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我不知道我到底跑了多少圈,我只知道當我聽到震耳欲聾的馬蹄聲和士兵們的歡呼時,我真的快死了,快被累死了。 精靈魔法師給我釋放了浮空術,讓我飄起來,我要死不活的看著他們幫我解開手套,連說一個字的力氣都沒。 我向下看去,波塔帝國的援軍終於來了,上萬衣甲鮮亮的重騎兵排列整齊開始沖擊,他們人多,當然有資格蹂躪剩下的魔獸。 我被放到祭壇頂部的一個小平台前,菲謝特扶著我的頭,他問我要什麼。我口渴死了,可就是說不出一個字來。 魔法失效之後,身體上的疲倦感鋪天蓋地的湧來,骨頭在發漲發癢,肌肉酸痛的就像有人給你下了毒一樣,可以撐住不哼哼就算是硬漢了。 女將軍走了過來,看看我發白乾裂的嘴唇,伸手從腰間拿出一個水袋。脫下我的頭盔,她先用水濕潤了我的嘴唇,再給我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著。 我的眼睛無神的看著她。 「我承認你是個勇敢厲害的總督┅┅」她在我耳邊說∶「但是這仍然不能改變我早先對你的看法。」 「科恩!」馬丁爺爺上來了,幾步跑到我身邊∶「沒受傷吧!」 「沒受傷。」杰克說∶「就是說不了話!」 「沒關系,是魔法使用過度的副作用┅┅」馬丁爺爺拍拍我僵硬的臉∶「多休息就會沒事的!」 我用眼睛深深的看了馬丁爺爺一眼,然後向著菲謝特所在的方向一轉。 「你休息,我明白的。」馬丁爺爺說∶「一切交給我!」 聽他這麼說,俺的頭一歪┅┅睡著了。 這一覺睡的真是舒服,醒過來都已經在回國的路上了,除了身體仍然有點乏力之外,一切還算不錯。 隊伍在慢慢的行進,他們還給我准備了舒適的馬車,就是以前那白癡王子坐的,現在歸我了。 我叫人撩起馬車的簾子,一邊欣賞外面的景色,一邊還有人為我揉著有些發硬的身體。在我睡覺的時候,她們已經在這樣干了。 「喂喂喂--」我對騎馬路過的女將軍喊∶「上來聊聊天怎麼樣?」 她戴著頭盔的腦袋一偏,做了個不屑一顧的動作,騎馬走了┅┅「哈哈!你知道厲害了沒?」菲謝特的聲音響起來∶「我來陪你好了!」 他從馬上一縱就跳到馬車上,一邊走進來,一邊叫人把簾子放下。 「你醒啦!」菲謝特在我身邊坐下∶「條件還過得去吧!」 「馬馬虎虎吧┅┅」我說。 「你這家伙┅┅」菲謝特搖搖頭∶「出力後肯定要相應的東西┅┅」 「知道就好。」我說∶「誰安排的這馬車?很上路哦!」 「神殿!」他笑著回答我∶「那些白袍祭司。」 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啊!這些白癡什麼時候變聰明了? 「沒想到吧!」菲謝特接著說∶「還不止這些,還有個家伙一路跟著我們,要在聖都給你頒發一大堆勳章和可以壓死你的稱號┅┅」 「啊?」我張大了嘴∶「為什麼?」 「因為你救了他們的小命。」菲謝特說∶「此外我們倆還得到了光明神殿的邀請。」 「你是說,」我眨眨眼睛∶「我們要去天堂島?」 「是啊!不過在那之前我們要先回聖都,」菲謝特說∶「先回去把協議放好。」 「那。」我問菲謝特∶「我們的軍隊呢?」 「我們隨行的士兵幾乎沒什麼傷亡。」菲謝特說∶「其他的嘛┅┅」 「怎麼樣?」 「里瓦帝國的軍隊還有兩百來人,波塔軍隊連渣都沒了!那個將軍,叫保羅·保雷的那個,當場就被砍了腦袋┅┅」 「那我們殺了多少魔獸?」 「不清楚。」菲謝特搖著頭說∶「反正各種魔獸的尸體鋪滿整個平原,砍成碎片的、燒成焦炭的、踩成薄餅的┅┅連幾十里外的地方都可以聞到惡臭。對了,被你活活拖死的那只鐮刀獸是獸王,怪不得當時那麼多魔獸追你。」 「呵呵!」我笑了笑。 「後來的兩萬重騎兵乾脆就掀了魔獸的老窩。」菲謝特用手比劃著∶「在魔法師的支援下,把地穴拆掉,殺光剩下的魔獸再堵上地穴┅┅浩大的工程!」 「真不錯。」我笑著說∶「我想這里再不能用來試練了。」 夜里,到了營地,我在大家的陪伴下散著步。 「老大,你知道嗎?」杰克說∶「我們又賺了!波塔帝國賠了我們八千匹馬,都是耐力特別好的那種!」 「是嗎?」我說∶「他們怎麼舍得?」 「八千匹馬而已。」菲謝特說∶「比起他們的王子來是微不足道的。」 「一定要照看好!」我對杰克說∶「挑出最好的留著做種馬!」 「知道了!」杰克笑著說∶「這是老大拿命換回來的。不過說起來,老大,你拖著那個老不死的怪物,跑起來實在不怎麼帥┅┅」 「去你的。」我笑著說∶「還想讓我再來一次?」 嘻嘻哈哈的時候,我看到小路邊有個黑呼呼的小東西。 「杰克,你去看看那是什麼。」我指指路邊∶「小心點。」 杰克跑過去,不一會抱回個小動物。 「老大,你看。」他說∶「是只像馬的東西,黑的,快死了!」 我抱過來一看,這小家伙的確像是個剛剛出生的馬駒子。除了全身黑呼呼的,頭頂上還隆起一點硬硬的東西。唯一的特點就是特別的丑!看起來病懨懨的,而且還發育不良。 「算了吧,科恩。」菲謝特對我說∶「雖然從顏色上看起來和你比較配,但是它都快死了┅┅」 「不,我要養著它。」我解開長袍包住它小小的身體∶「我會救活它的。」 「不要固執了。」菲謝特說∶「科恩,你又沒奶喂它。」 「我是沒有。」我頭也不回的向我的房間走去∶「你們給我想辦法!」 我不是一時的心血來潮,而是在剛剛經曆了殘酷的殺戮之後┅┅總覺得應該善待生命,何況這個小東西看起來是那麼的脆弱。彷佛救活了它,我就可以忘記在神殿里、在那個祭壇下發生的所有不開心的事,這是對我自己的一個心理補償。 我給它取了個名字叫「小烏鴉」,菲謝特多次抗議均被我駁回。 當老大只有一個好處,那就是當你作出一個決定後,可以坐著看很多人為你忙上忙下。 我叫來魔法師給小烏鴉治療,其慎重程度引起女將軍多次對我行注目禮,最後送我四個字--「玩物喪志!」 每天都派人出去逮動物,不管體形大小,只要有奶就行。被逮到的奶媽就只有一種下場,被倒吊在我的馬車里給小烏鴉喂奶,不到最後一滴奶被榨乾是不會有自由的。 因為這個,我又被女將軍罵成「變態」,難道我比她那個白癡王子還過份嗎?沒有吧!算了,我一個大男人,連鐮刀獸王都被我活活拖死,跟她個女人有什麼好計較的? 等到了斯比亞帝國的國境,小烏鴉已經被我養得肥肥壯壯,一身黑色的皮毛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已經可以跟在我的馬車後面跑了。直看得菲謝特等人大喊可惜。嘿嘿,現在後悔?晚了! 雖然我有了一輛大馬車,還有和馬車一起歸我的十幾個侍女。但一進入斯比亞的國境,我還是騎上了馬。 一來是可以和小烏鴉玩,二來我還是喜歡騎著馬和兄弟們在一起。 在邊境上會合了等待我們的騎兵之後,我們一路向聖都邁進。 我和我黑暗軍隊的名氣一夜之間傳得家喻戶曉,對此俺一點也不感到意外--本來嘛!俺以前就是名人來著。 就連護送我們到聖都的騎兵們臉上都覺得很有面子,畢竟他們也算是其中的一員嘛!可就是,他們看我的眼神有點怪,好像有點怕我的樣子┅┅ 到達聖都那天,聖都基本上是萬人空巷。每個人都跑到街上爭睹自己國家軍隊的嚴整軍容,都想看看那個前段日子還只知道在城門打群架,而現在已經是英雄的家伙。 當然,更不會忘記看看面容比七色花還要漂亮百倍,氣質優雅得連聖都神殿大祭司都比不上的菲謝特王子殿下。 一路上被人鬧得昏頭昏腦,好不容易來到皇宮,被告知陛下夫婦和暗月總督夫婦都在後花園等著見我們。 「陛下說,」內侍的原話確實是這樣講∶「等兩個小家伙瘋夠了就進來。」 基本上,這次見面還是很融洽的,除了老媽也批評我的裝扮外。 「人家說得沒錯。」老媽講∶「你干嘛穿成這樣?黑呼呼的像個┅┅像個┅┅我都不知道怎麼形容你了!」 「別聽你母親的。」還是陛下了解我∶「喜歡什麼就穿什麼,只要不光屁股就行!」 「你說什麼啊!」納舍爾阿姨看了陛下一眼∶「亂教小孩子!」 「好好好。」陛下笑笑∶「其實今天找你們兩人來,是有一件事要當面說給你們聽。」 「我們倆?」我指著自己。 「什麼事?」菲謝特也不明白。 「是一件你們還沒注意到的事。」父親說∶「但是對你們以後很重要!」我和菲謝特還是不明白。 「你們應該還記得,我曾經對你們說過,」陛下指指父親說∶「你們倆現在的情形就像是我倆年輕的時候,只是性格互換了一下。」 我和菲謝特點頭。 「所以,這問題就來了,性格和身份不相稱。」陛下說∶「我們倆的關系為什麼保持得這樣好?那是因為我和維素的性格可以互補,我張揚、他含蓄,我外向、他內向,我敢沖敢打、他周密細致┅┅」 我們還是點頭。 「這是天性,生來就有的性格。」納舍爾阿姨說∶「誰都改變不了。」 我們倆點著頭,活像傻瓜。 「所以,注定我常常出風頭。」陛下終於說出了重點∶「而維素,更多的時候他保持安靜。菲謝特你要想想,你是否可以在王子,甚至是國王這個位置上┅┅容得下一個比自己風頭更勁的大臣?容得下一個名氣比自己大的朋友?」 「可以啊!」菲謝特脫口而出∶「我可以的!」 「為什麼?」所有人都嚇一跳,連我也是,我沒想到是如此嚴重的事,更沒想到菲謝特想都不想就回答陛下。 「我┅┅我┅┅我┅┅」菲謝特忍住眼淚說∶「我只要想想他在神殿祭壇上干的事┅┅我什麼氣都沒了!哈哈!哈哈哈!」 「祭壇上有什麼事?」陛下不解∶「不就是他拖死魔獸王嗎?」 看來陛下對這件事還不是很了解。 在菲謝特的詳細解釋下,我算是知道為什麼一路上騎兵都用怪怪的眼神看我了。 他們都把我當成變態,傳言中的我不管打什麼東西,必定是先打那個地方,而且逢打必中,打中必斷,斷者必掛┅┅ 還說我有把對手打到半死再向人家道歉的習慣,如果對方不接受,必定被我親自下手活活的在地上拖死┅┅ 我不知道這有什麼好笑的,反正陛下夫婦笑得東倒西歪、我老爸老媽笑得喘不過氣、旁邊兩個本來站得好好的侍女掉進小水池┅┅「好好好,我也只是想讓你們在有空的時候好好想一下這個問題而已。」陛下搖著手說∶「別再說了,你們下去准備一下,要到天堂島┅┅看來你們倆和我們相比,情況並不一樣┅┅」 他們笑得很辛苦。 走過一個拐角,我惡狠狠的問菲謝特。 「你從哪里聽來的?」我問∶「還是這些話根本就是你說出去的?!」 「我可沒有┅┅」菲謝特笑著說∶「反正現在大家都這樣說。」 「我靠!我暈了┅┅」我倒在菲謝特身上∶「你背我走吧!」 「你干嘛?下來!」 「不是說不在意的嘛!」 「那是說你的名氣和風頭。」菲謝特說∶「不是說你的體重!」 「差不多啦!」我耍賴∶「何必分得這樣細┅┅」 「下來,你變態!」 「不!」 「真不下來?」 「嗯!」 「我把你丟進水池,你信不信?」 「不信┅┅」 結果兩個人一起掉進水池。 第二天,我和菲謝特在聖都神殿被授予了一大堆的勳章,各色長短不一的綬帶掛在我們身上,活像小丑。 我、菲謝特,同時獲得了神殿的勇氣勳章、堅定勳章還有奉獻勳章。 菲謝特比我多得一枚傑出皇族勳章。 海爾特、莫亞和杰克就只有一人一枚勇氣勳章,不過聽人講,這樣年輕的軍官得到神殿勳章也是前所未有的事,而且三個人還同時屬於一個行省的部隊。 波塔帝國和里瓦帝國都封了個伯爵給我,並且十分正式的給了我封地。雖然是有點象徵性的意思在里面,可地方也不算很小了,而且還給我預支了第一年應得的收成。 在我的要求下,神殿祭司還答應幫我把兩個帝國給我的地換成一整片,位置靠近我國,方便我管理。 這可不是開玩笑,如果俺現在不是紅人的話,提這樣過分的要求會被人打扁的,可誰讓俺現在就是紅人了呢? 陛下也宣布我的貴族頭銜從現在起晉升為三等伯爵。他沒升菲謝特,菲謝特再升就篡位了。 這次真是賺了不少┅┅ 「關於神殿授予的稱號┅┅請原諒我現在不能授予。」一個祭司當眾宣布∶「因為光明神殿傳來消息,將於兩位在天堂島做客期間,由地位更高的祭司授予!」 休息了一天,因為這一去天堂島的時間有點長,我得為黑暗行省的發展繼續傷腦筋。 在一口氣下了幾十道命令後,我覺得差不多了。 我帶著人出發了,這次只帶近衛團。我的近衛團擴編了,足有三百人,他們可是什麼種族都有,有魔法師、弓箭手、出色的戰士,除了臉上那一股子驕傲和桀驁不馴,他們身上沒一點一樣的。 你能想像嗎?纖細的精靈現在一臉剽悍、卑微的沙人偏要一臉自信、矮人想處處表現自己比別人更高大、半獸人們自以為很有幽默感,還有其他更怪的事情就不多說了┅┅不過我很高興,我的部隊在成長,士兵們在努力追求以前自己所不具備的東西。 雖然他們這樣看起來有點亂、有點狂躁,但我會引導他們到正確的方向。 這次我們是順著商路走的,順暢而快捷,又因為我們是光明神殿的客人,路上都由各國神殿大祭司陪同,一路經過的所有國家,軍隊連問都不敢問。 我倒是想在路上惹點什麼事出來,好找個機會看看我身上掛著的勳章是不是可以砸死人,可是菲謝特嚴厲的制止了我這種想法。 「如果那樣的話,」他說∶「人家會說你是個大傻瓜。」 我覺得他說得對。 我們一路向著天堂島走,天氣越來越冷,以至於我們不得不穿上厚袍。 在路過一片冰原時,當地的大祭司給我們送了幾件看起來很貴的皮袍,讓我們一人一件以禦嚴寒。士兵們也得到了足以保暖的衣物。 終於,在走了一個多月之後,我們到了。 在一個巨大的神殿廣場中,一個圓形的魔法陣閃閃發光,正在等待我們的進入。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光明神殿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