!

可偏偏,步衾歡跟沒看到似的,靠在黑龍頭部,閉眼假寐.

"聽說,兩頭猛犸象的魔晶,都在你那?"慕容九莞爾一笑,直截了當地問.

"是啊,他們傭兵團是我們徐家門下的,這東西本就該歸我徐家."徐邵天還不知道慕容九是什麼意思,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是嗎?"慕容九紅唇輕勾,一拳送了過去.

徐邵天猝不及防,左眼頓時挨了一拳,成了熊貓眼.

"啊!"他捂著眼睛,疼得不行.

"邵天,你怎麼樣了?"白蓮花慕容芸兒,連忙上前柔聲呵護,眼里說來就來.

"你這是做什麼?"徐邵天用完好的右眼,等著慕容九,質問道.

"靠!老娘拼死拼活打死的猛犸象,你坐享其成,還敢把老娘的魔晶拿走?老娘不發威,你當我是Hello Kitty嗎?"

還敢問她做什麼?呵,她沒一腳把他送進太監宮就不錯了!

"你……"徐邵天被慕容九一臉殺氣的樣子給嚇到了,久久不能言語.

至于內什麼Hello Kitty,他聽都聽不懂,根本不明白慕容九的意思,但慕容九那顯而易見的殺氣,他還是看懂了的.

慕容芸兒先回過神來,柔柔弱弱地看了慕容九一眼,期期艾艾道:"你也是傭兵團的人啊……"

言下之意,傭兵團的人,打死了魔獸,也沒資格拿魔晶.

"呵,誰告訴你老娘是傭兵團的人了?"慕容九白了慕容芸兒一眼,跟看白癡似的.

"難道不是嗎?之前,火團長是這麼說的啊!"慕容芸兒看了看火天,委屈道.

"是嗎?"慕容九譏誚地一笑,道:"火哥,你來說說,我啥時候成了傭兵團的人?"

"咳咳……"火天干咳兩聲,站了起來:"她是水家的表小姐,我妹妹的朋友,算我半個妹妹,確實不是傭兵團的人."

"這……"徐邵天和慕容芸兒都懵了,之前還以為慕容九是傭兵團的人,理所應當地將魔晶據為己有.

可眼下,這忽然變了風向……

按照誰打死的魔獸,魔晶歸誰的道理來說,這魔晶確實是慕容九的.

而他們沒資格拿走慕容九的魔晶.

只是,聖獸的魔晶,非比尋常,叫他們就這樣拱手相讓,怎麼可能?

"怎麼,還沒聽明白?"眼神掃了他們一眼,將他們的神色盡收眼底.

慕容九知道,他們倆打的是什麼主意,但敢把這主意打到她頭上,不付出點代價,怎麼可能完事?

"魔晶是我們的,不能給你."徐邵天硬著頭皮,道.

"小樣兒,膽子挺肥的哈."慕容九怒極反笑,話音未落,腳尖一勾,踹向了徐邵天的腹部.

徐邵天這次有了防備,哪能讓慕容九輕易得手?

只見他側身躲過,可慕容九卻輕笑了一聲,指尖亮起一抹寒光,身子前傾,抵在了徐邵天的頸部大動脈上.

頸部傳來的冰涼觸感,讓徐邵天一愣,他感覺出來了,那是一把匕首!

徐邵天心里一顫,一把匕首放在脖子上,那危險程度可想而知.

慕容九卻不以為然,笑顏如花:"徐少家主,還不打算將魔晶還給我?"

"我……"徐邵天雙腿忍不住發抖,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也不斷下滑著,他是真的害怕了.

生死關頭,沒有人不會怕的.

一旁,在兩人對手之際躲開的慕容芸兒,看到慕容九要挾徐邵天,臉色一變,眸中劃過一抹陰狠.

她握緊了袖中的匕首,暗暗靠近慕容九.

人的理智,在危難時刻,真的會喪失.

慕容芸兒早就把步衾歡還在一旁的事情給忘記了.

她剛走了一步,便覺得脖子上一涼,緊接著窒息的感覺緩緩傳來.

那是蛇身!

余光瞥到慕容芸兒的動作,慕容九早就做好了防備.

可她男人的速度,明顯要快一些.

沒等慕容芸兒靠近,一條帶著毒性的蛇,便從步衾歡的袖中飛出,裹上了慕容芸兒的脖子.

"慕容家的小姐,你可要老實點哦,那條蛇是帶著毒的,你再亂動一步,只怕就會香消玉殞咯."

慕容九快速轉了個身,匕首依舊穩穩抵在徐邵天的脖子上,人卻面向了慕容芸兒,目含譏諷,說出的話,更是讓慕容芸兒幾乎吐血.

慕容芸兒暗自咬牙,剛才是她太心急了,忘了步衾歡還在……

該死的,下回她一定要找准時機,殺了這臭丫頭!

彼時,慕容芸兒還不知道,她口中的臭丫頭,就是慕容家當年逐出的小傻子.

若是她知道的話,早就吐血三升,氣得上來要殺人了.

"徐邵天,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魔晶交不交?"將視線從慕容芸兒身上收回,慕容九將手中的匕首,往前送了一下.

徐邵天身子一抖,看向步衾歡:"王,王爺,這家有家法,行有行規,到了我們徐家手里的魔晶,哪里有送出去的,您,您說是吧?"

他重重咬著徐家二字.

可謂是,將賭注都壓在了步衾歡身上.

他想,若是步衾歡顧念一點徐家和慕容家,應該不會任由慕容九為難他們.

可他們錯估了步衾歡對慕容九的放縱和寵溺程度.

聞言,他僅僅是抬了下眼皮,"隨便怎麼處置.出了事,本王兜著."

這話,對徐邵天來說,簡直是催命符,然而對慕容九來說,就是免死金牌.

就算她殺了徐邵天,徐家的人發怒了,礙于步衾歡的面子上,也不敢動她.

這就等于,他給徐邵天下了死刑的命令.

"這樣好啊."慕容九笑得彎起眼睛,配合道:"有了這話,我還怕什麼?不過是殺個畜生,簡直小菜一碟."

上篇:第70章 人品,也太差勁了吧     下篇:第72章 自找,後果必須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