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我走到山德身邊,先親熱拍拍他的肩,臉上的笑更親切。 山德和大長老一臉茫然,他們都不知道我要做什麼,我想也許應該示范給他們看。 於是我在很近的距離突然出手,右手頂住山德腰間的劍柄,左手抓住他的脖子猛的一拉,讓他的臉和我額頭來了次緊密無間的撞擊。 這個動作在轉瞬間就完成了,山德根本無法還手,只來得及痛苦的悶哼了一聲。 直到我抓著山德的頭發把他的身體翻過來摁在桌上,他的第一滴鼻血才流出來。 「尊敬的大長老,你看┅┅這個人的脖子會被劃破嗎?」我右手的匕首在山德的頸部來回晃動∶「或者我應該試試看?」 大長老在這個時候卻出奇的平靜,彷佛我手中的山德一錢不值。 「科恩·凱達總督,我想你還不明白。」他仍然是坐著沒動∶「我們的種族自誕生的那天起,就不斷的面對被奴役和壓榨的命運,你這套威脅手法,我已經見過太多次了。」 「是嗎?」我微笑著聳聳肩∶「那這個人將是死的最沒價值的一個。」 「為反抗暴政而死,將會是我族人世代膜拜的英雄!又怎麼會沒有價值?」 「你說錯了,大長老。」我說話的時候,手中的匕首已經劃破了山德的皮膚∶「他將因為你的愚蠢而死。」 「我的愚蠢?」大長老的頭微微一偏∶「說來聽聽好了。」 「好啊!」我先給山德用了一個麻痹術,然後坐到旁邊的一張椅子上,山德依然在我掌握之中∶「我最擅長開導別人。」 大長老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就如我剛才所說,我是科恩·凱達,是黑暗行省的總督。不管你們願不願意,你們現在所居住的海島是在我的封地之上┅┅這一點你應該明白吧!」 大長老點點頭。 「在沒有表明我真正的身份前,我就是一個純粹的走私商人,你當然可以這樣無禮的對待一個走私商人。但是你不可以這樣對待你的總督。」我指了指山德∶「更別提這個幾次想對我動手的笨蛋。」 「是嗎?」大長老說∶「可我們並沒有承認你是我們的總督。」 「不承認?那我給你兩個選擇好了。第一個就是你全族立即離開我黑暗的海域;再一個就是做我的領民,並給予我一個總督應有的尊重。」我說∶「如果以上兩條你都做不到,我就會給你好看。」 「這算不算是訛詐?」 「訛詐?會有人運來一船隊的糧食來訛詐你?你整個水族一貧如洗,我訛詐你什麼?」我平複一下自己的心情∶「隨你怎麼想好了,跟你們講道理,我已經煩透了!此外我也不想把我大好的青春浪費在談判桌前┅┅我很忙,還有大把的事需要處理。」 「僅憑這點,你還說服不了我。」大長老平淡的說∶「不過我想,這既然是談判,你就應該說得細一點。」 真是個軟硬不吃的老混蛋! 「基本上來說,如果水族成為我的領民,就會和我黑暗行省所有的領民一樣,享有不餓死、不凍死、不被奴役的權利,享有在所有黑暗地域的通行權,走在路上也不會有人搶了你去賣┅┅還有,我會分給你們土地使用。」 「也就是說┅┅我們在你的管理下會有半飽的飯吃、單薄的衣服穿?」大長老眼睛一翻∶「為什麼不給我們飽飯暖衣呢?」 「我呸,我又不是光明神!我管不了那麼多,我只有這些最基本的東西給你們,如果你們自己不努力,餓死也是活該!」我盯著他的眼睛說∶「至於你所擔心的事┅┅我想,你多少應該聽說過一點我封地上居民的生活情況。」 「果然是個奇怪的家伙。」大長老∶「是的,我對你的情況也知道那麼一點點。如果你保證我族人和你封地上的居民一樣的待遇,我倒是可以考慮你的建議。」 「你還考慮?我看你是差點笑出聲才對吧!」我笑笑說∶「不過也別高興得太早,這些東西也不是白給的。」 「有得必有失,哪有只收獲不付出的季節?」大長老點了點頭∶「你說吧!」 「和所有的黑暗居民一樣,你們得接受各級官員的調派,遵守我黑暗的法律。」我接著說下去∶「按收成交納一定比例的賦稅,當然,在收成不好的年景,我會適當調整賦稅的比例,甚至像今天這樣,運糧來給你們填肚子。」 「聽起來不錯啊!」大長老也笑著說∶「那你准備讓誰來管理我們?」 「這不是有個現成的嗎?」我指了指還在流著鼻血的某人∶「雖然現在還笨了點,但我相信在大長老你的教導下,他會慢慢成熟起來的。」 「呵呵!用不著如此誇獎我。」大長老說∶「我老了,講講故事還可以。」 「你答應了嗎?」我說∶「痛快點好不好?」 「以我水族現在這個處境,我能夠不答應你嗎?更何況水神也已經選定了你。」大長老憐惜的看了看山德∶「願水神憐憫,指引我族人前進的方向。」 「和我合作的話,水族的前途是遠大的。」聽到他答應了我的條件,我心里的石頭落了地∶「你就不要擺著一張苦瓜臉給我看了,好不好?」 大長老苦笑一下,在這一瞬間,他彷佛衰老了很多。 「具體的事,你和山德商量吧!我這把老骨頭就不來湊熱鬧了┅┅」 他站起來對我微微擺了一下手∶「如果你想聽故事的話,我隨時歡迎。」 大長老緩步走了出去,這場談判終於完成。 但看著他消瘦的身影消失在門外,我心里卻有一陣莫名的感動。大長老才是水族真正的領袖,可這是多麼瘦弱的一個身體啊!真不知道在那些艱難的歲月里,他是怎麼挨過來的。 我解除了山德身體上的麻痹術,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不想挨打的話,你就給我乖乖坐好。」我對他說∶「這事關於水族的命運!現在,我們來談談細節┅┅」 「說吧!」山德用手擦去了臉上的血跡,並沒有像我想像中那樣沖過來∶「你這魔鬼,總有一天我會打敗你的。」 「現在不談這個。」我從懷里掏出一本小冊子,隔著桌子丟給他∶「仔細看看,這就是我要你做的┅┅」 「這個是┅┅」山德才翻看了幾頁,臉色就已經變了∶「你?!」 他的反應在我意料之中,我可是花了好幾天的時間才完成這本小冊子,冊子上面記載的都是我精心挑選的、可以被水族接受的知識。 當然,都是與軍事有關的,多半是一些艦船圖紙。事關一支強大海軍的建設,我怎麼敢不盡心盡力? 「前半部分的東西,你什麼時候可以開工?」我問他。 「我們有很多優秀工匠。如果物資齊備的話,」山德在腦子里計算了一下∶「明年這個時候應該可以粗具規模。」 「好!後面的晚點再開工。」聽到山德肯定的回答,我非常高興∶「如果計劃有變動,我會通知你。此外,從現在起,山德你就是我黑暗海軍軍團的副長官了!」 「這個長官可不怎麼好做。」山德呻吟了一聲∶「我會累死的┅┅」 「那我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 笑了笑,我走出房間,我想去聽聽故事。 「對了!」山德在身後說∶「今天晚上我們有個慶典,你來吧!就在離碼頭不遠的海灘上。」 我走出大廳,在別人的指點下找到了大長老。 大長老坐在一個面海的小山坡上,法杖被隨意的放在身邊,他正專注的看著起伏不定的大海。 「很美的景色。」我在他身邊坐下∶「聽故事要不要給錢?」 「我是大長老。」他呵呵一笑∶「並不兼職做吟游詩人,所以故事是免費的。」 「是嗎?」我說∶「我沒想到和你的談判會這樣簡單。」 「為什麼談判就一定要很複雜?」 「可這對你們水族來說不是一件大事嗎?如果我不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呢?」 這是我心中的一個疑問,我始終不知道大長老為什麼會相信我。 「呵呵,如我所說,我是大長老。」他轉過頭來看著我說∶「活到這把年紀,我總會從一些小細節上來觀察別人。你驚訝的是你拿山德當人質,我既不慌張也不生氣吧!」 我點點頭。 「當時房間里有三個人,很明顯我的地位比山德高,也比山德好對付,因此我才是你最好的選擇,但你卻沒有選我┅┅這就可以看出你這個流氓總督幾個優點來。」 「是嗎?」我說∶「我的優點可是一向難找,你快告訴我。」 「第一,你做事懂得把握關鍵。你知道隨便抓哪一個人來做人質,我都不可能把你這個可以救我全族的人怎麼樣。」 「呵呵,還有呢?」 「第二,做事周密而不墨守陳規。在對方冥頑不靈的時候知道用其他方法來刺激對方,而你選擇抓山德的原因是需要我來做決定吧!」 「嘿嘿,不好意思。」 「第三,就是你對事情的洞察力與前瞻性。聽山德講是你堅持要來見我的,當然像你這樣的小家伙絕對不是來這里觀光的┅┅不論你想干什麼,我們都已經綁在了一起,我只希望你想做的事可以成功,讓我族人過上幾天沒有風波的日子。」 「可是。」我說∶「光這三點,就讓你把族人的命運交到我手中嗎?」 「當然不。」大長老說∶「整個大陸即將面對新一輪的戰爭,而我族又真的是陷入了百年不遇的危機之中,身為大長老的我怎麼可能不早做打算?事實上在很久以前我就注意到你了,你對你封地上異族的待遇讓我心動。但我們是不信奉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的,又不知道你的態度┅┅」 「停!」我大聲打斷他的話∶「所以你就設計了這樣一個圈套讓我來鑽,讓我哭著喊著來見你,還自以為得了個大便宜┅┅」 「你真是得了個大便宜。」他笑著說∶「值得慶賀。」 這個老家伙┅┅真、真是太狡猾了! 我很不服氣的看著大長老。 「好了好了,不要苦著臉,我還有故事講給你聽。」大長老摸摸我的頭∶「那是看到你讓水神塑像笑了之後才決定告訴你的。」 收拾起沮喪的心情,我點了點頭,我是真的很想知道水神的事。 「其實,也不能算是故事。」大長老看著海面上的浪花∶「這是我族秘典上記錄的事,應該是真實的,只是年代太久遠了┅┅」 似乎所有故事的年代都很久遠吧!我靜靜的聽著。 「在很久以前,水神就存在了,和她一起存在的一共有四位神,分別是水神、土神、風神和火神。水神選定我們族人來供奉她,這也就成了我族名字的由來。同時,水神不但同我們住在一起,還賜予我族與所有水元素親密無間的關系┅┅」 「那她現在在哪?」 「在一次波及整個大陸的天災時,水神離我族而去。臨行前說『生命之源』有危險,她要去幫助『生命之源』┅┅誰知道水神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向跟我們和睦相處的兩個神殿卻突然追殺我們,同時還宣布我族為邪惡種族!」 「邪惡種族?」 「被同時宣布為邪惡種族的一共有四個,都是以信奉的神命名的種族,除了我們,還有土族、風族和火族。兩個神殿都不承認這四位神曾經存在過,他們似乎極力要抹去這一段曆史,因而四大族遭到了殘酷的屠殺┅┅我水族全盛時期過百萬的人口被他們殺得沒剩幾個,就是這麼多年在外海的休養生息,也只發展了不到二十萬的人口。」 「那後來呢?」 「後來,我們逃到外海,多年的艱苦生活讓我們不堪重負,後世的人甚至也逐漸懷疑水神的真實。直到我們無意間在這個島上找到了一個水神的分身!後世的族人終於知道了水神是存在過的,這也是為什麼水族居住分散卻非常團結的原因。」 「你說居住分散?」我問∶「又說有二十萬的人口?」 「當然。」大長老笑笑說∶「基本上,在每一個外海適合居住的海島上都有我們的族人。居住在這個島上的也只是一部分,不然我們怎麼逃避兩個神殿的追殺?」 「可是他們為什麼要追殺你們呢?」 「我們不知道,但是你可以知道。」大長老盯著我說∶「既然你可以讓水神的分身微笑,你就一定可以幫我們找到她!」 「我?要我幫你找人┅┅不,找神?」 「是!」大長老非常認真的說∶「你們之間一定有某種聯系,你可以找到她的!我們的族人需要她!」 「老實說,我最煩這個。」我抓了抓頭∶「不過,我是覺得和水神有很熟悉的感覺就是了。」 「那這件事就拜托給你了。」大長老拉起我的手∶「這很重要,只有在水神的指引下,水族才可以重新屹立。」 「知道了┅┅」我點點頭,苦笑一下∶「這又是一件苦差事!」 「呵呵!今晚有慶典,我得去准備了。」大長老站起來說∶「總督大人,你也一起來吧!」 「我說大長老,我的真實身份是需要先隱藏一段時間的┅┅」 站起來伸個大大的懶腰,我跟著他走回去。不就找個水神嘛!我可不擔心,我又沒答應你什麼時候開始找┅┅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