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萬古人皇 第三百五十八章 破繭成蝶  
   
第三百五十八章 破繭成蝶

g,更新快,無彈窗,!

一直將神農鼎帶在身邊的羽蝶,那五萬年里,其實並非漫無目的的在九州流浪,她其實在尋找,能改變她天賦的方法.

比如煉制一種能令其脫胎換骨的丹藥,因為她擁有神農鼎,只要秘方和材料有了,煉丹幾乎百分百能成功.

那五萬年,她多少有些收獲,可是都沒有從根本上提升她的天賦.

天賦,天賦,那是天賜的才能,後天能改變的,都很微弱.

尤其是達到仙境之後,沒有天賦的人,壽命再長久,經曆再多戰斗,境界也得不到提升,因為這當中又牽扯到仙根的問題.

仙根是靈修在進入飛仙境之後,體內自主生成的一種天賦,決定了未來能達到怎樣的境界.

有些人飛仙境之前,修為一日千里,可是飛仙境之後,也許就會停滯不前,因為他的仙根只允許他達到飛仙境.

也有的人,千難萬苦,幾乎耗盡壽命才達到飛仙境,卻在之後突飛猛進,得證大道,這就是仙根極佳的結果.

而羽蝶,顯然屬于前者.

她在飛仙境之前算得上靈修天才,進境很迅速,可是之後就變得緩慢,直到神仙境,似乎走到了盡頭.

五萬年的努力,羽蝶的天賦並沒有提升多少,神仙境依舊邁不過去.

直到她定居兩界山,看見許多靈獸在跳入化生池之後,都會化形成功,一舉開啟靈智,令羽蝶心生嘗試的念頭.

有了這個念頭之後,她並沒有立即跳入化生池中,因為在跳入化生池的靈獸里,也有一部分被池水吞沒了,如同跳入了滾燙的岩漿,蛻變失敗,變成一縷青煙.

羽蝶也擔心自己會成為那些失敗的靈獸,從此消失在天地間.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至死沒有再和他見一面.

如此躊躇了許久之後,羽蝶終于決定了下來.

與其在孤獨中度過無盡歲月,不如搏一搏.

最終,她縱身一躍,成就了破繭成蝶的最後一步.

羽蝶成功了,她是人族第一個跳入化生池中,可也是最後一個,因為後來的人,全都會被化生池吞噬成青煙,只有她一個人成功了.

靈獸跳入化生池,只要活下來,就會邁入化形境,擁有靈智和繼續修煉的境界.

而人族跳入化生池,能夠活下來的好處,便是羽蝶朝思暮想的四個字--脫胎換骨!

即仙根的飛躍.

感受到自己的修為,每天都在突飛猛進,吸收靈氣之龐大,令兩界山都一度靈氣干涸,羽蝶終于看到了一絲和唐一天重逢的希望.

因為她的境界提升太快,當時的人界又沒有了洪荒氣息,全靠靈氣修煉,在一個地方待久了,當地的靈氣就會干枯一陣,羽蝶只能離開兩界山,去往九州各大福地.

在臨走的時候,她在已經長大的榕樹上,刻下了那行字:五萬年,身心不死,思心不死,難覓仙道難覓人.到如今,一朝驚世,尋天而去.

再一次入世,羽蝶以尋天自稱,關于女帝的一切傳說,也是在這之後發生的.

通過化生池這一關,羽蝶心生感悟,領悟並自創和完善了羽化神功,這令她修為進步的越發迅速.

直到羽蝶修煉到仙尊境界,羽化神功令她不得不蛻下仙尊軀體和一段靈魂,猶如毛毛蟲破繭成蝶一樣,需要修煉出一個嶄新的身體和靈魂,她才再次回到兩界山化生池附近.

蛻下的一段靈魂不受控制,在兩界山一直游蕩至今.

而脫下的舊驅殼,則被羽蝶找了一處隱僻之地埋葬了,不料後來被趕尸門發現,成了趕尸門的戰尸.

蛻下的一段靈魂,擁有和真正的羽蝶同樣的記憶,二者幾乎是獨立的,但是蛻下的靈魂不完整,大概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成了游魂野鬼,一直沒有被幽冥界的力量收下去.

而修煉到仙尊之上的羽蝶,已經擁有了開天的能力,帶著神農鼎,不知去向.

正如此時的羽蝶所說,仙尊之後的羽蝶,很有可能去了天界.

忘羽輕輕點頭,她終于知道了關于羽蝶的一切,雖然准確的說,只是一半.

因為從五萬年前到現在的羽蝶,還不知道去向.

眼前的羽蝶,只代表了十萬年前到五萬年前的羽蝶.

羽蝶將自己記憶中的一切都訴說完了之後,毒素的分解,也到了她的脖子位置,她的身體都已經消散成了黑色的光點,懸浮在半空中.

忘羽不忍去看,背過頭去,眼淚止不住的流.

被羽蝶稱呼琴爺爺的老人,也一聲長歎,盤膝而坐,用斷琴彈出一首淒婉的曲子,像是在給羽蝶送行.

"你們無需悲傷,我相信真正的我還沒有死,我只是蛻下的一段靈魂,能救活他,我就實現了我最大的價值.但願……我和他,能真正的重逢."

琴聲叮叮咚咚,哀怨不絕,在山谷間回蕩.

這琴聲訴說著羽蝶的淒苦和孤獨,送別著那顆堅強的摯愛之心.

同時,也將一個不速之客吸引了過來.

"這山谷竟然能遮蔽神識的探查,難怪我們找了這麼久,都沒有發現那個什麼女帝帶著唐一天去了哪."

黑寡夫偷偷的來到了山谷的入口前,遙望著里面的碣碑園,和唐一天,忘羽,彈琴老者等人.

"哼哼,那女帝已經完蛋了,竟然一命換一命,救一個沒用的唐一天.不過……這個守碑老人,實力如何呢……"

黑寡夫思慮起來,此時她肯定不能去搬援兵,因為妖族長老不允許他們和唐一天一行人動手.

黑寡夫要報仇,只能自己動手.

唐一天和忘羽,她都沒放在眼里,現在只有這個守碑老人,令黑寡夫有些摸不清底細.

守碑老人住在碣碑園,和兩界山為鄰,已經不知道多少年了,至少黑寡夫不清楚守碑老人的歲數.

因為知道歲數的話就能推算對方的修為大致是怎樣.

可是黑寡夫想到,這守碑老人從來沒有出手過,以前經過這里,也沒有感覺到老人身上有靈力的氣息,似乎就是一個普通老頭.

可是一個普通老頭,能在滿是妖族高手的兩界山旁邊,居住至今?

黑寡夫想想也覺得不可能.

她又想到混沌妖魂出現在碣碑園的時候,建馬輕易的就將混沌妖魂帶到了化生池,這老頭根本沒有阻攔的本事.

到底是老頭沒本事,還是老頭不在乎混沌妖魂的價值呢?

黑寡夫陷入了出手還是不出手的糾結之中.

上篇:第三百五十七章 萬年孤獨     下篇:第三百五十九章 羽蝶化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