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突然,一把只有一指寬的窄劍出現,它破門而出刺進了高個劫匪的胸膛,去勢不減的透背而出!露出高個劫匪的背面倆寸來長的劍尖閃過一抹寒光。快得就象一道銀色的閃電,高個劫匪甚至來不及叫一聲。 我目瞪口呆,菲謝特目瞪口呆,全部人目瞪口呆! 抽離了高個劫匪身體的劍尖微微抖了倆次,又在車門上卡了一下,終于被收回車里。這個收劍的動作和剛剛刺出來那一下可是有天壤之別。 是那個臭女人干的!我和菲謝特對望一眼。 正中要害,高個劫匪的匕首掉在地上,右手緊抓住冒血的傷口,搖著頭,一步一步走向矮個劫匪,左手向他的伙伴伸去……終于支持不住,身體一軟,跪在地上。 “站起來!你這個蠢貨!快給我站起來!”矮個劫匪喊。 “幫我……幫……我……”高個劫匪向他爬去,“你說……很簡單的……怎麼……會這樣……” 矮個劫匪頭上大汗淋淋,氣息沙啞……手中的匕首晃了幾晃,轉身,扶著帽子跑進路邊的陰影中,傳來一陣漸漸遠去的腳步聲,高個的頭垂了下去,再也沒有抬起來。 車夫一抖缰繩,馬車繼續出發,看來這種事他不是第一次遇到。 “你對這件事有什麼看法,”留在原地的我問菲謝特,“說說看。” “我認為……”菲謝特說,“你也用這樣的方式的話……不是你死就是她死……多半是她死。雖然作為一個淑女她今天的行為有些過份,但是也不用這樣對待她吧?” “說的對,”我開始掉轉馬頭,“我們收工。” 應該說,我對這個臭女人也不是到了非得拳腳相加的地步,只是借這個偶然事件為借口好回頭而已,更何況我剛剛還為她擔心來著。 這個臭女人……還真有點意思。 “這樣吧,”菲謝特對我說,“我們來打個賭。” “你不是一向不和我打賭的嗎?” “這次不一樣嘛!”菲謝特笑嘻嘻的說,“情況特殊。” “說來聽聽。” “看起來這位小姐很會做生意的樣子……”菲謝特說,“雖然貴族從事商業有些奇怪,但是你可以把她籠絡過來給你賺錢啊。” “恩……有趣,接著說。” “你如果成功的讓她愛上了你,”菲謝特笑得真惡心,“我就接受你一個要求,你隨便要求我做什麼都可以哦!” “愛上我?” “對!愛上你!而且要不能用暴力手段!” “……”這算是個好提議嗎? “沒把握嗎?”菲謝特說,“早知道你就會吹牛了。” “誰說的!”我當然不會服氣,“我在想如果成功了怎麼和家里那三位夫人解釋。” “如果你成功了!我去幫你解釋……而且,你是為了錢才這樣做的啊,這也算是以身犯險,為國捐軀。” “這個……”我在考慮,“你的意思是說,我這樣做,不但沒人怪我,而且他們還會為我這種偉大的行為流下感激的淚?” “是啊!”菲謝特連連點頭。 哦?我象是這樣就被你騙到的笨蛋嗎?先擺你一道好了。 “這樣啊,”我說,“但是我需要你的幫助。” “沒問題啊,”菲謝特拍著胸脯,“我肯定幫你呀,我可是個成人了!” “你算是個成人嗎?你是帝國最尊貴的一只童子雞而已!” “我!我……你不也一樣嗎?雖然你已經有了夫人……” “為了保證我們遵守賭越,我看我們就在今天變成成人好了!” “說變就變?那有這樣簡單……” “那好,我們先找家妓院練習一下……”沒有理會菲謝特的抗議,我抓過他的馬缰就走。 …………………… 萬普的紅燈區,各種各樣的妓院一字排開,樓上彩燈盞盞,樓下流鶯四飛,看得我眼花繚亂,不知道從那下手。 “我說……”菲謝特小聲說,“我們還是回去吧!” “不!” 我沒有答應,今天一定要讓這小子進妓院的把柄落在我手上,不然我以後就不用做人了。 “先生!”一個和我們年紀相仿的人走了過來,他衣著整潔,滿臉笑容,“需要我做你們的向導嗎?” 我仔細打量著他,看起來眉清目秀,毫無邪氣的一個小伙子,怎麼干起了這個? “需要嗎?”他說,“我不會收你們的錢。” “不收錢?”我哈哈一笑,“那你靠什麼生活?” 他正要給我們解釋,一只手就搭在他肩上,把他推出很遠……一般的打架斗毆我見多了,但是打斷我的問話就會讓我很不爽。 “好樣的!在天你真是不怕死,又到我們地頭上來拉客人!”一個大漢抓住他的衣服說。 “我沒有,我沒有……”他急忙解釋,“我看這倆位先生很久都沒進去一家,我想他們可能不是很滿意……” 我用法杖尾端頂在大漢的脖子上,示意他把准備打人的手放下。 “黑暗法師……”他看看我的法杖,再看看我的黑色斗篷,臉色灰白。 “對不起,對不起。”他立即輕手,“我不知道他是法師你的朋友。” 哦……原來黑暗魔法師的招牌這麼好用啊!我擺擺手,讓大漢滾蛋。 “謝謝!謝謝先生!”這個叫在天的家伙給我們行著禮。 “給我們找家妓院,”我對在天說,“環境要清淨點的,女人嘛……要既火辣又純情,對了,還要乾淨。” “沒問題!沒問題先生們,”他接過我們的缰繩,“請跟我來!” 繞過倆條街道,我們停在一個不是很寬大的院落前。下了馬,在天已經很利落的把馬栓在一邊的馬樁上,然後請我們進去。 院子里倒是很清靜,聽到有人進來,從正面主樓里出來一個女人,銀色發帶攏起的淡黃色長發隨意的搭在肩上,藍色禮服更襯托出她的好身材。面帶微笑走過來的時候肩不晃,腰不扭,只有一條長及膝蓋的刺繡腰帶在搖曳擺動。 “歡迎歡迎,倆位先生,”她先自我介紹起來,“我是這里的老板,你可以叫我露西。” “這麼漂亮的老板倒是很少見,”我呵呵笑著,“我是特納,這位是我的朋友,菲爾先生。菲爾,跟漂亮老板打個招呼啊。” “我是菲爾……你……你好,漂亮老板。”很明顯,臉紅紅的菲謝特心不在焉。 露西一楞,順即明白過來,笑著把我們帶進大廳坐下,一路上對我們的身份只字不提。大廳里的陳設不多,但擺放得體。 “先生們要先喝點什麼嗎?”露西問,在明亮燈光下,我看出露西的年紀比我們要大一點。 “好吧,給我們來點紅酒,”脫下斗篷,我里面穿的是便裝。 “好的,請稍等。”露西走了出去。 看起來這家的生意也不怎麼樣,偌大的大廳里就我們倆個客人,于是我就把在天叫過來,問他是這麼回事。 “其實以前,露西大姐的生意是很好的,可以說是萬普第一,”在天坐在一邊,“可是幾個月前萬普來了個新老大,趕走了這里原來那個,接手了這里所有的生意。因為露西大姐不肯向他低頭,所以……”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難怪在天出去拉個客人都會被扁。 “幾個月了,那不是很難維持?”菲謝特問在天。 “是啊,我們這里所有的雜役和姑娘都被其他家妓院挖走了……現在只剩下十來個露西大姐以前收留下來的……” 看來這個露西平時為人還不錯,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有人不肯離開。 露西端著酒菜從門外走來,在天就知趣的閉上了嘴。老板自己端東西,這真是難為露西了。 “倆位先生,”露西微笑著說,“你們喜歡什麼樣的姑娘啊?或者是我來給倆位先生安排?” 聽到姑娘,菲謝特用求饒的眼神看著我。 “不急,露西小姐,”我笑笑說,“我想請你喝杯酒,在天。” 聰明在天忙站起來給我們倒酒。 “我聽說,露西小姐這段時間有些麻煩?”我輕輕晃著手中的酒杯,看著杯中搖晃著的紅色液體。 “這……”露西沒想到我說這個,“特納先生的意思是……” “哦!我是今天才來萬普的,”我說,“聽說這地方有錢賺,就想先來看看。而且,我得給已經在路上的兄弟們找個落腳的地方。” “您做您的生意,我做我的生意,”露西的臉上已經沒有笑容,“我們不必扯上什麼關系。” “你不必太緊張,”為什麼我今天就遇不到一個好脾氣的女人呢? “我沒緊張。” “確切的說,我是想和你合作,”我想好了說詞,“你可以先聽聽條件。” “是這樣,”看露西沒出聲,我繼續說了下去,“我可以給你良好的環境,保證不會再有人來騷擾你,還可以先給你一部分資金,我給你提供一切你需要的幫助。” “要我做什麼?” “一個月里,我要你做回萬普第一,三個月打跨其他妓院。”我喝了一口紅酒,“半年之後,萬普只可以剩下三家妓院。而這三家妓院的老板,都必須是你。” “可能三家的老板是你才對,”露西輕笑一聲,“又是一個老大,先不要說你有沒有這個胃口吃得下來,這對我有好處?你放過我好了。” “不管怎樣,也比你現在這個樣子好吧?” “我沒這個本事,你找別家。” “沒這個本事?不要說你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可以撐上幾個月,我們先看看我們漂亮老板……”我站起來笑著說,“看起來倒是穿得很樸素典雅,化妝也不是很新奇,可是為什麼我這位朋友一看到老板就臉紅呢?漂亮老板你對付男人很有一套哦,不用的話很浪費。” “我……我沒有臉紅!”菲謝特在抗議。 “你看,”我把手搭在菲謝特的肩上,“漂亮老板用的是淡樁,平易近人,但是銀色發帶卻又是鑲著寶石的,樣式高貴典雅,接待客人也是只微笑卻不象其他女老板那樣用身體貼上來,呵呵。” “還有衣服,看起來很正經,不露胸不露背,連手臂都包上了……但卻是漂亮老板身上殺傷力最強的。” “是嗎?說來聽聽。”露西不動聲色。 “我說出來你就得答應,不准賴皮。” “呵呵,”露西抿嘴一笑,“知道我這件衣服誘人的男人不少,但是沒一個能說得出來原因。” “我當你答應了,”我說,“我也不說其他的,我就來說說你衣服的腰帶。我們知道,腰帶應該放在衣服里面,但是你卻把它放外面,腰帶很長,拖到膝蓋,你一走一動,腰帶就搖曳不止,正是這件你身上唯一搖動的腰帶在引誘著男人,讓男人們由腰帶想到你的內衣,由你的內衣想到你的身體,由你的身體想到性!當一個想到性的男人看到你這身正經又高貴的打扮,就會更加的沖動……我想得沒錯的話,漂亮老板你應該還是一個女孩子哦!” 露西迷惘的看著我,好半天才說話,“你,你是誰。” “我是特納先生啊!”我說,“你這麼快就忘了?” “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與你合作。” “好吧,”露西想了很久,“但是你得先實現你的承諾,不然就沒合作這回事。” “成交!”我把一個裝著倆百金幣的錢袋放到她手里,“最多五天,萬普城就會出現一個新的老大。和以前那些老大不同,他會叫你露西大姐,你先用這些錢准備一下。” “但願這樣,”露西舉起酒杯,“祝成功!” “祝成功!”我一口喝掉杯里的酒,“我們的姑娘呢?我朋友已經等急了。” 露西拍拍手,就從外面進來四個女孩,雖然說不上天香國色,但絕對是我見猶憐。 “讓倆位先生見笑了,”露西站起來,一邊安排四位漂亮妹妹坐在外面身邊,一邊給我們介紹。 “這倆位是我這里最漂亮火辣的,”露西笑著說,“這倆位可是純情可人,而且還是第一次接待客人,你們可不准欺負人。” 我和菲謝特每人身邊都坐了倆位,一個漂亮火辣,一個純情可人。菲謝特坐在倆人中間,汗如雨下。 喝了幾杯酒,我呵呵笑著,抱著倆個妹妹站起來向樓上房間走去,走過菲謝特身邊時,還湊下頭對他那位漂亮火辣說了一句話, “我這朋友是第一次,要是你努力的話,我就給你一個大紅包。” 漂亮火辣眼睛一亮,菲謝特的臉都綠了。 “再見再見!”我哈哈大笑,“我晚上會到你那邊去查房的!” ………………………… 房間里,桌上的魔法燈發出妖異的紅光,倆個女人火一般熱的身體纏繞著我,眼睛里滿是撫媚的欲望,她們的聲息時而急促高亢,時而庸懶低沉……我發現,好象和自己的前生重合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出沉迷中醒了過來,打開窗伸個懶腰,看到菲謝特在樓下面的花園里。 披著斗篷走出房間,我得去安慰一下這個可憐的家伙,他正坐在花園一角專心的拔著花枝上的葉片。 “怎麼了,我的兄弟,”我做在菲謝特身邊,“是否技不如人以致有損軍威,所以才拿這些花草出氣?” “你害我,”菲謝特仍然拔著的花草,“我對不起父親大人,我對不起母親大人……” “你還對不起全世界呢!”我說,“當然,也包括我。” “你!”菲謝特眼淚汪汪,“你……我……你……” “是你自己受不了誘惑吧?”我問,“怎麼樣啊?” “你還有臉說……” “你是為誰活著啊?”我開始掰指頭給他看,“為你父親?為你母親?為你將來的妻子?為你將來的臣民?” “我沒想過……” “當然了,想這個干什麼?你是為你自己而活,當然,這些對你來說的確很重要,但這不是你生命中的全部……” “是嗎?” “當然,”雖然這樣對他說,但其實我也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生命是什麼,我反正是不知道啦,我只知道生命中會發生很多事,有的給我們快樂,有的給我們悲傷,有的給我們希望,有的給我們遺憾……我們可以掙紮,可以反抗,可以順從,這完全取決于你的態度。” “好!我選反抗!”菲謝特說,“你這個魔鬼,我要和你決斗!” 我一腳把他踢很遠。 “你這個笨蛋!”我走過去把他抓起來,小聲說,“你肯定你可以打贏我嗎?” “你……” “殿下……我的兄弟,”我說,“不管你是反抗還是順從,惟獨不可避免的是你會感受到這一切……這點小事就要決斗,那發生其他事怎麼辦?” “但是……的確很丟臉……還有……還有……”菲謝特小聲說。 “那一個?”我問他,這種事我可見多了。 “恩……恩……”菲謝特臉紅紅。 “算了,明天我會給露西說,讓今晚這四個妹妹不再接待客人。” “哦……好……” “但是有件事我要提醒你……”我拉著他向房間走去,“作為一個男人,對自己的第一個女人很上心很正常,但是你要知道她們對你的身份來說是永遠擺不上台面的……” “我明白……只是,我感覺上和以前有些不一樣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慢慢說,我們是兄弟。” “坦白說,我剛剛的確謎亂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菲謝特看著我,“說實話,我出房間的時候是很生你的氣,你知道,我從沒做過這樣的事……我……” “我也沒做過。” “現在,我只想和你一起分享成人的喜悅和慌亂,真的,還有一點恐懼……想不到,走出房間後,我已經是一個成人了……” “恭喜你菲謝特,你長大了。” “你不是也一樣……” “是啊,我都忘了這一點……” “來吧!為了我們的理想……努力!”菲謝特抓住我的手,“先說好,你可不能再躺下假死,上次我真的很擔心呢!” “哈哈,不會不會!” “那好,我們進房間,”我被他一腳踢倒,他站起來說,“我們明天還有很多事!”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