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 黑暗傳說─科恩離開的日子  
   
篇外篇 黑暗傳說─科恩離開的日子

海爾特和莫亞終於收拾掉了那個矮人武士,卻還是晚了一步,只能眼睜睜看著科恩和那個魔法師一起被關在由樹枝和藤蔓組成的屏障里。 一陣陣異響從里面傳出來,讓兩人急得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這該死的綠色屏障!」海爾特狠狠的一劍劈下去,卻只在上面留下了一個小小的口子,這個小口子還立即被新長出來的藤蔓給填上。 看到這一切,莫亞紅著眼睛大聲吼叫,催促士兵們用手中的武器快些砍,一定要救出老大來! 其實不用任何人叫,士兵們也都在用手中的東西瘋狂的砍著,雖然砍出的缺口一次次被藤蔓填補上,但是誰都不肯停下來。 因為大家都知道,科恩總督什麼都好,就是魔法擺不上台面,而且他的魔法還不是一般程度的稀松平常。 一個在那麼多大魔法師甚至魔導師教誨下長大的人,卻只有讓人笑掉大牙的三級魔法,撐死一個見習魔法師的資格。 現在里面就算有十個科恩,對那個強大而邪惡的魔法師來說也只是一個小玩笑而已。 沒有其他辦法,士兵們努力的砍著,他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在這場人與藤蔓的耐力比賽中獲得勝利。 在這時,得到急報的馬丁已經趕到了。 「怎麼回事!」看到這些在蠻干的士兵,馬丁發火了∶「為什麼還沒進去?」 「這些東西……」莫亞苦著臉說∶「我們只有這樣!」 「走開!」馬丁一把推開身邊礙事的人,看了看這些藤蔓,馬上就想到了辦法∶「魔法師先用冰系魔法凍住一塊,再多來幾個人,整片的推倒!」 「傳我的命令!」馬丁回過頭來對麥澤大叔說∶「命令所有部隊開始搜索,說不定他們還有同夥,不得再有這樣的事件發生!」 麥澤大叔答應一聲,轉身跑開。 在馬丁說話的同時,十幾個魔法師已經開始用大量冰系魔法同時冰凍同一塊藤蔓,就連這些藤蔓紮根的泥地也沒放過。慢慢的,大量的冰晶掛在藤蔓上,它們冷凍凝結起來並連成一片,藤蔓的生長勢頭終於被冰系魔法所阻止了! 海爾特和莫亞早就在旁邊選好了一群身體最強壯的士兵,等著馬丁爺爺的命令。 「好了!」馬丁對他一揮手∶「就是現在!」 海爾特嚎叫一聲,搶先帶著一隊士兵向藤蔓結冰的地方沖去,幾十個魁梧的身體同時撞在上面,力量不可小視。 受到撞擊的藤蔓向內塌陷下去,卻慢慢的止住,在幾十個男人那歇斯底里的叫聲中將他們彈了回去! 雖然很不甘心,海爾特卻不得不帶人退回原地,他得准備下一次。 輪到莫亞了,又是幾十個人一起壓在了藤蔓上,雖然這次藤蔓內凹的程度有些加大,但是他們仍被彈回…… 沖擊了好幾次,卻一次次被彈回來,那藤蔓就是堅持著不倒!士兵們大多已經被上面的魔法凍得嘴唇發紫,有的人還被戰友的盔甲刮傷而鮮血淋淋,卻個個咬牙堅持,哼都不哼一聲。 這時,藤蔓屏障里面傳來了一聲慘烈的嚎叫,隨著這絕望的聲音,一道極粗大極刺眼的光柱在頭頂的云端出現,直直的打下來……在藤蔓里發生了爆炸!爆炸的餘勢夾帶著大量灰塵沖出,吹得站在外面的人衣角「獵獵」作響,強烈的爆炸聲就算是十里外的人都可以清楚的聽到! 這是上位魔法!科恩危在旦夕! 「莫亞!」海爾特聲嘶力歇的叫著∶「一起沖啊!」 海爾特一邊叫一邊帶著自己那隊人沖了上去,藤蔓被他們壓得搖搖欲墜。 「沖啊!」莫亞帶著人壓在海爾特等人的身體上,所有人都在用力,後面的人就踩著前面人的頭向上爬,都在用力的往下壓……終於,加上本身結冰的重量,又在冰凍魔法下失去了新生力量的補充,藤蔓屏障再也支持不住,在一片「劈里啪啦」的聲音中倒塌了下去! 海爾特被幾十個人壓在下面,隱約聽到莫亞大喊了一聲老大的名字,哭腔里帶著戰栗。 顧不得擦一擦臉上被藤蔓刮破的地方,海爾特心急如焚的從人堆里爬了出來,卻看到莫亞跪在一個碩大的泥坑邊,面色蒼白。 「老大!」呆呆的莫亞對跑到身邊的海爾特說∶「這……誰才是老大?」 海爾特看著泥坑里的兩具軀體,一樣的焦黑,四肢都還糾纏在一起。 「冷靜……我們要冷靜!」海爾特對莫亞說∶「老大是絕不會有事的!你給我振作起來!」 莫亞看看他,點點頭滑下去泥坑。 兩具軀體幾乎是一模一樣,表面的皮膚都給燒得黑糊糊的,莫亞伸出手去觸摸,誰知道手指才剛剛碰到其中一個,那具軀體就塌了下去變成一堆灰……「我我我……」莫亞又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一臉驚慌的看著上面的人。 「好好看看!」馬丁來了∶「科恩身上穿著一件大地護甲,那是專門防禦魔法攻擊的,應該還在,你再仔細看看!」 「是是!」莫亞忙仔細打量著剩下的這具軀體,在他身上發現一層同樣是黑糊糊的衣物…… 「老大還在!」莫亞這次再也不敢出手去碰一碰∶「我看到大地護甲了!」 馬丁和海爾特也下到泥坑里來,看著這個黑糊糊的科恩。 「老大他……」莫亞問∶「會不會……」 「你胡說什麼!」海爾特瞪著他說∶「老大不會有事的!」 馬丁用手指輕輕的觸摸科恩的身體,和那具已經散掉的軀體不同的是,科恩的身體被摸到的地方只有一層表皮被揭起,露出下面紅紅的肌膚。他又把手指放在科恩脖子的血管上,卻感覺不到一絲血管的跳動。 「古怪……」 「魔法師!」馬丁大聲叫著∶「給我過來!」 幾個魔法師跑過來,都被科恩現在的樣子嚇了一大跳。 「你們有什麼魔法可以讓科恩總督的身體保持現狀?」馬丁抓住一個精靈魔法師問∶「我們要用最短的時間把科恩送回黑暗城,而你們要使他的情況不至於惡化!」 「可……可以用冰凍術……先穩住。」精靈魔法師說∶「我們只能做到這點!」 「那就馬上動手!」 魔法師們圍在一起小聲商量了幾句就立即開始,他們先把科恩的身體放平,極小心的清理掉上面的泥土,再將他的身體懸浮在空中,幾雙手一起發出白色光芒……一層層白氣開始籠罩著科恩的身體,將他完全的包裹起來。 「長官,我們完成了!科恩總督已經被冰凍。」一個精靈魔法師看著馬丁∶「但十五層冰凍術也不可能維持多久時間,所以你們的動作一定要快!」 「馬上將科恩送回黑暗城!」馬丁不停的下著命令∶「莫亞你立即去暗月城,報告維素總督這里的一切,請他立即過來主持大局!海爾特你去聖都,一定要面見到克里默陛下,向陛下求援!對了,在那之前要先去大魔法師威伯那里,叫他第一時間趕來!」 「是!」 「是!」 科恩的身體被固定在一頂由帳篷改裝成的擔架中,幾個軍官小心的扛著這個像個大包裹的東西,讓幾十個翼人士兵可以拖帶著他緩緩飛起來。 看著他們遠去的身影,馬丁·路德心中焦慮到極點。 他明白,普通人受到了這樣重的傷害,可能就是光明神親自來都沒有用吧!自己無論怎樣努力,也都只是盡盡人事罷了……同時,心中卻又有一個聲音在不停的說∶「科恩不是一般的人,他一定會好起來的!」 馬丁·路德回過頭來,不斷對軍隊下達著命令,用他的鎮定約束著部下。越是在這種非常時刻,軍隊越是不能亂。 而在另一邊的黑暗城,所有人還在等著勝利的消息,對科恩發生的一切都一無所知。 當有人遠遠看到己方的翼人士兵拖帶著一個大包裹飛回來時,還以為那里面一定是很重要的戰利品,有很多小孩子跟在下面跑……誰也沒想到他們親愛的總督是這樣回來的。 他的三位妻子正在等他,她們只是被先期到達的翼人士兵很模糊的告知∶總督大人受了點輕傷,現正在被送回的途中。馬丁長官要你們做好准備,因為第一次出戰就受傷的關系,總督大人覺得很丟臉,心情不大好…… 也不是士兵們刻意隱瞞什麼,事實上,以前的科恩總督現在變成烤鴨並停止呼吸心跳,這件事到現在為止,知道的人不超過十個。 翼人士兵們在科恩總督的帳篷前緩緩降落下來,還有一封馬丁長官給三位總督夫人的信。 「夫人!」一個負責送科恩總督回來的翼人軍官說∶「馬丁長官吩咐,三位夫人一定要在看完這封信後才可以打開包著科恩總督的帳篷。不然的話,因為錯誤的方法,科恩總督會在打開帳篷時受到不必要的傷害!」 本來就很擔心的菲琳接過信,拆開,只看了幾眼就臉色蒼白。 凱麗想湊過頭去看看時,信已經被菲琳從容的放進了口袋。 「還以為是什麼事,原來是不可以被風吹到啊!你們把總督抬進去吧,記得放下帳幕。」 菲琳不動聲色的對身邊的人說∶「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我們的軍隊已經贏了!」 「雖然我們已經勝利,但外面還是要加強戒備。」看了看興奮的大家,強顏歡笑的菲琳說∶「另外,去請菲謝特殿下來,我們要和總督商量一下迎接部隊的事。」 聽她這樣講,大家松了一口氣,都去忙著自己的事,既然總督大人還要操持公務,那他的傷就不會重,總督是什麼樣的人啊!可以閑著還不閑著? 士兵們把總督小心的抬了進去,放在床上。 「溫絲麗妹妹!」菲琳看著最後一個人走出去,腿一軟就癱坐在地上∶「快!快請奶母親來!」 「為什麼啊?」正准備看看科恩的溫絲麗回過頭來不解的問∶「菲琳姐姐?」 「快啊……」菲琳的眼淚流了出來∶「科恩快死了!」 猶如一聲巨雷,這個消息讓溫絲麗和凱麗渾身一震! 「還有!」菲琳拉住了向外跑去的溫絲麗∶「妹妹……千萬不可以讓任何人知道這件事!」 溫絲麗點點頭,深吸了一口氣,艱難的強壓下眼中淚水,裝成若無其事那樣緩步走了出去。 「溫絲麗呀!聽說科恩受了點傷……」說話的是菲謝特,他遠遠的就叫住了才出帳篷的溫絲麗∶「已經回來了?還是叫人帶他飛回來的?」 「是啊,一點輕傷,就是不可以受風。他可是一回來就叫人通知你呢!你快去看看他吧,已經是總督了,還這樣任性……」因為身邊有其他人,溫絲麗不得不這樣回答,臉上在微微笑著,一顆心卻已經快碎了。 「呵!那我先去看看他。這小子!」菲謝特笑著向帳篷走去∶「不知道又想到什麼壞主意!」 溫絲麗急忙向自己的帳篷走去…… 當包裹著科恩身體的帳篷布被大家輕輕揭開時,在場的幾個人都覺得自己眼前是一陣陣的發暈,尤其是給母親送出信剛剛回來的溫絲麗,一看到冰層里科恩那黑紅相間的身體,她就倒了下去,嚇得菲琳連忙把她放在旁邊的椅子上。 「科……恩。」凱麗伸出手來,已經說不出話來。 「大家要振作起來!」做為這當中唯一的男性,菲謝特極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希望用自己斬釘截鐵的語氣給大家信心∶「科恩是不會有事的!一定是這樣,想想上次,那麼惡劣的情況科恩都能挺過來……這次……只能算是小意思!」 「好……吧!」凱麗輕輕的給科恩蓋上毯子∶「精靈阿姨明天就可以到……她一到科恩就會醒過來的……」 「還有!爺爺在信中一再強調……」菲琳看著大家∶「絕不能將科恩受傷的真實情況露出去!不管敵人是誰,他們既然想要殺死科恩,就一定會有其他准備。我們都要嚴密的封鎖消息,要讓他們感覺到科恩沒事,暗殺的事已經失敗……這樣的話,他們就會暫時停止,而不會在這個關鍵時刻再對科恩窮追猛打!」 菲謝特點點頭∶「不僅這樣,還要在整個工地上都做出一片喜慶的氣氛來!菲琳,奶等一下就和我一起去正式宣布我們勝利的消息,安排一些事情。而凱麗奶和溫絲麗陪著科恩,一步都不可以離開,在科恩沒醒的這段時間里,我們一定要堅持住,不能讓敵人有機可乘!」 「等一下……」剛剛醒過來的溫絲麗滿臉淚痕∶「還要說明所有的事都是由科恩安排的,風格上要誇張一些,科恩的性格就是這樣,不然會被人看出破綻來……」 大家想想,的確是這樣。 當天晚些的時候,菲謝特王子殿下,這個現在是黑暗行省地位最高的人,就在總督的大帳召開一個會議,具體安排怎麼樣迎接勝利回家的黑暗軍隊。 陪同他一起的,是科恩總督三位妻子中地位最高的菲琳夫人,幾乎所有的高中級官員都參加了。 在會議開始前,人們就驚訝的發現,菲琳夫人今天很隆重的穿上了禮服,還特別化了個淡妝,這可是以前從沒見過的事! 也許是因為勝利的消息,菲琳夫人本來就很有精神的大眼睛正在一閃一閃的散發著光彩,臉蛋也是一片嫣紅,使得氣質端莊高貴的她現在看起來比平時更多了幾分親切感。 菲琳夫人站在大帳邊,和各位官員交談著,一同分享勝利的喜悅,她高漲的情緒影響了每一個參加會議的人。 而今天主持會議的菲謝特殿下,現在正苦著一張臉坐在平時總督坐的位置上。他手里握著幾根不知道從哪采來的草根……現在,他一邊把草根掐成一小段一小段 扔在地上用腳去踩,嘴里一邊還在說著什麼…… 「科恩你這個家伙!你給我等著……」位置靠得比較近的人可以聽到菲謝特殿下在小聲抱怨∶「你自己舒舒服服躺在床上,卻叫我來主持會議……我!我一定會報複你的!」 這樣的情況大家可見得太多了,通常科恩總督的朋友在受到某人欺負之後,覺得自己很吃虧,可打又打不過、說又說不通,求助無門,上告無憑……就是菲謝特現在這個表情了! 「看見了嗎?」官員們忍著笑互相交頭接耳∶「菲謝特殿下又被科恩總督欺負了……」 「當然了,你想想看,科恩總督出征這麼多天才回來……還不逮著誰就欺負誰啊!你可小心點,你上次被罵的那件事還沒完呢!」 「但是科恩總督怎麼不來主持會議呢?」 「你笨啊!沒看見兩位夫人沒來嗎?小別勝新婚,你聽說過沒有……」 「我又沒妻子,我怎麼會知道?」 「你不知道無所謂,科恩總督知道就行……」 「好了!人都來齊了!」菲謝特殿下掐完草根後拍拍手∶「現在,我就替科恩那混蛋……不,是替科恩總督開會了!我先來說說這次的議題……」 因為菲謝特殿下不小心說了混蛋兩字,下面的官員們一邊竊笑一邊把分到自己頭上的事記住,笑歸笑,如果沒做好份內的事,可會被總督大人扒掉一層皮……至於菲謝特殿下罵總督混蛋的事嘛……今天晚上菲謝特殿下的慘叫聲肯定會傳遍黑暗城的!這可是黑暗特產,別的地方絕對聽不到。 「菲謝特殿下!」一個官員有些為難的說∶「要在城牆上掛彩帶這件事有點難……您知道,我們的城牆還沒有完全建好啊!」 「我知道有什麼用?」菲謝特殿下用手托著下巴,一字一字面無表情的說∶「你們親愛的、敬愛的、永遠正確的,渾身癢癢的總督大人可說了『有哪個家伙推三阻四,就叫他來見我!我會很高興和他面談。』我想,或許你也在期待著和科恩面談一次……我馬上給你安排。」 菲謝特殿下的眼睛在閃光,這就代表著……有危險!因洛u酗H不止一次的這樣上過當,傻呼呼的一頭撞到心情不好的總督刀尖上,這是總督的兄弟們用了很久的老套路了。 「不用了!不用了!」又不是沒上過這樣的當,那官員忙搖著手說∶「我想……我們會有辦法的!」 「是嗎?」因為沒找到替罪羔羊,菲謝特殿下好像有些沮喪∶「你們誰還有問題嗎?」 「沒有了!」 「那就這樣吧!」菲謝特殿下好像想到了什麼,擺擺手對大家說∶「散會!」 菲謝特說完就跑到菲琳夫人身邊站好,話還沒說就先擺出一個真誠的微笑。 「菲琳啊,我們可是朋友呢!」走過他們身邊的官員聽到菲謝特殿下對菲琳夫人賠著小心∶「那麼奶是否可以考慮忘記我剛剛說過的某一句話,從而不對某人提起呢?」 「可是,我因為這幾天擔心某人而沒有睡好……」菲琳夫人說∶「你指的是哪句話呢?」 「真是厲害呀!不愧是總督夫人,看來菲謝特殿下會被訛詐……」 官員們放慢腳步,在心里這樣想著。 「就是有混蛋的那句啊……我是無心的哦……奶知道他的心情不好……」 「哦,這樣啊,可是我的生日快到了呢!我哪有時間想別的事?」 「啊……啊!放心吧菲琳!奶過生日怎麼可以馬虎呢?」菲謝特殿下大義凜然的說∶「堂堂黑暗行省的總督夫人,生日的時候怎麼可以不穿上聖都皇家裁縫制作的禮服呢?要知道只有那樣才可以襯托出奶高貴的氣質啊!不行!作為科恩的朋友,同時也是菲琳奶的朋友,我得馬上下令讓他們給夫人奶馬上趕制一套!」 「這樣啊……」菲琳笑著說∶「好吧,我就暫時忘記你剛剛的那句話!」 「謝謝!」某人不無心痛的說。 果然是這樣……官員們想想自己的薪金,再把自己的薪金和一件皇家禮服的費用比比,紛紛下定決心,永遠不能在人前說總督大人半個不字! 因為那就意味著破產……要不就比破產還淒涼,他會被總督大人扁! 兩人和其他官員商量好細節,已經是晚上了。回到大帳時,看到溫絲麗等在外面。在溫絲麗身邊,還有三位兩人從未見過的精靈,從服飾上看,地位不會低。 「菲謝特、菲琳姐姐,你們回來了!」溫絲麗上前抓住菲琳的手∶「母親來了!」 「這麼快?」菲謝特吃驚的問。 「母親是和幾位長老一起來的,她們是共同施展一種極其消耗魔力的魔法來的。」溫絲麗邊走邊解釋∶「母親正在查看科恩的情況!」 「你們先進去,我馬上就來。」菲謝特說∶「我來安排一下這里的守備情況!」 當菲謝特安排好一切進入帳篷時,剛剛查看完科恩的大精靈閣下正在休息。 這是菲謝特王子第一次見到大精靈閣下,他走過去,深深的行了一個晚輩禮節∶「大精靈閣下,科恩他……他怎麼樣啊?」 「這件事很難辦,我甚至不知道該怎麼跟你們解釋……」大精靈閣下憂慮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科恩,整理著自己的思緒,而其他幾個人已經被大精靈閣下的話嚇得渾身發抖了。 「如果說,現在的科恩已經死去,那從他受傷的那一刻算起,到現在已經有一天一夜,在這麼長的時間里,如果是真的死去的話,身體上會出現一系列的變化……更別說是被上位的雷電魔法擊中致死,通常這樣死去的人連一點灰都無法留下。」 「是……」菲謝特艱難的說∶「那然後呢?」 「你們來看。」大精靈走到科恩的身邊,輕輕用手指揭去科恩身上一層壞死的皮膚∶「雖然已經過了這麼久,但是科恩現在的身體情況和一個健康人沒什麼區別!除了表面一層皮膚外,科恩一點內外傷都沒有!」 說著,大精靈閣下還拿出一柄小銀刀,刺破科恩的皮膚,讓鮮血沾在上面。 「你們看。」大精靈閣下指著血跡說∶「雖然科恩現在沒有心跳和呼吸,血液也不流動……可是他的血液還是這樣鮮紅健康,一點都沒有凝結的跡象!」 「那就是說,」溫絲麗一臉期待的看著母親∶「科恩他……」 「可憐的孩子們,這說明科恩沒死。」還沒等大家有所表示,大精靈又說∶「但如果科恩老是這樣不恢複呼吸和心跳……終究還是會死的。」 「那我們怎麼辦啊!」溫絲麗撲到母親懷里,雙肩不住聳動∶「媽媽……」 「我先用魔法試著治療一下。」大精靈撫摩著女兒的秀發∶「不行的話,還有些其他的方法。此外,維素總督那邊也會想辦法的……總之,大家一起努力!一定要讓科恩好起來!」 「是啊,當務之急是要穩住整個黑暗行省的局勢。」菲謝特的臉上有了點血色∶「黑暗行省可是科恩費盡心血才建成現在這個樣子的!他不在的這段時間里,我們一定要好好的堅持住,不能讓下面的人看出破綻來。不然的話,科恩這段時間的忙碌、曆經艱難打敗敵人的勝利……都會隨著民心的潰敗而消失……」 「是啊,孩子們,很高興你們注意到了這點。」大精靈閣下不無贊許的點點頭∶「你們一定要團結一心,撐過這幾天!」 「可是,這幾天以後呢?」凱麗問∶「我們到時該怎麼辦?」 「幾天後?」大精靈用溫暖的手安慰著凱麗∶「那時候,該來的人可就都來了,該發生的事也都會發生了……」 「但是,我們用什麼撐過這幾天?」菲琳輕歎了一口氣∶「太多場面需要科恩出現了!」 「科恩留下一件東西,對我們很有幫助。」菲謝特嘴角一翹,彷佛想起了什麼有趣的東西,雖然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個表情有些不合適∶「那就是科恩,這位總督大人的性格和脾氣!」 如此嚴峻的情況下,大家聽到這句話,嘴角都是不由自主的向上一翹! 當天夜里,總督大人就下令,解除黑暗行省的戰備狀態,各個分散在黑暗城四周的工地、各族駐地,立即恢複建設與生產,同時傳達勝利戰勝一股土匪的消息。 這條命令同樣經過翼人偵察兵的手,被第一時間傳遞到了散布在黑暗行省地域上的幾十個工地與異族聚階ua。 頓時,黑暗上下,一片歡騰!無數民工、無數異族居民奔走相告……這些在困境中苦苦掙紮求生存的人、這些在黑暗總督那不三不四名聲下聚集起來的人……太需要這樣一個消息來振奮自己了! 自己沒有看錯人!雖然這個總督的名聲的確不怎麼樣,但看起來還挺厲害的,用這樣少的軍隊就打敗了前來進犯的土匪,畢竟是凱達家族的人,是可以保護自己的……無數人抱著這樣的想法安心入睡。 第二天一早,一大票士兵和工匠就在各級官員的帶領下在黑暗城的工地上張燈結彩,賣力的工作著。 「為了迎接我們黑暗行省英雄的軍隊!為了慶祝我們親愛的子弟們第一次的勝利!為了我們無敵軍隊的凱旋!我們一定要把工地上布置得多姿多彩……」大大小小的官員們滿嘴唾沫的對手下人說著,彷佛自己的軍隊已經獲得無數次勝利一樣。 他們站在修了半截的城牆上、他們站在采石場的碎石堆上、他們站在路邊的爛木樁上大呼小叫∶「要讓他們賓至如歸!要讓他們舒舒服服!要讓他們……喂!你,看什麼看?就是你!你在往上掛什麼東西啊!」 「是彩旗啊,長官!」 「笨蛋!彩旗有白色的嗎?」 「可是沒有紅色的布料了……」 「沒有了?紅色的布料去哪里了?」 「剛剛長官你不是才全部拿走,說是要給軍隊的每個士兵都做條新內褲的嗎?」 「好像是這樣的……你笨啊!不會用顏料畫?」 「可是紅色的顏料不夠了耶……」 「那顏料又去哪里啦?!」 「拿去給新修的軍隊廁所塗牆了……」 「……」 「長官,那我們還要不要掛?」 「算了,你隨便用點紅顏料在這里畫個彩色框框就好了……」 整個工地上亂做一團,各級官員們都在絞盡腦汁的想辦法解決分到自己手里的任務,總督大人的慶典計畫真是有點過份……不過有什麼辦法?總督大人就這脾氣,到時候無法完成可就慘了! 屁股開花是小事,怕就怕總督大人不知道會用什麼辦法來收拾自己。 可是話說回來,為什麼平時看起來很簡單的事,今天做起來就這麼困難呢?這里缺人手,那邊卻因為人太多而發生道路堵塞;這邊沒材料,那邊剛剛運到的材料卻又不知道哪去了…… 平時工地上哪有這麼亂啊?是因為勝利的消息而過度興奮了嗎? 雖然工作進度緩慢,但是沒人敢跑到總督大人那里去抱怨,因為……總督大人今天一大早起來就開始發脾氣,到現在快中午了,都還沒個完! 「知道嗎?總督大人因為受傷而心情不好,今天早上就開始罵自己的衛兵……」官員們互相交流著總督的最新消息∶「還有一個市政廳的家伙,一不小心給總督大人抓住,就這樣被剃掉了頭發……」 「那是剛才,現在被剃掉頭發的人已經增加到五個了!」 「可不是!我早上從總督大人的帳篷旁邊經過,聽到總督大人罵人,可大聲呢!三個夫人怎麼勸都勸不住!」 「天啊!拜托您!千萬不要讓總督大人走出帳篷來!」官員們在心里叫喊著∶「要是總督大人看到我現在的工作進度……恐怕我從頭到腳剩不下一根毛發來!」 當馬丁·路德帶領的軍隊到達黑暗城時,人人都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是沸騰的黑暗城! 每條道路上都是夾道歡呼的人群,有人族、有半獸人、有翼人、有矮人,還有不知道是什麼人的人……有大人、有小孩,他們拿著怒放的鮮花、喊著熱情的口號、眼神中不斷流露出灼熱、嘴里還時不時綻出點唾沫星子…… 天空上拉著歡迎軍隊凱旋的橫幅,因為黑暗軍隊的組成人種複雜,又因為黑暗工地上閑散的物資不多,所以在一條上下不過一尺的橫幅上常常擠著寫下十幾二十種文字。 雖然是表達同一個意思,但有的文字長、有的文字短……看上去的感覺就像給人硬在嘴里塞下幾條毛毛蟲似的。 好在黑暗軍隊里識字的士兵也沒幾個,就是識字的現在也沒空去看這個,士兵們正處在人群的包圍中。 從來沒受到過這樣待遇的士兵們,在沒有命令下來的時候仍然排著整齊的隊列慢慢的行進,臉上憨厚的笑著,神情靦腆的回答著父老們的問候,眼睛四下尋找家人的身影…… 在那一刻,馬丁·路德相信了奇跡,科恩醒過來了!這是科恩的手筆,那歪歪斜斜畫在牆上的圖案,那插在四處不知道什麼東西做成的彩旗和橫幅……處處透露出科恩的胡鬧精神和怪異風格。 他長長的籲了一口氣,放下心事,問身邊前來迎接的官員∶「科恩總督在哪里?」 「總督大人在他的帳篷里呀!」那官員苦笑一下∶「都發了一個上午的脾氣了,老遠就可以聽到……您快去勸一下吧,不然的話,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要倒黴。」 「是嗎?」馬丁·路德淡然一笑,給部隊下了幾個命令後就向總督的帳篷行去。 到底是年輕人啊!受點挫折就發脾氣。 那官員說得不錯,馬丁在很遠的地方,就聽到帳篷那邊傳來科恩總督的叫罵聲,這聲音聽起來是那樣的中氣十足。 「大概是因為現在的科恩覺得自己黑糊糊見不得人吧!」馬丁的嘴角甚至出現一絲笑意∶「呵呵!」 看起來科恩對自己大意受伏這件事很上心,在總督的帳篷外,今天的護衛還不是一般的嚴密啊! 「馬丁長官!」一個護衛跑上前來說∶「請您先停步,讓我去通報一下!」 「去吧!」差不多戎馬一生的馬丁當然理解∶「怎麼今天的警衛這麼嚴密?」 「您是不知道。」那護衛訴起苦來∶「今早瓦地長官不聽我們隊長的勸阻,硬是不經通報闖了進去……結果被總督大人打了屁股,還連累我們隊長被剃光頭!」 馬丁無可奈何的搖搖頭,心想科恩這次是有點過份,連瓦地的屁股都打,瓦地可是他的好兄弟啊! 「是馬丁爺爺回來啦!」科恩的聲音里滿是驚喜∶「快進來!」 馬丁走了進去,卻看到一個帳篷中站著一個小兵,他正一臉痛苦的捏著嗓子學總督說話。而自己的兩個孫女,正和其他幾個人滿面憂色的看著自己。 馬丁的身子晃了晃,立即就站穩。 「呵呵……科恩。」他木著臉大聲說話∶「看到你沒事真好!」 軍隊回到黑暗城的第七天中午,居民們驚訝的發現,暗月總督,也就是黑暗總督的父親--維素·凱達大人,在莫亞長官的陪伴下風塵仆仆的趕來。 隔兩天,從聖都方向來了好幾匹快馬。馬上的人行色匆匆,但有幾個魔法師已經認出其中一個就是大魔法師威伯! 又隔三天,再次從聖都方向跑來馬隊,馬隊每次就幾個人。有的是魔法師,有的是帶著包裹的信使……源源不斷! 「現在是怎麼了?來了這麼多重要的人。」人們紛紛猜測著∶「是總督要進行新的建設了嗎?還是有戰要打?」 「不怕!我們不是有科恩總督在嗎?」 「是哦!也對!」 看來躺在床上要死不活的科恩總督,他的名聲在這段時間還有上漲啊! 而在另一個地方……比如說聖都左相府,那里交談的氣氛可就不怎麼輕松。 「我很抱歉!左相大人,看來我們這次是沒有成功,那個痞子現在還活得好好的……」一個家伙彎著腰說∶「據回來的探子講,那家伙很精神,天天罵人不閑累!」 「你這個笨蛋啊!」端坐在桌子邊的左相歎口氣,不動聲色的說∶「我早就告訴過你,要帶眼識人、帶眼識人!你看你都找了些什麼蠢材來干這件事!」 「是我的錯!」那人嚇得跪倒在地∶「我所托非人,是我該死!我再去找人干掉他!」 「不必了。」左相搖搖頭∶「我有更重要的事需要操心……滾吧!」 左相說完抬眼看著天,身體久久都未動。 「為什麼你不可以成為我的女婿?」他喃喃自語∶「這可是你自找的!」 終於,在科恩不在的日子里,他身邊的人完美的完成了他們在黑暗行省的第一個騙局。 騙了敵人、騙了自己人、騙了所有的人……直到科恩總督醒來的那天,絕大多數人竟然都不知道科恩曾經離開過一段時間……

上篇:第12章     下篇:第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