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軍官會議結束的時候,天也差不多蒙蒙亮了。 大家都在忙,准備早飯的、准備馬匹的,整個營地里都是穿梭的身影。 我騎著馬在營地中巡視,穿著大師重新給我打造的黑鐵護甲,刀依然是斜背在肩上。由於地域氣候的不同,波塔帝國平原的早晨讓人感到有些濕冷。 呼出一口氣,我朝神殿的方向看去,事實上我離神殿還很遠,只可以看到它的主建築--那是一座高高聳立的祭壇。在小半個露出地平線的太陽的映襯下,晨曦的薄霧籠罩著它的底部,使它的輪廓看起來高傲而孤僻。 等太陽到了和祭壇一樣高的時候,所有人已經列隊完畢。 菲謝特穿著一身純白色的禮服,禮服上飾以銀色的絲線,顯得高貴而優雅,被幾十名近衛團員嚴密的護在隊列中央。 特納西和威伯兩位大叔一左一右的陪在他身邊,除了這樣的安排,我還要他在筆挺的禮服下穿上那件大地護甲。 我一聲令下,隊伍開始向神殿前進。 「馬丁爺爺。」我對身邊的馬丁·路德說∶「你種了這麼多年的果樹,一定很期盼今天吧!」 「也不全是這樣。」馬丁爺爺回答我∶「確切的說,種果樹是陛下私人送我的禮物,本來左相是想吊死我。」 「那左相不是很厲害嗎?」我笑笑∶「為什麼這段時間沒看到他跳上跳下?」 「我不得不承認,他比你想的要厲害。」馬丁爺爺鄭重的說∶「這段時間他比較安靜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即將到來的戰爭讓他很傷腦筋。」 「你怎麼知道?」 「在上次的神魔大戰中,左相可是個大忙人。」馬丁爺爺對我說∶「事實上,在神屬聯軍,所有關鍵職務全部是由各國的神殿下派官員擔任,我們這些將軍只能帶兵打仗,對其他事務根本沒有發言權。」 「戰爭很慘烈嗎?」 「你是沒看到過!」馬丁爺爺苦笑了一下∶「那可不是兩個領主或兩個國家之間的戰爭可以相比的┅┅所有的國家都參加,整個大陸的精銳軍隊糾纏在一條幾百里寬、幾千里長的神魔分界。天空中、原野上,無數你從未見過的軍種向你發起進攻┅┅每一塊土地,甚至是每一顆泥沙上都有哭泣的靈魂。」 「那有沒分出勝負?」 「有時候有,有時候沒有,因為最後的結果都差不多。彼此大傷元氣而退兵,下次再打。用左相的話來說,偉大的勝利留待下次摘取,英勇的戰士們還需努力,真他媽扯淡!」 「神魔多久打一次?」我被馬丁爺爺逗笑了∶「為什麼你們都知道快打了?」 「二十年一次,正好是大家剛剛從上次戰爭中緩過氣來的時候。」 馬丁爺爺說∶「這時,糧食物產有了積累、各國的小孩剛好長大成人┅┅隨著日子越來越近,我們這些老家伙就有這樣的感歎,這次還有一年多點的時間!」 「不會吧!」我很不滿意∶「那還叫人怎麼活?」 「這個我回答不了,要是你的職務在近期發生變化,這就說明你得上戰場了。」馬丁爺爺說∶「如果左相要你去訓練奴隸軍的話,你一定要想辦法推掉!」 「為什麼?」 「奴隸軍,就是在戰場上最先沖,最後走的倒黴蛋┅┅通常在大戰之後,十個奴隸兵有一個活下來就不錯了。」 「可我國沒有奴隸啊!」 「我國沒有,其他國家有啊!神屬聯軍是所有的神屬國抽調出各自的軍隊組成,指揮官由神族另行安排。」馬丁爺爺說∶「從來沒有奴隸軍的指揮官能活下來!我最好的朋友就是這樣消失的┅┅」 我摸摸脖子,感覺心跳有點快。 「總督!」莫亞騎著馬來到我的身邊∶「我們到了!他們的將軍在大門外等你。」 我抬頭看去,三方的部隊都已經到了神殿的大門處。 「馬丁爺爺,這里交給你了。」我說∶「我到前面去看看!」 我沒有帶護衛,一個人去和這兩個將軍做戰斗前的會晤。 里瓦帝國的將軍還是那樣,用一身樣式考究的銀盔甲把自己封得很嚴實。 波塔帝國的將軍我是第一次見到,滿臉橫肉,看似不到三十歲,穿著金燦燦的魔法盔甲,一襲猩紅的披風看上去很不錯的樣子。 相比之下,我一身黑不溜丟的打扮就顯得有些小家子氣。 「科恩·凱達嗎?我是保羅·保雷將軍。」大馱l問我∶「你方對這次事件清楚嗎?」 「是的。」我點點頭∶「我完全清楚這件事的嚴重性。」 「那就恕我直言。」大馱l來勁了∶「貴國陛下對菲謝特殿下的安全漠不關心嗎,怎麼派個文職官員來?本來派文職官員也沒什麼不對,可看看你帶的那些兵,這是打仗!帶輕騎?你以為你在玩啊? 還帶把大刀┅┅拜托你認真點,想穿黑鐵護甲就攢錢買嘛!干嘛穿副黑呼呼的贗品?」 我的兵很遜嗎?難道我穿的不是黑鐵甲嗎?說實在的,我真沒想到一見面他就給我來這套,這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不過嘛┅┅既然他都這樣了,我有什麼好說的?和這樣的笨蛋吵架,只會顯得我很沒品味。 「閉嘴吧!」我把脫下的頭盔掛在上翹的馬鞍上,斜著眼睛看他∶「你敢隨便評論我國陛下?信不信我去神殿告到你殘廢?」 「說正經事吧!我們沒時間了。」里瓦帝國的將軍第一次說話了,聲音非常動人∶「我國士兵三千五百人,都是來自我國皇家第一軍團的精銳。」 雖然我對里瓦帝國的了解不多,但是我還是知道,皇家第一軍團是整個里瓦帝國的驕傲,精銳兩字當之無愧。 不過更讓我吃驚的是這個將軍居然是女的,於是不禁就開口問了一句--也許是她心情不怎麼好,也許是她壓力太大,反正她是生氣了。 「女的怎麼樣?」她一劍鞘擊打在我的腰間∶「看不起我?給你個教訓!」 我的護甲非常好,這一擊根本就無關痛癢,不過┅┅如果有女人打你的話,臉上表情痛苦點是有好處的。 「好痛!」我扶著腰說∶「不過我原諒奶,如果奶讓我看看奶的臉┅┅」 「好色之徒!」她的聲音隔著頭盔傳出來∶「太陽快下山了!」 「我的部隊是重騎兵!」保羅·保雷拿出地圖∶「來自我國飛鷹騎兵團。」 我缺少這支隊伍的資料,不過想來也不會太差。 「地穴就一個出口,在這里!」保羅·保雷說∶「誰守中間?」 「當然是你的部隊守中間。」我說∶「我的士兵都是輕騎,我又是個文職┅┅」 「膽小鬼┅┅那好!」保羅·保雷大聲說∶「就由我的士兵守中間,你們兩人分別把守左右!」 女將軍看看地圖,用手指點了點左邊,掉頭就走了。 「那我就右邊。」我滿不在乎的套上頭盔∶「開工吧!」 「你還沒見過魔獸長什麼樣吧!」保羅·保雷奸笑著說∶「我會放幾只給你┅┅」 「是嗎?」我不置可否的說∶「那我就先謝謝你了。」 看到保羅·保雷笑著走回他的軍隊里,我想他的心情一定很不錯。 等里瓦帝國和波塔帝國的軍隊進入之後,我才向遠處的海爾特打出一連串的手勢,告訴他前進的方向和地點。 祭壇高得出奇,我感覺要是從背面推倒它的話,祭壇的最頂端說不定能砸到地穴口。雖然它們中間還有一里多寬的平原┅┅你能想像嗎?一個神殿居然會是這樣的大,塞進萬把人還顯得很空曠! 三方的大部隊在各自的防守地帶擺開陣形,因為我認為戰斗前過久的等待是很消耗精力的,所以我的士兵一直是坐在馬匹旁邊。 可能我麾下部隊這樣的姿勢讓其他人覺得不自在,我就看到有些神殿祭司對我的部隊指指點點┅┅ 而護衛嚴密的王子們則在神殿祭司的陪伴下,上了祭壇。不知道他們都在上面干些什麼,總之是漫長的等待。 我到了馬丁爺爺身邊,發現他眼都不眨的看著那個巨大地穴的出口。黑呼呼的地穴出口就像是一張凶惡魔獸的大嘴,隨時准備吞下它面前所有的人。 地穴出口外不遠處就聳立著幾十根高大的黑色石柱,石柱上刻滿了我不認識的文字,文字是白色的,而且還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那┅┅就是封印嗎? 在祭壇和地穴出口之間都是平整的草地,非常的寬闊,真是個打仗的好地方。 無聊的我在心里默默數著石柱的數目,當我數到第三十幾遍的時候,祭壇上傳來一個老祭司的聲音。 「各國的將士們!」他說∶「我很榮幸的在這里宣布,三個神屬國的王子已經簽定了一個重要的,友好互助的協議!」 雖然離得遠看不清楚,我還是給了他面子,象徵性的拍了幾下手。 「現在,試練即將開始。」老家伙終於說到正題∶「戰士們!證明你們英勇的時刻來臨了!光榮是屬於你們的!光明神會為你們祝福!」 幾隊身穿白衣的年輕祭司跑到隊列中,紛紛把手中聖瓶里的水灑在各國士兵的身上。我對這一切充滿了好奇,雖然祝福是好事,但是┅┅這樣的祝福也太廉價了點吧! 祭壇上的祭司不知干了什麼,那些石柱上的文字開始慢慢的消失。 「小心。」身邊的馬丁爺爺說∶「他們撤去封印了!」 我的手高高舉起,手指在空中畫了一個圈┅┅這是進入戰斗狀態的手勢。 頓時,我的部隊里開始有了各種反應,以致於神殿里幾乎所有的目光都向我們看來。 「准┅備┅┅戰┅┅斗!」值星官一邊騎著馬在隊列中穿行,一邊大聲叫喊,各級軍官也對各自的部屬下達命令。 得到命令的士兵們站起來,踩蹬,上馬,一直到列隊完畢行進到位,所有士兵的動作都是那麼的連貫嫻熟。看來我的訓練很有效。 「魔獸也是有智慧的。」馬丁爺爺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它們也知道先試探!」 「弓箭手就位!」我對身後的傳令兵說∶「魔法師先不要動。」 一直以來,部隊都是以我的想法在訓練。由於我對各個兵種的使用還不是很熟悉,所以一直沒有訓練特別突出如重騎兵之類的兵種。 但是我的輕裝士兵非常不錯,在地面是步兵,上馬就是騎兵,挺槍能刺、開弓能射。 「兩千士兵下馬,結成圓陣。」馬丁爺爺對我說∶「其中一千向前靠使用弓箭,第一輪就要把魔獸趕到一邊去!」 我點點頭,對傳令兵說∶「照辦!」 一千名士兵取下背著的長弓,分成四列上前排好。士兵們先在身前點燃一枝魔法火炬,再把羽箭插在身體右側。 石柱上的文字徹底消失了,魔獸的吼叫聲一陣陣傳來,聽得人毛骨悚然。我不放心的向祭壇上看去,眼光尋找著菲謝特的身影。 「放心。」馬丁爺爺對我說∶「菲謝特他們會一直待在上面,直到我們和魔獸打完。」 「但是,」我說∶「如果有魔獸沖上去了呢?」 「從來沒有這樣的事發生過!」馬丁爺爺說∶「再說,還有那麼多的祭司在上面┅┅」 「不行,我不能把菲謝特的安全交給他們。」我轉身對傳令兵說∶「立即讓杰克再帶十名最出色的近衛團員和精靈魔法師到菲謝特身邊!一刻也不得離開!」 當傳令兵跑開的時候,在地穴那邊,第一波魔獸已經露頭了! 巨大的地穴入口處,先出現了幾只碩大的「眼睛」┅┅我沒看錯,就是眼睛,整個身體就是一只眼睛! 它們拖著一只只短小的觸手,圓滾滾的身體在空中笨拙的漂浮著┅┅這詭異的情景,使我好半天沒能回過神來。 「沒見過吧!」馬丁爺爺一笑,大聲對部隊喊∶「這幾只眼睛是魔獸的偵察兵!名字叫『窺視者』,沒有什麼攻擊力,但是視覺超級發達,可以在黑夜里看到隱形的東西!」 乖乖,第一個照面就差點讓我出丑,這讓我很不高興。 「海爾特!」我大聲叫著,給他做了一個手勢∶「精靈!」 海爾特點頭,大聲對身邊的人說了句什麼,就看一個精靈族的弓箭手飛到了空中,手上的羽箭閃著銀光。 「崩」的一聲輕響,銀色的羽箭飛出,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掠過寬寬的平原,轉瞬就插到一只「眼睛」正中的位置! 「眼睛」劇烈抖動,發出慘叫,掉到了地上。 「好!」我大聲喊著,真解氣! 在一片叫好聲中,精靈弓箭手又接連射出魔法箭,把剩下的「眼睛」 一一點殺。嘿嘿,讓你們見識見識我部隊的實力! 好像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地穴口傳出幾聲怒吼,隨即冒出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黑點來! 「不用緊張--」馬丁爺爺大聲對士兵們喊道∶「這些只是低級地獄犬,給我們熱身的!」 雖然話是這樣說沒錯,但是這麼多┅┅恐怕我們這次熱身會出很多汗。 弓箭手們點著羽箭上沾滿油脂的布條,等著長官的命令。而長官們卻在專心的擺弄著手上的一個小東西,那是我教給他們的。 「九節--八節--」他們看著手里的測距儀,因洛ub這種距離上射箭要計算「移動預測值」,不然等你箭飛到的時候目標早跑了,弓箭兵可不都是精靈。 「標定五節--射!」 近千枝火箭以同樣的角度射出,在空中拉出一片黑糊糊的煙云後掉落下去。恰好是在地獄犬剛剛跑到的地方。 什麼叫滅頂之災?看這個就知道了。 帶頭的一只地獄犬被突然落下的火箭釘在地上,還沒來得及慘叫一聲,緊接著就是一大片的地獄犬被射翻燒焦┅┅雖然地獄犬是一種凶悍的生物,但是再怎麼凶悍也怕火啊! 再說矮人工匠制造的東西可不是說著玩的,不管是殺傷力或准確度,都非一般弓箭所能比擬。 剩下幾只沒射到致命處的地獄犬拖著羽箭在原地打轉,因為┅┅它們周圍都著火了。後面的地獄犬哀號著,一只只夾著尾巴本能的改變了方向。 地獄犬被我們嚇得改變了方向,這一下,波塔帝國的防區上,樂子可就大了。 在上千只地獄犬的撕咬下,這些重騎兵也表現出極強的素質,硬是咬牙苦撐保持住了完整的隊形。 在最初的慌亂過去後,保羅·保雷,這個還不太笨的笨蛋讓前面的一千重騎兵展開反沖擊。 「還算及時。」馬丁爺爺評價他說∶「讓前面隊形已經有些散亂的人沖擊,爭取時間讓後面來補救┅┅不錯!」 重騎兵跑起來一沖,這優勢就體現出來了。矮小的地獄犬和他們相比簡直是螞蟻對大象。 一只只地獄犬被挑飛,掉在地上被身披軟甲的馬活活踩死┅┅干完這一切,這一千重騎兵分成兩隊,轉一個大圈,回到隊伍後面重新排好。 那邊,里瓦帝國的軍隊也把地獄犬殺得七七八八。第一次交手,三國的部隊都還沒有死人。 「如果我想得沒錯,」馬丁爺爺說∶「接下來的要猛烈些,可能是雙頭狼之類的魔獸。」 「雙雙雙┅┅雙頭狼?」我把身子靠過去小聲說∶「怎麼都是些稀奇古怪的東西?我連聽都沒聽說過!」 「小意思。」馬丁爺爺說∶「這算什麼?神魔大戰時還有很多人尿褲子┅┅你認為他們看到了什麼?」 「再加一千弓箭手!」我對傳令兵說∶「不管這次來的什麼東西,都給我趕到里瓦白癡那邊去!」 「滑頭!」馬丁爺爺笑了。 地穴口那邊又是一陣嗥叫,一群群比地獄犬體形大得多的魔獸出來了! 「看到了嗎?」馬丁爺爺說∶「雙頭狼後面的東西?」 「不是很清楚。」事實上我看見了,只是不知道那是什麼∶「好像比一般的人還要高上一點┅┅」 「不認識就不認識嘛!」馬丁爺爺看了我一眼∶「那是魔熊。」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