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休息了一夜,我醒了過來。在清晨的小鳥鳴唱中躺在自己的房間里,手里隨意翻著一本書,卻心不在焉的不知道上面寫了些什麼東西。 腦子里想到的全是這些天發生的事,心里描畫著將來的藍圖。 有了水族的加盟,一支強大的海軍明年就可以初見雛形。我已經預見到,當一艘艘從未有人見過的戰艦掛著我黑暗的旗幟在各處海洋上乘風破浪時、當我們擊敗那些如玩具般脆弱的敵艦時┅┅那將帶給世人怎樣的震撼!再加上一支精銳的陸軍,我的敵人將聞風喪膽! 然後就是以武力與手段攫取更多的土地,以異於常人的懷柔政策和相對平和的法律收服更多的部族,帶來更多的人口,建立更強大的經濟力量以支撐更精銳的部隊┅┅ 到時候,不但可以一腳踢左相到女廁,菲謝特的王權更是穩得像坐在寶座上的巨龍,只要他願意,別人休想撼動他,哪怕是一絲一毫! 這將是一件很有挑戰性的事,它會帶著無窮無盡不可預知的變數把我的生活變得多姿多彩┅┅呵呵,我喜歡,喜歡這種站在風頭浪尖的感覺!想到金戈鐵馬,直讓我熱血沸騰。 但是,要做到這些,僅目前我擁有的還遠遠不夠,要辦的事太多太多了。比如說黑暗城的建設,我現在的居民還太少┅┅一會再和菲謝特好好商量一下,這小子自從成人後就越來越有責任感,腦子也靈活多了┅┅ 正在胡思亂想時,門開了,菲謝特微笑著走了進來。 才剛剛跨出一步,他就被人抓住後背衣服一把給拽了出去。菲謝特一臉的尷尬,我卻在想誰有這樣的膽子。 只聽到虛掩的門外傳來一陣輕微的爭辯,很顯然,一個女聲取得了勝利,菲謝特的聲音沉寂了。 我倒是聽出了這個女聲的主人是誰,連忙用手在臉上一陣亂揉,讓我的眼睛澀澀的、嘴唇乾乾的、臉上的肌肉木木的┅┅當這個聲音的主人,親愛的迪爾·梅林小姐走進我的房間時,我已經把自己弄得面無人色、非常可憐的躺在床上,一副稍不小心就會掛掉的樣子。 是我自己把我們的關系弄到如此尷尬的地步,我只想讓她快點離開。 「天!你是怎麼了?」令我不敢相信的是,迪爾幾步就跑到床邊,俯下身拉起我的手並緊緊握住∶「他們告訴我,你只是受了點輕傷,我不知道你的傷如此嚴重┅┅原諒我沒有早一點趕來,原諒我┅┅」 十天,就只是十來天的時間,她這樣的轉變讓我有些無所適從,難道說,那天她在古堡圍牆下對我說的話都是真心的嗎?我沒有做出什麼讓她感動的事啊!盡管我一直有這個打算。 「不,不必責備自己。」好不容易,我才在大腦里找到這句算得上應對得體的話∶「這不是奶的責任。」 「你的傷口在哪?」迪爾急切的問∶「治療了沒有?是誰幫你治療的?不是你自己吧!快讓我看看,你的治療魔法可不怎麼樣┅┅」 「沒,沒什麼的,已經差不多了。」我按住迪爾的手說∶「其實我這個樣子只是休息得少了點,傷口也是最好的魔法師處理的,奶放心好了。」 「是嗎?」她輕聲的說∶「那讓我陪你好不好?有一個還算得上漂亮又不是太令人討厭的女士陪在傷者身邊,良好的形象會有助於傷者培養早日恢複的信念┅┅」 「當然可以。」我說∶「就只是陪在傷者身邊嗎?那傷好之後呢?」 「那要看你什麼時候好起來。」迪爾調皮的一笑∶「如果恢複速度讓我滿意的話┅┅」 「但是,親愛的。」這是我第一次這樣親熱的稱呼她,心里多少還有點忐忑∶「我現在可沒精神和奶吵架。」 「那就快點好起來。」她拉開了窗簾,讓陽光可以直射進房間∶「到時候陪我斗斗嘴,我有獎勵給你。」 「是嗎?那我就期待著奶的獎勵了┅┅對了,奶把烏鴉趕到什麼地方去了?」有迪爾在場的地方,我和菲謝特都是以白云和烏鴉互相稱呼。 「烏鴉?」迪爾走到床邊坐下∶「你是說菲謝特嗎?我叫他在早飯後才可以來找你。」 「可是,我們有事要商量啊!是很重要的事。」看著她為我忙進忙出,我用少有的好語氣說∶「可以現在叫他來嗎?」 「你肯定?」 「我肯定。」 「那好吧!我去叫他來。」迪爾對我說∶「但是不可以太久。」 我點了點頭,迪爾對我嫣然一笑,身影消失在門外。 不多時,門外就響起菲謝特不滿意的聲音∶「我說你們小倆口在干什麼啊?一會叫我走,一會叫我來。嗨!白云,你看起來不錯哦!」 我用手指指床邊的椅子,讓菲謝特先坐下。 「迪爾,過來一下。」我把她叫到床邊,拉著她的手,看著她漂亮的眼睛說∶「我可以信任奶嗎,我親愛的妻子?我是說所有的事。」 「當然,怎麼了?」迪爾疑惑的問我∶「我有什麼不對嗎?」 「沒有什麼不對!」菲謝特在一邊說著話,就像又一次的在主持婚禮∶「白云是問奶,奶是否真正願意一世陪伴他,只有忠誠和信任,沒有虛假與背叛。」 「以母親的名義。」迪爾慎重的說∶「我承認我們是夫妻,讓我們互相尊重,互相都要忠誠。」 「可是現在,我有一些事還不可以讓奶知道。」我說∶「奶現在知道的話會帶給我們大家更多的困擾,但是我保證,我一定會在合適的時候告訴奶,我是善意的,絕對沒有刻意隱瞞的意思┅┅」 「是嗎?」迪爾想了一下,抬起頭來說∶「其實我已經知道你的身份有問題,絕對不止是走私那麼簡單┅┅那麼,你給我一個時間好嗎?」 我考慮了一下,對她說∶「一年!給我一年的時間!」 「好!」迪爾說∶「我接受,那你們談事,需要我離開嗎?」 「親愛的,奶不必回避,奶可以知道。」我向菲謝特看去,菲謝特對我點點頭∶「還可以提出建議。」 聽我這樣說,迪爾又是一笑,身子斜斜的坐在床邊,哪有以前的半點影子? 「烏鴉,我這次出去可是大有收獲。」我對菲謝特說∶「水族答應加盟了!」 「是嗎?」菲謝特大力拍打我的肩∶「好樣的!」 「輕點!」迪爾在一邊說。 「知道了!知道了!」菲謝特不好意思的笑笑。 「他們的頭領山德跟我一起來了。」我接著說下去∶「我們可以在今天就定出合作的具體方案。對了迪爾,有了山德的幫助,我們的走私船可以安全的到達每一個港口!」 「這倒是個好消息。」迪爾幫我壓了壓毯子∶「這樣的話,我們的每一筆貨物都可以得到最大的利潤。」 說完了與水族結盟的事,我接著告訴他們水神的事。 「照理說,所有的傳說都會有點根據,憑空捏造的很少,至少都得有個影子,更何況還有個水神的分身。」菲謝特是這樣評價這件事。 「你說你和水神分身還有過交流?」迪爾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那是怎麼樣的一種感覺?」 「很奇怪的一種感覺┅┅」我極力回想著當時的情況∶「我以前根本就沒有聽說過水神的名字,可是和她的分身面對面的時候,卻有一種很親切、很熟悉的感覺┅┅」 「就像是有什麼紐帶把你們連接起來嗎?」迪爾問。 「是啊!就是這樣的感覺!」有了迪爾的提醒,我才恍然大悟。 「那這就說明,水神確實存在過。」菲謝特少有的正經起來∶「不管水神是否像水族人所說的那樣厲害,或是和兩個神殿有這樣的瓜葛┅┅這些都不是我們現在要關注的重點。」 「但是照我們一向的所見所聞,光明神殿的確不怎麼樣。」我聳聳肩∶「那麼到底誰才是真正的神?是黑暗神殿嗎?」 「你跑題了。」菲謝特提醒我。 「有什麼關系?反正已經說到這里了!」 菲謝特看看迪爾,對我說∶「可是你覺得在光明神的信徒前說這個,合適嗎?」 「我有說我是光明神的信徒了嗎?」迪爾反對∶「自從我十四歲,光明神不肯幫我救回母親時,我就恨透了他┅┅倒是你們倆啊!活像兩個頭上長角,身體後面拖著尾巴的魔族。」 「不一定哦,呵呵。」菲謝特說∶「小心奶丈夫晚上變身。」 「怕什麼?變了身,他也是我丈夫。」迪爾毫不在乎的說∶「他偷東西,我給他望風;他搶劫,我幫他拿武器!」 「奶說的啊!」菲謝特故意為難∶「要是他上妓院,奶怎麼辦?」 「我會去買下整個妓院,」迪爾仰起頭,略尖的下巴看起來漂亮極了∶「讓他不必花錢!」 「好樣的,哈哈哈。」菲謝特大笑著說∶「我會看著!」 「好了好了,謝謝奶,迪爾。」我笑著說∶「菲謝特,說說你對神的看法。」 「我?」 「是的。」 「好吧!既然你想聽┅┅其實這件事我也想過很久。」菲謝特站起來,背著手在房間里來回走∶「小時候,人們告訴我說光明神是慈祥的,有光明神的眷顧,我們什麼都不用怕。長大了,我知道光明神是需要供奉的,需要很多很多的供品、很多很多的錢,因為光明神也要打仗、要殺戮。光明神┅┅也有欲望!」 「打誰呢?打魔鬼!我曾經問過很多人,為什麼要打魔鬼?他們回答我說因為魔鬼是魔鬼,所以要打┅┅這是多可笑的理由啊!在魔屬國的人看來,被我們稱為魔鬼的黑暗魔族才是真正值得他們獻身的信仰,黑暗魔殿才是他們的聖地!在他們眼中,光明神族才是真正的邪惡┅┅」 「於是,所有的國家傾盡全力,分成兩個派系互相殺戮。激烈時,兩邊的神魔也加入進來┅┅我不知道,我不明白,到底是敵人在殺戮我們,還是┅┅是別的什麼東西在殺戮我們?或者說是在光明神的召喚下,我們把自己的身體擺上了祭壇,彷佛這樣才算是真正的信仰?」 「所以,現在的我很疑惑。」菲謝特輕聲說∶「和你在一起出游的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也許我看到的東西還不夠多,但我並不想人云亦云。所以,現在的我,只是在懷疑光明神。」 我看著菲謝特,對他豎起了大拇指。 在我眼中,光明神的所作所為和一個神應該干的事差太多了,而且就算是神,要是不合我口味,我也不會給他好臉色。 但是菲謝特能明白到這一點就非常難得,要知道,這種話題可是不宜在大街上隨便討論的。 迪爾一臉迷惑的看著菲謝特,也許不會想到有人會從這樣的深度來看待光明神。 「想聽聽我的嗎?」我說。 「當然,你快給我坦白吧!」菲謝特也在床上坐了下來,和迪爾一左一右的盯著我。 「第一,我們需要知道什麼是神,弄清楚神的定義是什麼,再拿著這個定義來套。」我伸出一根指頭∶「套得上就是神,套不上就不是!」 「第二,我們需要知道更多有關光明神殿和黑暗魔殿的事,弄清楚他們是從何而來,到底是怎麼樣的生命體。」我伸出了兩根手指∶「這對我們辨明是非有好處。」 「第三,隱藏我們的真實想法。如果今天的談話露出去我們全都得掛。」我的眉頭微微一皺∶「我們現在的實力不足以抗衡任何一方。」 兩個人不約而同的點點頭。 「那你說神是什麼?」迪爾問我。 「我不知道。」我歎了口氣∶「這可能就是我的缺點吧!我只善於打破什麼或者挑出毛病,要我說出標准,恐怕很困難。」 「撒謊。」迪爾的大眼睛鼓了起來∶「你這個滑頭!」 「是不是又想讓我說出來啊?」菲謝特輕聲說∶「這是你的老辦法了!」我點了點頭。 「我想,神應該是這樣。」菲謝特雙手交握放在唇邊∶「神應該是一種┅┅神應該是推動所有生命前進的一種本源的力量┅┅神不會高高在上的對我們說∶『今年我需要一座新的神殿!你們馬上給我建!我還需要三百萬的金幣!』神不會,神不會這樣做。神會給我們幫助,但是神絕對不會向我們索求什麼!是的,神可能什麼都不要,也不需要我們時時表明對他的虔誠,更不會排斥異族!我們可以從神那里攫取力量!但不需要付出其他什麼東西!」 「聽起來┅┅」迪爾插話∶「你像個刻薄的生意人呢!」 「是嗎?呵呵。」菲謝特有些不好意思∶「我隨便說說的,呵呵。」 「隨便說出的話,才是真心話啊!」我看著菲謝特說。 「你說這個是什麼意思?」迪爾問我。 我看著迪爾,看著她閃閃發亮的眼睛∶「我是說,烏鴉剛剛的話很正確,我們和神的關系不該是現在這個樣子。」 「可是,我不是故意反駁你。」迪爾想了想,還是坦然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或許是哪里出了什麼差錯。再茂盛的樹木也會有枯枝,現在的神被世人尊稱為神,不可能是沒有原因的,僅憑你們現在所說的也證明不了什麼,至少現在我還無法信服你們。」 「是啊!我想我們還缺少對兩個神殿的了解。」我看著菲謝特∶「如果連身邊的親人都無法被我們說服,那就說明我們的證據還很貧乏。」 「對,所以我們要進一步的去了解這兩個種族,這對我們將來的發展有好處。」菲謝特點點頭∶「先從哪邊入手好呢?」 「當然是先從光明神殿入手,不管你們想干什麼都好。」迪爾說∶「至少我家還是里瓦帝國的貴族,而里瓦帝國是一個重要的神屬國,你可以用這個身份進入里瓦帝國的上流社會。給我點時間好了,我會為你們准備好一切。」 「啊!真是不錯。」菲謝特誇張的說∶「有個好妻子,做事就成功了一半!」 「你也會有的,我親愛的烏鴉。」我說∶「如果你不再常常亂叫的話。」 「對了,你們先別岔開話題。」迪爾追問我們∶「你們到底是怎樣定義神呢?我很好奇,快說給我聽吧!」 菲謝特低下頭想了想,猛的抬起頭看著我,我微笑著點了點頭。 「不可拒絕一位如此美麗的小姐,哦,請原諒,是夫人。」菲謝特自信滿滿的說∶「就讓我和白云一起來為夫人奶解釋吧!」 「一起?」迪爾不相信∶「你們什麼時候商量好的?」 「美麗高貴的夫人啊!」菲謝特搖著頭說∶「在很多時候,用眼神就可以解決的事,又何必多費口舌呢?」 「那好,讓我聽聽看你們是怎樣眉目傳情的┅┅」 「夫人,奶說話可得小心。」菲謝特笑著說∶「麻煩奶下次再說我們眉目傳情時,注明我們傳遞的是兄弟之間的友情,否則引起別人誤會就不好了。」 「呵呵,請原諒。」 「那麼,我們開始了。」菲謝特說∶「我先說。」 我點頭、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我補充。」 短短的沉默。 「神,應該是眷顧每一個生命┅┅」菲謝特輕聲說。 「不分貴賤貧富┅┅」我接著說。 「神秘莫測┅┅」 「虛無縹緲┅┅」 「不向我們索取供奉┅┅」菲謝特看著我。 「只要我們起碼的尊重┅┅」我看著菲謝特。 「陪伴在需要幫助的人身邊一起度過┅┅」 「不論何時何地┅┅」 「給予所有生命生存的勇氣┅┅」 「給予所有生命自我的尊嚴┅┅」 「給予所有生命閃動的智慧┅┅」 「給予所有生命燃燒的熱愛┅┅」 「給予所有生命堅持的信念┅┅」 「給予所有生命探索的權利┅┅」 「神是不可能被打敗的!」 「神是不可能被超越的!」 在我和菲謝特一人一句看似簡單的訴說中,迪爾的表情越來越驚訝┅┅事實上,我和菲謝特的想法雖然差不多,但這話卻是在互相啟發下說出來的,說完這些話,我和菲謝特也從對方的語言中領悟到不少東西並達成了一致性,我們的手已經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勇氣,尊嚴,智慧,熱愛,信念,權利┅┅」迪爾嘴里念著這幾個詞∶「誰可以給我們這些?」 「真正的神!」我和菲謝特異口同聲的說∶「我們深信不疑!」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