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 黑暗傳說─大陰謀之1  
   
篇外篇 黑暗傳說─大陰謀之1

迪爾·梅林小姐站在陽台上,一張可愛的小嘴氣鼓鼓的。這幾天的運氣實在不怎麼樣,前幾天,店里來了一個語言粗魯的爆發戶把她氣得幾乎發瘋,最後用十五個金幣的天價賣給他三件衣服,那個爆發戶居然也咬牙買下,這又讓迪爾·梅林小姐著實高興了一陣。誰知晚上回家又遇上搶劫!還好自己從小就精通劍術才有驚無險。 今天本不想來參加這個晚宴的,但是自己一個人在家實在是太無聊了。才剛到,就被那個叫喬伊的花花公子纏住不放。這個家伙自從一年前看到自己就一直這樣,他那令人肉麻又無趣的情書塞滿了自己房間的垃圾桶,他卻樂此不疲。 還有那個泥土已經淹到脖子的普列先生,也不想想他的年紀幾乎可以做自己的爺爺了,竟然也在一次宴會上對自己提出過份的要求! “我會是這樣的女人嗎!”迪爾·梅林憤憤不平的自言自語,“你們這些卑鄙的豬!” 天上的夜星真漂亮呵,迪爾·梅林在陽台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想起兒時的日子。 從小,自己就是一個男孩性格的人,不管做什麼都不想輸給別人。自己敢爬上樹去拿鳥蛋,也敢狠狠的揍隔壁家的貴族小男孩。在八歲生日時,自己就有了第一匹紅色的小馬,教她騎術的老師嚇壞了,可能他沒想到自己會遇到一個如此有天分的學生吧?而且還是個女孩子。 父親曾經摸著她的頭說,“迪爾,你要是個男孩子多好,我梅林家就會完美了。” 為什麼我不是男孩子呢?不,就算我是個女孩,我也不會做得比男孩差! 母親有一條藍寶石項鏈,夜晚,藍寶石項鏈會在月亮和星星的照射下發出幽藍的光芒,不懂事的自己每到這時就會用小手抓住項鏈不放,不停的央求母親給自己戴上。 “迪爾乖……”母親會撫摩著她的小臉蛋,“到迪爾出嫁的那天,媽媽會親手給你戴上的。” 從那時起,迪爾·梅林就很向往自己出嫁的日子,不為別的,只為母親可以為自己戴上那條項鏈……可是,這個日子不會來了,母親在自己十四歲那年,永遠的走了。 母親走了,父親便變得越來越不可理喻,越來越荒唐,他在牌桌上,在妓院理消磨時光,一點也不管自己的產業,事實上,這些事一直是母親在打理。 十四歲啊,自己十四歲就學會了怎麼與佃農和稅官打交道,用辛苦賺來的錢供養自己那只知享受的父親。呵,現在已經十七歲的自己倒是可以隨便找個人嫁了,可是父親怎麼辦?想到這里,迪爾·梅林小姐不禁有些無力的感覺。 對那些不停追求自己的人,迪爾·梅林只是一種逗玩寵物的心態來對待,她喜歡別人跟在自己身後恭維她,稱贊自己的美麗容貌和青春氣息。她喜歡看著他們的眼神從極度狂熱慢慢冷下去,甚至在他們快失去追求她的勇氣前,她還會給他們以適當的鼓勵。 “媽媽,這就是男人嗎?這就是貴族嗎?”到夜深人靜,她又會流著淚看著母親的畫像問,“你怎麼會嫁給這樣的人?” “不!我不可以這樣消沉!”迪爾·梅林小姐告戒著自己,“今天晚上,我會讓喬伊象條哈趴狗一樣向我搖尾乞憐……然後,我還會笑著一腳把他踢開!我是強者,我不會輸給任何人!” 想好對策的迪爾·梅林小姐換了一個姿勢坐著,臉上又露出了可以迷死人的笑容。 一陣腳步聲傳來,喬伊先生走到迪爾·梅林小姐身邊。 “你找到證人了嗎?”迪爾·梅林小姐用調皮的語氣問,“喬伊先生?” “對不起,”喬伊先生很無奈的說,“我沒有找到。” “是這樣啊……”迪爾·梅林小姐輕搖著手中的折扇,“我倒是聽到很多人用‘親愛的,甜心,我的小心肝,小兔子,小胖豬……’這樣的稱呼叫你哦……” 喬伊先生看著迪爾·梅林小姐一閃一閃的大眼睛,幾乎快哭出來。 “哦!迪爾·梅林小姐!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我真的是很有誠意的!” “可是……你以什麼方式來證明你的誠意呢?”迪爾·梅林小姐眨著眼睛,長而卷曲的睫毛撩動著喬伊先生的心。 “我……我……”喬伊先生突然一步跨上了陽台的圍攔,“我可以從這里跳下去!為了證明我對小姐你的愛!” “哦?”迪爾·梅林小姐看了看陽台的高度,再和喬伊先生的膽量做了個比較,然後說,“你想跳就跳吧,我先進去等你從下面走上來。” 迪爾·梅林小姐走進了房間,坐在一張靠近陽台的靠椅上,等著不敢跳陽台的喬伊先生進來向自己懺悔。 照理說,迪爾·梅林想得沒錯,在平時,喬伊先生決對不敢跳下陽台,雖然陽台不怎麼高。但是,這時的陽台上卻還有一個人,一個黑衣人,一個身穿黑衣還在臉上蒙著黑布的人。 可憐的黑衣人已經在那里蹲很久了,他沒想到這出好戲一演就沒完沒了,在迪爾·梅林小姐走進房間時,黑衣人的腳已經開始發麻了。 “好在這里馬上就沒人了……他就要跳下去了,”黑衣人松了一口氣,“你個大西瓜,終于可以活動活動了。” 可是等了好半天,那個跨在圍攔上的喬伊先生既不向前跳,也不往回走。很顯然,喬伊先生在考慮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你個大西瓜,你倒是跳啊!”黑衣人在心里暗罵,這“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蹲”的滋味實在是不好受。 喬伊先生仍然在考慮:跳?或是不跳?這,是個問題。 “我蹲不下去了……”黑衣人慢慢站起身來,揉揉發麻的腿,差點摔倒,“管不了那麼多……” “如果我跳下去,迪爾·梅林小姐一定會明白我的心意,可是這里這麼高……”喬伊先生看著倆人高的地面想,“我還是走進房間向迪爾·梅林小姐道歉好了……可是她一定不會原諒我……” 可是,在今晚注定要倒黴的喬伊先生背後,一個眼冒綠光(蹲久了?)的黑衣人把他的腿抬了起來。 “你這個賤人……就是因為你要跳又不跳,害老子蹲到現在腿麻麻……”黑衣人搖搖頭,一腳踢出,“讓我來幫你!” 喬伊先生張大了嘴,雙手緊緊抓扯著自己的頭發,嘴里發出“嗚嗚”的悲鳴,掉了下去。 宴會本在一樓舉行,二樓是主人留出來讓客人休息的,沒有其他人在,房間里的迪爾·梅林小姐突然聽到樓下的仆人一聲大喊,“喬伊先生跳樓啦!” 雖然不知道喬伊今天為什麼變勇敢了,迪爾·梅林小姐還是站了起來向陽台走去,她不想搞出人命,和喬伊這樣的人扯上關系是很麻煩的,因為喬伊先生的父母非常讓人討厭。 在陽台上,黑衣人一腳踢下喬伊,心情變得非常好。他一邊“嘿嘿”笑著一邊轉身過來,他想進房間去從其他地方下樓回家。 誰知道一轉身,迎面碰上走出來的迪爾·梅林小姐,倆人臉對臉。 倆人都沒有這個心理准備,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 迪爾·梅林小姐反應奇快,一個後跳,張口就要叫。黑衣人心知要慘,在迪爾·梅林小姐後跳的時候就是一個前撲把迪爾·梅林小姐撲倒在房間里厚厚的地毯上,一手掩上迪爾·梅林的小嘴,一手按住迪爾·梅林小姐的右手。 可是,我們的迪爾·梅林小姐還有左手可以用,現在,她的的左手就動了。 黑衣人沒有辦法,只有用頭死死的把迪爾·梅林小姐的左手抵在地上……可是迪爾·梅林小姐這種性格的人怎麼可能放棄抵抗呢?她先是用還可以活動的左手手指抓到黑衣人的頭發,狠狠的抓住,裙下的腿也向黑衣人踢去。 因為頭發被抓到,黑衣人悶哼一聲,提起自己的腿擋住迪爾·梅林小姐腳上的攻擊,可是迪爾·梅林小姐的攻擊一次接著一次,黑衣人干脆很不耐煩的用自己的腿緊緊纏住迪爾·梅林的腿。 倆個人就很這樣很古怪的姿勢僵持著。 迪爾·梅林小姐的胸口劇烈的起伏著,從來沒有一個年輕男人敢如此靠近自己的身體!她很氣憤!抓住對方頭發的手又緊了一些…… 黑衣人很不好受,他大口的喘著氣,他的頭發被迪爾·梅林小姐狠狠的拽住,非常痛,而且,他要抓住她的右手,掩住她的嘴,要用頭抵住她的左手,還要把倆個人的腿保持纏繞在一起……現在的個姿勢比剛剛蹲在陽台上還要難受。 迪爾·梅林小姐的眼光可以殺人,她不停的掙紮,但是女孩的力量終究有限,不久,迪爾·梅林小姐就累了。 黑衣人感到抓住自己頭發的手有一點放輕,為了表達自己沒有惡意,掩嘴的手也松了松。 迪爾·梅林可以用嘴呼吸了,她大口的喘氣,慢慢冷靜下來,因為黑衣人蒙著臉,她只可以看到黑衣人臉部的輪廓,黑衣人也在看在她,眼中流露出希望和解的信息。 倆個人的目光在對視著,大家的呼吸漸漸平緩,手上的力也越來越小,看來很有希望和平的解決此事。 “迪爾·梅林小姐!”門外有人敲著門,“你沒有什麼事吧?” 聽到有人來,黑衣人一緊張,掩嘴的手不由自主的緊了緊!當然迪爾·梅林小姐也不會給他好受,抓頭發的手立即用力以示報複,倆人的眼光又變得凶狠而帶有敵意,氣氛突然又變得緊張起來。 “迪爾·梅林小姐?”門外的人根本不知道因為他說話而帶來的嚴重後果,還在敲著門,“迪爾·梅林小姐你怎麼了?” 現在的迪爾·梅林小姐非常矛盾,自己可以再掙紮,可是別人進來之後看到自己和一個年輕男人以這樣的姿勢倒在一起……自己可能有十張嘴也說不清楚了……可恨的是,這個該死的還按住自己的嘴不放……還是自己再不說話,門外的人就要進來了! 想到這里,迪爾·梅林小姐用眼狠狠瞪了黑衣人一眼。 黑衣人何嘗不是叫苦連天,他頭痛,腰酸,腳麻……看到迪爾·梅林小姐瞪他一眼,他聰明的腦袋只轉上了半圈就知道了原因。 他看著迪爾·梅林,輕輕搖了搖頭,然後緩緩放開掩在迪爾·梅林小姐嘴上的手,摸到了腿上的黑鐵匕首。 “如果這個臭女人叫,我一定得抹她的脖子……”他這樣告訴自己,雖然不敢肯定自己下得了這個手。 “我沒事,”迪爾·梅林小姐平複了自己的心情,偏著頭對門外的人說,“我剛剛有些累,休息了一小會,有什麼事嗎?” “哦,沒有事,”門外的人回答,“只是喬伊先生失足掉下了樓。” “真是不幸……”迪爾·梅林小姐語帶惋惜的說,“喬伊先生傷勢嚴重嗎?” “不嚴重,主人安排馬車送他回去了……您休息吧,宴會結束時我來叫您。” “非常感謝。” 和仆人說完話的迪爾·梅林一轉頭,發現身邊的年輕男人在笑,雖然他蒙著臉,但是她可以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來,他在笑,而且笑得有點辛苦。 迪爾·梅林小姐再次狠狠的瞪他一眼。 黑衣人收起笑意,再次輕輕搖頭,放開了她的手,纏住她的腳也松開了…… 迪爾·梅林小姐放開黑衣人的頭發,雙手在他胸口一推,倆個人就這樣分開。 “你剛剛居然敢嘲笑我!”本來很可愛的迪爾·梅林現在看起來可怕極了,就象一只快要發狂的母狼,“不敢面對女人的東西,你有什麼資格?” “我有嘲笑你嗎?我怎麼不知道?”黑衣人很不在呼的樣子,“哦!你說剛才啊,我是在笑那位先生……至于我敢不敢面對女人……我想其他女人比你更有發言權。” “你笑他什麼?”迪爾·梅林小姐憑直覺就知道這家伙知道自己不少事。 “哦……我是笑他摔下去的樣子很好笑。”黑衣人嘿嘿一笑,自己找了張椅子坐下。 “你看見他跳下去?” “何止看到,”黑衣人的眼睛四下亂轉,“根本就是我踢他下去的……” “你……”迪爾·梅林小姐無語中。 “象這種男人,不,不能稱呼他為男人……”黑衣人輕松的說,“就一根牙簽的高度,想跳又不敢跳,看得我火起……所以就幫了他一下,對了,你改天看到他就跟他說,叫他不用謝我了。” “你不怕我叫嗎?”迪爾·梅林覺得自己實在是拿這種人沒辦法,“你這個凶手。” “無所謂,你一叫我就用這個抹你的脖子……”黑衣人拿出一把黑色的匕首,“然後逃走。” “你就會這些嗎?”迪爾·梅林小姐一點也不怕黑衣人手中的匕首,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知道這個人不會傷害自己,雖然他看起來很討厭。 “那小姐你還希望我會些什麼?”黑衣人已經找到了另一條下樓的途徑,“把你綁起來?聞聞你發間的香水?還是親親你那誘人的小嘴……如果你同意,我也不反對占你一個更大的便宜……” “你這個無賴!”迪爾·梅林抓起一個花瓶向他砸過去,黑衣人一個後翻把花瓶牢牢抓住。 “看起來這個花瓶值不少……”黑衣人看看下樓的路,覺得這個花瓶大了一點,于是把它放在一邊。 “喂!給點東西來……”黑衣人走過來,“我可不想白來一次。” 迪爾·梅林小姐手一翻,就是一個巴掌給他,可惜,手被他抓住了。 “真是傷腦筋,”黑衣人再閃過她一腳,卻取下了她的發帶,“就用這個充數好了……” “你這個賊!”迪爾·梅林小姐伸出手來,“還給我!” “好笑了,你家的強盜搶東西要還的嗎?”黑衣人把發帶收起來,“再見……” 迪爾·梅林小姐只好眼看著這個家伙從窗戶上翻出去,自己覺得很憋氣。 “我說……”誰知道那家伙又在窗戶上探出頭來問,“從這下去是什麼地方?” 迪爾·梅林小姐查點背過氣去,沒好氣的回答他,“廚房!” “哦,知道了,”黑衣人點點頭,“給你一個建議你要不要聽?” 迪爾·梅林小姐很高傲的“哼!”了一聲。 “你以後不要再用長劍了,這個借你用……”黑衣人把一件東西放在窗邊,然後消失了。 迪爾·梅林小姐看著窗口,等著黑衣人再次出現。經常有這樣的人,為了吸引她的注意他們什麼都干,可是,黑衣人卻沒有再出現…… 她慢慢的走到窗口,正好看到黑衣人跳過花園的柵欄,消失在夜色中。 窗口,放著一把連鞘匕首。 迪爾·梅林小姐拿起匕首,看了看做工,她敢肯定這是矮人族極為優秀的工匠鑄造的,緩緩抽出時她底呼了一聲,這竟然是一把黑鐵匕首。迪爾·梅林小姐經商多年,自然清楚這把匕首的價值,這可不是普通貴族可以擁有的。 匕首的手柄上,用絲線纏繞著一種自己從未見過的魚皮,絲線的纏繞方式也很特殊……這一切,都和它的主人一樣,顯得那麼與眾不同。 這個黑衣人……到底是誰呢? 迪爾·梅林小姐決定回家再想,她放好匕首,又用一根絲帶紮好頭發,然後再整理好自己的晚禮服,下樓去和主人告辭。 …… “啊!菲謝特!怎麼樣啊?”科恩·凱達剛剛換下黑衣,就看到化名歐塔的菲謝特走了進來。 菲謝特先生哭喪著一張臉,“贏了……” “贏了你還這個樣子?”科恩抬頭問,“贏了多少?” “贏得太多了……”菲謝特先生歎了口氣,“贏了伊瓦*梅林四千八百多枚金幣,連帶著還贏了老貴族九百多枚金幣……” “阿……”科恩眨眨眼睛,“你不是說你能放能收嗎?” “我那知道啊?都怪你的酒!”菲謝特說,“我清醒過來時,整桌的人都面如死灰!而且,輸昏了頭的伊瓦*梅林還在最後一局作弊,被我們看到……” “他們怎麼說?” “十天內給我錢……沒有人當場揭穿伊瓦*梅林,”菲謝特搖搖頭,“怎麼辦科恩?這下說不定要搞出人命。” 科恩非常快速的叫來了杰克,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杰克馬上離去。 “你馬上寫封信給伊瓦*梅林,信上將還款期限延長十天,此外,還告訴他你們大家都相信他在最後幾局喝醉了,原諒他的舉動!” “我馬上就寫!” “媽的!”科恩先生看著窗外的夜色,“不要搞出意外才好,我得去看看。” …… 迪爾·梅林小姐哼著輕快的舞曲,踏著狐步舞的腳步穿過自己家里長長的回廊,雙手輕提著晚禮服的裙邊,一把連鞘匕首被她用小指頭掛在手上晃來晃去。 她要去和父親道晚安,順便問問父親今天又輸了幾個金幣。 “晚上好,小姐。”她走到父親的書房門前,仆人向她問好。 “晚上好!我父親回來了嗎?”迪爾·梅林把一支從晚宴上帶回的玫瑰插在仆人的胸前。 仆人笑著接受了小姐的花,搖晃了一下腦袋說,“是的,可是他看起來不大高興。” “啊……沒關系,讓我來和他談,你去休息吧,謝謝。”迪爾·梅林今天心情很不錯,她不想和父親吵。 “是的小姐。”仆人為她打開了門。 她走進了父親的房間,看到一個中年男子正在書桌前喝酒,書桌前放著一把出鞘的短劍。 “你今天又輸了嗎?”迪爾·梅林走到書桌邊,拿過父親的酒杯,“早說要你放棄打牌這種愛好了,那並不適合你。” “是的……我輸了……”伊瓦*梅林拿起酒瓶狂灌一口,“全輸了。” “是嗎?這次輸了多少呢?”迪爾·梅林問,父親輸錢的事幾乎過幾天就會發生一次。 父親並沒有回答她,而是拿起了桌上的短劍,劍尖對准了自己的心髒。 “迪爾,你一定要幫我……”他說,“不然我就完了……” 迪爾·梅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准備接受父親輸了很多錢的事實。 “你說吧,你今天輸了多少?” 伊瓦*梅林先生說,“迪爾,我很抱歉……” “到底是多少?” 伊瓦*梅林先生伸出四根手指,晃了晃。 “父親你太過份了!竟然荒唐到一個晚上輸掉四十金幣!你知道……” 伊瓦*梅林先生非常艱難的說,“不是四十個……” “是……是四百個!”迪爾·梅林小姐鼓起了眼睛,“那是我們幾乎全部財產!” 伊瓦*梅林先生底下頭去,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也不是四百個……” 迪爾·梅林小姐癱坐在書桌邊的椅子上,渾身無力。 “你要是再不說到底輸了多少……我發誓我再不管你……” “我……輸了……”伊瓦*梅林先生看著地板,“近五千個……金幣……” “……” “我很抱歉!真的!我真的很抱歉!”伊瓦*梅林抬起頭看著他的女兒。 “我知道我們就得有這一天,只是想不到來得這麼快……我們得上街要飯了,”迪爾·梅林小姐徹底憤怒了,“男爵先生!你想好要去那條街了嗎!” “還不止這樣……”不知是怕上街乞討,還是對女兒的歉意,男爵先生的眼中閃出了淚光,“他們還看到我藏牌……” “……” “我發誓我不是故意的!我喝太多酒了。” “……” “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你去死吧!”迪爾·梅林小姐用冷冰冰的眼神看著她的父親,站起來,轉身出了房間。 伊瓦*梅林先生重新底下了頭。 “嘭”的一聲,迪爾·梅林小姐踢開門沖了進來,收走了書桌上的短劍,書櫃里的長刀,牆上掛著的長矛……等等一切可以用來痛快自殺的東西,然後,再次走出去。 “你現在最好滾回去睡覺!”她還站在門口說,“到天亮時如果你還沒死,就給我起來准備早飯!” “我是你父親!”伊瓦*梅林大聲叫道,“你得尊重我!” “閉嘴!”迪爾·梅林頭也沒回,“現在我是你父親!”

上篇:第8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大陰謀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