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據我調查的結果。”菲謝特說,“列卡是個容易沖動的人!” 我想起昨天和父親,還有菲謝特商量對策時的情形。 “雖然他武技很好。但是心理素質並不怎麼樣,而且還有死穴!” “是什麼?”父親問菲謝特。 “當然……是左相二小姐麗沙啦!”菲謝特看看我笑著說,“這位小姐在和我們的科恩先生解除婚約後就象是一匹沒有約束的野馬。成天的瘋來瘋去,身後天天都跟一大票男人……列卡為了這事和麗沙大鬧不下十次,二人每次都是不歡而散。列卡對這位千金小姐是既不敢打又不敢罵……” “哈哈!沒想到列卡也有這一天。”我笑著說,“這倒是個好道具啊,怎麼能不好好利用一下呢?” “看起來我兒子還不笨。”老爸喝著紅酒,“嘿嘿,你放手去干,大臣中有很多人是支持我們的。特納西說過你的武技在同齡人中是沒問題的。陛下已經明白的對我說過希望把暗月旁的地封給你。所以是左相一定會干涉,列卡現在就是他推出的一張牌。” ………… ………… 我們比試的西花圓里已經空出了一大塊地,周圍坐滿了人。最好的位置上有幾張椅子是空著的,那是陛下夫婦的座位。 “嘿嘿,列卡。”右手握著刀柄,把刀靠在後腰上,左手抓著刀鞘尾部,我對列卡說,“聽說你這段時間很忙啊。” “……”列卡閉著嘴。 “麗沙小姐是越來越漂亮了,有很多追求者哦。”我笑了笑,繼續說,“人人都想得到她,恩,名利雙收哦!” “科恩·凱達侯爵!”左相坐不住了,“請你不要說這些無聊的話!” “我說左相,”父親站起來說,“倆個孩子在比試前說說話有什麼不行的?你就不必過多干涉了吧?” “但是科恩·凱達這是在干擾列卡!”左相身邊的椅子上跳起一個人。 “陛下不是給他們時間准備了嗎?”一位滿臉胡子的總督說,“既然出來了就表明是准備好了不是嗎?” “是啊!”父親對左相說,“要不要再讓列卡回去准備一會。” “我沒異議!”我大聲的和父親一唱一和,“如果列卡認為自己真有不妥的話。” “你…………。”列卡象是被左相狠狠教訓過,到現在仍然能控制著自己。不過這個皇家學院的高才生顯然沒接受過吵嘴的訓練,看看他緊咬“銀”牙的摸樣就知道是菜鳥一只。 他不會吵,但是在官場打滾幾十年的左相一干人可是把這個練得爐火純青。怎麼可能看到自己人吃虧?雙方立時引經據典,指手劃腳。唾沫橫飛,你來我往。刹那間,西花圓變菜市場……反倒沒我什麼事了。 正當倆方吵得不可開交時,內侍一聲長號,陛下來了。 大家停止了爭吵,跪下迎接。陛下倒象是對這樣的事司空見慣,徑直走到自己的座位前坐下。納舍爾皇後對我微微一笑,接著坐下。菲謝特面無表情的站在後面,伸出右手,母指豎起來對我晃了一下。 “准備好了嗎?”宮廷侍衛長問我們,“倆位?” “好了。”我說。 “沒問題!”列卡咬牙切齒的說。 “那就開始吧,先告訴你們。”陛下對大臣們說,“在他們比試中你們可都管好自己的嘴。” 克里默陛下從懷里拿出一條潔白的絲帕舉起。看了我們一眼,一松手,絲帕緩緩飄落下來。 “嘿嘿。”列卡的嘴角向上牽了牽,拔出了雙手劍。把劍鞘丟在地上。 “來吧!”看到絲帕落地,我對列卡說。 “啊!”列卡一聲大叫向我沖來,雙手劍高舉過頭。 “第一劍是用來試你的力量的!”特納西大叔的話在我心頭閃過,我拔出了刀,站著沒動。 距離不遠,轉瞬即到。 一聲巨響,我以刀身中部和列卡劍刃根部砍在一起……恩,占了個小便宜。 “按照規定,第一劍後雙方得分開。”特納西大叔在給我講解貴族比試規則是說過的,“比試現在才算是真正開始!” “我會打斷你的骨頭!”我們的武器錯在一起,臉對著臉。和現在說話的列卡的眼睛比起來,牛眼睛可不算什麼。 “我相信,”我低聲說,“但是我聽說麗沙小姐的第一次沒有給你啊?” “這個不用你管!”列卡楞了一下,“廢物。” “現在這個稱號該給你了!”我笑的象個魔鬼,“那賤貨已經半點朱唇萬人嘗了嘛!” 隨著眾人的喝采聲,我們分開…… 在這之前,我仔細研究了今天的戰術,對列卡使用的武器和武技都仔細推敲過。 一個使用重武器的人最重要的是要掌握主動,保持住進攻,防守及呼吸的節奏就可以大量節省體力。不管列卡的武技有多好,畢竟他也只有十六歲。耗完他的體力,我就贏了一半! 列卡開始了進攻。 攻勢猛烈,重劍夾帶著劃破空氣的嘯聲一次次劈在我的刀上。精心打造的開山刀開始顯現出它的優點了。我每一次格擋列卡的劍,在碰撞的那一刹那,刀身就會以極輕微的一下抖動卸去大部分的沖擊力。 “十一!十二!”我一邊數,一邊稍稍後退著。 周圍的叫喊聲越來越大,列卡在喝采聲中已經攻擊了我足足二十三次! “該完了吧!”就算是有如此好刀,我的手也有些發麻了。 列卡的劍再一次橫切過來,我閃身避過,列卡的劍卻在身體前滯了一下。 “機會!”我右腿一蹬,趁列卡的劍沒有回到胸前的時機,刀身平舉,直刺過去。 列卡來不及回劍,只有退後一步,同時扭腰把劍往後拖,險險的用靠近劍柄的部位擋住我的刀。 收刀回來,我往右邊踏出一步,手中的刀向列卡的左肩砍去! 列卡再次急退,豎起劍身來格擋。 沒等刀劍互擊,我的刀在空中已經改變方向,削向列卡的左腿。 “當!”的一聲,列卡雖然擋住了我的刀,但是呼吸也急促起來。怎麼?這樣就喘氣?還沒完呢! 刀在空中劃了半個圈,這次的砍向右邊…… 看得出來,列卡很緊張。我每一刀都逼他用雙手劍做大范圍的急速運動,使列卡的體力消耗的非常快。但是,我沒有打算馬上結束這場比試,欲速而不達的道理俺還是知道滴~~~ “當!”列卡再次擋住我的刀。不過這次,我是放慢速度故意讓他擋住的。 “當一個人的信心開始消失時,失敗就和他簽定了契約!”這是誰說的我已經忘了,不過是有這麼一句話來著。從現在開始,我要摧毀列卡的信心。 在擋住我這一刀之後,列卡難的的笑了一下,以為我也後續無力,准備再次進攻了。 我把刀向後收了收,然後重重劈向列卡的劍,他的劍正在後移中。因為浪費了過多的體力,他的動作變慢了。 刀劍再次撞擊在一起,列卡的劍往後蕩去,一臉驚駭。 再一刀劈過去,同樣的姿勢,同樣的速度,同樣的時機…… 一連七刀,列卡硬撐著劍在同一位置接了我七刀。我知道,他雙臂肌肉已經拉傷麻痹了。 “最後一刀!”我看著列卡,眼中露出凶光。 一刀揮去,繞過他的劍身,劈在他身體左邊。 列卡的劍停在半空,楞住了。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