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天照的確是塊好料,他不但在一天之內就辦好了我急需的第一批糧食,而且萬普所有的商人都不清楚這次的糧食到底賣給了誰。 看著滿船的糧食,半途上船的山德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非得上上下下一袋袋的摸過,才肯定我這個走私商人沒有騙他。 「你想干什麼?你精心培植了如此龐大的人力財力體系┅┅」他站到我身邊,輕聲問我∶「又給我們這麼多糧食,你想謀反嗎?」 「謀反?」我看著快速行駛的船身,看著被激起的一堆堆互相纏繞著的浪花,笑著回答他∶「等我見到了你的大長老再說吧!」 水族的船員的確非常出色,他們天生就對水性了如指掌,在他們的操作下,滿載的運糧船隊鼓足大帆疾駛如飛。 在第三天清晨,我們已經可以看到一個隱藏在薄霧中的大島了。 從島上駛出的十幾艘小戰船漸漸圍攏過來,繞著我們的運糧船隊轉起了圈子。在雙方聯系上之後,小戰船就在船隊的兩側排成整齊的隊列,護著我們向島嶼駛過去。 「太小心了吧!」我對身邊的山德說∶「用得上這樣的排場嗎?」 「你明明知道這些糧食可以救很多人,也知道我的族人望眼欲穿,又何必這樣問我呢?」山德回答我說∶「說實話,這是我當上族長以來第一次運這麼多的糧食回來。而且,還帶回你這個不知道什麼身份的人,我真不知道自己做得對不對。」 「你都不知道自己做的對不對,」我微笑著問他∶「還和我說這些話?」 「這┅┅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是不自覺的說出這些話的吧!你的眼睛已經出賣了你。」我看著他說∶「我得承認,在很多時候我是個大麻煩┅┅但是,我這個大麻煩是你自己找來的。所以,我得恭喜你。」 「你┅┅」山德哭笑不得∶「恭喜我什麼?」 「恭喜你搶了我的走私船啊┅┅」我說∶「不然哪來這麼好玩的事?」 「好玩?」 「我說的好玩,」我看著遠處的小戰船說∶「不是說糧食和你族人的生命,這點你得分清楚。」 「還好你這樣解釋了。」山德認真的說∶「不然就是明知打不過你,我也要再次向你挑戰!」 「呵呵,你果然很好玩。」我笑了起來∶「但是┅┅你相信嗎?我可以把你抓在手里,想怎麼玩你就怎麼玩,讓你干什麼你就會去干什麼,而且你還會干得心甘情願。」 「你!你┅┅」 「而這問題的關鍵就在於,你是想在不知原因的情況下去干,或者是在清楚一切的情況下去干。」 「這有什麼區別?」 「區別很大。」我看著不斷變化著的海面,慢慢的說∶「前者嘛! 我可以制造出種種環境,讓這環境逼你去做我想要你做的事┅┅你會干得熱火朝天,甚至是不知疲憊,到最後一刻,我才會告訴你,你只不過是一件工具。」 「至於後者,我讓你加入進來,讓你知道你在為誰做事、為什麼而做,也讓你知道自己做這整件事的目的┅┅換種說法,在這個時候,你不再是一件工具,你是一個有思想的人。」 「你!你絕對辦不到的!我又不是笨蛋。」 「是嗎?」我冷冷的說∶「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說,那你水族這麼多人,又是為什麼擠在這樣一個孤島上,連糊口都成問題?」 「你┅┅我┅┅」 「你做族長,太年輕了。」我拍拍他的肩∶「其實,在這個大陸上,被愚弄的又豈止是你水族?我們都是被愚弄的對象啊┅┅問題是,我們是要做什麼都不知道的工具,還是要做有思想的人。」 「我有點明白了,你不是什麼麻煩。」山德在我耳邊輕輕的說∶「你是專門來誘惑我的魔鬼,我已經被你說得蠢蠢欲動┅┅」 「怎麼可以這樣說呢?」我說∶「你可以和我試著做個朋友嘛┅┅」 「但願我還有其他選擇。」 我們相視而笑。 碼頭上人山人海,無數的水族人列隊在船邊等著卸糧食。我們則在山德的帶領下穿過擁擠的人群,坐上馬車向島中心駛去。 「我們的大長老可不像我這樣好說話。」山德和我同乘一輛車∶「你說話可得小心點。」 「我不打算和大長老說什麼。」我回答他∶「該說的,我已經對你說了。大長老嘛,得由你去擺平。」 「你┅┅你說什麼?」山德的眼睛鼓得大大的∶「我去?」 「你現在不是要做個有思想的人,不是嗎?」我看著他說∶「而說服大長老就是和我全面合作的第一步,這是你的責任。」 「可是┅┅」 「沒有可是,也沒有但是。」我說∶「你先說服他,然後我再和你們細談。如果你這個族長都說不動他,我去有個屁用。」 「你┅┅好吧!」山德說∶「我怎麼感覺自己好像被人賣了一樣。」 「呵呵,我忘記對你說了。」我笑著說∶「要做個有思想的人,這過程是非常痛苦和艱難的!」 馬車在一棟淺藍色巨型圓頂建築前停了下來,馬上有護衛前來為我們打開車門。我走下馬車,還來不及仔細看看這座大建築的風格,就被山德領了進去。 走進去的時候我才發現,整座建築全是用同一種海貝建成,從四周的圍牆到渾圓的穹頂,一個個海貝在魔法燈光下流動著七色異彩。 由無數鑲嵌相連的海貝構成了一幅巨大彩色畫面,站在下面的人每走上一步,異彩畫面就會跟著腳步而流動改變┅┅渾然天成,如夢似幻。 山德轉過身來對我點點頭,示意我等在這里,我對他笑笑,讓他去干自己的事。 建築的中心地帶是一個水池,池邊有三三兩兩的人在膜拜。水池很大,還有多組噴泉點綴其間,反正我也很閑,就信步走了過去坐在池邊。 我的目光繞過層層小噴泉,落在水池中央的一大股淺藍水柱上。讓我驚訝的是,那股水柱幻化出的就是前幾天晚上我和山德對決時,山德用魔法召喚出的那個女性! 是的,我敢肯定,看著這個幾乎完美的軀體,我完全說不出話來。 「你是誰?」一個非常悅耳的聲音在我身邊響起∶「為什麼用這樣的眼神看我們的水神?」 我轉頭看去,是一個身穿長袍的女孩在問我話,還好她的語氣中並沒有不悅的意思。 「我是你們大長老的客人。」我說∶「那個┅┅真是你們信奉的神嗎?」 「你這人啊!」她微皺眉頭∶「什麼這個那個的!她是水神的分身。 而且她不止是屬於我們的,也是屬於你的,是屬於所有生靈的,記住了嗎?」 「屬於我?不會吧!」我說∶「她前幾天還砍我一劍┅┅」 「撒謊┅┅水神分身從來都在這里沒離開過。」水族女孩抿嘴一笑∶「而且水神是最溫和的一位神了,一定是你做壞事┅┅其實只要你用心去感受,就會知道她的存在。」 這大概算是說教了吧! 「不需要去感受。」我說∶「她不就在那里嗎?」 一沖動,我右腿一邁,已經跨進了水池。 「啊┅┅」身後的水族女孩一聲輕呼∶「你快出來呀,你會被魔法打傷的!水池里有魔法禁制。」 我沒有理會女孩的話,向著那由水柱形成的塑像走去。我直覺的感到,我和這個塑像的本體一定有什麼聯系,她是如此的吸引著我,讓我一步步走近她。 我越走越近,塑像也彷佛在這刻活了過來,她已經轉過頭來把目光放在了我身上,就好像是我打擾到她的清靜一樣,我身邊的水也起了變化,有幾個水柱升起並慢慢凝聚成人的形態,其中有武士摸樣的,也有的是魔法師打扮,分別在四周圍住了我┅┅沒有理會那女孩越來越急的呼喊,也無視自己被包圍,終於,我走到一伸手就可以觸到塑像的距離,我可以看清楚塑像的每一個細節,我凝視著她的眼睛,塑像卻是一臉迷茫的樣子。 「奶┅┅」我低聲的對塑像說∶「可以說話嗎?」 塑像的目光更迷茫了,構成她身體的水柱卻一陣輕微的顫動。 「或者,奶也會覺得我們彼此有些熟悉?」我說∶「這樣的感覺還很強烈┅┅」 塑像依然如故,但是那幾個由水幻化出來圍著我的「人」卻沒有攻擊我。 看來我們用語言是不可能溝通的,我一邊看著她,一邊把右手抬到平胸的位置,緩緩的伸了出去,就這樣舉著。 塑像遲疑了一下,也慢慢的抬起右手┅┅雖然是不長的時間,我卻像是等了萬年之久。 我們的手掌合到了一起,一股冰涼傳來,很奇怪的感覺┅┅在遇到棉花糖之前,我都是以靈魂的狀態在宇宙中漂浮游蕩。在那種環境下,我與外界的一切接觸都是用我的心靈力量。 現在,在其他方式無法溝通的情況下,心靈力量是我唯一的選擇。 我閉上眼睛,不去理會身體的感覺,並開始喚醒自己的心靈力量,以手為媒介,告訴她我沒有惡意。 雖然我閉上了眼睛,但是我還是感覺到她的身體又是一陣顫抖,她有反應了! 我們就這樣合著手掌相互交流著,不知過了多久┅┅直到我支持不住睜開眼睛。 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第一眼看到的是有了一些細微改變的塑像。她不再生硬、不再冰寒逼人,她的嘴角已經有了一絲微笑┅┅隨著她的笑意,一股溫欣平和的氛圍以塑像為中心四下散開,每一個人都可以感受得到。 「水神笑了┅┅水神笑了!」圍繞在水池邊的人流著眼淚開始再一次的膜拜,我這才發現,水池邊已經黑壓壓的圍滿了人。 一個身穿藍色長袍的老者在山德的陪伴下越過其他人走了過來,歲月在他臉上刻出一道道深長的輪廓,一大把白色的長劂搊齒b胸前,手中的法杖多半是用來支撐他已不再矯健的身體。 他向四周的人群揮揮手,圍在水池邊的人就紛紛向水神塑像和他各行一禮離開┅┅這個,應該就是水族的大長老了吧! 他有點吃力的站到水池邊,示意我走過去。 我對他笑了笑,右手放到胸前向他行了一個晚輩的禮節。收手回來時卻指指身邊的塑像,對他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他大搖其頭。 我再做一次給他看,配合動作的眼神顯得非常真誠┅┅喂,老伯,在你族的水神塑像前談話好像也不丟你的面子吧! 大長老歎口氣,終於在山德的陪伴下拄著法杖走了過來。 「是大長老閣下嗎?」我行著禮問他。 「哎,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沒有禮貌了,非得要我這一把老骨頭下到水池來說話。」大長老沒有看我,而是向著塑像行了一禮∶「真是不容易啊!自我們幾百年前在這里找到了水神分身以來,這還是她第一次微笑呢!」 「塑像天天都在笑,那才奇怪。」因為他剛剛漠視我的態度,我頂了他一句。 「你會這樣說,是因為你不了解。」大長老終於肯看著我了∶「知道嗎?孩子,在我們所有的水神畫像上,她都是微笑著的!」 「是嗎?那我豈不是很幸運?」我轉頭看看水神塑像∶「水神是屬於光明神殿的神嗎?」 「哈哈!」出乎我的意料,大長老大聲的笑了起來,笑聲中竟然滿是不屑∶「光明神殿?如果我族是崇拜光明神殿的話,也不會全族人都逃到這里來了。」 「逃?」 「是啊!你很驚訝嗎?」大長老看著我說∶「我族世代崇拜的水神,她既不屬於光明神殿,也不屬於黑暗神殿。」 我驚訝的回望著大長老,大長老的話毫無疑問地給了我極大的震撼。 「你的意思是說┅┅」我說∶「除了光明和黑暗神殿,還有其他的神存在?」 「在說這個之前,你不打算給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嗎?」大長老岔開話題∶「放心,這里現在就只有我們三個人。」 「呵呵,能當上大長老的,果然不簡單啊!」我搖搖頭說∶「我的裝扮出問題了?到底是哪里露出破綻了呢?」 「做為一個走私商人,你顯得太過熱心了。」大長老笑了笑∶「但是我也斷定,一個可以讓水神微笑的人不可能對我族人刀劍相加吧!」 無話可說的我取下了眼睛上的藍色水晶片,再把改變頭發顏色的魔法除去,靜靜看著眼前的一老一少。 「暗月┅┅三公子?」山德嚇了一大跳∶「是你,科恩·凱達!」 「呵呵,有趣有趣。」大長老笑著說∶「我們的島上倒是從未有貴族踏足啊!特別是像你這樣大名氣的┅┅」 「做為暗月總督,我在自己的領地上隨便看看也不過份吧!」我平淡的說∶「那麼,你們看到自己的總督就只會打哈哈嗎?」 「你┅┅你想怎麼樣?」山德到底是太年輕,已經沉不住氣了。 「對自己的總督行禮是件很困難的事嗎?」我說∶「別忘了,是你們急不可待的要知道我的真實身份。」 「你要知道,年輕人,我們這里一向不歡迎你這種身份的人。」大長老說∶「但是因為水神的關系,我可以讓你安全離開。」 「你們還不明白嗎?」我說∶「我現在是以黑暗行省總督的身份在和你們說話,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們這個島應該是在我黑暗行省的管轄之下!」 「原來你堅持要見大長老,就是要奴役我們的族人!」山德咬牙切齒的說∶「你想也別想!我們絕對不會答應!」 沖動的山德已經把手放到水族特有的武器,一種劍刃很窄的短劍上。 我輕笑一聲,反倒是大長老伸手阻止了想動手的山德。 「山德啊山德,你忘了我下船前給你說過的話了嗎?」我說∶「想必你們多少也聽說過我科恩·凱達的一些事,又何必太在意我的身份呢?」 「就是聽說你的事太多了┅┅」大長老說∶「你打算解釋一下嗎?」 「我人就在你們面前,如果這樣,你們都還要去相信傳聞的話┅┅」 我哼了一聲∶「不是太笨了一點嗎?」 「好,山德┅┅你就給總督大人行禮好了,好歹他剛剛也以晚輩的身份給我行了禮。」大長老轉過頭對我說∶「你不會要求我這一把老骨頭也給你行禮吧!」 「我一向都沒要老人家給我行禮的愛好。」我說∶「何況你還是大長老。」 山德硬著脖子斜著眼睛給我行了一個禮。 「那麼,科恩·凱達總督,」大長老說∶「現在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了嗎?」 「當然。是我先說,還是你先?」 大長老呵呵一笑∶「就先讓我這個老頭子滿足一下好奇心吧!」 我點了點頭。 「那好,這邊請吧!」大長老轉過身向水池外走去∶「真是老了啊! 連站一下都越來越吃力了┅┅」 乖乖的跟著大長老,我們來到了一個相比之下要比大廳小很多的房間中。 房間里有一張橢圓的大桌子,幾張高靠背的椅子放置在周圍,當然,這些東西也無一例外是用海貝做的,這似乎是他們特殊的偏好。 那個在水池邊好心勸阻我的女孩子又再次出現,我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她卻一臉警惕的為我們送上一種碧綠色的飲料後退了下去。 「試試看吧!」大長老對我說∶「這是我們招待貴客的飲料。」 我想了想,還是喝了一小口,嗯┅┅差不多是捏著鼻子咽下去的。 「那麼,我們就開始吧!」大長老放下了杯子∶「科恩·凱達總督到我們這里來,是想在我們這里得到些什麼呢?」 「嗯,能得到什麼,現在還不好說。不過就目前看來,」我說∶「好像只是找到了一個大包袱。」 「相信你應該知道了,我族現在有近十萬人擠在這個小島上。糧食和物資都很缺乏,我們沒有更多的精力與時間創造財富給你。」 「我也不指望這個。」 「那你想得到什麼呢?」大長老不動聲色的問我。 「我說過了,」我搖著手上的酒杯說∶「我只是在自己的封地上,隨便走走看看。」 聽到我這麼說,山德猛的站了起來對我怒吼∶「這是我們的土地!」 看來大長老也不打算制止山德,小部落就是小部落,不管是族長還是長老,都是一樣的目光短淺。 我站起來向山德走去,面帶著真誠的微笑。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