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接下來的幾天,我可一點沒閑著,和大家一起制定好詳細的秘密發展計劃。 所謂秘密,就是包括走私及各種商業事務,還有天照名下的民間勢力擴展,最後我還把瑪法從其他事務中抽調出來,讓他發揮出自己的特長,先依托迪爾和天照的兩大系統發展,最終建成一個嚴密獨立的情報機構。 而我和菲謝特,還有迪爾,就像當天約定的那樣--我們對神的事閉口不談,哪怕就是只有我們三人的情況下也是如此。 這幾天,過得充實而愉快。 也許是眷戀剛剛在迪爾身上出現的似水柔情,傷早就痊愈的我硬是賴在床上不肯起來。 而迪爾已經看出我是裝的,卻也不說破。我們倆誰也舍不得這次促進我們關系的機會,都想讓它多存在幾天。 但是,命運卻是最喜歡和人開玩笑的。不到幾天的時間,一封書信被輾轉送到我和菲謝特手中。 信的內容很簡單,急令我這個黑暗總督陪伴王子殿下誑u^聖都,自接信之時起立即起程不得延誤。 落款是克里默·夏麥,帝國皇帝。 這讓我們無法抗拒,不得不馬上離開。 我和菲謝特立即行動起來,以最快的速度給留下的人布置好「功課」,再和大家一一惜別,輕騎上路。 一路回想起分別時迪爾那氣呼呼又帶點幽怨的可愛樣子,我的心就酸酸的。 還好天氣不錯,幾天後我們已經帶著賺到的第一筆錢回到了黑暗城。 當看到那高高聳立的城牆、想到這是自己一手建立的城市,心中那一份自豪的感覺止不住的湧上來! 剛剛進城,還沒來得及和分別已久的三位妻子說上些什麼,就接到了陛下第二封信,信上要我從黑暗至少帶三千精銳士兵隨同前往,語氣急切。 雖然很迷惑,但我還是照辦了,和菲謝特在已經擴大的訓練營地挑選了三千名最好的士兵。 這得歸功於黑暗城精簡而有效率的機構,在良好且全面的訓練下,這些士兵的情況非常不錯,而且都完成了完整的步兵與輕騎訓練,一個個精神飽滿,弓馬嫻熟。 加上五十名近衛團員,我現在的部隊和以前那支可是完全兩樣。 除了陛下在信中點名的馬丁爺爺隨同前往外,我還帶上了特納西大叔和威伯大叔。 反正他們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和我去「公費旅游」,若是出什麼狀況,也多兩個人塤uㄐC 我們終於在十五天內趕到了聖都,沒有超出陛下所規定的期限。 大部隊照慣例停在聖都城外十里的地方,只我和近衛團員保護著菲謝特進城,由於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和菲謝特急急忙忙的直達皇宮。 陛下在皇家花園接見了我們,夫妻倆都是風采依舊,沒缺胳膊沒少腿。 看到陛下夫婦完好無損,而他們臉上又沒有類似擔心焦慮的神情┅┅我和菲謝特一路上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了,轉眼又為這些日子的奔波大呼冤枉。 「陛下。」我被允許坐到一張石凳上∶「我可以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 「對你們來說,這是件大事。」陛下滿意的看著已經快和自己一般高的兒子∶「菲謝特要參加一個重要的會議,去簽定一個具有曆史意義的條約。」 「會議?」 「條約?」 「是的,其實這個會議的目的不在於此。」陛下解釋說∶「在神屬國與魔屬國的分界線上,有三個神屬國在最前線,也就是說,這三個國家是整個神屬國的前哨。」 「那又怎麼樣?」我問。 「這個會議是不定期舉行的。」陛下彈了我的腦袋一下∶「真正的目的是讓三個神屬國的皇權繼承人或者重要人物見面,互相了解,以便將來可以更好的溝通。」 「這樣說,我就明白了!簽協議不過是個藉口,大家找機會見見面而已┅┅」 「你覺得這種活動沒必要是吧?」陛下問我,他看我的眼神,就像很了解我一樣。 「沒有啊!我覺得很有意思啊!」我笑著說∶「大家見見面很好啊! 還可以搞個聯歡什麼的,說不定還可以互相介紹漂亮妹妹┅┅」 「再和你說下去,我怕我就會忍不住打你一頓。」陛下盯著我說∶「還是讓你納舍爾阿姨告訴你好了!」 「這是件正經事,你們兩個小混蛋可要聽好了。」納舍爾皇後笑著對我們說∶「其實呢!在一個帝王的一生中也很少有這樣的機會,可以直接去和另一個帝王面對面的交談交流,更不要說是三個未來的帝王了。帝王間良好的交流和私人友誼對以後三個國家的關系很有好處,所以這極其難得的機會,菲謝特不可以錯過。」 「原來是這樣!」我點點頭說∶「是讓我保護菲謝特去嗎?」 「可以這麼說。」陛下說∶「這對你們都是一個鍛鏈的機會,你能保證你們可以安全的回來嗎?」 「我保證!」我大聲的說。 「為什麼?」 「因為我有精銳的士兵!有堅定的信念,還有┅┅」我笑笑說∶「還有陛下一直雪藏著的帝國將軍,整個黑暗行省軍隊的副指揮,也是我兩個妻子的爺爺,馬丁·路德!」 「哈哈哈!我都聽說了。」陛下大聲笑著說∶「有人叫你流氓總督,還有人叫你痞子總督┅┅不過照我看來,你將是會讓很多人生活在噩夢中的魔鬼總督才對。」 「對啊!呵呵。」菲謝特在一旁笑著說∶「已經有人這樣稱呼他了!」 「哦?是誰?」 菲謝特把我們在萬普的事說給陛下夫婦聽,不過他很小心的隱瞞了開妓院和走私這兩件事┅┅因為事前我就和他商量過,如果這兩件事露出去,我們倆的屁股開花都算是走運。 所以,在菲謝特的嘴里,開妓院變成了投資娛樂事業,走私也變成了正當生意。 個中趣事聽得陛下夫婦笑聲不斷,當聽到我設計陷害迪爾·梅林的時候,納舍爾阿姨差點沒把我的頭擰下來。 「海軍的建設交給這樣的人固然有好處,」當聽到水族的事時,陛下說∶「可是科恩你怎麼保證這個種族的忠誠?」 「我會在海軍中大量加入其他種族的士兵,水族人主要是擔任技師角色,指揮權在我手里。」我說∶「同時我准備將水族逐步內遷。」 「那在這之前呢?」陛下對這個解釋還不太滿意。 「我會制造出一種形勢。」我說∶「我不會讓水族發展出全面的經濟和農業,他們會冷、會餓,而我們可以給他們提供這一切,甚至更多┅┅他們想活下去,就得靠我!」 「不錯,看來已經有了一個總督的影子。」陛下對納舍爾阿姨說∶「看看,不愧是維素的兒子吧!又一個讓我可以少操心的家伙。」 聽到陛下的誇獎,我的臉有些發熱。 「好吧!」陛下說∶「那你們明天出發,有問題嗎?」 「沒問題!」我和菲謝特站了起來。 「孩子們,看到你們現在的樣子,就讓我想到當年我和維素。」陛下摸著我們的頭說∶「真的是一模一樣啊!只是性格交換了┅┅在這神魔即將大戰的前夕,你們千萬要小心。」 「陛下放心。」我說∶「我一定讓菲謝特殿下安全回來!」 「我要的是你們都平安回來,菲謝特是命中注定要和你在一起的,如果你有事,我兒子上哪里再去找像你的搭檔?」陛下說∶「雖然會議地點比較安全,但你們還是不能大意。我再給你們五十名魔法師吧!一路上要聽馬丁的話,那家伙為了這次會議種了很多年果樹了。」 「是!」我的部隊中已經有了一百多名精靈魔法師,再加上這五十名就更加保險了。不過,為什麼馬丁爺爺會為這次會議種果樹呢? 「那你今天就在這里住下。」陛下對我說∶「明天直接出發。」 「遵命!」 第二天,在三萬騎兵的護衛下,我們離開了聖都。因為會議地點定在波塔帝國的一個邊境城市,所以我們得走很久。 聽馬丁爺爺講,那里有一座很大的神殿,是年代很久遠的那種┅┅我卻在心里咒罵,什麼破爛神殿嘛,竟要害我帶隊走上差不多一個月,而且還要經過兩個國家! 馬丁爺爺的興致倒是很高,不是指點路上優美的風景給我們看,就是幫著特納西大叔與威伯大叔策劃一起修理海爾特和莫亞。「混吃等死!」的喝罵聲和滿天的唾沫星子讓海爾特和莫亞一路上灰頭土臉。 聖都到邊境的道路並不難走。本來嘛!我們斯比亞帝國是個商業發達的帝國,再怎麼難走的地形也早被頻繁往來的商隊踏得平整通順了。 到了邊境,護送我們的騎兵停了下來,他們會一直留在這里等我們回來。而剩下的路就要看我的了! 里瓦帝國的皇帝還比較夠意思,派了一萬騎兵來邊境接菲謝特。我們先和里瓦帝國參加會議的王子會合,再一同出發。 盡管護衛的人多了,我還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不但每天都和馬丁爺爺一起詳細制定行程路線,還得和里瓦帝國的護衛將軍協調。如果菲謝特出了什麼事,不用別人找我算帳,我就無法饒了自己。 在眾目睽睽之下,菲謝特也是一本正經的樣子。不管和誰打交道都處處表現出標准的王子風范,雖然神情態度和藹又優雅,但是卻讓人覺得永遠高不可攀。 同樣是王子,可里瓦帝國的王子卻是個白癡!真的,在第一次看到這個家伙時,我就是這樣認為。 渾身上下光鮮無比,掛滿叮當響的飾物,每天從早到晚得換好幾次衣服┅┅更過份的是他居然在臉上塗粉!我是看他一次,就想吐一次。 一個骨瘦如柴的家伙,吃得了多少東西?可他每頓飯都得有十道主菜、十五道配菜、五份甜點┅┅不要說少做一道菜,就算是少了一種調味品,那天的廚師也鐵定屁股開花。 行路的旅人隨便找個地方住就可以了,可是這位王子偏偏不干。非得每天在睡覺的事情上指手畫腳一番┅┅風景要好,地方還不能太小,一路上搞得里瓦帝國的地方官雞飛狗跳,被拆掉的房屋數以百計。 本來這家伙也是騎馬出來的,可是在路上走了三天後非要坐車。兩匹馬拉的?不行!四匹馬拉的?也不行!最後終於找到一輛十二匹馬拉的大車給他,他還抱怨說不夠氣派┅┅我呸! 一般來說,不管地位的高低,白癡的愛好都不會很多,王子等級的也一樣。除了講講氣派之外,白癡們就只有在女人身上證明自己的「能力」了。 當然,這個家伙是經過「高人」指點。他知道自己的身體不算強壯,要想在女人身上體驗到征服感,對象的選擇很重要,手段更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里瓦的地方官給他送去的女人,除了樣貌姣好外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老弱病殘」。 在行進途中,會從他的馬車里傳出鞭打聲。在宿營地,會從他房間里傳來慘呼聲┅┅當我看到一個滿身是傷的小女孩被地方官帶走時,我心中有一股想殺了他的沖動。 本來這是他的生活習慣,如果沒欺負到我頭上,我也沒什麼好指責他的。可是這家伙天天非得拖著菲謝特去聊幾次天,連帶我每天也得去看他那張粉臉┅┅ 因為我真想殺他,所以我記下他的名字,這個白癡的名字叫庫爾貝。 相比之下,那個護衛將軍就讓我順眼多了,雖然也同樣是個奇怪的家伙。 他整天把自己套在一副盔甲里,從上到下包得嚴嚴實實,連護臉都是放下的。我每次和他說話,他都只是點頭或搖頭┅┅這曾一度讓我非常不爽,但我後來看他辦事還認真細致,也就很大度的原諒了他。怎麼樣,我這個優點很難得吧! 他的士兵從來只叫他「將軍」,連姓名都不叫,所以,我也就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 經過近二十多天的顛簸,我們到達了波塔帝國境內,到達了舉行會議的古老神殿下。 波塔帝國的王子早就到了,各國的王子分別在三個地方住下--終於可以和庫爾貝這個白癡分開了,和他在一起讓我非常難受。 當天晚上,馬丁爺爺把我們叫到一起,說有要緊事告訴我們。 「我現在所說的事,是我曾經經曆過的,也是明天會議上會發生的。」 馬丁爺爺嚴肅的對我們說∶「所以你們要早做准備。」 「什麼事啊?」菲謝特問∶「很嚴重嗎?」 「對殿下而言,」馬丁爺爺回答∶「是很嚴重的!」 「可是,到目前為止,不是都很正常嗎?」海爾特說。 「沒錯,但是明天的會議上會發生一些事。」馬丁爺爺說∶「是一定會發生的。」 「嗯┅┅」我說∶「爺爺你說詳細點。」 馬丁爺爺點點頭,給我們說出了這次會議的真正目的。 「在我年輕時,也曾經保護克里默陛下來參加這個會議。那個時候,克里默陛下還是王子,也是在會議的前一天夜里,一個帶隊的老將軍把這件事告訴了我們┅┅」 馬丁的眼光閃耀,彷佛回到了自己的年輕時代∶「在這個古老的神殿里,有著一個巨大的地下洞穴,洞穴里生活著很多的魔獸。這個神殿就是為了封印這個洞穴而建!」 「明天的事和這些魔獸有關嗎?」我問。 「是的,在明天的會議上,一旦三位王子簽了那個狗屁協議,神殿的祭司就會打開地穴的出口┅┅成百上千只凶猛的魔獸將出現在我們面前!」 「為什麼會這樣?」 「這是光明神殿對三個帝國的繼承人和其他重要人物的試練。」馬丁爺爺講∶「表現傑出的人將會得到光明神殿的召見,去天堂島晉見光明神。」 「可是據我所知,」菲謝特說∶「光明神殿是從不插手皇權繼承人的安排啊!」 「插手與否是一回事。」馬丁爺爺說∶「我們這三個帝國處在神屬聯盟的最前線,一但開戰的話我們則首當其沖,神殿總要對每個帝國未來的皇帝和主要大臣的能力有個起碼的了解吧!」 「可是,殺魔獸就可以看出能力嗎?」我對這樣的事很不以為然。 「單殺魔獸是看不出來,但是來參加這個試練的都是在成長中的繼承人,神殿會在以後進行的一系列試練中觀察,然後在各國繼承人登基前下派官員。下派官員的數量和繼承人的表現有很大的關系,我國現在的左相就是這樣來的。」 「原來是這樣!」菲謝特說∶「那我父親的表現怎麼樣?」 「陛下當時的表現非常好!」馬丁爺爺笑著說∶「在維素的配合下,陛下在所有的試練中表現傑出,所以神殿只給我國下派了左相一人。有的國家┅┅下派的官員多達十幾位!」 「十幾位?乖乖!」我說∶「那我就不用干總督了,直接回家種地。」 「是的,而且神殿規定每個帝國帶去的部隊人數不得超過三千五百人。所以,要想菲謝特殿下登基後少來幾個左相這樣的人,你們明天就得用出吃奶的勁!」 「啊!」我用手掌用力的拍打了自己的臉,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好吧!就讓我們來大干一場!馬丁爺爺,給我們講講明天魔獸從哪來,我要殺他個一乾二淨!」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