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大片的烏云扣在海面上,沒有一絲陽光可以透射下來,本來湛藍的海水已經變成墨綠色,這一切都讓人的心情煩悶到了極點。 站在船頭,讓帶著絲絲冰涼的海風吹拂著我的面龐,好讓自己洶湧的心潮漸漸平複下來。我的走私船,被一夥來曆不明的人扣住了,貨物本身倒不是太值錢,但這樣的事一但出現,就意味著這條我辛苦開辟的線路就不太安全了。 「瑪法。」我小聲說∶「再給我說說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在我們回來的時候,半路被幾十條快船追上。」瑪法小聲回答我∶「我們人手少,而且你也說過我們的人不可以有傷亡。所以我下令放棄抵抗,他們就把船留下,讓我們的頭領去和他們接洽┅┅看起來,這件事不太簡單。」 「你做得沒錯,海戰我們不熟悉,打起來不好。」我轉過身對瑪法說∶「叫他們把武器放好,我進艙去,快到了就叫我。」 「是!」 走進船艙,我坐到桌邊,一邊小口喝著紅酒,一邊仔細考慮著目前的情況。 對方只扣貨,不傷人,這應該算是比較友好的姿態了,如果這是個陷阱,他們的目的又是什麼?目標是我嗎?他們不可能知道我是誰啊!如果是一般海盜,不就直接搶了貨走了? 還叫我去談什麼? 看來我要早做安排┅┅ 黎明時,瑪法敲響了艙門。 「老大,他們應該在前面那座島上。」瑪法說∶「我們很快就會到了,要不要讓幾個人先下水跟在後面?」 「不用,對方熟悉海戰,不會想不到這一點。」我拍拍他的肩∶「叫大家機靈點,跟在我身邊,我們先弄清楚他們是什麼人,聽聽他們的條件。」 我話剛剛說完,桅杆上的望哨就有了發現。順著他指的方向,我們看到了幾盞搖曳的燈火。 「他們一直跟在後面!」瑪法大吃一驚。 我笑了笑對瑪法說∶「沒關系,既然他們剛才沒有打算傷害我們,那現在也不會。我們是安全的,准備登岸吧!」 在幾只快船的引導下,我們的大船十分辛苦的避開一塊塊猙獰的礁石,沒過多久就靠在了碼頭上,而我用來走私的貨船就停在旁邊。 留下幾個人,我和瑪法還有天照帶著其他人上了岸,向幾個看起來應該是迎接我們的人走去。 雙方走近,一個高瘦的家伙側著身體手一揮,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就要帶著我們向小島深處走去。 我明白這只是個小角色,只默然的對他點點頭,帶著我的人跟在後面。一路上看到的都是男性戰士,不見一個女人小孩。 難道說┅┅這里只是他們的一個基地?他們的體形也很奇怪,看了近百人,沒有一個胖點的。 走進了一個營地,在一個大木屋前,在燃燒的篝火邊,我見到了這些人的首領,當時他正搖著一個烤肉的架子。 「請坐!」他說∶「我沒想到新來的走私頭領這樣年輕。」 「是嗎?」我坐下∶「我也沒想到搶我東西的會是個烤肉的廚子。」 一聲嘯叫,他身邊的一個護衛就向我沖了過來。 看看這個護衛沖來的腳步,我對瑪法說∶「讓他躺下。」 瑪法向前一躍,身體已經和地面平行,雙手撐地,一腳貼著地面橫掃過去,那護衛跳起來躲過,卻沒想到瑪法一腳接著一腳連環踢出,每一腳都是又快又狠。 在四個和我一起長大的朋友中,就數瑪法的力量最小,但是他的身體卻最靈活快速,這和他小時候當過一段時間的小偷有很大的關系,我費了不少心力才給他研究出一套腿法加短劍的最佳武技配合。 打斗中的瑪法大笑一聲,整個身體快速旋轉起來,那名沖動的護衛下盤連中幾腳,還沒來得及摔倒在地卻又被瑪法一腳踹到一邊,看來一時半會兒是起不來的。 「精彩!精彩!」對方的首領拍著手說∶「沒想到干走私的還有這樣厲害的手下。」 「過獎,過獎。」我漠然的看著他∶「沒想到干海盜的有這樣白癡的手下,而且你還很犯賤。」 「你聽好!」首領指著我說∶「我對你客氣,不代表你可以囂張!」 「是嗎?本少爺一向囂張慣了。」我說∶「倒是你┅┅」 「我怎麼樣?」 我哈哈一笑∶「是你叫我來,而你卻不介紹自己叫什麼,什麼人,要我來是談些什麼。還讓個手下出來丟人顯眼,你不是在犯賤是在干嘛?」 「好!先談正事!」首領站起來∶「我叫山德,海盜!」 「特納,商人。」 「我手上有你們的貨,你准備拿什麼來換回去。」 他倒是開門見山啊!如果我這樣輕易的出錢贖貨,以後就會被他不斷的訛詐。 「那點貨啊┅┅」我冷冷的說∶「你喜歡就留下好了,我連貨帶船一起送你。」 「你┅┅你真不想贖回貨物?」 「那點貨值得了幾個錢?少爺賠得起,我到這里來,是對你有興趣。」我說∶「不過看起來,你不像是我想找的人啊!」 「你聽好了!」首領說∶「我可以次次搶你的貨!在海上,我就是霸主!」 「隨便你,大不了我換條線走陸路。」我依舊笑著,對他的威脅不屑一顧∶「到時候,你,還有你的人,就喝海水填肚子好了!」 「是嗎?」首領臉色一變∶「你讓我很生氣,看來我們免不了要干上一架!不過在此之前,我們先來把正事談完。」 我不置可否∶「說吧!不要想著和我兜圈子,不要說我沒告訴你,我比你想像中的要厲害。」 「好!痛快。」他說∶「我可以保證你海上走私的安全,但是,我要從中分一份。 」 「你要分一份?憑什麼?」我雙手一攤,大笑著說∶「你投資了嗎?」 「就憑這個!」他伸出右手,五指展開,每根手指間都有濮連著∶「我是水族首領!」 「水族?」 「不錯!水神的護衛者。」他驕傲的抬起頭∶「有我的保護,你們的走私絕對安全!」 「山德┅┅」我看了他一眼∶「你應該是剛剛成為首領不久吧!」 「你知道?」看起來山德很吃驚。 「你坐近點好了。」我說∶「我很不習慣大聲講話。」 山德揮退了幾個護衛,坐到了我身邊。 「你很年輕,但是談判水准很差,我想,你應該一直是把精力放在武技上吧!」 他點點頭,果然是個不懂談判的家伙。 我接著問∶「那麼,你們的族里有長老嗎?是不是你們族里發生了什麼事?」 「有,我們有大長老。」 「帶我去見他們吧!」我說∶「我想,我們的合作可以大點。」 「大長老不是你想見就可以見的。」山德在考慮著∶「我是族長,你可以和我談。 」 「我跟你沒什麼好談。」我的眼光漠然中帶著坦率∶「或者可以說,我和現在的你沒什麼好談的。」 「你敢看不起我!」山德說∶「你只是一個走私商人而已!」 看到這種情形,我不再說話,站起來轉身就走。 「站住!」山德吼∶「信不信我可以把你們全部留下?」 「是啊!」我頭也不回∶「但是留下我的代價┅┅你承受不了。」 「好!那就你和我。」他說∶「一對一,這樣可以把損失降到最底。」 「可以,你是水族人。」我冷冷的看著他∶「用武器的話別人會說我欺負你,我們徒手好了。」 聽到我這樣說,山德再也忍不住,大吼一聲向我撲來。他卻不知道徒手格斗是我最擅長的。 他性格沖動得像個小孩,如果山德真是水族族長,就只有一個解釋合理,那就是水族發生了重大的變故,可能不但是族長倉促換人,而且從山德如此饑不擇食的搶走私商人來看,水族的變故已經大到產生饑荒的地步!這更堅定了我去水族看看的決心。 山德一拳向我打來,雖然拳頭運行的線路是一個小弧線,卻是呼呼生風。也只有像山德這樣腰背力量強勁的水族人,才能在暗流洶湧的海水中穩定身形並利用水流湧動方向進行戰斗。在野ua上,他們身體的力量優勢就更為明顯,運動中的身體帶起一陣陣旋風,藉著腰腿力量揮出的拳快如閃電。 和這種人拚斗,最好的方法就是貼近距離讓他沒有施展的空間。 想好對策,我瞅准機會快速的切進拳幕,山德被我的行動弄得微微一愣。這一點破綻讓我抓到,我在出手向他手臂扣去的同時還狠踢一腿。以他那個沒有調整過來的別扭姿勢,顧得了下也顧不了上,只要被我捉住他就算完了。 山德反應不慢,當機立斷硬挨了一腳跳開。我們對視片刻後再次交手,拳來腳往中,「啪啪!」的聲音不斷傳到四周。 「你輸了就帶我去見長老!」 「好!我說的!」 我不再客氣,再次氣勢洶洶的向他逼過去。幾次交手山德明白自己在格斗上並不占優勢,於是後跳一步右手撫胸,念出了一段咒語。 「我世代供奉的水神,請睜開你沉睡的雙眼,拯救你的子民┅┅」他的雙手合在一起,手中已經閃動著藍色的光芒∶「水華之怒!」 是魔法! 我停下腳步開始聚集力量,金黃色的斗氣開始出現在我的身邊。 隨著山德的吟唱,一股天藍色的水柱從他手中緩緩升起,顏色越來越深,彷佛已經吸收了夜空中所有的藍。 在水柱的最前端,竟然逐漸幻化出一個女性的形體來,她身穿盔甲,手持長劍,連五官面容都清晰可見┅┅我知道這樣子呆呆看著十分危險,但我那該死的好奇心卻驅使我不停的看下去。 雖然這個女性的形體是由水構成,我卻很驚歎她的美,她每一個細微的動作都栩栩如生,就連她的目光我都可以感受得到。 目光落到了我身上,她雙眉一揚,對著我就是一劍劈下,藍色的水劍帶起一片華光,這就是┅┅水華之怒嗎! 這樣的情況下,當然不可再猶豫。我雙手交錯,把身邊所有的斗氣全部積聚起來形成一個金色的圓盾,護在身體前。 「啪!」的一聲巨響,猶如真正的金屬劍砍在盾上,那瞬間強大的沖擊力讓我後退了一大步。接踵而來的壓力更讓我難以支撐,我的額頭上已經沁出了汗珠┅┅不過,山德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也是很辛苦的才撐起這個高級的魔法。 「啊--啊--」我大聲狂叫著起來∶「破!」 金色的斗氣盾散發出極為刺眼的光芒,徒然增大了一倍,把藍色的長劍推離。我雙手再接著一震,斗氣盾向前爆裂,將藍色水柱沖得支離破碎! 山德目瞪口呆,彷佛不相信我可以破得了他這個魔法。我當然不會在這個時候閑著,沖上去,「啪啪!」幾拳擊打在他的身體上,乏力的山德根本無法抵擋我的快速攻擊,我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將他高舉過頭。 「還要打嗎?我還可以再陪你玩上幾次!」 他歎了口氣,身體伸展雙手在頭上拍了一下,這是服輸的姿勢。 山德知道,一個武士被人高舉過頂,除非耍一些卑鄙手段外已不可能扭轉戰局。 我哈哈一笑,對他能大方認輸倒是很欽佩,將他放下,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現在的我┅┅不是你的對手。」他說∶「但是總有一天我可以的!」 「這才是一族族長說的話啊!你做人可比你的武技強多了。」我拍拍他的肩∶「現在我們可以平等的談談了嗎?」 「可以┅┅」山德說∶「談什麼?」 「老實說,我覺得你們遇到大麻煩了。」我想了想∶「但僅靠你搶點走私船絕對解決不了,如果你信任我的話就說說看,我可能有辦法幫助你們。」 「你?」山德苦笑一下∶「那有你這樣大口氣的走私商人。」 「┅┅」 「好,我告訴你。」山德敵不過我「真誠」的目光,對我說了起來。 原來從去年開始,山德族人所居住的島嶼不知什麼原因乾旱得厲害,而且一直缺少雨水。今年更慘,幾乎是滴雨未下,因而造成全族的糧荒。 可是在這個緊要關頭,山德的 父親,水族的老族長卻去世了。這無疑是雪上加霜,年輕而無經驗的山德只好倉促即位,於是海上便多了一個為填飽族人肚子而努力打劫的海盜。 「的確是大麻煩。」我歎口氣∶「這年頭的老大不好當啊!」 「沒辦法┅┅」山德低下頭去∶「島周圍有暗流,只能捕到很少的魚。無論我怎麼努力,也不夠族里人吃┅┅聽說萬普的走私老大換了人,還想敲你一筆,卻沒想到┅┅」 「不要氣!」我重重的拍上他的肩頭,鼓勵他說∶「只要是問題,我們總可以解決的!」 「說說容易,可那是幾萬張嘴。」山德沒精打采的說∶「個個都得吃東西。」 「這樣好了,你准備好大船。」我對山德說∶「我留下一個夥伴帶你們去萬普先弄些糧食,其他的┅┅我看我還是隨你的船先去見見你們的長老好了。有個德高望重的老人,一些重要的事也好決定。」 「你真的給我們糧食?」山德驚訝的說∶「你明明都勝過我了。」 「這是兩回事,沒什麼比人命還重要。」我站起來∶「送我回去吧!很多事都需要准備。」 在露西的妓院里,我把這次的事全部告訴了菲謝特,在菲謝特思考的時候,我已經吩咐天照去准備糧食了。 「這樣看來,我們又接觸到了一個神秘的種族。」菲謝特對我說∶「我從來沒聽過有水族這個種族。」 「所以我才想去看看。」我說∶「那個叫山德的族長,水系魔法真的很好,如果他再練上幾年,我看到他就得跑。」 「既然他是水族人,水系魔法好這就不奇怪。」菲謝特的手指敲著桌子∶「我說,我們以後說不定會遇到海戰哦┅┅」 「不是說不定,是肯定!」我說∶「那又怎麼樣?」 「海戰的話,如果我們有水族┅┅」菲謝特笑笑∶「那會是怎樣的一種的情形?」 「哈!哈哈!」我笑著靠過去∶「我明白了,一支由水族士兵組成的無敵艦隊!」 「對啊!」菲謝特的手在空中用力一揮∶「所以你這次去,一定要早做准備!」 「這個我知道。」我說∶「但是,你怎麼突然變聰明了?」 「很高興你注意到了這一點。」菲謝特一臉得意∶「因為我認為,應該打擊一下你的囂張氣焰了!要不然怎麼叫成人了呢?」 「切!」我轉過頭不理他。 「我說,你的那位怎麼樣了?」菲謝特一臉壞笑∶「愛上你沒?」 「早晚的事!」 「是嗎?那就祝你好運了。」 我看著菲謝特走出房間,一顆心已經不由飛到古堡去,飛到那個讓我頭痛心痛的女孩身邊┅┅不知道她現在在干嘛!我笑了笑,看到放在床邊的黑衣。 拿起黑衣,想起那天晚上躲在陽台上的事不由得心中一動,我突然┅┅好想她。 片刻之後,在萬普到古堡的路上,一匹全身黑色的駿馬在疾駛著,馬上的騎士也是一身黑衣。 晚上就得隨運糧船出發,和杰克他們見面的話又會浪費很多時間解釋,所以我選擇在古堡外下馬,然後再爬牆進去。 雖然是自己的地方,但是也要小心,要是被逮到就糗大了。 到了古堡外牆下,我開始尋找該從什麼地方開始這次艱難的攀登┅┅四周殘破的牆體早已修補好了,也沒有什麼攀牆生長的植物。說真的,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可就是在心里有那麼一股沖動。 「如果你想進去。」正在我抓耳撓腮的時候,一個女聲在我背後響起∶「我建議你走大門。」 蒙著臉的我轉過身,面對著這個聲音的主人、我現在的妻子--迪爾·梅林。 「真的是你,笨賊┅┅」她懷里抱著阿布,眼睛閃著光∶「你怎麼找到這里的?」 我的心很不爭氣的狂跳著。 「這有什麼難的。」和上次一樣,我壓底了聲線∶「而且看來這家也有錢┅┅」 除了聲音,我還在自己的鞋和衣服上做了手腳,使我的身體看起來會比平時高一些、壯一些,不怕迪爾會認出我來。 「遺憾的是。」迪爾微笑著說∶「我是這家的女主人,你今天注定搶不到東西了。」 「女主人?」我是真的很吃驚,但是看起來,迪爾在說這句時神態非常認真。 「不錯,我是。」她在一根樹樁上坐下,用手梳理著阿布的長毛∶「你為什麼不坐下?不是這次見到我你就膽小了吧!」 「不是膽子小,而是有點想不通┅┅」我不想放過這個探聽她心聲的好機會∶「怎麼你一轉眼就嫁人了?這家好像不是貴族而是個暴發戶┅┅」 「請你自重,不要說我丈夫的壞話!」她瞪了我一眼∶「至於我嫁給誰,你根本就無需知道。」 「是嗎?聽起來你們的關系倒是很融洽。」心里不由想起她天天和我吵架的情形∶「聽說你家里出了點事,我可是專程來看你的。」 「為什麼你不早來幾天呢?」她幽幽的說∶「為什麼你現在又出現?」 看到迪爾重要說話,我想到她從不離身的匕首。難道說┅┅她對我這個身份有好感?那我這次回來不是多此一舉? 「看起來┅┅」她接著說∶「你應該是一個有錢人吧!」 「是。」我不經意的回答∶「我是貴族。」 「那麼說,我的發帶應該還在你那里了?把它還給我。」 我從懷里拿出銀色的發帶,向她拋過去。 「謝謝。」她看著手上的發帶說∶「也謝謝你來看我。」 「不用┅┅」我說∶「你的性格┅┅怎麼有點變了?」 「這個還給你,有我的丈夫保護我,我想我不再需要它了┅┅」,她從腰帶上取下黑鐵匕首放在腳邊,然後看著我說∶「你很驚訝我的性格嗎?」 「是啊!我見你的時候你是凶巴巴的┅┅」 「因為現在心情好嘛!」 「心情好?」我聳聳肩∶「我不是很明白。」 「因為遇到了你這個老朋友啊!」 「我們是朋友嗎?」我說∶「我還以為我們只是劫匪和苦主的關系┅┅」 「還說你的搶劫手段嗎?」她笑了,真迷人∶「你自己不覺得丟臉啊?」 「說的也是。」我苦笑著回答∶「那次生意的確做得不怎麼樣┅┅」 「其實。」她微微低下頭說∶「我很感激你呢┅┅」 「感激我?」我吃驚的問∶「為什麼?」 「也許你只是一時興起才留下這把匕首┅┅」她說∶「但在我生命中最困難的一段時間里,都有這把匕首陪著我,給我勇氣,為我加油┅┅我,我甚至不止一次想像過你會出現,帶我離開這段日子┅┅但是,你卻沒有來。」 「我┅┅我可以說抱歉嗎?」 「為什麼要說抱歉?這又不是你的錯┅┅」她抬起頭來∶「正因為你沒出現,所以我才能遇到我現在的丈夫。」 「我┅┅這段時間比較忙┅┅」 「撒謊。」她的笑容再次出現∶「為什麼要對我撒謊?難道你不把我當朋友了嗎? 」 「對不起┅┅」 「沒關系。」她繼續笑著說∶「這就是你和我丈夫的區別。他呀,從來就不知道向別人說一句對不起┅┅」 「你就決定跟著你的丈夫嗎?」我問∶「他對你好嗎?」 「雖然他是個怪人,也不是貴族,但是我想┅┅」她微微低頭想了一下∶「他對我真的不錯,至少和以前那些男人們不同,他很真誠,而且還擁有一顆善良的心。」 「是嗎?」我說∶「那恭喜你。」 「我要回去了!」她站起身來說∶「我允許你來看我,但是我希望你下次會取下你臉上的布從大門進來┅┅我將很高興介紹我丈夫給你認識。」 「這麼說┅┅」我心中一陣亂跳∶「你完全接受了你丈夫?」 「每一個人都不是完美的,而我丈夫身上的優點足以彌補他的缺點。」她轉過頭來嫣然一笑∶「如果真的不夠┅┅還有我,我這個妻子一定會幫助他的!」 看著她越走越遠,我心里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揀起地上的黑鐵匕首,我驚異的發現它變重了,怎麼我以前不覺得呢?還是┅┅有個女孩在上面留下了些什麼?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大陰謀之4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