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魔熊?」 「是啊!攻擊力強,移動緩慢的魔獸。」馬丁爺爺說∶「雖然數量不多,但是很耐打。」 我還沒來得及發表意見,魔獸的第二次沖擊就開始了。一群群雙頭狼嗥叫著向我們沖過來,比地獄犬的速度快多了。 雙頭狼只是一個比較有認同感的稱呼而已,其實有的雙頭狼還不止兩個頭。體形看起來也比地獄犬結實不少,它們張著嘴、露著獠牙、流著口水,還拖著血紅的舌頭,真惡心! 一排排弓箭射出。 由於雙頭狼的速度實在太快,又由於它們的抗打擊能力出眾,我們弓箭手這次的成績不如上次。 不少雙頭狼中箭後還可以硬撐著跑上一段,還有少數雙頭狼順利沖過了箭幕。 「前面五百人收弓,准備近戰!」我看了看沖過來的雙頭狼的數目,又看看漸漸逼近的幾十只魔熊∶「後面的士兵繼續用弓箭阻止雙頭狼,精靈們負責射殺魔熊!魔法師做好支援准備!」 「還有!」馬丁爺爺說∶「告訴海爾特要隨時注意波塔軍隊的方向,有可能從那邊過來一些魔獸。」 「老滑頭。」我笑著說。 「正經點。」馬丁爺爺說∶「魔獸快到了!」 百多頭雙頭狼越沖越近,我已經可以看見它們瞪著血紅的眼睛,露出白森森的獠牙,嘴角還有黑色的液體流下來,一副凶巴巴的樣子┅┅就好像我們欠它們很多錢沒還似的。 魔法師的隊列里響起一片吟唱聲,一個個火球劃著弧線向雙頭狼砸去,更有些出色的精靈魔法師在我的士兵前面釋放了火牆術。 這可不是羽箭上那種靠油脂燃燒的火焰,炙烈的火焰讓我前排的士兵都後退了幾步,雙頭狼更是一只只被燒成了焦炭,股股惡臭隨風飄散著。 「這里交給你了。」我躍躍欲試∶「我去前面看看!」 「讓你去體驗一下也好。」馬丁爺爺說∶「小心點就行!」 我跳下馬背,三步兩步的跑到最前面。左手抄起一面盾牌,右手的黑鐵刀舉起,大吼一聲∶「沖啊!」 五百名士兵叫號著跟在我身邊,向剩下的雙頭狼沖了上去,清一色的左盾右刀。 魔法師們不再釋放攻擊魔法,轉而在我們身上加持各種魔法,冰盾術、火焰盔甲、聖光護體┅┅讓我們身上掛著各種顏色的光芒,閃閃生輝。 我一刀結果了一只雙頭狼,再一腳踢飛一只,接著向一只有三個腦袋的雙頭狼殺去,這家伙像是個頭領。在其他同類沖擊的時候,它就躲在後面唧唧歪歪的叫。 一刀就砍下它一個腦袋,我刀上加持的是火焰魔法,飛濺的火焰燒得它渾身抽搐,痛苦不堪┅┅這也算是個狠角色了,它用第二個腦袋緊緊咬住我的刀,雖然一張嘴被火焰燒得滋滋直響,可就是不松開!第三個腦袋血口一張,就向我咬來。 「干!」我怒罵一聲,左手一掄,用尖利的盾牌下緣切下它的第三個頭,右手不再回收,而是給刀送去一股魔力,讓黑鐵刀上的火焰更炙熱,突然爆漲的火焰呼的一聲包住了它整個身體。 「去死!」我大叫一聲,右手的刀舉起來,拖著它著火的身體畫了一個圓圈,然後重重的拍在地上。 這家伙的整個身體被摔散了架,從其散亂的程度看來,它沒機會重新組裝了┅┅ 把面前的雙頭狼清理的七七八八,我看了看其他兩個帝國的軍隊。 波塔帝國的重騎兵憑藉自己的厚重盔甲又一次發起了反沖擊,不過這一次他們吃力多了,雙頭狼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它們用尖利的牙齒和爪子瘋狂的撕咬著一切!雖然不能把渾身鋼鐵的騎兵怎麼樣,但是馬匹可就慘了。 在我痛惜的目光中,很多馬匹變成了瘸子,受傷的部位全部是在軟甲沒能保護到的腿部┅┅ 而那個里瓦帝國的女將軍,打我罵我的那個,她指揮部分士兵嚴密的守住防線,再讓部分士兵靈活的從兩側出擊。 士兵們揮舞著手中的重劍,都是快速沖擊,根本不給雙頭狼還嘴的機會。把雙頭狼沖得七零八落,隔成一小塊一小塊被逐片蠶食┅┅女將軍細密的心思,果斷的決定還有靈活的戰術都給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 在連綿不斷的箭幕打擊下,能沖到我們面前的魔獸始終不多,但是在大批的魔熊上場後,這個情況就有了變化。 越來越多的魔熊夾雜在大批的雙頭狼中向我們沖來。它們伏下身體,用四肢著地慢慢的開始加速。 我驚訝的發現「移動緩慢」這四個字只是相對而言,魔熊們跑起來可不慢!它們拖著圓滾滾的身體越來越近,嘴里「撲哧,撲哧!」 的呼出一股股白氣。 除了有的魔熊被射中要害--眼睛,而四腳朝天之外,魔熊們大體上沒什麼損失。反之,精靈弓箭手面對越來越多的魔熊,開始力不從心起來。 地穴口還在向外湧著魔獸,我算是看明白了┅┅這些混蛋們憋了將近二十年,就等著今天威風這一把呢! 「精靈和翼人升空,准備支援近戰。」看到還沒出現會飛的魔獸,我向後面的海爾特打著手勢∶「剩下的一千士兵上馬,密切注意祭壇方向,隨時准備支援!」 海爾特給我回了一個「收到」的手勢,同時馬丁爺爺用手勢告訴我小心自己的安全。 帥吧!這是我黑暗軍隊才有的獨特聯系方式,軍官們在行動中用幾十種手勢交流,在目視距離中是特別的方便與迅速。 我可不想要我的軍官們用破鑼嗓子吆喝,那樣的話不但沒保密性可言,還一個個活像傻瓜。 雖然有魔法師和弓箭手的極力阻攔,但是魔熊們還是嗥叫著,拖著插滿羽箭和被燒著的身體,一路狂奔沖到了我們面前。 人立起來的魔熊,大都比我們高出了一個頭,它們揮舞著粗壯的爪子,想要把我們撕成碎片,再丟到地上踏成肉泥┅┅黑長尖利的指甲在陽光下反著光,張得大大的嘴里兩排牙齒讓你看得清清楚楚。 顯然,馬丁爺爺做了特別的交代,魔法師這次除了為我們加持一般的裝甲魔法外,還給我們釋放了一種特別的魔法--狂力術! 我看過精靈手抄,知道這東西的來曆。因為精靈世代都是身材纖細,沒多大力氣,在有些情況下非常吃虧,所以就在一位非常非常漂亮的精靈族長手里誕生了這種魔法,用以增加自己的力量和其他近戰屬性。 它不是單一的魔法,而是由一系列的魔法組成,憑藉精靈們不同的魔法程度,可以釋放從提升一倍力量的增力術到提升二十倍力量的狂悍術! 不過說起來,這個狂力術嘛┅┅也就馬馬虎虎增加我們七八倍的力量吧! 我是第一次「享受」這種魔法,只覺得一陣陣力量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湧來,在我體內不停激蕩奔流┅┅讓我止不住的想要運動、想要發、想要張大嘴高聲長號! 一頭魔熊和我面對面,一只巨爪舉得高高的拍下來,重重的落在我上舉的盾牌上,打得因魔法加持而產生的冰面上冰屑亂飛! 「啊!」我用上最原始的叫號,彷佛我已經不會說話一般。左手的盾一推,右手燃燒著的黑鐵刀已經把魔熊砍成兩片! 「啊!啊!啊!」我高舉著刀,沖向了魔熊最多的地方,人還沒到,盾牌一掀已經撞飛一只! 身邊的士兵們更是過份,有的家伙一直是叫號不斷的砍殺,他們的聲音高得就像嗓子不再是自己的,而是從雜貨店租來的便宜貨┅┅有的家伙更是一刀刀的把魔熊砍成小得不能再小的肉塊,還用腳把肉泥踩進泥土里┅┅ 我們這邊又已經清理得差不多了。 其他兩個帝國的軍隊可沒我們這麼好命,應付起這些魔熊來異常的吃力。兩個帝國的軍隊都已經出動了武技高超的軍官,以本身的力量硬撐著,部隊也已經出現了傷亡。 他們的隨軍魔法師實在不怎麼樣,波塔帝國的魔法師在忙亂中對已經沖到的魔熊釋放了致盲系的魔法。魔熊瞎了眼受了傷,哪還不瘋掉?直把身邊的軍官打得滿地找牙┅┅ 有的軍官好運,被四處亂跑的魔熊撞飛而已,有的軍官可就慘了,被魔熊們抓在手里跟稻草人似的被拆成散件,再厚重的盔甲在瘋狂的魔熊面前又算個屁!魔熊們本能的用肥厚的前爪把厚厚的鎧甲拍扁,再用黑色的指甲把鎧甲變成一小條一小條的,一陣陣血珠飛濺,剛剛還活生生的血肉之軀現在卻變成糊狀從破口處流出來┅┅一條條的金屬還可以回爐再變成完好漂亮的盔甲,那麼┅┅已經糊狀的身體又能用什麼辦法變得活蹦亂跳呢? 里瓦帝國的魔法師雖然也不怎麼樣,但卻有個好長官。在女將軍的指揮下,他們對魔熊釋放了束縛和衰弱性質的魔法。 套住魔熊的腳步,讓魔熊的力量逐步遞減,使得高速機動的士兵們在殺敵的同時,還有機會和能力在魔熊的嘴爪下生存。 雖然如此,傷亡依然「可觀」。 一個傳令兵飛一般的跑到我身邊,神情緊張的給我說了一句話。 「總督┅┅」他說∶「菲謝特殿下要我告訴您,魔獸的凶猛程度已經超出了神殿的預計┅┅他要您在情況允許的時候支援其他兩個帝國的軍隊┅┅」 我吃了一驚,發熱的頭腦涼了一點點,抬頭向祭壇看去┅┅在那上面,幾十個白袍祭司亂成一團,好像正在努力封印地穴。不過以目前的進度看來,這需要一定的時間。 我給馬丁爺爺打出詢問的手勢,他站在高處,看到的肯定比我全面。 「沒問題,這里交給我。」馬丁爺爺回應我∶「在魔法失效前誑u^!」 帶著被重新加持全套魔法的五百士兵,我順著戰線先支援了波塔帝國的軍隊,而我們走後的空缺由海爾特帶人接替,整個部隊的指揮權自然移交到馬丁爺爺手上。 替下了筋疲力盡的波塔人,我才知道剛剛這里的情況比我遠遠看到的還要慘烈得多!空氣中,人血特有的腥味異常的濃,滿地都是奇形怪狀的鋼鐵制品┅┅足足在他們的戰線上殺了兩個來回,才把他們從混戰狀態拉了回來。 波塔的士兵們開始抓緊這段時間救回他們那還能哼哼的長官,擦擦汗,握緊手上的武器,再次頑強的排好了隊形┅┅真是一群好士兵! 「砰!」的一聲,我用老辦法撞飛一頭瞎掉的魔熊,順便也撞飛魔熊身邊那個苦苦支撐的笨蛋。 「誰!」保羅·保雷站起來∶「沒眼睛嗎?」 我懶得和他廢話,再次「砰」的一聲撞飛他,用刀砍死在他不遠處的魔熊。 「科恩·凱達!你這個混蛋!」他這次掉在自己的隊列里,破爛的披風翻過來蒙在頭盔上∶「你居然這樣對待我!」 我才沒時間理會他,掀開護臉回身就跑進波塔軍隊中,找到魔法師的所在。 「我是科恩·凱達!」我大聲說∶「剛剛是誰下令放致盲魔法的?」 「是我!」一個魔法師看著我說∶「我是波塔貴族,名字是┅┅」 我沒時間聽他棉嗦,一刀就讓他血花飛濺閉上狗嘴! 「再有人用這樣的魔法,就是這個榜樣!」我指著這個白癡的尸體大吼∶「你們以為這是什麼?這是在打仗!不是在玩!去你媽的!」 我知道我做得對,因為從我跑進去,殺人,到跑出來招呼我的士兵跑去支援里瓦軍隊,在這段時間里,沒有一個波塔士兵想阻止我,軍官嘛┅┅我才不管這群白癡怎麼想。 看到我們耗費了很多時間,馬丁爺爺命令一部分精靈魔法師飛在空中,一路跟著給我們補充魔法。 幫助解決里瓦軍隊前的魔獸相對來說沒那麼吃力,這些魔獸在我看來已經衰弱得跟小狗差不多。 在我趕到的時候,剛好看到女將軍一劍刺進魔熊身體,卻被受傷的魔熊掀下了馬背,本來我有機會接住她的,但是想到接住她後她有可能打我,所以┅┅我只替她殺了那頭魔熊。 她一翻身爬了起來,一劍刺進一頭魔熊的嘴里,讓我充分理解到她是個「強悍」的將軍。 於是我倆並肩做戰,我一路叫號著用盾牌和黑鐵刀把魔熊敲昏,她的單手劍就一次次的快速進入這些魔熊的耳朵和嘴┅┅再厲害的魔法,也得有本身的力量和體質做基礎。在蜂擁而至的魔熊沖擊下,我一次次帶著士兵們在兩個帝國的戰線上來回奔跑┅┅士兵們已經換過了一次,魔法師們也累壞了,魔法效果跟著降低。 不是我脾氣壞,實在是祭壇上的祭司們太沒用!搞個封印而已,用得著這麼久嗎?如果不是我帶著人跑來跑去,那兩個帝國的軍隊早他媽崩潰了! 現在這兩個帝國軍隊要做的,就是努力堅持到我們趕去支援的那一刻。 看到我有些力不從心,馬丁爺爺迅速和其他軍隊達成一致。三國的軍隊開始緩緩後退,慢慢的縮小范圍,護在了祭壇四周。 把支援的任務交到海爾特手里,我拖著疲累的身體到了馬丁爺爺身邊。 「科恩。」馬丁爺爺一臉嚴肅的對我說∶「這不對勁┅┅」 「什麼?」 「魔熊的數量太多。」馬丁爺爺講∶「而且還有一種厲害的魔獸沒露面┅┅」 「還還還┅┅還有東西?」我緊張起來∶「是什麼?」 「鐮刀獸!」馬丁爺爺說∶「上次就兩只┅┅但是就現在的魔熊數目來看,這次的鐮刀獸不可能是兩只!」 「那上次有多少魔熊?」我問。 「不到一百只。」 「可是,」我的聲音低低的∶「我們都殺了近千只了!」 「是啊!這正是我擔心的┅┅」馬丁爺爺說∶「不管情況如何,一定要保證殿下的安全!」 「我想┅┅」我悄悄說∶「在緊急的時候,我們就帶著菲謝特跑。」 「那┅┅其他人呢?還有那些祭司呢?」 「又不是我的人。」我嘟囔著∶「我管他去死┅┅」 「那好!」馬丁爺爺可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如果支持不住,你去搶菲謝特,我頂一下!」 「不,你去搶菲謝特,我來頂。」我搖搖頭說∶「我不但跑起來比你快,而且我特別的討厭上面那些白癡!」 「看看再說吧┅┅」馬丁爺爺沒和我在這件事上更多的討論∶「我看魔獸也該給我們最後一擊了!」 接替我的海爾特干勁十足,這家伙從小就想著當個威風八面的戰士。可是在軍隊里一直沒能有機會近戰厮殺,這會就算是放個真正的魔鬼在他面前,說不定他也能整個吞下去不吐一根骨頭。 而在這時,地穴那邊沒再出現更多的魔獸。最外側的幾根石柱上開始閃現出文字來,有字的石柱間出現一條條光帶,而且連在一起。 遠遠的看上去,一條條光帶光彩奪目,屹立在光帶中的石柱也異常美麗。可是在這美麗之下,卻有無數士兵哭泣的靈魂。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