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 黑暗傳說─柯恩的朋友  
   
篇外篇 黑暗傳說─柯恩的朋友

這是一個小村莊,它緊挨著一條彎曲的小河而建。散亂而破舊的房屋東一間,西一間的立在小河倆邊,這都是由一些難民搭建,只要是保暖就行,自然不可能去追求什麼整齊美觀。這種事只有貴族老爺們才會留意。 這個村莊真的很小,小得連領主老爺都懶得給它起名字。說起領主老爺,在這個村莊里的孩子們聽說過很多他的事。聽說領主老爺住老高老高的城堡,領主老爺想干什麼就可以干什麼,領主老爺睡覺得用好幾個人抬到床上去,領主老爺一頓飯就得吃上一整頭豬…… 雖然村莊小,也沒人把它放在眼里,可卻是小莫亞的故鄉呢! 小莫亞是老莫亞的兒子,村莊里的人不知道怎麼給孩子取名字。通常老子叫什麼兒子就叫什麼,兒子在名字前加個小字就可以了,老子一死,兒子名字前的小字就去掉。兒子再有了兒子,就在名字前加個老字……挺簡單的。 可是小莫亞有個弟弟,弟弟叫什麼就很讓老莫亞犯難。後來還是一個過路的武士給老莫亞出了主意。 “叫杰克吧!在遠古的時候,有個英雄就叫杰克,”那武士說,“這名字錯不了!” 老莫亞可沒想過要讓自己的兒子成為英雄,可是武士再怎麼著也比自己有見識吧!再說如果成為英雄的話吃飽飯總是沒問題的吧?于是,小莫亞的弟弟就叫杰克了。 在小莫亞可以背著杰克上山拾柴那年,一個嚴寒的冬天降臨了。 聽說貴族老爺們可喜歡雪了,他們會到山上去看雪景,喝著紅酒,詠唱贊美光明神的詩歌……可,漫天紛飛的雪花從來就不是窮人的朋友。 這會,老莫亞就頹坐在門邊,愁得不知如何是好。 老莫亞其實並不老,身體也很壯,可以一個人扛三袋麥子跑來跑去。 家里還有半塊麥餅,自己忍忍的話還夠孩子們吃倆頓的。小莫亞已經可以湊合著穿自己的衣服了,不會挨凍,可是杰克怎麼辦?總不能和自己一樣穿樹皮吧? “喂!老莫亞,”隔壁的烏艾,一個身材高大的半獸人,他踩在“嘎吱”作響的雪地上走了過來,“你在愁什麼呢?” “孩子們沒衣服穿。”老莫亞回答說。 “這樣啊,讓我想想。”烏艾陪老莫亞坐在門口,倆個人一起愁。 “因為要去冰湖上抓魚……所以,不能讓孩子光著,”老莫亞說,“這天也太冷了。” “我想到了,”烏艾一拍大腿,“前幾天領主老爺不是讓我們清理那個舊糧倉嗎!那里面不是有一塊破布嗎!” “對啊!”老莫亞站起來說,“我怎麼沒想到呢?不過……” “我們去拿了那破布給孩子包上,孩子們就不會凍著,”烏艾說,“說不定還可以在舊糧倉里找到點麥子什麼的……” “是呵,”老莫亞笑了,“反正那里也是領主老爺不要了的。” 當天下午,老莫亞就拿著破布到鄰村一個大嬸子那里,請她給孩子們做上倆身衣服,自己來年用一只鹿那麼大的野味相謝。 大嬸可真是個好人,她還在孩子們的衣服里塞了好多那種可以禦寒的干草。老莫亞想說些感謝的話,可就是自己嘴笨,什麼都說不出來。就為這,老莫亞還怪自己來著。 看小莫亞和杰克穿起了衣服在屋子前追逐,老莫亞覺得很欣慰。因為干草的緣故,倆孩子的衣服厚厚的,看上去就覺得很熱乎。他認為自己做到了對孩子母親的承諾……孩子的母親在留下倆個孩子之後就沒了,都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就沒了。 “老莫亞!”烏艾叫他,“快快快,去湖里抓魚了!” “來了!” 老莫亞答應著,拿起一邊的繩子和木棍,招呼著孩子們一起。 小莫亞也拿出一根繩子,一頭栓在自己腰上,再把另一頭給弟弟系上,這樣子杰克就丟不了。老莫亞說過,要是他把弟弟搞丟了,他也別想活。老莫亞會把他賣掉,然後再去娶個別的什麼女人回來。 雖然烏艾大叔一再告訴他,那是他老子嚇唬他,要賣他早賣了,還用等著他把弟弟弄丟再賣?但是小莫亞當真,他從不敢讓弟弟走到自己看不見的地方,連睡覺都得摟在一起。 在冬天里,去冰湖捕魚可是件大事,這可不是十幾二十人干得下來的,通常是整個村子里的人全體出動。 他們要在冰封的湖面上砸出一個個洞,再把從領主老爺那里借來的網放下去,上百人分成倆邊來回的拖……從湖的一邊拖到另一邊。 當然,作為領主老爺封地上的一景,會有很多老爺們坐著各式馬車或雪橇來看。他們穿著華貴的毛皮袍子,讓仆人在湖邊升起大火堆,一邊聽著漢子們熱氣騰騰的吆喝,一邊三三倆倆的談笑。這時,少爺小姐們就大呼小叫的挑選著自己中意的魚,拿到一邊交給廚師去烤……如果大家伺候得好,讓領主老爺覺得高興,那就會有不少的魚留下來,給大家當成過冬的食物。 當老莫亞開始在冰面上砸洞的時候,小莫亞就在一邊看著杰克。 “魚……大魚!”杰克學大人那樣,用棍子敲著冰面,“快出來,我要吃你……” 小莫亞擦了擦了鼻涕,看到很多老爺的馬車已經往這邊來了,他們的仆人從馬車里拿出好些東西,擺在湖邊。 小莫亞轉過頭,他知道不可以久久的看著這些老爺們,不知道老爺們什麼時候不高興,也許會看出禍事來。 大人們已經下網了,小莫亞很激動,他們家很久都沒吃到肉了,害弟弟每次看見會跑的東西都會去追。 天上飄著不大不小的雪,大人們一次次的拖著網,堆在一邊的魚也越來越多,小莫亞帶著弟弟,和一群小孩子在旁邊看著。 擦著鼻涕,流著口水,一群小孩的眼睛都是綠色的,和狼差不多。 一個大人拖著一筐魚走過來,“嘩”的一聲倒下,歡蹦亂跳的魚開始掙紮,滑得到處都是。 半是游戲,半是幫忙,孩子們開始用腳把魚踢回它們應該待著的地方。為什麼要用腳呢?因為那樣的話,才不會被人認為在偷吃。 小莫亞踢回幾條,慢慢看好一條沒鱗甲的小魚,一腳踩住,乘沒人注意的時候,用腳把這條小魚撥到湖邊。 然後裝著和杰克打鬧,把杰克連扯帶拽的拖過去。 “哥哥……”杰克問他,“我們不踢魚了嗎?” “踢!就踢就踢,”小莫亞小聲說,“張嘴!” 看看四周沒人,小莫亞一手就把地上的魚抓起來,飛快的用指甲在魚腹劃了個口子。雙手一用力,把魚腹里的東西擠出,然後丟進杰克嘴里,是把魚丟進去,不是魚腹里的那些…… “啊……”弟弟拍著胸口說,“冰涼冰涼的呢……” “跳跳,”小莫亞對弟弟說,“跳跳就熱了。” 倆個人就在冰面上跳起來,直到領主老爺的管家叫住他們,把他們帶著領主老爺面前。 “老爺!”管家說,“現在的這些賤民就是越來越不象話了,您看,他們都穿起用糧倉里門簾布做的衣服了!” “門簾?”老爺問,“什麼門簾?” “老爺,就是我們糧倉里的東西啊,”管家說,“上好的亞麻布,還蓋著您的大印呢!就叫這些賤民偷了去……” “倆個賤民屁孩子,有什麼了不起的?”老爺擺擺手說,“下去下去……” “您沒聽說嗎?老爺,”管家說,“南邊有個老爺也是象您這樣仁厚,可最後還叫賤民們偷了個一干二淨,聽說還死了人。您可不能這樣放縱他們啊老爺。上回祭祀老爺來做客的時候不是也說嗎?今年年成不好,要小心賤民們亂來……” 在管家和老爺說話的時候,小莫亞就在一邊緊緊抱著弟弟,他不知道要發生什麼事。事實上,就算是知道要發生什麼事他也幫不上忙。 當天晚上,領主老爺的管家就帶人綁走了老莫亞和烏艾,老莫亞當時正哼著歌在做熏魚干。 天太黑了,小莫亞不敢追出去,因為弟弟跑不快,而且夜里在野地里還有狼。 第二天一早,小莫亞就拖著杰克向領主老爺的城堡跑去。路上滑倒很多次,摔得小莫亞和弟弟鼻青臉腫,但是倆人都堅持著,誰都不叫一聲痛。兄弟倆都知道,只要見到了父親,一切就都解決了。 在走近城堡時,小莫亞叫弟弟低下頭別向天上看,自己卻一個勁的抹眼淚,因為他看到烏艾大叔被人吊在高高的城堡上。 倆人找到了老莫亞,他躺在城堡的大門外,雪還沒來得及蓋住他的臉,老莫亞的雙手……肘部以下都不見了,血流了一地。 “爸爸……爸爸!”小莫亞腰晃著老莫亞的身體,不停的叫著。 老莫亞睜開了眼睛,看著自己的孩子,哆嗦著說話。 “不……要哭……”他很努力的想把斷手藏到身體下面,“莫亞,叫你弟弟別看……” 小莫亞流著淚,把弟弟的眼睛蒙上。 “記得我……昨天晚上做的熏魚嗎?”老莫亞問他。 小莫亞點點頭,“我數了,三十二條,一條都沒少!” “好……好的……”老莫亞笑了一下,“你回家去……帶上這些魚……和你弟弟……走吧!” 小莫亞搖頭,他不想丟下老莫亞。 “我……沒法走了……”老莫亞搖搖頭,“答應我,莫亞,一定要帶好你弟弟……” “恩!” “你記住……”老莫亞說,“往溫暖的地方走……就不會凍著……順著河走……吃的東西也多……” “我會抓魚,我會抓田鼠,我會給弟弟找東西吃的!” “那就好!記住……我們還欠大嬸一頭鹿……要還的……要還的,”說完這句話,老莫亞的眼神散了,“走吧……別管我……別讓你弟弟看見……” 小莫亞知道老莫亞說話是從不改口的,只有一步步退開,一直都蒙著弟弟的眼睛。 回到家,小莫亞就拿出所有的熏魚,藏到身上最隱秘的地方,再用繩子栓好弟弟,准備出發了。 回轉身看了又看,他想也許該拿點什麼在手上,家里實在沒什麼東西可以帶走,于是又拿了根木棍。 就這樣走了,小莫亞知道,不走的話自己和弟弟就得餓死。當小莫亞再次帶弟弟經過領主老爺的城堡時,他名字前面的那個小字就被別人去掉了。 有人叫他莫亞,還告訴他,他父親的身體不知道被領主老爺丟到那里去了。 小莫亞,不,現在他是莫亞。聽到父親的這個消息,他很痛苦,可他不知道該如何宣泄這樣的感覺。于是就把弟弟背著走,不停的走,他要離開這里,走到很遠的地方去,永遠都不要回來這里! 莫亞在一天天長大,弟弟也在一天天長大。 倆個人都需要更多的食物,于是在天天都向溫暖地方走的同時,莫亞帶著弟弟尋找一切可以吃的東西。 栓在倆人之間的繩子早不見了,這樣也好,倆個人都可以跑得快點,弟弟已經知道怎麼樣才可以緊跟著他,倆個人現在都不用說話,就知道誰在那。 他把那根木棍給了弟弟,給自己裝備了一更大更粗的,還求一個鐵匠把倆人的棍子倆頭全部削尖。別小看這個,他這根可殺死過一頭狼,弟弟那根就更厲害,不知道從河里插了多少條魚。 倆人飽一頓,餓一頓,半飽半餓又一頓,就這樣流浪著。 翻過一坐坐山,涉過一條條河,從一個老爺的封地到另一個老爺的封地,直到遇到倆人的第一個老大。 那天,莫亞帶著弟弟進了一個小城鎮,因為莫亞前倆天打到一只動物,肉早已經吃了。但是這皮好象還可以,但是自己又不會硝制,所以就拿到這里來看看,運氣好的話還可以換點什麼東西吃。 這天運氣真的不錯,換了一個麥餅呢! “好香哦!”莫亞聞聞,又給弟弟聞聞,“是不是?” “是啊!”弟弟問,“這就是我們今天的晚飯嗎?” “恩,我們今天晚上不吃這個,”艱難的生活讓莫亞養成精打細算的習慣,“這個麥餅可以放很久……等我們實在餓急了再吃,好不好?” “恩!好!”弟弟很懂事,從來不提過份的要求,“那我們現在去抓田鼠嗎?” 倆人邊說邊走,快走到鎮外的時候,莫亞就發現自己放在懷里的麥餅不見了。 一個麥餅!這可是大事,把莫亞急得滿頭是汗。 “剛剛有個小孩不是撞過你嗎?”弟弟提醒他,“說不定……” “對啊!”莫亞握緊棍子,帶著弟弟就開始找起那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孩來。 終于,在一個街道拐角,他們找到了那個小孩。可是,麥餅已經進了那個小孩的肚子。 “麥餅?我吃了,你們殺了我也沒用,”這個叫瑪法的小孩倆手一拍,“你們也餓了嗎?跟我來吧!” 莫亞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瑪法叫杰克走到一個買食物的小店前,站好,什麼都不用做,眼睛看著那個老板就可以。 如果你是老板,發現一個眼冒綠光的小孩眼都不眨的看著你的店,看著你賣的食物,你會怎麼做? 當然你還有些其他事,但是你一有機會就會留意著他,盯著他,看他有沒有移動過。 杰克就是不動,然後就會離開。因為一邊的瑪法已經往衣服里塞了很多東西了。 為了不餓肚子,他們干了好幾次,看到瑪法在人家店里的動作,他們才知道瑪法干小偷不是一倆天了。 大家後來都發現,三個人在一起的話找東西吃變得更容易了,年紀又差不多,也談得來,于是混在一起。日子一久,三個孤兒就誰也離不開誰。 瑪法在三個人是最狡猾的一個,雖然杰克也不錯,但因為杰克小點,所以讓瑪法當了老大。 繼續流浪,向著溫暖的地方走。 遇到城鎮,就由瑪法策劃,領著倆人去“大干”一票,然後跑到原野上,或者是順著河流,過上幾天“打獵”的苦日子。 本來這樣也挺好,誰知道在這天,又遇到一個孤兒。 那個家伙長得挺壯,比莫亞還要壯,滿頭的灰發,還歪著鼻子,做出一副很不好惹的樣子。 可是他們非得惹他不可,因為大家對一只野兔的歸屬權都持有不同意見。 野兔是莫亞先看到,杰克還砸了它一石頭,最後卻是死在灰發小孩的手里……所以,大家有必要討論一下。 “是我們先看到的!”瑪法先說話,“所以應該給我們!” “去你的,看到就是你的?”那小孩看不起瑪法,“我還看見你了呢!” “你給不給?”已經一天沒吃到東西,莫亞有點火,“不給的話,我們打你哦!” “打就打!” 莫亞沒想到那小孩說干就干,還沒准備好,臉上就挨了一下。 看到哥哥被打了,杰克向前一撲,就抱住了那小孩的雙腿,瑪法上去照屁股就是一腳。 四個人在地上扭成一團,一直打到打不動為止……于是,大家又躺在地上再次討論。 “這樣吧……”瑪法說,“我們平均分好了!” “好啊!”那小孩說,“分成倆半!” “不行!”莫亞說,“我們有三個人!你才一個人!” “一個人怎麼樣?我又不是打不贏你們!” “分成四份誰都吃不飽!” “算了啦!”杰克說,“我餓了,你們餓不餓啊?先烤出來再說好不好?” 其實大家都餓了,于是都點頭同意。 在准備烤這只野兔時,莫亞又發現一只野兔!這機會可是不等人的,除了烤兔子的杰克外,大家都一起追去了。 可是對幾個小孩子來說,追兔子可不是件容易事,這需要很好的配合。 三個人不得不配合起來,都聽灰發小孩的,因為他看起來很有經驗。花了很長的時間才逮到這只野兔,同時食物的富裕也給大家帶來一個和解的機會。 這不奇怪,小孩子和好吵架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每人半只烤野兔,大家吃得都好開心。 “我叫海爾特!我就一個人,”灰發小孩介紹著自己,“你們呢?” 莫亞也給海爾特介紹著三個人,因為大家都是在流浪,自然走在一起要好得多。 海爾特是個獵人的兒子,從小就跟著他老子打獵。可有一天,他老子去賣個東西賣到整個人都不見之後,他就一個人單干。 海爾特膽子很大,別人不敢做的事他就敢做,打架從來不怕,下手特別黑。他還很有經驗,總是知道什麼時候該干什麼,雖然有時也難免翻點錯誤什麼的。海爾特還很照顧杰克,每次危險的事都不讓杰克去……很自然的,他也就成了四個人的老大,只要是能讓弟弟吃飽,莫亞對老大是誰完全不在意。瑪法雖然在意,但卻只有一個人,說話沒分量,也只有不了了之。 海爾特有地方去,那是一個暗月的城市。聽人講,暗月很容易找到吃的,而且那地方的氣候還很溫暖。 不知道走了多久,四個人終于來到了暗月。 “知道嗎?”海爾特站在暗月的城門下對大家說,“聽說這里不錯。” “那我們以後就在這里生活了嗎?”杰克問。 “先找吃的吧!”瑪法摸著肚子,“我餓了!” “好!”莫亞贊成。 于是,四個人開始找起吃的來……城外的一個大果園他們就常常去,雖然每次都會被一個紅鼻子老爺爺逮到,但是不會挨打,頂多訓一頓再放他們走,走的時候還可以帶點吃的。 但是老是吃果子……也會煩啊,所以他們會時不時的跑到暗月城里去。看看有什麼“肥羊”之類的,可以改善改善。 這天,海爾特帶著他們進城了,路上看到個黑頭發的小孩,看起來好有油水的樣子,海爾特決定下手。 海爾特不會知道,就因為自己的這個決定,改變了四個人的生活,在以後的日子里也會改變很多很多人的生活。 在科恩的成長時期,就曾經有人對他身邊的幾個官員發生過濃厚興趣,那是倆個將軍,一個大法官,還有一個不知道具體負責什麼總聯絡官。 倆個年輕將軍都的公認的傑出人物,一個善攻,攻勢如火如荼,殺得對手心驚膽寒,望風而逃,他點名要殺的人,跑到天涯海角都得死。另一個就善守,防線滴水不漏,讓所有敵人對他都有心無力,無從下手,時機一過,反倒得為自己的小命提心吊膽。 至于大法官,如果說整個大陸上要排做事狡猾誰第一的話,那除了他的主子就是他了。在科恩的地面上,只要聽說是他來了,小到地痞流氓,大到貪官汙吏,一個個全部臉色發青。 當然,還有那個總聯絡官,雖然他是科恩手下那麼多聯絡官的頭,可看起來他每天都無所事事,不知道在干些什麼。不過科恩總督每次有重大行動,他都肯定在場。如果他當時不在,那麼科恩總督一定會等,等他回來再行動。由此可看出,他是個關鍵人物。 很多人認為,正是這幾個人撐起了科恩的半壁江山,如果沒有這四個人,科恩不可能一次次打敗自己的敵人。他們很出色,也無法被收買,又對科恩極忠心,而且他們的關系看起來很好,用科恩的話來說,他們就只是朋友,朋友而已…… “所謂朋友,”科恩還曾經這樣說,“就是相互關懷,安慰,幫助,並投入真摯感情。除此之外,相互利用的幾個人就是一群白癡,他們把有機會得到的,最珍貴的東西丟掉了。”

上篇:第20章     下篇:第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