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五百人的營地很小,瞬間就會被一千多人的騎兵人潮淹沒。 騎兵們用比較緩慢的步伐靠近,發出的整齊馬蹄聲如同戰鼓一般敲擊著我的心,手中的槍靠著肩部,槍尖斜指著天。裝成是援軍一般慢慢的接近營地,准備殺敵人一個措手不及。 黃昏中,被沉悶馬蹄聲驚動,站在崗樓上的衛兵扯開嗓子聲嘶力竭的叫著向下面的人叫著。正好是晚飯時間,滿營地都是亂跑的士兵,找武器,找長官,找隊列…… 有很多人手里還端著飯碗。漸漸的,有的人看到越來越近騎兵身上的穿著,紛紛開始叫罵起來。(都是帝國軍隊,衣著是一樣的)叫罵聲又給營地帶來新的混亂,很多剛剛拿到武器的人又開始向自己的飯碗走去……已經知道是自己的軍隊了還緊張什麼? 甚至還有個小軍官帶著幾個人走向營地大門處,看他的樣子象是要准備開門迎接自己人的樣子。 “是沖擊隊形!腄迂^樓上的衛兵終于看清楚我們的隊形,再次叫了起來,“他們是沖擊隊形!敵人!敵人!腄 距離非常之近,偽裝已經沒有意義。 一個火球從我方射出,底底的掠過騎兵們的頭頂,狠狠的砸在營地大門上。 這是總攻信號! 緊密的隊形立刻散開,本來向上的長槍已經平放了下來,緩慢有序的馬蹄聲刹時變得異常凌亂!在看到信號的那一刻,騎兵們就依次進入了沖刺速度。 拿著飯碗的敵人又一次如無頭蒼蠅般亂竄起來。不過幾次敵人變援軍又變敵人的現實讓他們有些反應不過來,他們眼中一定多了些迷惑,這可以從他們變慢的速度上看出來。 第一波沖擊是五百騎,分成十列依次展開後在我的注視下向營地沖去。每個人與左右同伴保持五個手臂的空間以利于發揮武器的威力,前後列之間則留有十五個馬身的距離,騎兵們彎著腰,把身體緊緊的貼在馬背上,用裝在腳後跟的馬刺不停催促著自己的坐騎。他們的目的是沖到營地的另一端。 我和馬丁·路德騎在馬上,在一個地勢稍高一點的地方靜靜的看著這一切,身後是一小隊傳令兵和幾個參謀軍官。 “你看怎麼樣?”馬丁·路德指著正在沖擊的第一波騎兵對我說。 “烏合之眾!”我苦笑著回答,“沒有一點受過良好訓練的特征!” 雖然心里很希望自己的軍隊第一次就打個漂亮的殲滅戰,但是我不得不說實話,因為沖擊中的 我方輕騎已經有了一點隊形上的變化。前列的最明顯,有的沖前,有的落後,有的還在極力保持。 “你倒是毫不吝嗇刻薄的語言。”馬丁·路德一本正經的對我說,“可這是你的軍隊。” “那又怎麼樣?正是因為他們是我的軍隊我才這樣評價!等這仗打完了我得好好修理他們。”我一邊說著話,一邊看著騎兵們沖進了敵人的營地。 小小的營地沒有什麼防護,在一圈看起來就很單薄的圍欄里就是一些搭建的很整齊的帳篷和堆放在空地上的物資。 營地的圍欄被魔法師們用火球轟得七零八落,剩下幾根木條如疾風中的弱草般搖晃著。 馬蹄聲中,前排的騎兵們沖破了圍欄,並且毫不留情的用手中的長槍刺進三三倆倆分布極散亂的敵方步兵的身體,一路上都還在盡力保持沖擊的速度。速度啊速度,那是騎兵的生命。 在隊伍的後幾排混雜著為數不少的精靈魔法師,他們開始發出的大量風系傷害魔法。在對方沒時間組織起有效的防禦前,就連一個小小的魔法風刃都有很強大的殺傷力。 “這還象個樣子。”馬丁·路德也在仔細觀察,正出口稱贊。正巧一個騎兵的長槍刺進敵人的身體後來不及收回,驚呼中被自己的長槍拖下馬來,後面的騎兵不會為他停下來……一片血霧揚起,他已經變成肉泥…… “無謂的犧牲,”他搖了搖頭,“看樣子你的修理計劃得提前了!” 我微微皺起眉頭,眼睛張得大大的,盡量在把握全局的同時看到更多的細節。 結果是讓人失望的。 先前的軍事會議決定,在第一波沖擊中就得給敵人造成極度的恐慌和混亂,然後由後面的部隊從側面再發起致命的攻擊。為此,不但把全部的魔法師和最強悍的士兵給了第一波部隊,還叫他們帶上了大量用來拉倒帳篷的鉤爪。 首先是兵器帶來的問題。在極高的速度下,做為主要武器的長槍刺進敵人的身體沒有多大難度,但是想收回來可不是件容易事。那要有一雙極靈巧的手與豐富的經驗,或者是在刺進合適深度時就立即往回收;或者是選擇好刺入的部位,通常是胸部以上,狠狠的用長槍來個洞穿!同時打開手臂並上舉,用後面的槍身劃一個半圓,把敵人的身體向後掀翻並拖出槍來。 結果呢?有的家伙因為估計不足而提前收槍,帶來的直接後果就是沒讓敵人失去戰斗力。還有的人槍尾上揚的幅度不夠,造成自己腕部扭傷或肩部脫臼。更有甚者,被用來拉跨敵人帳篷的帶繩鉤爪把自己拖下馬來!幸好敵人非常慌亂,很多人被馬撞倒在地上被踩死。不然,就這些菜鳥也想打勝仗?我靠! 最前面的人已經沖到營地的中線處,一路上倒上撂倒不少敵人。但是看看他們的情形,居然象是被人追殺一般,隊形凌亂,丑態百出!如果不是有為數不少有著豐富經驗的軍官做中堅,如果不是有著極深魔法造詣的精靈魔法師幫著收拾殘局,如果不是戰術上的巧妙安排事先讓敵人迷亂,如果不是以多打少,如果不是突襲……我不敢想下去。 “發信號!側面的騎兵開始突擊!”我下達了命令。 “但是在側面部隊沖擊到的時候,第一波騎兵後面的人還沒出去啊!這樣會傷到自己人的!”手下的一個參謀喊著。敵人營地中,大概有近百人落馬,正和敵人殺成一團。 “我---說---突擊!”給了他一個耳光,我的手掌麻麻的,這時那有時間解釋。如果再這樣糾纏下去,不但落馬的人死定,而且敵人還能組織起有效的防禦! 三個火球射上了天空,營地側面的騎兵大聲喊叫,開始進攻。 這一隊是由海爾特和瑪法帶領,有了前車之鑒,他們的沖擊隊形相對來說比較整齊。 如果說第一波攻擊猶如在營地里刮過的一陣黑色旋風,這一波攻擊就象是一群由黑色的蝗蟲發起的。在我和馬丁·路德的調遣下,他們用稍慢的速度保持著隊形,消滅路上所有站著的敵人,拉跨所有帳篷……騎術精湛的人還盡可能把先前掉下馬背的倒黴蛋拉上自己的馬背。當然,不是每個倒黴蛋都有這個運氣,慘死在自己人馬蹄下的也不是沒有。 第一波次的騎兵已經沖擊到了營地的另一邊,正在氣急敗壞的軍官叫罵下手忙腳亂的轉向……再次沖進了營地。 營地里,伴著慘叫的喊殺聲一陣陣傳來。落日的余輝照在武器上,偶爾閃出一瞥帶著死亡氣息的反光……五百步兵在一千騎兵的反複沖擊下徹底崩潰。除了幾個祖墳上冒青煙的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呼號呻吟外,其他的死得一干二淨。 “立即收拾戰場!”我和馬丁·路德雙騎並肩進入了營地。 “你想怎麼做?”馬丁·路德小聲問我。 “不能再這樣打下去了!”我說,“這樣打我們必敗無疑!” ※ ※ ※ 所有的軍官全部站在我和馬丁·路德的身邊,聽著馬丁·路德的戰後總結。 “總的來說,小伙子們。”馬丁·路德一點面子都不給,“你們打了敗仗!” “可是我們不是達到目標了嗎?”軍官中有人小聲反駁。 “是的,我們達到了目標!”馬丁·路德說,“但是我們失去了多少戰士?” “統計上來了,”海爾特看了看手中的戰損報告,“士兵死亡一百二十三人,重傷六十四人,輕傷不計。損失馬匹一百左右。” “對方只是五百步兵!五百步兵!”我在大聲吼叫,“我們出動了一千多騎兵和魔法師,還是偷襲!損失了這麼多人!你們還有臉稱呼這樣的結果為勝利嗎!死的戰士是什麼人?僅僅是戰士嗎?不!他們是和我們一起並肩戰斗的兄弟!是我們軍隊以後的中堅力量!是火種!你們去對死去的戰士說,說啊!說我們勝利了!站在死去的兄弟們中間!對著他們的遺體說啊!” 爭辯的聲音沒有了。 “當然,這不能全怪你們。我們的軍隊剛剛建立,肯定有著這樣那樣的問題。你們在戰場上也很盡力,這些我都看到了。”看到軍官們低下的頭,我的口氣緩和了一些,“但是同時,我也看到你們在戰前的大意和戰後的松懈!軍官是士兵的楷模,如果你們以這樣的態度來對待,那士兵又會以什麼態度來對待?” “是我們的錯!”軍官們總算不是很笨,明白了過來,“請總督懲罰!” “現在不急,還有惡仗要打。”搖了搖手,我說,“下級軍官立即回去處理善後,鼓舞士氣。中高級軍官留下商議下一仗。” “偵察兵傳來了最新消息,敵人的主力已經接近的邊界。在我們異族朋友的追擊下,他們損失了一些人,現在大概還省下一千五六,加上沙漠入口的是倆千多一點。 離我們有還有一天的路程。”下級軍官走後,馬丁·路德開始宣讀戰報,在場的所有人都在凝神聽著他稍微有些沙啞的威嚴聲音。 海爾特接著說明了我方的情況,“我們現在的兵力是騎兵一千四百人,還有一些其他兵種。” “情況就是這樣,大家好好想想,”我說,“我們接下來該怎麼打?每個人都可以發言。” 打開的地圖攤在空地上,軍官們在幾支火把的搖曳火光中討論著。偶爾還會引發激烈的爭吵。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正面應敵。”馬丁·路德斬釘截鐵的說,“我們沒有勝算! 你們不用從這方面想了。” 看著軍官們沮喪的臉,我鼓勵大家,“也只是正面接敵而已,這是我們的弱點。但是我們也有優勢!我們先來分析看看。” 海爾特第一個說話,“戰士還沒有機會接受完整的騎兵訓練,這是我們的弱點。” “我們的戰士有比較嫻熟的純步兵戰法,”莫亞說,“而且武器裝備非常好!士氣也不錯。這些都是我們的優勢。” 看來昔日的莫亞和海爾特一樣,已經在慢慢成長著。 “那敵人呢?他們有什麼?又沒有什麼?”我不失時機的提醒著大家。 “從他們的速度上看,就知道那是一支很有經驗的輕騎部隊!有很強的威力……”馬丁·路德為我們解說著敵人的優勢。精准的眼光,獨到的見解,有理有踞。 這是我們這些新手無法做到的。讓大家聽得心服口服。 “那敵人的劣勢就在他們的疲勞上,而且在還受到追擊,有一定的損失。”一個軍官小聲的說出自己的看法,“我們以我們的優勢去打擊敵人的劣勢好了!” “說得沒錯,”我評價著他的建議,“這是人人都明白的道理。但是具體怎麼做?” 另一個軍官欠了欠身子,指著地圖說,“我們可以制造出各種有利于我的條件,同時讓敵人麻痹大意。” 這個提議獲得了大家的肯定,軍官們紛紛想出了各種各樣的辦法,其中不乏真知卓見…… “好了!”看了看天色,我示意大家停下討論,馬丁·路德在一邊看著我,臉上有一絲笑意。 “既然大家的想法一致,就這樣辦吧!” 安排好了一切,我和馬丁·路德站在路邊看著士兵們在軍官的帶領下出發。 “不是說要好好教訓他們嗎?”馬丁·路德輕聲問我。 “想想,還是等等吧!”我向一列走過身邊向我致意的士兵回著禮,“事先沒有做好准備是我的錯!沒有完整的訓練也是我的責任。他們除了態度有些問題之外沒有什麼錯。” “所以你就只訓斥了他們的態度嗎?”馬丁·路德一樣在向士兵回著禮。 “不管怎麼說,部隊還是得保持士氣。”我說,“過多的訓斥沒有好處。” 馬丁·路德看著我,臉上滿是贊賞的神情,“就我這幾天的觀察,你是一個好將領,一個明智的將領。你手下的軍官和士兵很幸運!” “幸運嗎?但願是這樣,明天晚上可是一場惡戰啊!”看著頭頂的天空,我說了這樣一句話。 茫茫夜空,繁星閃爍。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