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又是一天過去了,我和以馬丁·路德為首的高級軍官在落日余輝中聚在一起,一遍遍的仔細推敲著我們的做戰計劃。每一個細節都反複斟酌多次以求得完美。 一個傳令兵以他最快的速度向我們跑來,手里拿著剛剛接到的情報。 “看來沒什麼問題了,”我接過傳令兵遞過來的情報看了看,對大家說,“他們正以我們安排的時間和方式靠近,又損失了數百人,入黑不久就會和我們接觸。真是非常配合的敵人。” “小砟l們,”馬丁·路德大聲宣布,“成功與失敗都在此一戰!都打起精神來!” 看著這些眼中閃動著好戰光芒的軍官,我也很想來幾句鼓勵的話,但是話到嘴邊卻又變了, “好好准備,慶祝宴會上一個都不准少!” “是!” 軍官們散去了,留下我和馬丁·路德站在原地。 有鑒于我軍的實際情況,我決定放棄昨天的做戰方式,以我軍拿手的步兵做戰方式來打這一仗。當然,這免不了要麻煩許多,但勝利是如此誘人,和它比起來,再多的麻煩也算不得什麼了。 象眼前這一個營地,就是我們今天花了幾乎整整一個白天才建好的,在離昨天戰場不遠的地方。規模,樣式,不但和昨天被我們攻破的營地一模一樣,而且還在里面加了些“設施”,以保證遠歸的“友軍”賓至如歸。 “想什麼?”馬丁·路德在旁邊問我。 “我在想,我們該有一支專門的工兵部隊來做這些事。”我指著新建的營地對他說,“不是專業的外行人動作可要慢得多了。” “哦?”馬丁·路德有些吃驚,“在這個時候你關心的竟然不是眼前這場仗?” “有什麼好擔心的?”看著他的眼睛,我的臉上露出笑容,“我們贏定了!” 這可不是盲目自信,這種短兵相接的做戰模式是我前生最拿手的。在周密的安排下,我有必勝的把握! “哈哈哈哈!”馬丁·路德笑起來的時候是有一點點誇張的,“走吧!我們也該去准備了。” ※ ※ ※ 我騎在一匹很普通的戰馬上,穿著全套的鐵制盔甲。雖然是帝國中級軍官的標准裝備,但這套盔甲的手工實在是不怎麼樣,在各處的連接處,縫隙大得嚇死人,可以把手指隨隨便便伸進伸出。 風大了起來,間中還夾帶著沙礫塵土。我不由拉下了護臉。幾絲染成棕色的頭發卻又從前額的盔甲縫隙鑽了從來,搗亂似的在我裝上水晶片的棕色眼睛前搖曳著…… 我已經在這里等了很久了,等待,是我最討厭的幾件事之一。 跨下的戰馬叫了一聲,不安的晃動起脖子來。那是因為夜風從遠處帶來了一陣若有若無的沉悶馬蹄聲。 “緊張嗎?”我對身邊的副官說,“就我們倆個人。” “有……點!”副官的聲音在風中有些散,“但是……我不怕!” “記住,”我拍拍他的肩,“我們倆現在可是鑰匙,是開啟勝利之門的鑰匙!” 副官點點頭對我說,“長官,我明白的!菾矽陰z挑選我來配合您。我叫科爾特,我已經准備好了。” “是嗎?出發!” 一夾馬腹,我向遠方一隊急進的輕騎兵迎去。科爾特緊緊跟在我身後。 我雙手握持著馬僵,以不急不緩的速度和迎面而來的馬隊慢慢接近。科爾特早已迎風展開了一面代表身份的步兵團隊旗幟,這是在我們昨天攻破營地後找到的,它當時是被插在崗樓上。與它以前的主人不同,它幾乎還是全新的。 我們已經接近到可以互相看得很清楚的位置,那是一個五六十人的輕騎隊。科爾特開始用一種特殊的手法搖l著手中的旗幟,對方也在用旗幟回應著。 雙方交錯而過,帶了帶馬頭,我繞了一個大圈到了對方領頭的軍官的身邊。 “是前衛嗎?”我大聲問, “對!營地的?”軍官回答我,從他聲音中可以感受到幾絲疲憊。與我的盔甲不同,他的盔甲是土黃色的,那是魔法盔甲。 “當然!”我掀起護臉,這是一個可以得到更多信任的動作,“情況什麼樣?” “都在後面,”軍官揚起左手,拇指對著身後,“一路上麻煩不段,很辛苦!” “科爾特!”我一臉關心的對那位軍官點點頭,對科爾特說,“你帶幾個兄弟前面先走,報告長官,就說兄弟們馬上就到。讓營地里准備好食物和休息的地方!” “是!”科爾特點點頭,帶著十幾個“兄弟”快馬加鞭的走了。 我們都留在原地等著後面的大部隊。 “長官,這次沒多大損失吧?”我問身穿魔法盔甲的軍官。 “別提了,真他媽的衰!”他順著風向地上狠很的噴了口唾沫,“進去的時候還好,就是回來的時候盡遇上賤民偷襲,什麼天上飛著的翼人,沙里藏的沙人!累得夠嗆不說,還丟了幾百個兄弟!” “回來就好!v來就好!”聽到這話,我好心的安慰著他,“營地里休息休息,保證你馬上就生龍活虎。” “你是不知道啊!”取下頭盔,他露出滿臉橫肉,歎著氣說,“哈力克將軍那脾氣……好在俺們這次沒有空手回來。” 我那知道這些內情?還是悶聲發大財穩當。 也許是想到回去後的事,對方再沒人說話。沉默中,時間在慢慢流逝…… “他們到了!”軍官指著遠方對我說。 我順著他的手看去,一支隊形有些散亂的騎兵開始出現在我眼中。 “看來追兵沒敢過界追來,”軍官欣慰的說,“他們在慢行。” “我們還是先到營地准備,”我對他說,“留幾個人給他們消息就好。” 我怎麼敢留下?雖然俺的演技不錯,但萬一露出馬腳那可就前功盡棄了。 “好!”被疲勞折磨得筋疲力盡的軍官高興的接受我的建議。是啊,長途行軍後,誰不想早點休息休息? 會讓你們好好休息的,永遠休息。我在心里這樣說。 ※ ※ ※ “來了!來了!”在營地守大門的是瑪法,“快開門!” 一行人經過大門,在我帶領下來到馬房。馬房外是十幾排系馬樁整齊的排列著。足夠敵人系馬了吧?騎兵一但下了馬……呵呵,那可就是落毛的鳳凰不如雞了! 再說,幾千匹馬呀!痹乖,賺翻了。 “去看看休息的地方怎麼樣?”系好了馬,我對軍官說,“還有食物。” “恩!”軍官的喉頭干咽了一下,“去看看。” 我帶他們到了營地的另一側,一路上為他介紹。 “你看,這里的這塊空地是為你們堆放物品准備的,是在營地的中心,非常安全!那邊,對,那邊就是士兵們吃東西的地方,你看地方夠用嗎?” “差不多夠了吧。”軍官回答我。 “啊!到了,”我帶著他來到幾頂大帳篷前,“這里是軍官休息用餐的,怎麼樣?地方夠用嗎?” “我算算看礙…”軍官一邊看著幾頂帳篷的大小,一邊掰著手指,“下級軍官七十多,中級軍官二十來個,加上四個帶隊的長官……夠了!” “夠用就好!被用就好!”我打著哈哈,眼睛給身邊的杰克打了個眼色,杰克一溜小跑,帶著敵人的軍官數目去找馬丁·路德了。 “你先吃點嗎?”我叫人端了一碗濃濃的肉湯過來交給身穿魔法盔甲的軍官,“看起來你餓壞了。盔甲也脫掉吧!” “等等吧!”他固執的搖搖頭,“長官們還沒到,給我點水就可以。” 我在一邊看著他大口的喝水,心里盡量什麼都不去想。基本上來說,這個軍官除了長相差點外其他的還不錯。我一直忍著沒問他的名字,因為……殺人,不管你是以什麼理由,往往事後心里總會多點什麼感覺,一種驅散不了的感覺,我不喜歡。但如果不知道對方的名字,或許可以早一點擺脫。 當他再次舉起碗的時候,敵人大隊人馬已經開始進營門了。 “長官們來了!”他放下碗對我說,“我們去迎接。” 我們一路小跑,來到一群親兵護衛著的長官面前。 “報告長官!”軍官向騎在馬上的人致禮,“步兵營准備好了食物和休息的地方!屬下看過,一切正常!” “他們的頭在哪里?”馬上的人一身白衣,神情冷傲,這就是我的對手嗎? “報告!”輪到我出場了,“我們的長官一早就和我們分頭去接應了你們了! 他那一處沒有語到你們。我已經派人去通知長官了!他一會就可以趕到!” “不在?”白衣軍官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我,稍一思索,就要開口。 我的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這時,白衣軍官身邊的一個軍官湊過頭去,輕聲說,“士兵們太疲勞了,馬匹也撐不祝” 白衣軍官無可奈何得跨下馬來,說出了我盼望已久的話,“吃飯,休息!人不卸甲,馬不離鞍!” “來人!”我叫一邊的士兵,“把長官的馬牽過去馬房。” “不用,”白衣軍官把自己的馬交給一個親兵,“你們的長官,力固先生,還好嗎?” “還好!但是我們長官的名字是文森特!”我大聲回答,俺早就防著你這一手呢! 他釋然的點點頭,在我的帶領下走進了為他們准備的帳篷。 安排好了一切,我退了出來。遠遠看到騎兵們紛紛系好自己的馬,走到一邊進食。只有一小隊人在營地中心看守著幾十匹馱著大口袋的馬。 瑪法走到我的身邊,輕聲對我說,“都進來了,營門已經關閉。” 我點點頭,帶著瑪法來到一個小帳篷里。 帳篷里擠滿了人,一個個滿臉是汗。 “怎麼?怕了?”一邊換上我的黑鐵甲,我一邊打趣。 “沒怕,是悶的。”莫亞苦著臉說。 我“嘿嘿”一笑,“馬上就帶你們出去透透氣。” “老大!”瑪法透到帳篷上的一個小洞看著外面,“他們都吃上了!” “讓他們吃飽!”我說,“不然那些食物就浪費了。” “可是……”莫亞慢吞吞的說,“老大,給他們吃那種東西……真的可以嗎?” “你記著,你們都記著。”我看著身邊所有的人,“對我來說,只要是可以讓我的士兵少死一些,那怕是少死一個!什麼事我都願意干!你們以後也要這樣做,不關是什麼辦法,也不用管別人怎麼看,只要對我方有利,就可以做!其他個人名譽什麼的……從現在起就給我丟掉!” “是!” 誰又想得到,就這一段話造就了日後公國第一任大法官,“卑鄙大法官”——-杰克,更多的人是這樣稱呼他。 ※ ※ ※ (盜版朋友須知:1,請你在書上標明正確的作者名字。 2,小明在網上的貼文中有很多錯字,別字,請您在印刷時修改。也請修改錯誤的標點符號。 3,你的性子急了一點,你該等到小明上傳每一章的篇的篇外篇再說啊!因為現在的書是不完整的。 4,你做到以上三點,並不表示小明不介意你的行為。要是有天小明心情不好的話…………)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