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清晨的時候,村子里里外外非常的干靜,沒有一絲諸如血跡之類的東西留下。我和菲謝特也沒有過多關心沐浴晚霞和他那些手下的結局,他們的慘叫持續了一整夜,但是我不想知道他怎樣死法。因為我想把這里變成一個據點,所以留下幾個團員在村里。 剩下的奴隸被我們放出來了,百合卻怎麼也不和他們一起到黑暗城去。我看著她,心情很壞,要不是俺昨天晚上抱過你,俺才懶得管你去死! “反正我最好的朋友都不在了,您不要我的話,”她死死抱著阿布不放,“干脆也把我做成酒杯好了。” “我說科恩,”菲謝特對我說,“就帶她一起走吧,這樣的話到了萬普我們可以不再請侍女。” 聽她說到酒杯,我的心又是毫無來由的痛了一下,點點頭,就帶她就上路了。出發前,我還好意提醒她,如果她再不把手松一下,阿布就要氣絕身亡了。 …………………… 第三天,我們到了,萬普!萬普!這就是萬普! 我們一行人駐馬在萬普城外的一個山頭上,仔細打量著這個新興的城市。她不是很大,城市的大半都是緊挨著港口修建的密密麻麻的小房屋,一條看起來還算寬敞的街道很明顯的把城市分成了倆部分,把靠內陸這邊那些帶著小花園的住宅弄得很現眼。 “這就是我們的錢罐子?”我得承認,萬普和我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樣。 “我肯定這是萬普,”菲謝特說,“但是她會不會成為你的錢罐子就得看你了……” 殺人放火我會,但是賺錢就……我不舒服,我頭痛,我肚子也痛,我想躺下,我還想一邊在地上打滾一邊呻吟……對了,還想說粗話。 “主人……”百合小心翼翼的看著我的臉色,“我可以說話嗎?” “你現在不是在說嗎?”我沒好氣的看看她,對她,我實在是說不出粗話來,“還有,不要叫我主人,叫公子或者少爺都可以!” “是,少爺。”她說,“我看您好象對這里不太熟悉……但是我以前來過這。” “是嗎?說來聽聽。” “是這樣的,我……我沒被賣掉的時候……”她低著頭說,“就一直在這里,和我的好朋友。” 菲謝特過來拍拍百合的肩,卻說不出什麼。 “這樣……你慢慢說,”我拿眼看著天,“如果你傷心,我和菲謝特的肩隨便借你一個靠。” 百合笑了笑,指著萬普給我們解說起來。我們這才知道,在我領地上的這個小小城市,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商業城,在每一天,港口都有幾十艘以上的貨船靠岸,各種交易如火如荼……各色人等多如牛毛,三教九流泛濫成災……不過因為沒有官方管理,這個城市比較混亂。 “看起來很有趣的樣子……”我說,“這樣才可以混水摸魚,嘿嘿……” “你笑什麼?”菲謝特問我。 “沒什麼,不過有這麼多的生意好做,有點興奮而已……”我想了想,“我們就來個一明一暗好了!” “什麼一明一暗?” “叫黑暗派個城主過來!”我拿定了主意,“帶上倆百個士兵,刮刮地皮收收稅……” “你想想,一時之間能收多少啊?”菲謝特說,“倆百個士兵又頂什麼用?” “城主只不過是個幌子!”我想我笑得一定很誇張,因為菲謝特都皺眉了,“我要把萬普變成大陸上最大的走私港!” “走私?” “是!”我說,“這是我剛剛想到的,既然這里有這麼好的條件,而我們又不可能完全禁止……那最好的辦法就是這些走私控制在我們手里了,我們要把走私做得有聲有色,還要非常正規。而且,我還要在這里培養出一些特殊的人……” “什麼人?” “走私,我們不可能自己出面啊!”我說,“而且,百合剛剛說萬普的民間管理很不錯哦!” “你是說……”菲謝特馬上就明白過來,“我們不好做,不能做,不方便做的事……” “對!都由他們出面去做。還有,走私的事我也算你一份哦!” “天啊……”菲謝特捧著他的頭,“還把我算在內?那我在里面算是在干什麼? 我不成了挖自己家牆角的人了嗎?” “要不你就走私,要不你就問你老爸拿錢給我。” “算我怕了你,”菲謝特痛苦的說,“我想,我還是走私好了。” ………………………… 進城之後,我們先找了個旅店住下。裝成傭兵的近衛團員也住了進來,不過他們沒這麼好命,立即就被我派了出不少人出去,占領一個城市前,不是應該先把城市周圍的小鄉村打掃乾淨嗎? “再有象沐浴晚霞那樣的,不用讓我知道。”我用手在脖子上比劃了一下, 休息了一天,我和菲謝特上街閑逛,順便看看有什麼生意好做。當然,百合也抱著阿布跟在我們身邊。 因為想到我們可能會出現在一些社交場合,所以我們都是以商人的身份出現。 我現在是特納先生,菲謝特現在是菲爾先生,百合現在是……我想她還是叫百合好了。 走了一大圈,走到腳發酸,還是沒看到有什麼看起來特別好賺的生意,我決定去給百合買上一倆套衣服,她老穿些不何體的衣服會顯得我很沒品味。 可是沒想到碼頭這邊的幾條街道上卻沒有一家合適的成衣店!怎麼這里的人都喜歡買成匹的棉布,成把的針線,還有成筐的剪刀回家做衣服嗎?媽的!怎麼這里連胡椒都是打成大包來賣? “少爺……”百合靠近我說,“這里是批發……” “是呀少爺,阿布好象看到有家店賣衣服,”百合懷里的阿布給我傳來意識,“就在那條寬寬的大街上……” 黑著一張臉,我左拐右拐的走上城中唯一那條寬寬的街道,終于看到了那間傳說中的成衣店。 “百合,你自己挑,”我第一時間在店里專給客人准備的椅子上坐下,“少爺我累了。” “哦……”百合抱著阿布在店里看了起來。 我揉揉我苦命的小腿肚,開始打量起這家不小的店來。 應該說這家店的店主很會做生意,這點可以從店里川流不息的客人看出來。店里的布置也井井有條,各式男女衣服被店主掛在倆面牆剛剛合適的地方,不但不顯凌亂,還讓你覺得非常順眼。更讓我驚訝的是,每一件衣服旁邊,不管是正式的宴會裝還是便裝,也不論男裝女裝,都有倆套以上用來搭配的流蘇花邊和紐扣等飾物供人選擇,這種做生意的手法真是高明。 “這位先生,”一個店員把一杯水放在我身邊的小桌子上,“請喝水。” 我拿起水杯,喝了一小口,一股淡淡的薄荷清涼纏繞在我喉間久久沒有散去。 如此好的接待,如此細的心思,難怪有這麼好的生意啊!看看店里幾個店員的穿著,沒想到賣賣衣服都賺成這樣,我對這家店的老板佩服得幾乎就要五體投地了,不知道這個老板是只什麼樣的老狐狸。 “少爺,”百合在叫我,“我選好了!” “是嗎?”我走過去站在她身邊,“讓我看看。” 百合想給我省錢,選了一件看起來應該價格相對便宜的便裝,沒有流蘇和花邊裝飾。淺藍布料配白色碎花,看起來嘛,倒是清新樸素。 “就這一件?”我問她,百合很認真的點點頭。 “喂!”我向一個店員招招手,“你,就你!過來。” “是的先生,”店員走過來,“有什麼可以為您效勞的?” “這個款式我要倆件,”我順著牆面一路挑過去,“還有這個款式也要倆件,這個……” “對不起,先生,”店員對我說,“我們這的衣服每個款式就只有一件,而且,這個款式剛剛已經賣出了,您看,這上面有賣出的標記。” “啊?”我很不滿意,“一件?還已經賣掉了!你們會不會做生意!” “對不起,先生,”店員的頭上已經有了汗,“實在對不起。” “叫你們老板出來!” “這……” “去叫!” 百合嚇壞了,站在我身後輕拉我的衣袖,菲謝特還是一本正經的坐著喝著他的薄荷水,那神情,擺明不認識我。 “不好意思,這位先生,”一個聲音在我身後響起,“我就是這里的老板。” 這聲音可不怎麼象老狐狸,它如風鈴聲清脆悅耳。 我轉過身來看看這個老板,果然,她不是老狐狸,確切的說,這個老板更象是只狐狸精,她很年輕,和百合差不多大,一頭如火焰般鮮紅的頭發下是一雙滿是野性的眼睛,渾身上下散發著青春的氣息,雖然她可以算得上是個極為漂亮的女人,但是我對她高傲的神態很不爽。 “老板?”我輕蔑的笑笑,“阿貓阿狗也該有個名字。” “先生,請注意你的言辭!”她昂起頭來狠狠瞪了我一眼,“既然你的財產允許你走進我的店,你的行為就應該象個紳士!” “紳士?不好意思,”我說,“我只是個普通商人而已!” “真讓人失望!”她說,“難道萬普現在就剩下些鄉吧佬了嗎?” “讓小姐您失望了,”我說,“俺就是鄉吧佬,不過現在,俺要買這幾件衣服!” “可以,”她說,“我們會負責為你包好送到你的住處,請付三件衣服一共一百五十個銀幣,或者你可以付十五個金幣,我們拒收銅幣。” “十五個金幣?你去搶好了!”這個玩笑可開大了,在年前,我可憐的百合被賣的時候,標價也就是一個金幣多一點。 “我們不搶,我們只賣衣服,如果你不想買或是無力支付,請把衣服掛回牆上。” “三件衣服十五個金幣,不是搶是什麼!” “這三件衣服是大陸手工最好的裁縫做的,所以本錢就昂貴一些,”她不緊不慢的解釋給我聽,“此外加上運費,本店的裝飾費……好有,因為你不是貴族不可以享受本店的打折,所以一共是十五個金幣,少一個子你都別想買到。” “貴族的話多少錢!” “四個半金幣,不過你這樣的普通商人應該知道你無法享受這個優惠!” “好!俺買!”我咬牙切齒的把手伸進口袋,“你會付出代價的!” “我?不需要你擔心。”她頭發一甩,拿過衣服走了。 菲謝特在這個時候好象被水嗆到,非常辛苦的在咳嗽。 …………………… “臭女人!死女人!”我在房間里踢著東西發泄。 “不要再踢了,”菲謝特坐在唯一一張完好的椅子上,“說起來你也不是很丟臉。” “還不丟臉!”我又是一腳踢在床柱上,“還要怎麼樣才算丟臉!” “沒關系啊,”菲謝特說,“你想個辦法讓她也丟丟臉就好了嘛!” “是啊!我怎麼沒想到呢?”馬上就把黑色斗篷披在了身上,我拉著菲謝特就下了樓。 “等一下!等一下!我的特納先生,”菲謝特說,“你想干什麼?” “哦!我親愛的菲爾先生,我想你既然已經答應和我一起干走私,”我回過頭來對菲謝特說,“也不在意在走私前干件搶劫熱熱身吧?” “等一下,我說讓她丟臉可不是這個意思!” “隨便你,如果我一個人去,那就是又劫財又劫人。如果你和我一起去的話,我可以考慮放棄其中一樣。” “我……我還是跟你去好一點。” “不是我強迫你的哦!” “是,是,你在我一在堅持下才答應帶我去的。” “那就走吧……” 狐狸精店里的生意真是好上天了,我們一直等到夜幕低垂之後,她才悠然自得的坐上一輛白色豪華馬車離開,由倆匹白色駿馬拉著的馬車上有醒目的貴族標志,連趕車人的制服都鑲著銀邊。 “嘿嘿……”我一根根的捏著手指,發出“啪啪”的響聲,“你個臭女人……” 白色馬車向城邊的住宅區駛去,我和菲謝特騎著馬慢慢的跟在後面,我知道從這里到住宅區要經過一個長長的斜坡,而且那里連一盞路燈都沒,嘿嘿嘿……俺可以先給她的車夫來上一個狠的,然後再把她拖出馬車,在她那引以自豪的頭發和臉蛋上塗滿稀泥,一定得是最臭那種,還要撕破她的衣服,一定得是最徹底那種,對!還要用髒話罵她,一定得是最粗野的那種…… 馬車已經到了斜坡下,這段路很黑,馬車上那倆盞馬燈的燈光也顯得昏黃。車夫放慢了速度,我給菲謝特打了個眼色,准備搶上去攔住馬車,我甚至已經想好了第一句話該怎麼說了。 誰都想不到,在這個時候,馬車自己停下了,而且還從馬車前傳來一聲被刻意壓得很低的話。 “搶劫!不要動!” 這句話,說得冰冷,專業,有震撼力。但是我確定,這句話不是我或菲謝特說的,我們還在馬車後面有十個馬身呢! 就著夜色,我總算是看到了,在馬車前站著一高一矮倆個人,戴著帽子蒙著臉,手里的匕首閃著寒光,恩……不太妙哦,遇到同行了,要不要先過去打個招呼呢? “你給我好好坐著,不要動!”矮個子的劫匪非常凶狠的對車夫說,“我們只想拿點東西……” 看來車夫嚇壞了,不但不動,連一個字都沒說。 “我就知道你們這些雜種有錢!”高個子劫匪走向馬車,“坐這麼漂亮的馬車……” 恩……這家伙也會說粗話呢,不知道他在搶了這個臭女人之後會不會順便光顧我和菲謝特? “恩……我們,”菲謝特低聲問我,“要不要幫忙?” “幫那邊?” “你!”菲謝特說,“當然是幫那位小姐。” “我呸!我不幫……” “要是她被這倆個家伙先那個了,”菲謝特勸我,“那你報仇的機會就沒了……” “切,要幫也要等一下,”我說,“我們要在最危險的關頭才出現,讓她感激得投懷送抱……再還我那十五個金幣外加負責我們以後的衣服……” 高個子劫匪已經走到了車門邊,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對矮個子劫匪說, “他媽的!好香……我敢肯定里面是個娘們……” “你這個蠢貨!”矮個子罵,“還不快動手!” 一方面,我為有人會讓這個臭女人丟臉而感到興奮,可另一方面,我又覺得她只應該被我搶,很矛盾……這時,高個子獰笑著,左手已經摸到車門把手…… 你媽的,你個臭女人倒是在車廂里叫一聲啊!不然叫我怎麼放下面子來救你?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