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 黑暗傳說─大陰謀之3  
   
篇外篇 黑暗傳說─大陰謀之3

迪爾·梅林小姐定了定神,輕輕推開了門。既然對方是個有侍女,有魔獸寵物的少爺,想來也應該是個貴族或者有錢人什麼的,她可不想在這樣的人面前表現得很失禮。 門開了,她首先看到父親喜氣洋洋的臉和客人的背影。從這個角度,迪爾·梅林小姐只可以看到客人紮著銀色發帶的金黃色頭發和剪裁得體的衣服。 “哦!你來了,”伊瓦*梅林男爵大聲的說,“特納先生,我很榮幸的給你介紹我的女兒,我的驕傲,迪爾·梅林。” 父親話里的每一字都充滿著活力,這讓迪爾·梅林小姐非常費解。 她才想是不是該微微下蹲,給這位看起來還不錯的年輕男性行一個正式的淑女禮,卻看到這個人轉過來的臉。 “是你?”迪爾·梅林小姐立即站直身體,“你這個爆發戶!你來我家干嘛?” “是我!”名叫特納的人咬著牙說,“我來和你的父親談一筆生意!還有,我不是爆發戶,我是一個商人!” “是嗎?”迪爾·梅林小姐一點客氣都沒有,“你和我家有什麼生意可談?不要以為你穿上一件好衣服就可以掩飾你是爆發戶這個現實!” “什麼生意是我和你父親談,我認為他才是一家之主,至于這件衣服……”特納不經意的拍打了一下衣襟,“是在你的店買的,新店主給我打了五折,喜歡嗎?” “衣服很好,人很差!這件衣服穿在你身上真是冤枉死了,”迪爾·梅林小姐說,“什麼生意?” “不好意思,我們已經談完了,”特納向外走去,在門口回過身對男爵說,“我等你的消息,你應該知道在那里可以找到我。” “再見!特納先生。對了,門邊的泥地有些不平整,我希望你不會介意。”男爵的笑臉就象一朵盛開的鮮花,如果狗尾巴花也算鮮花的話。 看著那個叫特納的家伙消失在視線里,迪爾·梅林小姐開始疑狐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你們在干什麼?”她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噢!我的好女兒,我的寶貝,”男爵開心的說,“我們不必在窩在這個鬼地方了!” “為什麼?” “剛剛那位特納先生會負責我們所有的債務!他用一座在黑暗城的住宅換我們這棟別墅!還再付我們一大筆錢!” “我沒聽錯吧?”迪爾·梅林小姐迷惑的問,“他除了是個鄉叭佬,爆發戶之外,還是個傻瓜嗎?這可是一大筆錢啊!” “他可不傻,他拿走了我最珍貴的東西!”男爵先生拿出一封信,“你看!我們的債務已經被他承擔了!這是債務轉讓書!” “真的?” “真的!” “黑暗雖然不是什麼好地方,但是比這里強太多了,”迪爾·梅林小姐倆眼發光,“那我們還等什麼?快去收拾東西出發啊!” “不,親愛的,不是我們,是我,”男爵先生看著自己的女兒說,“你不去。” “你,我不去?”迪爾·梅林小姐想不明白,“什麼意思。” “是這樣的,我們和特納先生的這筆生意附有一個條件……”男爵先生轉過頭去,“他……要你嫁給他。” “嫁給他?” “是的。” “你不會答應吧?父親!” “為什麼不答應?” “你是說……你把我賣了……” “這不是賣!”男爵先生大聲說,“這不是!這只是……對了!一個女孩子到了你這個年紀就應該嫁人了。以前我沒注意到這點,是我的責任!現在我要付起做為一個父親的責任,你看,我給你選了一個好丈夫,一個很有錢的丈夫!” “你!你,你……”迪爾·梅林小姐再也站不穩,她一步步退到牆邊,“我在努力賺錢……給你還債,費淨了心機去抓每一個銅幣,才一轉身,你就毫不猶豫的把我賣了……” “用你的方式,我們一百年也過不上好日子!現在這樣多好,你會有一個好丈夫,我也可以在黑暗的原野上打打獵,結交一些新朋友。我甚至還可以在風和日麗的日子里玩上幾局……” “你不是我的父親,你只是個畜生而已!” “隨便你怎麼說……我得開始寫信了,特納先生還等著我的回複!” “我不會答應的……我決不答應!” “我是你父親,是光明神殿承認的!我答應就好。” 迪爾·梅林小姐身體軟軟的,順著牆滑到了地上,昏了過去。 …………………… 科恩·凱達坐在古堡的大廳里,他正在享受他的午餐,整個古堡已經被菲謝特重新布置過了。臥室,書房,花園,一切地方,擺設富麗,格調高雅。 “不得了,壞了壞了!”杰克從外面沖進來,“老大不好了!” “老大很好,”科恩問,“出了什麼事?” “那個女的!就是老大你上午去的那家!”杰克滿頭是汗,“找上門來了!” “什麼!”科恩總督大吃一驚,“在那?” “快到門口了!” “把這些東西收走!收走收走收走……”科恩走上了樓梯,“如果她真進來,叫她到樓上來見我!” 迪爾·梅林小姐騎著家里唯一的一匹馬,向古堡大門急駛而來,就象是一個戰場上的士兵。 昏過去的她很快就醒了,然後抓住父親的衣領“問”出了這個爆發戶的地址,原來就是這個家伙在走私!她決定再為自己的命運搏一次。 大門是打開的,她把馬缰丟給看門的,一句話也沒說就徑直穿過花園,進了大廳。 很久沒進過這種房間了,迪爾·梅林小姐沒有時間去欣賞大廳里的擺設,眼光停留在唯一呆在大廳里的年輕武士身上。 “我找一個叫特納的。” “特納?哦!他在書房里,”年輕的武士回答她,“樓上!左轉第一間。” 迪爾·梅林小姐立刻上了樓梯,走到一半才想起沒對年輕武士說謝謝,不過想想還是算了,現在可不是講禮貌的時候。 “砰”的一聲,她推開了門。 特納坐在書桌前,聽到聲音,抬了一下頭。 “你應該敲門,”他心不在焉的翻著手里的書,“這樣很不禮貌!” “你這樣的人也懂得說禮貌?”迪爾·梅林小姐已經出離了憤怒,“我在和你說話,放下你的書看著我!你把書拿反了,笨蛋!” “你想說什麼就說,”特納把書仍出窗外,“你管我怎麼拿書,反著拿,豎這拿,頂在頭上還是踩在腳下!這是我的事!” “我來,”迪爾·梅林小姐穩定一下自己的情緒,“是讓你收回你早些時候對我父親的提議!” “你也知道那是我和你父親之間的提議,”特納說,“你沒參于。” “可你們的提議里有我!”她頓了頓,“我不可能置身事外。” “我不關心這個,”特納看著她說,“我只關心你父親如何答複我。” “你到底想干什麼?”迪爾·梅林小姐說,“就算你娶到了我,也不能掩飾你沒有出身在高貴家庭的事實,事實上這對你的自悲心理一點幫助都沒有!” “那是我的事,”特納不動聲色,“聽你的口氣,你父親准備答應我這筆交易。” 迪爾·梅林小姐被說到了痛處,但是她還沒有放棄努力。 “聽我說,你可以廢除這個提議,或者……在這筆交易里不要涉及我?” “不行。” “為什麼?” “不為什麼,”他說,“或者說,這樣做可以讓我心情愉快。” 迪爾·梅林小姐看著特納,覺得自己快瘋了。 “你……你,你!”她一拳砸在書桌上,“你這個爆發戶!鄉叭佬!俗人!走私犯!” 特納“呼”的一聲站起來,也是一拳砸在書桌上。 “不錯!我就是爆發戶鄉叭佬俗人外加走私犯!怎麼樣?你還不是得嫁給我?這要怪你自己,”他發怒了,“三件衣服賣我十五個金幣的時候你就注定有今天!怎麼樣?我會把你娶過來!天天用粗話罵你,天天叫你干粗活,天天用爛泥塗你的臉,還要天天強暴你!” “呸!記仇的小人,”迪爾·梅林小姐豪不示弱,“我不怕你!” “不怕,好!你就嫁過來試試看!”他的拳頭在響,“那我就天天用粗話罵你,天天叫你干粗活,天天用爛泥塗你的臉,然後永遠不強暴你!” “你以為我會上當嗎?”她高傲的說,“我這就回去收拾東西離家出走!你永遠也別想得到我!” “是嗎?”他說,“請便,不過一切後果由你負責。” “一切後果與我無關,”迪爾·梅林小姐向門口走去,“隨便你怎麼對付我父親。” 特納沒說話,只是從書桌的抽屜中拿出一個大盒子“啪”的一聲丟在桌面上,走到門口的迪爾·梅林小姐只看了一眼,眼光便再也離不開。 “走啊!走啊!”特納這時象個十足的小人。 “這些首飾怎麼會在你手里?”她看著盒子里的藍寶石項鏈說。 “這些首飾非常漂亮,我花了大價錢!”特納坐了下來,“不過我不在乎,如果你,迪爾·梅林不願意嫁給我的話,我會找幾個願意戴著它們的女人。” “你什麼意思?” “我沒什麼意思!”特納說,“我會去找幾個肮髒不堪的妓女,分別戴上項鏈,耳環還有戒指去接待他們的客人!然後再告訴每一個客人這些首飾原來的主人是誰!” “你!” “這種事,我干得出來。” “我永遠看不起你,”迪爾·梅林小姐的眼里飽含著淚水,“就算你娶到了我。” “我沒想過這一點,”他收起了首飾,“不要說我騙你,我是有夫人的,其中倆個是親姐妹,還有一個是有翅膀的精靈。你,是第四個。” 迪爾·梅林小姐沒有等他說完已經走出了房間,自己是第幾個夫人她一點都不在意,心里全是母親那套藍寶石首飾,她知道,他真干得出來,而自己絕對無法忍受讓母親的聲譽受到那怕一點點傷害的事發生。 當她步出古堡大門時,家里的一個仆人從她身邊走了進去。仆人手里有一封信,迪爾·梅林小姐很清楚那里面寫了些什麼。 灑落一滴淚水,迪爾·梅林小姐和仆人擦肩而過,和自己的命運擦肩而過。 二樓的房間里,科恩·凱達看完了信,對身邊的杰克說,“帶個人,去她家,讓她洗了澡換上禮服就過來!” ………………………… 婚禮儀式非常簡單,不要說神殿祭祀,連客人也沒有。伊瓦*梅林男爵甚至沒有再和自己的女兒說些什麼,就在幾個武士的保護下坐上馬車去了黑暗。 迪爾·梅林小姐坐在自己的房間里,她穿著一身深藍色的晚禮服,佩帶著母親那套藍寶石首飾呆呆的坐著,那個叫百合的女孩一直在身邊陪著她。 黑鐵匕首當然是放在身邊,一刻也沒有離開。 自己曾經是一個多麼驕傲的人啊,迪爾·梅林小姐想,在家鄉,在萬普……每一次宴會自己離開時,都會在身後留下一連串破碎的心,自己什麼時候看得起他們中的任何一個?可是現在,卻要委身給這個卑鄙的商人! “夫人,”百合微笑著對她說,“少爺叫你下去陪他吃晚飯。” 好吧!就算你娶到了我,我也不會讓你好過!迪爾·梅林小姐想好了對策。 “百合,你怎麼會跟著這個卑鄙的家伙?也是被他搶來的?”她一邊整理著頭發,一邊問這個女孩,在這個古堡中,百合是唯一一個自己願意說話的人,當然,還有百合懷中那條叫阿布的魔獸小狗。 百合想了好一會,才明白夫人口里“卑鄙的家伙”是自己的少爺。 “是我要跟著少爺的,”百合說,“少爺開始是要送我去黑暗城的,他給了我自由。” “他沒用什麼方法威脅你嗎?”迪爾·梅林小姐很吃驚,“這不是他的做風。” “沒有。”百合搖搖頭。 迪爾·梅林小姐迷惑了。 “給我說說看,”她拉住了百合的手,“你們怎麼認識的。” 阿布從百合的懷里跳下來,“撲啊撲啊”的飛到迪爾·梅林臉邊晃來晃去,最後在她肩上停了下來,憨態可掬的逗得迪爾·梅林小姐笑了起來。 “我是一個奴隸,生來就是,”百合說,“我被一個個主人賣來賣去。一年前,我在萬普被賣給了一個很胖的主人,我當時並不知道他買我干什麼,事實上,我也不可能知道。” “我不知道自己在那,我和其他女孩子被關在一起。在那里,我認識了自己唯一的一個朋友,一個和我差不多的女奴隸。我們從不用做事,但是每過一段就會有幾個女孩子被帶走,再也不回來。” “一開始,我以為她們是被賣掉了,直到有一天,有一個女孩回來……我們才知道,我們是被當成材料放著的。” “當做材料?”迪爾·梅林小姐問,“我不明白。” “材料,做酒具的材料,”百合說,“用我們的頭骨。” “我的天!”迪爾·梅林吃驚的說,“我從未聽說過……” “這就是我們的命運而已,本來也沒什麼,”百合的手變得有些冰涼,“終于有一天,我和我的朋友被帶了出來……” “怎麼樣?” “我們被用水沖洗得干乾淨淨,身邊站滿獰笑的男人……在我快被綁上木台的時候,我的主人把我放了出來……” “為什麼?” “他給我穿上一件幾乎透明的黑紗,叫我去陪客人喝酒。” “這個畜生!”迪爾·梅林小姐罵,“後來呢?” “後來,我抱著酒壺坐到我現在的少爺身邊……” “那個鄉叭佬?他一定對你無禮了!”迪爾·梅林小姐抓緊了匕首,“這個色鬼!” “我也這樣想,”百合說,“但是,他沒有。” “沒有?” “我看到他時,他正在吃著雞腿,”百合回憶著,“我流著淚給他倒酒,他卻脫下自己的斗篷給我披在身上,對了!還把阿布交給我抱著,對吧,阿布?” 阿布一邊叫著,一邊點頭。 “後來呢?”迪爾·梅林把阿布抱在懷里。 “後來,我的朋友被做成酒杯送給少爺……” “我果然想得沒錯!他就是這樣的人!” “不!少爺並不知道酒杯是用人做的,還是我告訴他的……” “那他知道後呢?” “少爺,還有少爺的朋友,就是給你主持婚禮的那位先生,殺了我的主人……把我們放了出來……” “殺人犯!” “是吧,少爺當時對我說,他是個很好的壞人……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但是少爺把我抱著,把主人的手下一個個殺死,我看到他的眼神……好可怕的眼神,但被他抱著,卻好溫暖……少爺把頭蓋骨放回我朋友的頭上,還給我朋友舉行葬禮,我永遠也忘不了……他在葬禮上為我朋友祈禱,那是第一次,有人把我們當成人來對待……” “對不起,”迪爾·梅林小姐真心的說,“我不知道……” “沒什麼,”百合擦去淚水,“我不知道少爺為什麼要這樣對你,但是少爺肯定不是你說的那個樣子。” “我們下去吧,”迪爾·梅林說,“不管怎麼樣,我也不會向他低頭!”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大陰謀之2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大陰謀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