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戰利品很多。 我們不但追回了所有被搶的礦石,連帶敵軍的其他物資也盡收口袋。每個士兵都得在堆積如山的物資中分出一部分來自己帶著,盔甲,武器……還好把敵人的馬匹全部保留了下來,要不然這些東西全都得刨坑埋掉。那還不心疼死我? “好吧,”我跨上戰馬,“我們走。” 長長的隊伍宛如長蛇般蜿蜒前行,我和馬丁·路德帶著倆百人的輕騎在隊尾警戒。身後的營地已經付之一炬了,在疾風中,熊熊火光映紅了半個夜空。由于是在敵人的地界上,我們不敢過多的停留,一夜狂奔後的我們直到踏上了黑暗的土地,高懸的心才放了下來。 “累了吧?我留在這里就可以了,”馬丁·路德對我說,“你去前面吧!” 我點點頭,隨手掀起頭盔的護臉,“好。那這里拜托你了!” 馬丁·路德笑著對我說,“沒問題,你得看好那幾個家伙。” 要不怎麼說紅鼻子爺爺經驗豐富呢?當我帶著衛隊靠近本隊經過一片小樹林時,看見剛剛劃撥給那四個活寶的八個衛兵傻瓜似的站在樹林邊,樹林里卻傳出殺豬般的叫聲…… “走啦走啦……”衛兵用配刀推開那些路過的好奇士兵,“有什麼好瞧的?” “里面的聲音,有點象瑪法。”麥澤大叔小聲提醒我。 沒錯,把那個大呼小叫的聲音降上倆個八度的話的確很象瑪法。 我催馬走近一個衛兵,用馬鞭敲敲他的頭盔。 “長……長官!”那衛兵一副做賊被逮現行的樣子,反映十分遲鈍。 我對他點點頭算是回答,“你在干嘛?” “望……望風,長官!”他很艱難的咽下一口唾沫,可憐的家伙看來嚇壞了。 我用馬鞭對著他們晃晃,說,“那麼,你們都一樣?” “是……”幾個人都是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是長官吩咐的。” “麥澤大叔!把里面的人逮出來。”我很想知道這四個活寶在干什麼,“把這些看熱鬧的趕走。” “是!” 五大三粗的麥澤大叔翻身,下馬,到跨進樹林只用了三步,在灌木中穿行的時候,身手矯健的讓我驚歎不已。隨即,里面響起了鞭子抽在人體上的聲音和麥澤大叔的怒罵聲。 “你們干什麼!起來!起來!你們還象是軍官嗎!” “哇!” “誰呀!” “麥澤大叔!你別打我啊!” 看來有人倒黴了。 “出去!”麥澤大叔的聲音透露著不可抗拒的威嚴,“科恩總督要見你們!” 最先跑出來的杰克,對著我“嘿嘿”一聲傻笑,自己就跑到一邊站著去了,一邊用手摸著被鞭子抽著的地方,我這才注意到他盔甲凌亂。 然後是莫亞和海爾特,一樣的尷尬笑容,一樣的衣甲凌亂。 奇了怪了,聯想到麥澤大叔的怒吼……難道,這幾個家伙在里面……行軍途中非禮婦女可是要被“喀嚓”的!我的眉頭皺起來了,心里已經在想著用什麼辦法替這幾個家伙開罪了。 “啪”的一聲,一個被剝得只剩內衣的家伙被麥澤大叔丟到我的馬前,“他被壓在下面。” 我的腦袋“嗡”的一聲,果然…… “老……老大!”那家伙抬起頭來對我說話,居然是瑪法,“他們欺負我……” 雖然我的大腦一時反映不過來,但是我知道他們至少不用掉腦袋了。因為軍法里還沒來得及寫上非禮男子是什麼罪。 真是神靈保佑,雖然它什麼都沒做。 “香蕉你個西瓜!”知道沒什麼大事,我反而上了火氣,拖著瑪法就向樹林里走去,他這個樣子實在不應該呆在人來人往的路上。 “看什麼看!”我一邊踢著莫亞和杰克,一邊對那幾個衛兵罵道,“繼續望你的風!” “到底是怎麼回事!”到了樹林深處,指著幾個混蛋的鼻子,我的臉都快變成青色的了。 “是這樣的,老大!”海爾特向我急急的說,“你先不要生氣!” 看來他們還記得,我是很少和兄弟們生氣的,當然和生氣的次數成正比的激烈程度。上一次生氣還是小時候四個混蛋騙我去偷蘋果。 “說!”我幾乎是用吼的,幾個混蛋讓我傷透腦筋,“你們在干什麼!” “我們走到樹林外面時,”杰克收起了笑臉,向我賠著小心,語言變得特別簡潔,“莫亞摘下頭盔說熱!” “是的是的!”莫亞一個勁的點著頭,額頭上汗跡斑斑。 “瑪法就取笑莫亞,說他自己不會挑盔甲!”海爾特接著說。 “然後開始誇耀自己的盔甲怎麼怎麼好,”杰克繼續說,“穿起來怎麼怎麼風度翩翩。” 我看看可憐兮兮的瑪法,一副慘遭蹂躪的樣子,那里來的半點風度?還翩翩? “我們左問右問!終于知道他是借了我的錢去和大師拉關系,才有了這副合體的盔甲!” “還偷拿了海爾特藏在床下的倆瓶紅酒……” 我的頭開始變大了,“說重點!” “是!我們就把他拖進樹林,扒了他的盔甲!把他扁了一頓!完了!”海爾特說出了結果。 原來是這樣,看來沒人對瑪法的屁股感興趣,我應該高興才對,為什麼心里越來越火大?握住馬鞭的手越來越緊? “老大……他們還說,”瑪法帶著哭腔向我投訴,“我身上的肉不多不少,扁起來手感很不錯……” “剛剛打完惡戰……”我一字一字的吐出我要說的話,握住馬鞭的手慢慢提起來,“你們沒想想交戰中有什麼不足,戰後要怎麼補救,還有心情打鬧?” 馬鞭揮下,比剛剛的慘叫聲高十倍的聲音在樹林中回蕩。 “啊!老大!” “以後不敢了!” “還有以後?” “沒……啊!” ……………… 我騎著馬走著,身邊跟著三個活寶,瑪法手忙腳亂的忙著穿盔甲所以落在了後面。 “呵呵!”杰克算是幾個人中和我在一起的時間最多的,知道我的氣消得差不多了,“老大,你不要再繃著臉了。” “去你的!” “你不要這樣啊!老大……”杰克看到有門,立刻粘了過來,“你再繃著臉,我這小小的心靈會承受不了的……” “你現在是軍官!”我沒好氣的說,“不要嬉皮笑臉的!” “哦!”海爾特接過話,“那就是兄弟沒得做了,長官?” “啊?”莫亞裝做大吃一驚的樣子,“那我不要做軍官了!我要和科恩做兄弟。” 有攻有守,配合得真不錯。 我停住馬,緩緩的說,“你們有什麼理想嗎?對以後?” “理……想?”杰克眨眨眼睛,“哥,你有嗎? “我有,”莫亞點點頭,“把你養大。你呢?海爾特?” “我?我還沒好好想過。” “不管現在有沒有,你們以後總會有的。”我說,“不管是想擁有金錢,擁有美女,擁有權利,或者是想自由的生活。人總是會有理想的。” “這和我們現在有什麼關系?” “有關系!”用很少在我身上出現的嚴肅口氣回答,“要實現理想就得有實力!每天躺在床上想想理想就可以實現了嗎!” “父輩們說得沒錯,這是個亂世。”我的目光掃過每一個人的臉,“沒實力的話,不要說實現理想,連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什麼是實力?我們現在手中的軍隊就是實力!我一個人是管不過來的,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就算你不說我們也會幫你的。”莫亞說,“你是老大啊!” “說到老大,”我苦笑一下,“我很希望你們從我這個老大的背後走出來。” “啊?這是為什麼?”海爾特急急的說,“雖然我常常想搶回我原來的位置,但是也只是想想而已!老大你不要拋棄我們啊!” “我沒有拋棄你們的意思,我們的友情永遠存在,不會改變。” “那你……” “你想想,這樣下去,十年後,二十年後,別人說到你們是用什麼樣的語言?” “……” “這位是海爾特先生,科恩·凱達的好朋友。”我指著他們一個個說過去,“這位是莫亞,這位是杰克,這位是瑪法,都是科恩·凱達的好朋友。你們感覺很好嗎?” “這有什麼不對的嗎?”瑪法問。 “我希望我的兄弟全都是名揚天下的人!當然,是以自己的名字名揚天下!”我笑了,“到那時,我將很高興我是你們的老大!被人介紹說是你們的朋友!” “想偷懶就明白的說出來!”海爾特聽明白了,找了個借口走開,“說話還繞圈子!” 你個大西瓜,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了! “但是我還是有點不明白啊……”瑪法嘟嘟囔囔的說。 “穿好你的盔甲!”莫亞也明白了,“再繼續想!” “哦!”瑪法又落在後面。 山路彎彎曲曲,轉過一個彎口,看到前面隘口堵了一大堆人。 “海爾特!” “是!” “去看看怎麼回事!” 不一會,海爾特轉回來了。 “老大,有輛車壞在隘口里。” “你和莫亞處理。” “是!” “步兵!”莫亞上前大聲命令,“從隘口倆側山梁上繞道!” 山隘不是很高,這個命令不是很難執行。 步兵們開始向山上爬去,我們帶著幾個護衛穿過這幾輛運送傷員的馬車向山隘中走去。 “怎麼回事!”海爾特在前面一輛橫在路中的馬車邊發問。 車底爬出倆個人來說,“報告長官!車軸壞了。” “你不會把車掀到路邊!” “報告長官!馬上……就好了!” 海爾特點點頭,“你最好快一點,不然我要你好看!” 這樣就對了!那有軍官整天嘻嘻哈哈的? 繞過壞掉的馬車,杰克很有感觸的說,“海爾特和莫亞剛剛很有氣勢呢!” “你想的話也可以和我一樣!”海爾特回過頭來說。 “切!”杰克非常不宵的說,“我才不要你那一種!” “氣勢還有很多種嗎?”莫亞問。 “當然!我已經統計過了,”杰克掰手指頭的樣子很可愛,“有氣吞山河型,有正氣凜然型,有威風凜凜型,有樸實親和型……還有狐假虎威型,狗仗人勢型……” “那你選那一型?”海爾特很辛苦才憋住笑。 “我想選溫文而雅型,但是又舍不得英氣勃發型……本來昨天已經想好了選風度翩翩型……可剛剛才有人因為這個被扁,好難辦!” 我忙低下頭強忍住笑,可肩頭還在不由自主的抽動,多半倒是因為某人“風度翩翩”的遭遇。抬起頭時眼光不經意的瞟過瑪法,卻發現瑪法的臉色刹那間變得極為蒼白! “小心頭上!”瑪法大聲喊道! “下馬撲倒!”幾乎同時,我也叫了出來! 瑪法遠遠的跟在後面,看到了我們頭上的一片極速生成的淡淡黑云。而我,卻是聽到了頭頂傳來的“滋滋”異響。 我心中很感激特納西和威伯倆位大叔對我們的訓練,因為在危險到來前的那一瞬間,我們幾年訓練的成果表現得淋漓盡致。海爾特一個側身直接摔下了地,杰克怪叫著向後翻了下去,我和莫亞都是頭一低,身體一壓一斜,手扶著馬頸滑了下來撲倒在地上。 “啪!啪!”十幾道手臂粗的閃電閃著刺目的白光在空中畫出蜿蜒的蛇型路線,劈頭蓋臉向我們打下來! “你媽的!要掛!”我苦笑著說。

上篇:第9章     下篇:第1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