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1章  
   
第11章

淒厲的慘叫響了一半就突然停止,一個來不及下地躲藏的衛兵連人帶馬被一道閃電擊中,片刻之間又被第二道閃電擊成了一塊塊四下飛散的黑色碎片。 我們只有把身體緊緊的貼在地上,讓擊打在地面上的閃電濺起的大量的碎塊掉落在身上,任憑灰塵蓋滿面孔。而幾天來朝夕相般的馬……已經消失了。 “瑪法!腄豆琱j聲叫。 “玄冰風暴!”後面的瑪法從馬背上躍到空中,一次就向左邊的山腰方向射出了四只閃動著白色光芒的羽箭,“在左邊!” “敵襲!腄邪豕鴞a面的瑪法一邊反手抽箭,一邊大聲示警。玄冰風暴?再過五年他也許可以使用,剛剛那個應該是普通的冰箭。 瑪法的欺騙為我們贏得了一絲時間,我要抓緊。不管誰是襲擊者,要是他再有個土系法師,再來個大地之怒的東東,那就真的完了。 “莫亞麥澤!右邊!海爾特跟我來!”我從地上手腳並用的竄向山邊,海爾特一聲怒吼跟在我後面。雖然襲擊者來自左邊,但是右邊也不得不防。 快到山坡時,第二次魔法攻擊來了。這次來的不是黑云,來的是只是一股閃電,不過,它太大了!而且,它是從空中斜著向我打來的! 我瘋了般的用左手抽出刀,右手把刀鞘扯下向頭上扔去。同時身體前撲。 被扔上空中的刀鞘所吸引,閃電微微改變了一點方向,“啪”的一聲巨響!黑鐵的刀鞘被打成了碎片,余怒未消的閃電在還在地上炸出一個大坑。 我象是被人踢了一腳,本來就快著地的身體被爆炸的威力帶著飛起來摔在山坡上。是什麼人啊!用魔法都不用詠唱的? 我咬著牙,貓著腰,手一撐站了起來,向山坡上的一片小樹林沖去。 “玄冰風暴!”又是幾只冰箭從頭上飛過,是瑪法在支援我。右邊的山坡上已經傳來莫亞和麥澤大叔的喊殺聲,他們已經開始了。本來走在山腰的步兵也大聲叫喊著拼命沖過來,不過,和那威力強大的閃電比起來,他們的速度太慢了。 “靠自己!”我暗暗對自己說,離小樹林已經不遠了。 一個黑色的身影從樹林中跳出,手中的巨斧一晃,瑪法的幾只“玄冰風暴”之箭就一頭栽下了地。是個矮人!矮人跳那麼高干嘛? 另一個身穿黑色斗篷的家伙從藏身的草叢中站起來,手中的銀色戰弓一挑,擊飛瑪法的最後一只“玄冰風暴”。右手接著扣上弓弦,一個黑呼呼的箭頭對准了我。 “硒陀伊--”先跳出來那家伙落到地面,嘴里不知道在說什麼,一斧向我掃來。 慢點可不可以?我還沒站穩! 我用刀豎著一架,借用矮人斧上傳來的力量,就地打了一個滾,從他左邊繞開跑了。 “嗷!”那矮人一定非常不爽,發出一聲怒吼緊貼著我追來。追我?就憑你那短腳?我呸! 黑衣的弓箭手看到我他跑去,臉色很平靜,架在銀色戰弓上的那只箭還是一絲不差的對著我。 “硒陀伊!”身後的矮人斧手又一次跳了起來,想都不用想,他的巨斧一定是帶著呼呼風聲劈向我的寶貝腦袋。 拼了!我轉過身,開山刀高舉過頭,迎向空中的矮人,再次大叫,“瑪法!” 矮人跳得很高,做夢都沒想到我會突然停下轉身。刹那之間,他就越過了我的頭頂,非常無奈落向他預定的地點。有這一點時間,海爾特已經趕到。 “玄--冰--風--暴!腄那羲k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還來這個?你個大西瓜,能不能來點別的?我差點哭出來。 我和海爾特互看一眼,刀劍一左一右向矮人殺去。 剛剛落地的矮人還來不及站穩,就被海爾特重重一劍劈的退了一步,還沒回過氣來,我的刀鋒一轉,已經在他的肩上留下一個大口子。這就是我們在一起訓練的結果,一加一的效果是大過二的。 輪到我進攻時,“嘣”的一聲,弓箭手射出了他現身後的第一只箭。他計算得很好,要麼我繼續進攻,挨上一箭;要麼我不進攻,矮人就可以搶回主動。 沒有太多時間去想,手中的刀仍然重重劈下,同時身體調整方向,本來被那只箭對准的心髒移開了一些距離,我只能做到這麼多了。 “恩!”痛死了!箭從我肩頭穿過,留下一個血洞,你媽的,什麼人啊!我穿的可是黑鐵甲! 矮人再中海爾特一劍,還是他比較慘,右手手臂和肩頭只連著一層皮了。海爾特一個人應該可以擺平他,我的對手現在已經變成那個弓箭手。在這個距離,我如果沖過去,他應該還有再放一箭的時間,但就他的箭術而言,一箭就會要了我的小命。 還有……在他身後的魔法師! 怎麼辦?過不去的話,掛定了。 算了,死馬當成活馬醫。眼睛一瞪,我向弓箭手沖了過去。 “玄--冰--風--暴!腄那羲k又一次開始“有力”的支援我。 聽到這個中氣不足的聲音,弓箭手冷冷一笑,手中的箭並沒有搭在戰弓上。我知道,他會先挑飛瑪法的箭再射殺我,一個好的弓箭手拉弓瞄准是可以在瞬間完成的。 “啊!”我越沖越快,弓箭手的笑越來越冷。 瑪法的箭從我頭上飛過,我也舉刀過頭,來吧!就算我被你一箭穿心,我也得拉上你一起死! 弓箭手手中的戰弓一挑,和瑪法射出的箭撞在一起,一聲清脆的響聲,瑪法的箭飛了出去。緊接著他身體下蹲,右腿後放,擺弓步搭羽箭,外加上弦拉弓瞄准…… 整套動作一氣呵成,精確快速,帥極酷斃。 “啊!啊!”我叫著沖近了,他沒射出箭來。誰都知道距離越近箭越准這個道理,我的心揪成了一團。 “啊!啊!啊!”我沖得更近了,箭還是沒射過來!看到他的嘴唇微微動著,我的臉都麻木了。他還在箭上加魔法?我靠,我這下會掛得很難看。 “啊!啊,啊?”我沖到近得不能再近的地方,他仍然沒射我!我的眼珠子差點掉下來,他吃錯藥了?還是有其他陰謀! “啊腄豆皒}下不停,一陣風似的沖過了他身邊,終于知道了答案。 “玄……冰箭……真的……是……玄冰箭……”我對天發誓,他是這樣說的,“騙……我……下賤……” 我的大腦對這這件事實在是找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不過我想當時我臉上的神情一定很白癡。因為我是跑到他身後很遠才想起應該給他一刀的。 他的身體被玄冰凍結,沒了頭的身體在緩緩倒下後還保持著那個酷酷的姿勢,帥,真的很帥,簡直帥到極點變成衰。 我沖進了樹林。 一個身穿黑色法師袍的人靜靜的站立在樹林中的一小塊空地上,臉上戴著一付面具。 “你在等我嗎?”終于可以和這家伙面對面了,這讓我整個人輕松下來,眼光一邊向周圍觀察,一邊說話,“不想死的話,給我跪下。” “周圍沒其他人,你不用緊張。”他的聲音很低沉,“我到這里來,就對死有所准備。可以活著回去的話自然是神的恩賜,與是否向你下跪無關。” “你看看現在的情況,”我把開山刀靠在肩上,踏前一步,“你的人完了,你的命是在我手里。跪下!” “是啊!他們完了。”魔法師向四周看了看,“這里就剩下我一個了。” “這麼近的距離,你是沒時間使用魔法的。”我笑了,“但是,你要用個照明術什麼的倒是可以。” 樹林外,大批的步兵已經趕到,我甚至聽到了兄弟們的腳步聲,矮人在一聲怒吼後沒了聲音。 “是嗎?”魔法師也笑了,“如果是已經使用了的魔法又怎麼說?” 隨著他的話,身邊的樹木和藤蔓發瘋般的生長,瞬間就變成一道過頂的綠色屏障把我倆圍了起來。 “看到了嗎?”他的頭揚了揚,說,“你的人想打開這道屏障可得花些時間。” “我討厭綠色!”看到自己發出的一個火球對這些藤蔓毫無效果,我恨恨的說,“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滿意的!” “我也這樣想。”他不緊不慢的說,“瞥開你其他的東西不談,僅就你的頭腦,反應和武技來說,你很優秀。” “象只烏龜一樣縮在這里……”我回答他,“你到底是誰?” “我可以告訴你。”他緩緩走動著,“我是一個擅長雷系和自然系魔法的魔法師。其中又以雷系魔法最好。當然,做為一個收錢辦事的魔法師,事成身退的空間魔法也會一點點。” “你的魔法可以不用詠唱?” “需要。” “你唬我?你以為我聽不到聲音的嗎?” “還有點時間,”他說,“我就讓你明白的死去好了。” “你媽媽的……有屁就放!” “對一個吸血族人來說,粗魯的語言不會讓我激動。”他拉下頭上的斗篷帽子,摘下了面具,出現一張蒼白清瘦的臉。對我一笑,幾顆尖利的牙齒證明了他的身份。 “吸血……族,”我大吃一驚,“你?” “是,我是藍玉吸血族的塔里傲伯爵。” “等一下!我和你們的頭領是好朋友!” “科恩閣下,”他似乎是心不在焉的搽著面具上的灰塵,“你說的那個是白羽吸血族,是我們世世代代的敵人。” 敵人? “你不用懷疑,在外面截殺你的是一個黑暗矮人武士和一個咆哮族精靈弓箭手。 雖然他們是用來引誘你到這里,但是我還是輕視了你。你來得太快,我幾乎來不及准備好一切。” “你……你是說,”我有點迷惘,“這些種族都是分裂的?” “當然。” “我靠!” 外面士兵在拼命的砍擊著藤蔓,兄弟們焦急的呼喊聲也一聲聲傳來。 “這是一種自然系高級魔法,名字叫‘綠色之保護’。是以魔法刺激植物按我的意志極速生長。時間可以維持一個鍾。”他對我解釋,“就我多年使用的心得,我已經可以在事前完成詠唱,再用另一個自然魔法來抑制住植物的生長。就象剛才一樣,你進來之後我才撤消抑制魔法。所以你是聽不到我的詠唱的。” “那先襲擊我們的雷系魔法呢?” “我的雷系魔法最好,是以為這個,雷神之錘。”他把雙手從寬大的斗篷下拿了出來,手中拿著倆個小錘。 我仔細看看,倆個黑色的錘幾乎一模一樣,都是戰錘的謎你版。 “這是威力強大的神器。”他揚了揚手中的黑錘,“有了它,我可以不用詠唱。” “不錯哦!這就是你的全部財產?”我心里在打鼓,沒想到這個魔法師這麼厲害,是那個家伙說魔法師近距離戰斗力等于零的? “到現在為止,我還沒……” 沒等他說完,我伸進地下的腳猛的踢出,帶起大量灰塵彌漫在我們之間擋住了他的視線。從他的痛說家史時我就明白今天遇到的都是些魔法武技頂呱呱的賤人。 “啪”一道閃電劈到我剛剛站立的地面上,塵土飛濺。 我不停的變換著位置,發出一個又一個風刃魔法,希望可以拖延他一點時間。 “林中的精靈,晃動你潔白的身影,彌漫在這里。為我搽亮眼睛,為我阻擋敵人的視線。”我還在詠唱著。屁股一麻,一道閃電在我的腳邊炸開!還好,我的魔法濃霧也彌漫開來。 一時間,這里是橫風大作,雷電交加,彌漫著的大量灰塵成了我的救星。我在飛沙走石中跳來跳去。 “我們來玩個游戲好了!”他手里沒停,嘴上更有勁,“輸的人輸掉一切。” 跳了幾圈,我發現事情不大對勁,為什麼閃電劈得離我越來越近了!往往是身體微微一麻,一道白光就來了。 “操!”我開始一邊繞圈子一邊脫起了黑鐵甲,以為我發現每次閃電到來之前,這個混蛋都會先發出一些極細的小閃電,這些小閃電碰到我的盔甲就會在一閃之後消失不見。身為雷系魔法師的他一定是用這種方法知道了我的正確位置。 散亂的盔甲東一塊東一塊到處都是,這樣一來,小閃電再也找不到我了。 我伏在地上,慢慢把手里的黑鐵刀放下,輕輕從腳邊抽出倆把匕首。左手是很多年前威紗的父親送我的,右手是矮人大師隨刀附送的。 “從現在開始。”我對自己說,慢慢的蹲起來。我得小心點。 “時間快到了,我們來結束這場游戲。不要以為我找不到你你就安全了。”濃霧中,塔里傲說著,“我是雷系魔法師,我對雷系魔法有很強的抵抗力!看我的群雷術!” 一時間,數不清的閃電從天上爭先恐後的劈下來,我剛剛向塔里傲說話的方向扔出了黑鐵匕首,第一道閃電就劈到了地面上。 “啊!”塔里傲叫了一聲,好象倒在了地上。中了! “啊!啊!啊!啊!啊……”這是我的聲音,我被無數道閃電劈中,又痛又麻又木……苦不堪言。問題是,明明有這麼多的閃電,就是劈不死我。 “你……媽媽……的。”閃電終于過去了,我筋疲力盡的躺在地上,連手指都不想再動一下。什麼時候挨打也變得這麼費體力了? “風之精靈啊,實現你對我的承諾,吹散我眼前的迷霧,還我清晰的視線……”這是塔里傲的聲音。 濃霧被風吹散,塔里傲一跳一跳的向我走來,蓬頭垢面,衣服變成了乞丐裝,一片片的掛在身上。我的黑鐵匕首插在他大腿上。 “嘿……嘿……”我干笑一聲,渾身上下痛如刀割。 塔里傲嚇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你……你沒死!” “好兒子!我……還死不了……”我掙紮著想起,身體卻只動了一動就倒了下來。 “連我都被閃電傷成這樣了,你居然還沒死……”塔里傲坐在地上,面無表情的舉起雷神之錘,“我佩服你!” “啪”的一聲,一道閃電直接打在我胸口上。 我被閃電打了一個後空翻,落下地的時候已經變成了臉朝下。 又是一道閃電擊中我的背,痛苦讓我已無遐再數。 終于停了。 “噗”我吐出了大口的鮮血,連抬頭的力氣都沒了,連眼皮都變得無比沉重,我要用我全部精力才能保持它們在撐開的狀態,真的很想就這樣睡過去。 “嘿嘿……”塔里傲的傷看來也不輕,“血!血!腄 我側著頭看他一步步爬過來,心里不由想起吸血族的人在使用魔法後需要大量鮮血。你媽媽的大西瓜,你不是想過來吸我的血吧? 塔里傲到了我身邊,雙手把他的傷腿擺放好,舌頭添了添嘴唇。 “你輸了,”他拉著我的衣領,看著我的眼睛說,“我是勝利者,應該得到好待遇。”

上篇:第10章     下篇:第1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