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我拿著一根黑色藤木法杖站在特納西和威伯面前,為了證明有能力保護自己,父親要求我起碼要和倆位大叔打成平手,這是我外出必須要通過的一次考驗。 “你就打算用這根法杖和我們戰斗?”特納西大叔用手中的大劍舞了一個劍花,“你這種過家家的心態什麼時候才可以收起來?” “這可不是一般的法杖!”我說,“嘿嘿,你看到我連開山刀都沒帶就應該明白啦。” 威伯大叔眼角一調,“不一般?我就來看看有什麼不一般!” 一個火球突然出現在威伯大叔的手中,瞬間就變大飛到我眼前,不止這樣,我眼睛的余光已經看到了第二個,第三個…… “靜風之盾!”我左手一抬,在龍族項鏈的幫助下,一個閃耀著白色光芒的圓盾出現在我手臂上。雖然這個魔法的名字叫著“靜風”,但在看起來緩緩的流動的白色光芒下隱藏著極大的能量。要彈開這樣的火球,簡直是大才小用。 “噗……噗噗噗……”我接下了威伯大叔第一波魔法攻擊,在這時,一邊觀戰的菲謝特的加油聲才剛剛傳到。 “不錯!看看這個,”威伯大叔說,“極地冰刃!” 一團談白色的氣團被威伯大叔拋出,快到我身邊時猛的爆開,上百個小冰刃鋪天蓋地的向我飛來。被其中一個打到,可能會臥床三天。 “疾風戰甲!”我撤去了靜風之盾,換上這個可以保護全身的風系中級魔法。即使有龍族項鏈的幫助,我也只能做到這樣了。 冰刃打在我透明的魔法戰甲上,瞬間被快速游動的疾風擠壓拉扯成了小冰粒。 沒來得及融化的小冰粒被疾風裹帶著在戰甲表面快速流動,給我的戰甲染上一層蒙蒙的白色。 “到我了!”就這樣給威伯大叔當靶子打可贏不了,我右手握上了法杖的杖頭,“唰”的一聲抽出了藏在法杖中的黑鐵長劍。本來嘛,我這樣性格的人會拿著根法杖本來就是件奇怪的事。 疾風戰甲的另一個好處就是加快移動速度,我趁著威伯大叔詠唱的時機沖到了他面前。 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一把帶著“呼呼”風聲的大劍向我當頭劈下。 “卸!”我大叫著用我的長劍斜斜架了上去。 在極為難聽的金屬摩擦聲中,我那倆指寬的長劍成功的架住了特納西大叔的大劍! “纏!”在身體的配合下,黑鐵長劍閃動著金屬光澤,極短的時間里連挑特納西大叔七劍,就算是武技過人的特納西大叔,也在一時之間被我鬧了個手忙腳亂。 這時候,威伯大叔的雷系魔法到了,一道閃電在空中畫出一道弧線,繞過特納西大叔的身體向我劈來! “霸!”隨著我的叫聲,黑鐵長劍的劍尖突然暴長出一截伸縮不定的黑色劍芒! 幾聲巨響過後,我,特納西大叔,威伯大叔都靜靜的站著。菲謝特呆呆的看著我身邊的倆片焦黑地面,表情白癡。 “好樣的!科恩,”威伯大叔的聲音打破了沉默,“沒想到傳說中的斗氣會在你身上出現。” “你可以一劍逼開我,再一劍劈開閃電。你已經有了外出的資格。”特納西大叔也笑著說。 還沒等我高興起來,倆個人就異口同聲的說了一聲,“但是……” 我知道這世界上有很多事是被這倆個字引發的,但就此時此刻,我並沒意識這倆個字會引發一件伴隨我一生的事來。 “用出你所有的力量吧!”倆位覺得沒面子的大叔說,“我們不會留手了!” 不要了吧,還打? “旋風斬!!”特納西大叔首先發動,把自己的身體高速旋轉,然後象一股龍卷風般一路帶起滿天塵土慢慢刮過來,還沒到我眼前,強大的殺氣就已經籠罩住我。 “…………流星火雨!”威伯大叔這樣的人就是這樣,詠唱魔法的聲音就象蚊子哼哼! 話是可以這樣講沒錯,但是威伯大叔的聲音小歸小,我頭上的天空中可真的出現一大堆燃燒著的小流星!它們正拖著黑色的小尾巴砸下來。 “啊!倆位大叔,你們不用這樣吧……”耳邊隱約聽到菲謝特的聲音越來越遠,“科恩你保重!我先閃……那不是我干得了的……” 可這也不是我一個人干得了的!萬般無奈之下,我把右手放到嘴邊,親吻了小指上鑲著冰淚石的戒指。 “拼了!”一邊自言自語,我一邊將雙手收攏在胸前,“密傳分身術!” 這是一個精靈族自古相傳下來的魔法,我只在精靈阿姨給我的《魔法手記》中看到過,和一般的幻影分身術不一樣的是,用“密傳分身術”分出的分身是實體,具有和本體一樣的能力,釋法者能力越高,分身就越多。當然,以我以前是能力也用不出來。但是現在,我有龍族項鏈和冰淚石的幫助,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 我的身體閃了一下,一個分身出現在我身邊。 “接著,去攻擊魔法師!”把劍丟給他,同時用心靈感應告訴他該干什麼。 接過劍分身一閃就不見了,隨即遠遠傳來威伯大叔的驚呼。 “以我的鮮血為獻祭,緊緊纏繞住我的敵人……”不用在理會威伯大叔的我劃破了自己的手指,鮮血落地的地方長出一根根紅色藤蔓,互相擁擠著,前赴後繼的向特納西大叔撲去。雖然前面的被特納西大叔砍的支離破碎,但特納西大叔最終還是被排山倒海的藤蔓纏了個結實。 當然,這樣的話我就有時間跑出“流星火雨”的攻擊范圍了。而這時的威伯大叔被我的分身追殺,那里還有時間調整他先前釋放的魔法?趁這個空,我給自己削了個水果,好整以暇的坐下引導分身以時快時慢的速度跟倆位大叔玩。 “怎麼樣啊?”我吃完水果,看看威伯大叔跑得快斷氣,特納西大叔那邊也差不多,“這樣你們滿意了嗎?” “停一下!”威伯大叔一路狂奔跑過我身邊,後面追著我的分身,“我有話說。” 我先解除對特納西大叔的魔法,再送出一個意念。分身速度一變,幾劍就把威伯大叔避到了我身邊,然後收劍站在一邊。 “你贏了……”威伯大叔在我身邊坐下,脖子上的血管隱約可見,“可憐我一把年紀……我的心髒……” “真的不錯啊!科恩,”身體還掛著幾截藤蔓的特納西大叔走過來拍拍我的肩,“你的魔法比不上他,武技比不過我……卻把我們玩得團團轉。” “嘿嘿……運氣,運氣好點而已。”我笑著說。 “算了吧,你狡猾!”威伯大叔有氣無力的說,“你殘忍……是個天生的政客! 你看你看,才說你是個政客,你就開始裝‘謙虛’!” “好了好了,”特納西大叔拍拍身上的塵土,“我們回去了,科恩你走之前去我哪一次。” 送走了倆位大叔,菲謝特才不知從什麼地方鑽了出來。 “呵呵,真高興你通過了。”他說,“我們去喝酒慶祝!” 我看著這家伙,實在懶得教訓他剛剛“棄友而逃”的行為。 “不過……”他接著說,“你剛剛裝謙虛的樣子很惡心你知道嗎?” 對這樣的人,還有什麼好說的?我直接以行動表達我對他的看法。 把菲謝特一頓暴打,然後本人心滿意足的站了起來。 “哈!哈!哈!”對天大笑三聲,正要感歎扁皇家血統手感很不錯的我卻發現地上多了個影子。抬頭看去,正是我的分身。他正瞪在眼睛觀察著我,倆只黑亮的眼睛一閃一閃的非常精神。 不對啊,密傳分身術的時效明明已經過了!怎麼這個分身沒有消失?再說,被一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家伙盯著看……這感覺也不怎麼樣。 “…………”我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應對,只好先沉默一下。 “你……”整理好思緒的我向“他”傳去一股意識,“怎麼還在?” “因為我沒得到您的命令……”我很清晰的感受到“他”回傳給我的意識,“主人。” 主……人?我不禁“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是這樣的,主人,我的情況有些複雜……”看起來,他比較羞澀,“您可以給我些時間向您解釋嗎?” “當然……當然當然當然,”我說,“我比較喜歡用說的,還有,我們坐下說好了。” “好的,主人。”他仔細看著我坐下的動作,然後學著我的樣子坐下。 “可以開始了嗎?”他小心翼翼的問我,“主人?” “你居然敢毆打帝國繼承人……”我正要點頭,剛剛被我虐待至深度昏迷的菲謝特卻要死不死的在這個時候爬了起來,一抬頭看到倆個科恩正親密無間的坐在一起說話……菲謝特晃晃腦袋,雙眼一翻,非常干脆的再次倒下。 “嘿嘿!”我說,“不用管他!你說吧!” “是的,主人。其實是這樣的……”他說,“我……我就是您一直掛在胸前的幻獸……” 聽到這句話,我的下巴“啪”的一聲就掉在地上了……倒是在地上裝昏迷的菲謝特抬起頭來發問,“不對啊!科恩你的幻獸不是已經掛了嗎?” 我連連點頭,大腦都混亂到沒有去想一個昏迷的人說話是否合理的地步。 “主人!我的確是你的幻獸啊!”我的分身急切的說,“我……我知道你很多事!” “切!科恩那點破事早就盡人皆知了!”應該在昏迷中的人再次抬頭說,“你知道並不奇怪!” 本總督連連點頭中…… “主人!我真的是啊!我……我……”分身更急了,一張臉憋得通紅,突然不由分說一把撕開我的上衣。 “救命啊!來人啊!”昏迷的人抬頭叫,“另一個科恩總督要非禮科恩總督……” 正想繼續點頭的本總督,聽到“非禮”二字立即清醒,“啪”的給了菲謝特一巴掌,他立刻就住嘴了。 “您看!主人!”分身指著我左胸,無比激動的說,“我就是貼在您胸口的那個傷疤!您看,現在您身體上的傷疤沒有了!” 我用手摸著自己的胸口,那個傷疤……真的不見了! “對嗎?我沒有騙您吧!”分身……不,現在應該說是我的幻獸一臉純真的看著我,“主人!” 我點點頭…… “你有名字嗎?屬于那個種類的幻獸啊?我也有只幻獸哦,說不定可以做你女朋友……”菲謝特撐起身子,按我們一慣的打鬧標准,這表示他正式“蘇醒”,不可以再隨便對他使用暴力。 “主人,我……我還沒有名字……”我的幻獸一副可憐相,“您可以先給我起一個嗎?” “叫你什麼好呢?”對于取名字這種事我可沒做過,“要不然你先恢複成你本來面目給我看看好了。” “好的,主人!”幻獸答應我一聲,眼前一花,它就變成了一只……小狗。 真的是一只小狗啊……它甩甩全身長長的純白色絨毛,甩出一對寬大粉紅色肉翼,“撲啊撲啊”的飛上了我的肩頭,黑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我。 “啊哈哈哈哈!”菲謝特狂笑著說,“科恩你看看,你的幻獸……毛都把眼睛蓋住了!還有……你的眼睛是黑色的,連你幻獸的眼睛都是黑色的……哈哈哈哈!” “不要你的幻獸你的幻獸這樣叫他!”我咬牙切齒的說,“從現在起他就有名字了!他叫……叫……對了!他叫阿布!” “阿布?” “是!他就叫阿布,怎麼樣?”我摸摸肩頭上的幻獸,“阿布,你喜歡這個名字嗎?” “喜歡!”阿布吐著舌頭,“主人。” “什麼嘛!”菲謝特很不服氣的說,“阿布根本就不知道這名字好不好!好有,你們的樣子……嘿嘿……好象哦,都是一副賊頭賊腦……喂,科恩你干什麼啊? 喂!科恩你用魔法把我纏起來干嘛!” “說完了沒有?”我眉頭一挑,“阿布!咬他!” “是的主人,不過……”阿布馬上就跳到菲謝特的肩頭上開始磨起了牙齒,“咬哪里?” “他是靠臉混飯吃……”我稍微考慮了一下,“你就咬他的臉!” 小小的阿布把嘴張得大到可以塞下一匹馬,想都不想就咬了下去。 “啊……”菲謝特在慘叫,“不!” “阿布你怎麼可以不努力呢?”我站在一邊說,“你咬得太輕了,你沒聽到他還在‘啊……不!啊……不!’的叫你名字?這是挑釁!大力一點!” “可是主人……”阿布說,“他叫得好象有點不一樣啊!” “這你就不知道了!”我在一邊削著水果,一邊用小麻痹術(注1)麻痹了菲謝特的嘴,“你沒覺得他是用一種典型的後現代印象派語氣在叫你的名字嗎?他正是在用這種怪異的語調表現他對你的肉體及精神的整體藐視!” “是!主人我知道了!”阿布的意識傳來。 “啊覛腄巡徶簪S繼續慘叫中,但聲音高了不止一個八度,“不!覛腄 “再大力一點!腄 “是!腄 ……………… “科恩,你知不知道阿布現在是處在最重要的成長期,”菲謝特捧著自己的臉,“你這樣會教壞阿布的。” “有什麼不對嗎?”我摸著阿布的毛。 “當然不對啊!”菲謝特急急的說,“幻獸和小孩一樣,跟著誰就學誰啊!” “你是說……阿布在學我?”我說,“那有什麼不好的?” “你知不知道阿布這種可以變成人形的幻獸是很珍貴的!”菲謝特發火了,“我還從沒見過!” “今天不就見到了嗎!”我說,“對了阿布,你怎麼可以變成我的樣子?” 阿布邊回憶邊解釋,我們終于明白了一點點。原來,還是幻獸蛋的阿布在被雷電魔法擊中之後就四分五裂了。還好它一直是以我的心靈能量為食,在生命危急的情況下,成長中的阿布就付在我身體上了,也就是我胸前的那個傷疤,意識也藏到我腦中。在我醒來的同時,阿布也蘇醒了,但是意識一直回不到自己的身體中,正好我剛剛在使用分身術,聰明的阿布就成功的進入了我的分身。 “哦……這樣啊!你的成長經曆也和某人差不多嘛……”菲謝特恍然大悟,看到我拿眼瞪他,馬上改口,“對了,阿布你的特殊能力是什麼?” “我現在可以變成主人的樣子!”阿布非常自豪的從我的左肩跳到右肩,“而且變身後就具有主人的所有技能!” “這個我們剛剛看到了!”我問它,“我想知道你的其他能力……” “對不起……主人……”阿布的聲音小了下去,“阿布想不起來了啦……” 菲謝特張大嘴,指指阿布再指指我,想笑又不敢笑…… “想不起來就算了!”有過同樣經曆的我安慰著阿布,“我們慢慢來!” “恩!”阿布又開始跳來跳去,“不過阿布知道主人的一切,包括……” “阿布!這些不可以說!”我用心靈交流的方式阻止了阿布的話,“對誰都不可以說!” “是的主人!阿布記住了!” “說起來……阿布現在還很弱,”菲謝特對我說,“以幻獸的身份出現的話會被你的敵人列為殺害對象的……” “那……阿布以什麼身份出現好呢?” “這樣好了!”菲謝特打了個響指,“阿布的樣子象一種低階魔獸,科恩你可以對其他人說阿布是你今天才收養的寵物!” 我想了想,這樣也不錯,于是就這樣定了下來。 “阿布你是先生還是小姐啊?” “阿布是什麼性別關你什麼事?你又不是阿布的主人!” “我問問嘛……阿布你說。” “阿布是男的!” “哎!這就對了,阿布我跟你說,我有只幻獸小姐哦!它現在是在第一次休眠階段啦,它很漂亮的……” “阿布不喜歡和大姐姐玩……” “這才對嘛!我的阿布一定會是整個大陸最帥的男生!阿布你放心,身為主人的我一定教會你怎麼泡妹妹,到時候……主人我泡遍整個大陸漂亮妹妹,阿布你就泡遍整個大陸的漂亮幻獸!” “恩!” “努力呀阿布!” “恩!努力!” “加油呀阿布!” “恩!加油!” “喂喂喂……可是科恩你不是已經有三個妻子了嗎……救命啊……啊!不!……” 倆人一獸就這樣回到了住處。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