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夜,柔和月光印照下夜空是那麼的明亮。 在她身體上的到極度滿足的我結束了瘋狂,剛剛睡著。 “狼哥,我們該出發了” 敲門的是我的手下“老鼠”。因為他的特殊經曆,他有著常人所沒有的細密與謹慎。從我把他從毒販的槍下買來以後。短短半年,他就成了我所在社團的二號人物。什麼?你問我一號人物是誰?你的腦袋受過嚴重撞擊嗎???沒見他叫我“狼哥”??? “知道了。” 我留戀不已的從床上撐起身體,慢慢的穿好了衣服。回頭向床上望去,皎潔的月光透過窗格投射在一副的女性軀體上,完美的軀體。那里還留有歡愛後極度興奮的余韻。我在她那令人發狂的目光中把我的第二生命,倆只”p7“手槍插入了我腋下的槍袋。 “寶貝,好好的待在這里等我回來。” “你要快點回來啊,人家還沒玩夠呢!”我笑了笑,打開房門,走下樓去。 老鼠和兄弟們等在樓下的大廳里。看到我來,老鼠快步迎了上來。 “老大,那邊的人傳話過來說,貨正點到達。交易按預定的時間進行。我們還有倆個小時。兄弟們都准備好了” 我走出房門,在廳院里深深吸了一口初秋的空氣,抬頭看了看的夜空。圓圓的滿月為大地上所有的一切都披上一層夢幻般的銀色。今天是中秋。是個甯靜祥和的日子。 “走吧”我挎進車門“告訴兄弟們,不留活口,自己也小心點,待會回來我帶大家去藍光夜總會玩個通宵。” “是。狼哥。” 五輛車先後開出了大門,大門邊的守衛向我的坐車彎腰致禮。在他們心中,我,是整個世界的中心。我,是他們的一切。 知道我是什麼人了嗎? 我是一個老大,一個黑社會老大,正確的說,我是一個以黑社會老大身份為掩飾的國家內務部秘密探員。在這個看來高度文明實際上卻汙穢不堪的世界有著太多罪惡,充斥著各種各樣的犯罪,貪汙,而其高明的手法又使政府越來越難找到證據把這些罪惡光明正大的擺上法庭。也不知道是政府里那個濫人的主意。要國家內務部從軍方特種部隊挑里選出一批精英,以非公務員的身份用以暴制暴的方法來懲戒這些罪惡。而我,一個剛剛因為在全軍戰略戰術考核中唯一得到全優的21歲小小少尉,非常不幸的中了獎。 從此。告別了我單純的軍隊生活,走上了一條灰色的人生道路。 “媽的”我憤憤不平的想“我不就得了個戰略戰術全優嗎?老子買彩票從來沒這麼好運!” 我的任務嘛,說起來很簡單。就是用我最拿手的方法使目標在世間蒸發。三年來,在我上司的命令下,一個個江湖老大,政府高官,死在我和我兄弟的槍下。看著一個個生命在我眼中消失,我的心變得越來越麻木,仿佛在我眼前死去的已經不再是人,是垃圾。回想起第一次以黑道新手的身份執行任務時那每分鍾一百二十次的心跳不禁人我好笑。對一個21歲的年輕人來說,殺人不是一件輕松的事,即使我是個執法者,即使目標是個罪有應得的濫人。但是他在中彈後從後腦里崩飛出來的紅紅白白的東西,還有那條在血泊中抽搐的右腿依然讓我吐了個一塌糊塗外加發呆一個星期。 慢慢的。我已經厭倦這種生活。雖然上司一再說明這些人都是罪有應得,但是,我還是感到我的雙手滿是鮮血,我不敢肯定,在這些人中,到底那些人該死,那些人無辜。我明白,我只是一件工具,一件非常好用的工具。一件非常好用而又沒有任何監督的工具。我的上司可以讓我做任何事而不用擔心發生任何異常情況。而沒有監督的工具,到底是用來執法還是用來產生新的罪惡,又有誰知道?在我的兄弟們看來,我是他們的老大,我這個怪異的老大對殺死大大小小的毒販表現出極大的熱情。因為,我的上司是內務部打擊毒品犯罪處的最高長官。 “媽的,干嘛想這麼多,做完這一票。我就去好好休個假。”這些日子以來,我在黑社會的經曆已經把我從當初的小軍官變成了一個完完全全的大混混,我的社團在我所在的城市中占有不少賺錢的生意,銀行的戶頭膨脹的也非常厲害。這使我又喜歡上了這工作,可以我行我素,過著紙醉金迷的日子。我可以得到所有我想要的東西,甚至是所有我看上的女人。本來嘛,我現在是個老大,老大也,你不可能指望一個老大過著道學先生的日子吧?在一般人看來,過著這樣的日子才是一個老大的本份。不知道這樣的狀況當初政府那些濫人是不是也考慮到了?哈哈,偶爾讓這些白癡動動腦筋也不錯。 “不知道,現在我的初戀情人還會記得我嗎?那個從小文質彬彬的陳思?或者是看到現在的訊狼只會投來厭惡的眼神?” 想想從小時候就受到的良好的教育,不管是我的家人,我上學時的老師,兒時的玩伴,少年時的好友,戀人。還有我自己。誰會想到現在的我是這個樣子? “狼哥,”車停在一個廢棄碼頭的廢墟中,一個小弟跑過來替我打開了車門“我們已經到了。” 我下了車,穿過長滿雜草的廢墟,先前到達的下屬已經在等著了。一路看到的都是在擺弄武器的雙手和冷漠而亢奮的臉,我在一面快要倒塌的破牆邊看到老鼠。我走過去蹲在他身邊。從兄弟手里接過微光夜視儀,向碼頭望去。 “狼哥,先期到達的兄弟說,一切都很正常,他們已經開始交易了。” 在明亮的月光下,碼頭邊停著一艘快艇。碼頭上下都是忙碌的身影。他們從快艇上把一個個箱子小心翼翼的搬上碼頭。夜視儀的鏡頭一晃,我已經在幾輛貨車邊找到了我今天的目標。就是他! 一個自稱為耶酥的胖子。快要掉完的頭發和一個大得不象話的小腹成為他最顯著的特征。聽說此人極為好色,我不禁對他以後想要蹂躪的女性感到高興。畢竟被一個超過一百公斤的身體壓住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耶酥正在和倆個看起來象生意人的中年男性交談,看情況這倆個人應該就是供貨方的人了。 “真是活膩了啊,他們不知道在老大的地皮上走白面是死路一條嗎?”老鼠在我耳邊輕輕的說 “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可以讓任何人瘋狂!”在從小就受到嚴格訓練的我看來,一切都很正常。 “告訴兄弟們,進入位置,聽我的命令。” 看著小弟們拿出武器,匍匐著分散開來,以攻擊,掩護,支援的組合占具了對我方極為有利的地形,我心中不禁有些自豪,這些家伙都是我親手培養出來的,每一個人都經過我精心的挑選和訓練,還用我辛苦賺來的錢裝備了最精良的武器和通訊設施。就每天在我別墅地下室的射擊訓練每人就得耗費倆百發子彈。這些,政府可沒給過我一分錢。但是這錢也沒白花。嚴格的訓練帶來的是驚人的效果,別說是二十幾個黑社會成員,就是對方是警方的特警大隊,我都有必勝的把握。從這點看來,整體效費比還是很低廉的。 拿過老鼠遞過來的自動步槍,我又仔細的檢查了一下。耳機里已經傳來了幾個小隊試音的的聲音。 “一小隊試音,一小隊試音,完畢。” “二小隊收到,二小隊收到,完畢。” “三小隊收到,三小隊收到,完畢。” “四小隊收到,四小隊收到,完畢。” “五小隊收到,五小隊收到,完畢。” 老鼠向我點點頭“老大,好了。” 我緊了緊卡在喉部的拾音器,開始發出命令, “各隊按預定方案進入角度確認。” “確認完畢!” “各隊攻擊小組進入突擊位置確認。” “確認完畢!” “各隊掩護小組進入掩護位置確認。” “確認完畢!” “各隊支援小組支援火力准備確認。” “確認完畢!” 聽到耳機里傳來各隊隊長肯定的回答。我知道,兄弟們准備好了。他們在等,等我的信號。 我拿起心愛的自動步槍,槍托緊緊的抵在我的右肩。我把臉輕輕的放在貼腮板上,慢慢的調教著帶有十字分化線的光圈。真到它牢牢的套上耶酥那張胖乎乎的臉。激光測距儀上的數字在不斷跳動。最後在四百米的位置停了下來,對我的槍來說,這是保持它最大威力和彈道特性的最佳距離。 誰都知道,在這樣的距離被奧地利產“aog”步槍擊中是什麼後果。看著耶酥那笑起來有些變形的臉,我明白他心里早就樂開了花,堆了一碼頭的毒品,只要一出手。他的人生起碼可以少奮斗十年。 “這家伙的皮膚可真不錯,怎麼保養的?”我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打開了保險。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