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我在一張紙上畫了四個平行的黑點,放到菲謝特眼皮底下。 “看出來有什麼特別沒有?”我問他,“看仔細點。” 菲謝特一直看到眼花,然後迷惑的對我搖搖頭,“你是不是在耍我?” “耍你?我現在沒心情耍你,”我對他說,“調整你的眼睛,讓這紙上的四個點變成三個點。” “恩……有點困難……”菲謝特左右晃著腦袋,“啊!我辦到了!” “繼續努力……繼續看,一直看到一眼就可以看成三個點為止……”一邊說,我一邊在桌邊拿起一張牌開始改造。 這是件很困難的工作,我得先用一根繩子在牌上標出每個點的距離,然後才可以在每個點相對應的地方畫上看起來毫無關系的線條,就和普通牌背的裝飾線條一模一樣。但是經過特殊訓練後的菲謝特看來,對手的牌面就毫無秘密可言!是的,這是我前生在剛剛開混時常干的事,出老千。 說起來真是很不好意思,因為在一個城市中,一個老大不可能無聲無息的就冒出來,所以我上司要求我在最低層混一段時間。而出千,則是每個想出頭混混必須具備的技能。 一般混混,也就是在牌上用隱形藥水做標記,再戴上分光眼鏡,這樣很容易被人抓住……下場極其悲慘。 而我喜歡的方式,卻是在牌背上先用特殊藥水做三維標記,再用我的手表表面反射出來。在打牌的時候,我會時不時看看手表,呵呵,這不過份吧?曾經有很多人對我的運氣表示懷疑,但是我從沒失過手,因為嘛……象我這樣有品位的混混可是不多。 但是現在條件簡陋,只有先將就一下了,只畫上三維標記就好。哎!沒想到我這個老大現在這樣慘,連前世手下最小的小弟干的事現在都要親自動手。 做好一副牌,我揉揉眼睛休息一下,轉頭看去,親愛的菲謝特先生已經變成了斗雞眼。 ……………… 穿上奢華新衣,改變面容的我,帶著幾個仆人從萬普碼頭坐著馬車來到了萬普唯一的一家高級旅店,在旅店旁邊,就是我這個游曆的候補貴族的主要活動地點,萬普貴族晚上的俱樂部,玫瑰酒吧。 陰謀的第一步,今天晚上就上演。 天剛剛黑下來,我就走進了玫瑰酒吧,直接在吧台邊坐下,要了一杯雞尾酒。 我在等,等著我親愛的伊瓦*梅林男爵,據情報顯示,他每天晚上必到這里打牌。 一邊的牌桌上,同樣裝扮成游曆貴族的菲謝特正在開心的和幾個人說著什麼,這家伙比我早一天以貴族身份登場,只一個晚上就贏了不少錢。菲謝特有花朵般美麗的面容,再配上優雅的舉止和談吐,贏得不少當地貴族的好感。 大門邊的侍者打開了門,一個四十來歲男子走了進來,他戴著禮帽,手持一根鑲著一顆寶石的手杖,看起來精神很不錯。走在他後面的杰克用眼神告訴我,他就是我的獵物,伊瓦*梅林男爵。 “晚上好,伊瓦*梅林先生,”吧台里的侍者說,“還是先來一杯杜松子酒嗎?” “當然,當然!”伊瓦*梅林在我身邊坐下。因為吧台前的位子就剩下我身邊這個了。在酒吧安插人手,這是天照當上萬普老大後做的第一件事。 “今天人真多,”伊瓦*梅林對我點點頭,“晚上好,年輕人。” “是的,先生,”我微笑著回答他,“我是剛到這里的,你可以叫我塞文。” “哦!塞文,我是伊瓦*梅林,”他友好的伸出手來,“有什麼可以幫你?” “我對這里不太熟悉,需要一位紳士的幫助,”我握住他的手,“我有這個榮幸請您喝酒嗎?” “當然可以,給年輕人以幫助是我們老一輩貴族不可推拖的責任。” 我叫了一瓶上好的紅酒,然後和伊瓦*梅林到一邊的小桌邊坐下暢談起來。前生的嚴格訓練在一定程度上甚至改變了我的性格,只要我願意,我可以和任何人做上朋友。 我告訴伊瓦*梅林,我是一個游曆的候補貴族,現正在回國途中。因為家道艱難所以到萬普來看看,准備在合適的時候投資一點生意,這不奇怪,在大陸上,這樣不得意的貴族家族多得是。 同樣的經曆很快拉近了我們的距離,不一會,我就和伊瓦*梅林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你想投資生意的話,最好是和我女兒談談,她對這個有獨到的見解。”伊瓦*梅林說,“改天我可以介紹你們認識。” “非常高興可以認識令愛,”我舉杯,“我會准備禮物到府邸拜訪……您的女兒叫?” “她叫迪爾*梅林,”伊瓦*梅林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我的驕傲!” “很好聽的名字,”我給他倒酒,“再喝一杯嗎?” “當然當然,”他笑著說,“塞文,在你的家鄉,我是說,你們那的貴族流行些什麼?” “啊……在季節合適的時候,”我裝著想了想,“我們有一系列盛大的狩獵活動。” “是這樣,我也喜歡打獵,我還有幾條上好的獵犬。”他壓底了聲音對我說,“你知道,就是那種地獄犬的變種……我花了大價錢才搞到手的!” “真是羨慕,”我點點頭,表示我明白,“我們在每個月都有游園活動,有時是皇族舉辦。” “恩,不錯不錯,”伊瓦*梅林喝了一口酒,“平時呢?” “平時就沒有,”我搖搖頭,“我會在有空的時候騎騎馬什麼的……” “年輕人,做為一個貴族來說,你應該有一些在平時可以和人溝通的愛好,”他笑笑說,“當然,你還年輕,可以慢慢培養。” “請您指點。”我謙虛的說。 “是這樣,”他給我解釋,“如果你缺乏這樣的愛好,別人會說你就難以接近,說你孤僻。你的名聲當然就不會很好。” “可是,男爵先生,”我急急的說,“您知道,事實上我並不孤僻和難以接近……” “我知道我知道,”伊瓦*梅林拿出鼻煙壺,給自己倒上一點,“要來點嗎?年輕人?” “謝謝您的好意,”我禮貌的拒絕,“我父親說,我在三十歲前不得使用鼻煙。” “你有個好父親,他說得對。”他吸進了鼻煙,打了個大大的噴嚏,頓時顯得神采熠熠,“來吧!年輕人,讓我教你一種貴族才有權具備的愛好。” “是什麼呢?”我不解的問,“我親愛的男爵先生?” “牌,”他站起來,帶著我向酒吧另一邊走去,“我們去玩牌。” 酒吧的另一邊,還有些斗雞眼的菲謝特和他的新朋友剛剛打完一局,正在笑著說話,看起來大家都很高興的樣子。 “先生們!”伊瓦*梅林走到桌邊對大家說,“請允許我給大家介紹一位年輕紳士,也是我的朋友,剛到萬普的塞文先生。” “晚上好先生們,”我非常配合的向大家伸出手來,“我是塞文。” “真是巧了,我們這里也有一位新朋友,”同桌的一位老貴族站起來說,“這位是昨天才到萬普的歐塔先生。” “你好,歐塔先生,”我向菲謝特伸出手來,“我是塞文。” “晚上好塞文先生,”菲謝特和我演上了對手戲,“請坐下,讓我們一起喝一杯。” 這時,一個侍者走過來,向同桌的一個貴族小聲的說了句話,那位貴族便告辭了。于是,我,菲謝特,伊瓦*梅林,還有那個老貴族,四個人坐到了一起。這個老貴族可不是隨便選的,我們在分析了大量情報後才選了這個與伊瓦*梅林面和心不合的人做我們的配角。 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很順利。 “我提議,為了倆位紳士的加入,”伊瓦*梅林舉起酒杯,“我們干杯!” “干杯!” 四個人笑著喝酒,大家都是各有懷抱。 “那麼,我們來玩玩吧,”老貴族對我說,“塞文先生要玩嗎?” “當然,”我說,“剛剛男爵才告訴我應該學習這種愛好。” 老貴族笑著為我介紹牌的具體玩法,非常詳細的介紹,他那羅嗦的話聽到我想自殺。 “……基本上就是這樣,”老貴族終于結束了他的介紹,“當然,如果有人當時的現金不夠,可以在十天內給付債權人,此外,如果誰有做蔽行為,他將被開除出和我們的社交活動,所有的活動,他的一生就完了。” “好的,謝謝您的介紹,”我點點頭,“我想這些規則我都可以做到。” “當然,年輕人,”老貴族說,“你看起來很誠實。” 我誠實嗎?這個問題我自己都搞不清楚。 “好了!先生們,”菲謝特大聲說,“我們開始吧,為了表示對這位新朋友的尊重,我建議我們換上一副新牌。” 侍者拿來了十副新牌,我們的牌局開始了。 “老規矩,十把一局,”伊瓦*梅林發起了牌,“先生們,請收牌。” 在今天的牌桌上,我只是一個配角,我的任務只是順利的認識到伊瓦*梅林先生,把他帶到菲謝特身邊,並在他想收手時給他以繼續打下去的刺激,畢竟一個人發瘋的時候不多。真正的主角是化名歐塔的菲謝特,他會和老貴族聯手對付伊瓦*梅林先生。 然後才會順便也把老貴族也贏個一貧如洗。 賭博,出人類誕生的那一天就出現了,是投機者的最愛,笨蛋和老實人的惡夢。 做為新手,我嚴格遵守一個新手的本分。拿到好牌我喜笑顏開,拿到壞牌我神色黯淡……在我的猛沖亂打中,第一局已過,我一共輸了三十八個金幣,其他人各有輸贏。 “不用在意,”伊瓦*梅林對我說,“你會慢慢熟悉起來的。” “是啊,年輕人,”老貴族拿起酒杯,“你要向男爵先生學習,我看過他輸牌的時候,很有風度。” “是嗎?”伊瓦*梅林看起來不太高興,“那件事並不好笑!” “不好意思,我不是嘲笑你,”贏了錢的老貴族說,“我只是和孩子們打個比方。” “你!”伊瓦*梅林就要發火。 “先生們,我請大家喝酒!”菲謝特不失時機的說,“我們喝點烈酒好嗎?” 伊瓦*梅林和老貴族看來不想吵下去,同意了,當然我也不可能反對。今晚的每一步都在我們計劃之內,在我們要喝的烈酒里面,我加了微量的……嘿嘿。 很快,第二局已經結束。我輸得更多,而伊瓦*梅林先生也沒贏到錢,看著面前的一大堆籌碼,老貴族很高興,喝得滿臉通紅。 “男爵先生,我想和你說句話,”我對伊瓦*梅林說,“我們去吧台好嗎?” “你不用擔心,”伊瓦*梅林走到吧台前對我說,“我們會贏回來的,我保證。” 看來他對我輸錢有點內疚。 “是的,先生,”我對他說,“我相信您可以贏回來……我擔心的是我,您知道,我剛剛多次在無意中打亂了您的節奏,我這個新手,什麼忙都幫不上……” “不用在意,”他說,“不用在意,我們還有很多時間。” “但是我真的不行,請你原諒……我想,”我把自己的錢袋拿了出來,“這里有一百金幣……我請求您!由您來幫我打下去!我實在無法承受這種壓力!” “這樣……好吧!”他拿過錢袋,“我會在晚些時候把結果告訴你。” “那我回旅社等著您的好消息。” 我走回桌邊,以要回旅社給父親寫信為借口離開,而且熱情邀請大家在方便的時候到我所在的旅社做客。 剩下的事,就要看菲謝特的了。走到門外時,我看到他已經開始用上斗雞眼了。 ※ ※ ※ 我低頭走在街上,這里有路燈,白色的魔法光芒把我的影子拖得長長的。我的新馬靴踩在街道的石板上,發出“嘰嘰”的聲音,身後的一陣跑步聲越來越近,不用轉身,我知道那是杰克。 “老大,”杰克打扮成我的仆人,“你怎麼出來了?” “我的事做完了。”我說,“現在是我的自由時間。” “做完了?”杰克好吃驚,“不是剛剛開始打嗎?” “你想知道?” “是啊老大,你快告訴我。” “讓你知道也好,”我邊走邊說,“要對付一個人,最重要的是什麼?” “是……” “是了解他,”我說,“了解他的弱點。” “對啊,所以你才叫瑪法去打聽他的情報是嗎!” “是,接下來,我們就可以用這些情報來分析這個人。就伊瓦*梅林這個人來說,喜歡賭博,死要面子就是他的弱點,而且以上倆點他是死不悔改。” “所以就用打牌來對付他嗎?” “打牌不是唯一的辦法,”我說,“但是現在對我們來說這個辦法最方便。” “那老大你怎麼就知道他會一直打下去?” “賭徒也是人,也有感情,在清醒時他也很想收手不賭……”我說,“我們要做的,就是一直制造讓他不斷賭下去的環境!首先,我以一個不會打牌的身份出現,讓他以前輩的身份教我,因為我們開始相處的很好,所以這就是隨理成章的。” “那接下來呢?” “就是牌友的選擇,對打牌的人來說,對手很重要,”我說,“我們給他配上了一個菲謝特……對他來說,接觸到一個新的牌友,和對方打上幾局,研究一下對方的手法並打敗對方是一件很享受的事,而菲謝特在前幾局會表現得和他旗鼓相當。” “哦!是這樣。” “我們在前倆局都不贏,而讓老貴族贏。老貴族和伊瓦*梅林有矛盾,伊瓦*梅林當然不可能就這樣算了,加上大家在酒的刺激下,當然就會越來越失去理智。” “那老大你也不用出來啊!” “呵呵,我必須離開。” “為什麼?”杰克很好問。 “對伊瓦*梅林來說,菲謝特是一個陌生人,我也是。太過陌生的環境會讓他產生警惕,我在合適的時候離開,他就不會懷疑。” “那老大你為什麼要給他錢?” “這是在進一步刺激他,”我說,“他帶我去打牌,我輸了。他多少會有一點內疚,我以這樣的借口退出,他不但會接下去打,而且還想要贏,好為我報仇。對他來說,那是支持他打下去的一個道義理由,而那些錢又不是自己的,他輸起來不會很在意……慢慢的,輸光我的錢輪到他自己輸錢時,因為有這個慣性,他也不會在意…… 等他清醒過來,一切都晚了。” “老大,好可怕……” “恩?”我轉過頭看著杰克,“什麼?” “沒有,我說老大很厲害,”杰克說,“這樣就打敗了伊瓦*梅林!” “我沒有打敗他,我們只是給了他一個環境……”我拍拍杰克的肩,“是他自己打敗自己……” “他自己打敗自己?” “是,要打敗一個人,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自己動手……”我笑笑說,“我們那可愛的迪爾*梅林小姐呢?” “我剛剛得到消息,”杰克說,“她去參加一個宴會,是一位貴族夫人辦的,規模很小。” “是嗎?宴會……”我想了想,“我們去看看,回去換衣服先。” ………………………… 一身黑衣的我,悄悄從花園潛進了一家貴族的住宅。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我就順著刻有浮雕的外牆爬上了二樓,從那里傳來各種聲音。 我很小心的爬著,因為牆上有植物,我不想響聲驚動到別人。所以我只有在里面聲音大一點的時候才急急的爬上一段,真辛苦。 剛剛爬到二樓的一的陽台邊,就聽到里面有人走出來,我叫了一聲苦,把身體縮在陽台的一個最暗的角落,用幾盆花草擋住自己。 “迪爾*梅林小姐,您應該很清楚我的心意……”一個男人急切的說著,“您一定清楚,是吧?” 真是迪爾*梅林啊!好運氣。 “說實話,我……不清楚!”迪爾*梅林的聲音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我暗暗罵了一聲,繼續聽他們說下去。 “您不想知道嗎?迪爾*梅林小姐?”那個男聲說, “喬伊先生,我沒興趣知道,”迪爾*梅林說,“但是你想說我也不反對。” 恩,這男的叫喬伊。 “迪爾*梅林小姐,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喬伊先生說,“您知道,我愛您!” “哈!真好笑,”迪爾*梅林說,“你用這句話騙了多少女孩我可很清楚。” “我跟她們玩玩而已!請您相信我,她們怎麼可以與您相比?我對您是真心的!” “真心?我知道,你是想真心和我玩玩而已,”看起來迪爾*梅林小姐對付這樣的花花公子很有一手,“你不用踐踏其他女孩來抬高我。” “迪爾小姐,對我來說,您就想天上的月亮般不可缺少……請您給我這個機會讓我證明我對您的忠誠……” “喬伊先生,誰允許你直接叫我的名字?我不認為我們的關系到了這一步!”迪爾*梅林說,“此外我也不認為你對愛情還有忠誠可言!” “您等等!”喬伊先生非常激動的說,“我馬上就會找到證人為我辯護!” “請便,”迪爾*梅林冷談的說,“但我不會等太久。” 喬伊先生走進了房間,哈哈!想不到我的運氣這麼好,一來就有好戲看。 “啊,鹵莽的年輕人,”一個蒼老的聲音又傳了過來,“這里的空氣真不錯,不是嗎?迪爾*梅林小姐?” 恩?又來一個,看來好戲還沒完呢! “是啊,普列先生,晚上好。” “如果我沒聽錯的話,呵呵,”普列先生說,“剛剛喬伊先生向你求愛了?” “普列先生,您知道,我尊重您,”迪爾*梅林不緊不慢的說,“我不認為這有什麼好笑的。” “是嗎?我道歉,”普列先生說,“那麼,你沒答應他吧?” “普列先生!”迪爾*梅林的語氣聽來有些生氣,“我拒絕他,但是並不代表我對你上次的提議感興趣!” 哦哦哦?老掉牙的人還有提議,有趣呀有趣! “放棄你現在的生活,跟我在一起有什麼不好嗎?”再次被拒絕的普列先生有些惱羞成怒,“看在光明神的面上!迪爾*梅林,你看看你現在過的是什麼日子!” “我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迪爾*梅林堅定的說,“我喜歡!” “喜歡!每天起早貪黑看著你那家搖搖欲墜的服裝店?雖然你現在青春美麗,但是你怎麼可以任憑歲月流逝!或者在一旁腰酸背痛的看著你父親大把揮霍你辛苦賺來的錢?” “我父親很愛我!”迪爾*梅林說,“而且不管怎麼說也好過做你的情婦!” “我希望你再好好想想!雖然我無法給你一個好名聲,”普列先生轉身走了,“但是這樣的機會不多,你應該感謝光明神。” 哦!光明神,你真偉大!看到嗎?他們連泡妞都得打著你的招牌呢!

上篇:第7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大陰謀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