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 黑暗傳說─光明神殿之行  
   
篇外篇 黑暗傳說─光明神殿之行

篇外篇黑暗傳說──光明神殿之行 天堂島,這個地處比斯大陸最北邊的島嶼,就是光明神的棲息之所。 它用一片汪洋將自己與比斯大陸遠遠隔開,讓終年不散的濃霧蓋在自己的軀體上,使得天堂島在大海中的方位如夢幻傳說一般虛無縹緲。 人人都知道天堂島就在那里,就在某一個點上,但卻沒人可以找到它,當然對它的一切也就談不上了解。 天堂島,就像它的主人一樣,神秘莫測。 現在,它卻對來自整個神屬聯盟的青年俊傑們微笑,親手打開了通往比斯大陸的通道。 在天堂島南面的一個神殿廣場上,那個體形巨大的魔法傳送陣正不斷的發出陣陣白光,畫在四周地上的各種符文閃爍著光芒活了過來,飄到空中翩翩飛舞……一隊隊服飾打扮各異的人類從魔法陣中走出,他們分別來自比斯大陸的三個神屬國,都是近二十年來神屬聯盟最為傑出的人才。 這些人一邊走著,一邊對這個散發著絢目光彩的魔法陣驚歎不己……它的巨大不是你可以想像的,容納這上千人絕不是什麼問題。雖然各神屬國的魔導師都可以做出魔法陣來,但那都是短途傳送,五里以上的距離你想都別想!而且規模還不是一般的小,那種東西站上三兩只小貓就會覺得很擁擠……怎麼可以和這巨大的,活物一般的魔法陣相比呢! 廣場的一邊,三位身穿紅色長袍的神殿祭司正靜靜的站在那里。 看著人們震撼的神情,前來迎接他們的三位光明神殿祭司很滿意。 雖然這些人都是神屬國新一代耀眼的人才,而且都會在即將到來的新一次神魔大戰中擔任主要職務,但是……還是該讓他們親眼看看這一切,看看神殿的宏偉、莊嚴與強大!這對堅定他們報效神殿,報效光明神的信念有好處。 「各位!」一路陪伴眾人的白衣祭司看著人都到齊了,就開始用略微大點的聲音說話∶「請大家這邊走,去覲見神殿的三位最高領導者、神族的代言者、光明神最忠實的仆人--紅衣祭司!」 人群中立即就發出一陣驚訝的低呼聲,神殿的紅衣祭司居然親自來迎接自己!這可是莫大的榮耀啊! 要知道,紅衣祭司是光明神殿中地位最高的祭司,他們領導著比斯大陸上所有神屬國的神殿,從某種角度來看,他們的地位高過皇帝而僅次於神! 聽著一千多人一起倒吸涼氣的「絲絲」聲,感受到這些人道道崇敬的目光……三位紅衣祭司臉上的表情愈加神聖了,眼神純潔得彷佛是隨便一掃就可以感化誕生百日不到的嬰兒,又隨便一掃就可以震撼年過百歲的老頑固,再隨便一掃就可以讓百萬魔族哭爹叫媽……多麼高貴的神態!多麼端莊的儀表!一群還沒資格走上前去的白衣祭司遠遠的站著,他們喉頭哽咽、眼眶通紅、淚流滿面……不少人當場就暗下決心,就是死也要早日練出紅衣祭司這樣的表情來!誰不讓我練,我、我、我就跟誰急! 各國來訪的客人與衛隊分開,重要人物們在幾個白衣祭司的帶領下向三位紅衣祭司走來。 「這位是紅衣左祭,這位是紅衣右祭,中間這位是紅衣總祭。」在別人的介紹下,三位紅衣祭司對著這群年輕人頻頻點頭。 「你繼續吧!讓我們認識一下這群傑出的年輕人。」紅衣總祭對一個白衣祭司說。 「是的,總祭大人!」白衣祭司清了清喉嚨,朗聲說∶「請神屬聯盟坦西帝國王子及屬下覲見--」 一個身材高瘦的王子帶著兩個大臣快步走上前,人還沒到,就已經深深躬下腰去搶握總祭大人的手,還一臉崇敬的吻起總祭大人的手背來……當然,左祭大人和右祭大人的手背又怎麼可以放過呢? 「坦西帝國的勒圖王子及其屬下兩位大臣,他們在曆次試練中表現優異。」一旁負責介紹的白衣祭司繼續說著∶「現在,請三位大人賜福!」 「光明神的追隨者啊!」三位紅衣祭司先後說著賜福語∶「因為你的忠誠及堅持,我賜福於你……」 在等待覲見的人群里,每個人都在激動的看著這一幕,心里想的是∶「馬上就到我了!馬上就到我了!三位紅衣祭司大人就要給我賜福了!」 可是在他們中間,卻有個渾身上下穿得黑呼呼的家伙,他好像對這感人至深的情景不怎麼在意。 他的雙手很隨便的放在腹部,手掌插在長袍對開的衣襟中,耷拉著腦袋,左右輕晃著身體……神情懶散,兩眼無神。 這個人,當然就是斯比亞帝國的黑暗行省總督--科恩·凱達伯爵,一個雖然名聲不三不四,但是自我感覺良好的家伙。 「喂,我最最親愛的王子殿下……」科恩對旁邊一身白衣、神態平和的菲謝特說∶「那個,那個坦西帝國……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坦西帝國,」菲謝特轉過頭來看著他∶「是神屬聯盟所有國家中最靠北的國家,雖然物產比較貧乏……但是地域廣大又身處苦寒,使得國民刻苦堅韌、軍隊龐大精悍。號稱鐵軍似林,猛將如云……國力不可小視!是神殿最為看重的國家之一。」 「是這樣啊!」科恩說∶「那現在上去的那票人又是哪國的?」 「那位是班塞帝國的里貝拉王子。」菲謝特說∶「他的國家地處神屬聯盟中心地帶,所以地理位置非常重要。除此之外,他們的帝國軍隊是以幾種很有特點的軍種著稱於世……」 「哦!我明白了。」科恩總督恍然大悟的說∶「那,下面輪到的是哪幾只小蝦米?」 話音未落,就聽白衣祭司大聲說∶「請神屬聯盟斯比亞帝國王子及其屬下覲見--」 菲謝特又好氣又好笑的搖了一下頭,向三位紅衣祭司走了過去。而科恩總督就低聲罵了一句什麼,跟在他後面一步的距離上。 菲謝特臉上微笑著,不急不緩的來到三位紅衣祭司身邊。 「您好,總祭大人。」他微微彎腰,拿起總祭大人的手放到嘴邊擺了個姿勢∶「我是斯比亞帝國的菲謝特,很高興今天可以在這里領略到您的風采!」 「哦!你就是菲謝特?」總祭大人早已忘記菲謝特沒有像別人那樣吻他的手,感歎的對身邊的另兩位紅衣祭司說∶「這就是菲謝特! 想不到竟然是這樣的年輕!」 兩位紅衣祭司走過來,親熱的和菲謝特攀談著。 「這位是左祭大人吧?十七年前就是您親下鄙國發放賑糧!我國上下對大人的高尚品德一直是非常欽佩的!」菲謝特先後握著三位紅衣祭司的手,熱情而得體的說著話,沒有冷落當中任何一個人∶「右祭大人,您的音容笑貌更勝往昔,自和您十年前聖都一別,聖都居民對您可是念念不忘啊!」 「哪里,哪里……」 「菲謝特王子倒是青春年少……」 幾位紅衣祭司圍在一起和菲謝特王子親熱的交談著,這讓菲謝特身後的科恩有些迷惑,同時菲謝特也搶盡了三國覲見者的所有風頭。 菲謝特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讓在場的所有人,包括那些王子大臣們都慚愧不已,但那發自天然的親切情態和雅致儀表可不是普通人能模仿的來。 「啊!三位大人。」菲謝特終於記起了身後的某人∶「這就是我國黑暗行省總督,前些日子還被父皇任命為皇家軍隊准將的--科恩·凱達伯爵。」 「就是在波塔帝國境內的試練神殿保衛戰中死守祭壇的那個……科恩·凱達伯爵嗎?」話是這樣說,但總祭大人對科恩說話的神情卻比對菲謝特說話時要冷淡一些∶「不錯啊!年輕人,你保護了三位王子和數百位白衣祭司!足見年少有為啊!」 總祭大人的右手已經微微抬起,准備讓科恩總督去吻,這是總祭大人今天除菲謝特以外對第二個人做出這個動作,就算是看在菲謝特的面子上,這也是非常之禮遇了。 看到這一幕,旁邊很多人不免有些心理不平衡∶「什麼嘛!一個流氓總督也值得總祭大人這樣做!那可是總祭大人呢!而那個家伙,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總督而已!總督嘛!我家多的是!對,還有個芝麻大點的准將軍職,你等著,我一回家就把給我看門的小兵兵全部封做准將!」 再想起自己吻總祭大人手背時,大人的神情似乎還有些勉強……這一干人等的心里可就更是酸酸的了。 科恩總督也學菲謝特那樣微笑著,雖然他的笑有點變形,但還在可以讓人接受的范圍內。他彎下腰去捧起總祭大人的手。 「如玉石般潔白無瑕……如初生嬰兒般圓潤光滑……總祭大人!」 科恩總督抬起頭來,真誠的微笑已經變質為一臉貪婪∶「您都用什麼化妝品了?」 「科恩總督,年輕人可不好沉迷於這些東西啊!」總祭大人微笑著回答∶「只要精心侍奉光明神,好運必將降臨於你。」 心里卻想∶「你也配知道?我就不告訴你!」 可是科恩總督是什麼樣的人?可以被人輕易打發,那還叫無賴流氓嗎?他早在等待覲見時就已經很不爽了! 「是啊!您就是最接近光明神的了。您們三位一定是光明神外最偉大的存在!」科恩總督滿臉崇敬的說∶「我太激動了,真……真……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我的心情!」 他的話讓一旁的菲謝特擔心不已,又不可能在這時打斷他,只求他做得不要太過份……而其他的人完全沒有覺得異樣,因為平常人見到總祭大人都是很激動的,科恩總督的表現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但是……」科恩總督停了一下,像是有了重大發現∶「單單一個吻手禮怎麼能表達我此刻的心情呢?」 「各位!」他猛的轉過身,對一旁的人大聲說∶「眼前就是我們所景仰的,三位有著極高造詣的紅衣祭司!那是地位多麼崇高的人啊--啊?他們無私奉獻、心胸寬廣、廉潔高尚……」 他滔滔不絕的講下去,直到三位紅衣祭司都被他誇得有些臉紅--這可是難得一見的情景,三老頭加起來都過兩百五十歲了,那臉皮還不……嘿嘿! 「……所以,我決定!」科恩總督現在的目光很純潔,純潔得都有些不真實了∶「要用一種更合理、更直接、更熱烈的方式向這三位如神一般偉大的人物表達我的敬意!」 「科恩總督……你可不能這樣說。」三位不知大難臨頭的人還在謙虛∶「我們只是光明神的仆人而已……」 一旁的菲謝特已經低下了頭,沒人比他更了解科恩這個人了。他報複手段的激烈程度往往與報複的前奏長短有很大的關系……就像現在,本來是可以現過現的報複,可科恩已經准備了十來分鍾,在場所有人包括當事人都已經被他狂熱的語言唬的一楞一楞。 「三位!」科恩總督轉回身來,張開了雙臂∶「請接受我……一個最最熱情的擁抱!」 紅衣總祭還沒回過神來,就被搶上一步的科恩緊緊抱住,科恩的雙手卡著他的腰從背面交錯,手掌還死死扣住他的肩膀……「不要弄皺我的袍子……」總祭大人當時是這樣想的∶「這個鹵莽的家伙!」 在所有人驚訝的眼光中,只見科恩總督雙手一緊! 「劈里啪啦」一陣低沉細密猶如爆豆子的聲音從紅衣總祭的身上傳出。 「啊!對不起!請原諒……請您一定得原諒我,我太激動了!」科恩總督結結巴巴的說∶「做得不好……再來一次!」 劈里啪啦…… 到科恩放開時,紅衣總祭臉上的神情是既不高興,也不難過。好像有點感動,又好像有點茫然……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而先前已經覲見過的人就大呼後悔∶「為什麼自己沒想到去擁抱三位大人呢!可惜這個天大的榮譽被這個無賴白白揀了去。」 「啊!」科恩總督撲向他的下一個目標∶「親愛的右祭大人!」 劈里啪啦…… 右祭大人腦子靈活,知道這事情雖然看起來正常,但是聽聲音卻不太妙,他正想是不是該退後個一兩步時,卻發現科恩總督的一只腳早就踩在了他拖地的袍角上。 在光著身子和接受擁抱這兩個選擇上,右祭大人無可奈何的挑選了後者。 「啊!親愛的右祭大人!我知道!您一定很期待!」 劈里啪啦…… 在這莊嚴的時刻,在眾人圍觀之下,三位紅衣祭司可以大聲呼喊嗎? 當然不能! 好不容易等科恩總督抱夠退開……直到這時,總祭大人感動至抽搐的臉才出現一絲有些牽強的微笑。 「你……」總祭大人對一個白衣祭司說∶「帶大家參觀一下神殿吧!」 「好的,大人!」白衣祭司對大家說∶「覲見結束--請三國王子及大臣跟我來!」 大家向三位紅衣祭司告別,依依不舍的離開。 看著所有人走光光,三個紅衣祭司再也支持不住,幾乎同時癱倒在地,身邊的人上去一扶,立即就是一陣慘叫聲。 「喂!」菲謝特殿下輕聲對身邊的科恩總督說∶「你剛剛過份了。」 「切--我管他去死!他們三個算什麼東西?」科恩總督滿不在乎的說∶「對了,怎麼他們一看到你就像蒼蠅見到肉?黏呼呼的,你不覺得肉麻?」 「有你這樣形容自己殿下的嗎?」菲謝特殿下看看四周,低聲說∶「想知道?門都沒有!」 「沒門?你可想好了!」科恩總督一笑∶「我可是你最好最好的兄弟耶!」 菲謝特殿下轉過身來,一臉我就是不說你奈我何的表情。 科恩總督還是在笑,一臉你說嘛你說嘛你快說嘛的表情。 我就是不說! 你不說,我就要你好看! 來啊! 你等著,可別後悔! 「大家請看,這就是神殿的一個用來禱告的房間。」白衣祭司在為大家解說∶「一般是由剛剛到神殿學習的低級祭司使用。請大家留意牆上的壁畫,那是講述……」 慢慢的,白衣祭司發現已經沒人在聽他講,大家都把目光放在拖後的兩個人身上……菲謝特殿下和科恩總督,他們不知道為什麼在對視著。 「英雄!!!」猛然間,科恩總督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悲呼!他單膝跪下,雙手緊緊抱住菲謝特殿下的大腿,用大得可以嚇死人的聲音大聲哀求! 「英雄啊!告訴我吧!把這天大的秘密告訴我吧!啊?」他歇斯底里的叫著,巨大的聲音在空曠的大廳里來回激蕩,震得所有人的耳朵嗡嗡亂響∶「告訴我!告訴我吧!我不怕危險,我真的不怕啊! 讓我去!告訴我……你不說,我現在就去死!」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科恩總督……又在耍賴皮了! 可是,這里沒人熟悉他。四周的人都被嚇到了,不清楚兩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從科恩總督那幾句話推測,這好像是有關一個大秘密……還有危險……還不是一般的危險。因而使得這位總督極力要知道,要搶著去做……這樣看起來,這科恩總督還是一個很不錯的人嘛! 可是,他為什麼要叫菲謝特殿下英雄呢? 菲謝特殿下何嘗不是被嚇一跳?雖然在私下里幾個朋友經常這樣相互開玩笑,可這是什麼地方?這是神殿!離光明神近在咫尺的神殿!就是給自己一百個膽子,自己也不敢現在和他演對手戲--雙手撫臉做嬌弱無力狀,說什麼「哎呀,你好討厭哦,都把人家嚇到了耶,再也不理你了,哼!」之類的話。 「科恩,你這混蛋!」菲謝特殿下心里暗罵∶「算你狠!」 「科恩總督,科恩大人,你快起來。」滿臉通紅的菲謝特殿下不得不妥協∶「雖然此事還屬謠傳,但見科恩總督如此大義,本殿下願與大人分擔!」(你這個混蛋!你這個無賴!還不起來,看你這死皮賴臉的樣子,說給你聽啦!) 「可是……」看來科恩總督還不大放心∶「如果這件事是陛下不允許殿下講給別人聽的,那微臣、那微臣豈不成國家罪人?」(不! 要是你老子追問今天這事,那我還不屁股開花?) 四周的人頻頻點頭,不少人對科恩總督改變看法∶「在這時候還一心牽掛皇室,此人真是近年來少有的忠臣。好!果然能吏!」 「總督放心!」菲謝特殿下哭笑不得∶「此事並不複雜,也不如大人想像中嚴重……不管怎樣,本殿下都與大人共進退!快起來吧!」 (你這個混蛋!要是老爸問起,我來扛好了吧?還不起來!) 「是,多謝殿下……請原諒我的沖動。」(好,給你面子,知道我厲害了吧!) 兩人在神殿里演的這出忠臣仁君的好戲終於圓滿落幕,直看得身邊的另兩個王子唏噓不已,搖頭暗歎∶「真是一個好總督啊!為什麼自己身邊就沒有這樣的人呢?」 渾不知菲謝特殿下早被他們所謂的忠臣能吏在大腿上抓了五把、捏了三下,搞得苦不堪言。 白衣祭司看大家已經看完好戲,於是收拾心情,再次帶著大家參觀。 「說吧!」科恩總督面色如常,低聲問著。 「我小時候,就對一些事情很好奇,膽子也大。」認輸的菲謝特殿下說∶「於是就寫了封信給當時的聖都神殿大祭司,就是現在紅衣祭司里的右祭,向他請教幾個宗教問題。」 「後來呢?」 「剛剛開始是我問他,可能是因為我的身分,他也詳加解釋。後來,隨著我漸漸長大,就變成是他問我了。」菲謝特殿下說∶「即使是在他來到天堂島後,我們仍然保持著通信……在他介紹之下,我也會時不時的接到總祭大人和左祭大人的一些信箋。」 「我靠,原來是這樣!那麼你們信里說些什麼?」 「通常都是三位紅衣祭司考較我一些宗教問題。」 「哦?」科恩總督吃驚的問∶「他們是把你當接班人在培養嗎?」 「我是王子。」菲謝特殿下輕笑一聲∶「怎麼會去當祭司?」 「那他們是覺得和你特別談得來了?」 「也不是。」菲謝特殿下說∶「如果你有幸看到天堂島神殿下發到各國神殿的講義,你就會明白了。」 「不明白,你現在就告訴我,我才沒心情去翻什麼講義!」 「這些講義正是由三位紅衣祭司負責編撰。」菲謝特殿下低聲說∶「其中大部分內容與問我的問題非常相似……」 「知道了,你當槍手!」 「什麼槍手?」 「就是……反正你也不明白,就沒必要知道了!」 說完,科恩總督拉拉菲謝特殿下的衣角,追上前面的人。 一個上午的時間,三國王子及大臣們才參觀了天堂島神殿的一小半,雖然大家都知道做為光明聯盟最重要的神殿,它一定是很大,可還是被這宏大雄偉的神殿深深震撼。 和這座神殿相比,一般帝國的皇宮就像是小孩扮家家酒時壘起的小沙堆。 已經參觀過的地方,就包括五個祈禱室、兩個廣場以及一個神學院。 五個祈禱室分別由地位不同的祭司們使用,這里面不包括神學院里的那些學員……因為他們要鍛鏈意志,所以只能風雨無阻的露天祈禱。 五個祈禱室中最大的一個是由剛剛晉升上來的正式祭司使用。說是祈禱室,卻可以容納三四千人而不嫌擁擠。 偌大的空間里連一根柱子都沒,在安放在地板、牆面、頭頂的幾百個純銀燈座上,上千盞魔法燈正發出柔和的光,照得整個祈禱室明亮無比。 色彩鮮豔、畫工精致的巨幅壁畫在四周牆面上有序的排列著,一直連到高高的拱頂,無一不是講述光明神族那數不勝數的豐功偉績…… 接下來是比較小點的祈禱室,供地位稍高一點的祭司使用,除了壁畫變浮雕之外,室內的所有裝飾都高上一個等級。 總之一句話,房間越小,錢花越多。 至於廣場,第一個就是大家初抵達時的接引廣場,除了那個魔法陣之外,光禿禿的沒什麼好看。 可另一個眾神廣場就不同了,那里有一百零一座高達百米的光明諸神塑像!全部是由大塊花崗岩精工細雕而成,一百座姿態各異的光明諸神塑像被擺成一個圓形圍繞在廣場周圍,全部面向廣場中央的光明神王--帕米齊·克納赫的塑像。 光明神王的塑像遠遠高出其他諸神,身後的雙翼收起,一手持劍、一手捧經的光明神王就靜靜的站在那,面容平靜,目光和煦。 可是所有人都從他的塑像上感受到了神王的犀利、莊嚴、仁慈、智慧以及神聖。 很多人情不自禁的向光明神王塑像下跪,涕淚縱橫的曆數自己從出生到現在的所有罪過。 他們的頭一次次撞擊青石地板,把小到踩死螞蟻,大到魔族猖獗的所有罪過一身獨攬!他們虔誠的程度甚至讓陪同祭司都感慨萬千…… 每到一個地方,以上的情景就重現一次,以至於嚴重的拖延祭司們原定的參觀計劃,在參觀完神學院時就已經沒有時間了。 因為三位紅衣祭司已經在主餐廳設宴,這可耽誤不得。 就在宴會進行到尾聲時,總祭大人終於宣布了大家期盼已久的事。 「大家都知道,你們到天堂島來覲見的可不是我們,我們神殿只是負責接引而已。現在,你們就要去覲見光明神族了!」 在坐的三國賓客目不斜視,大義凜然,心中卻都在狂呼! 「請各位好好准備,在今天晚些時候,我們就將把各位送去向往已久的地方!」總祭大人腰板挺直,非常精神∶「對大家來說,這樣的機會可是不多,很可能一生就這一次!」 看著無比激動的眾人,總祭大人繼續說∶「因為我們無法繼續陪伴你們,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在那無比神聖的地域,你們所代表的已經不是一個人或某個帝國,你們代表的可是整個神屬聯盟!是光明神羽翼下的億萬人類!」 「如果有哪位在光明神族面前失禮的話……就是光明神族不追究,我們神殿也是要管的!」總祭大人的眼光瞟過某人∶「現在,請左祭大人宣布一下大家應該先知道的事。」 「大家都應該了解,我們所景仰崇拜的光明神族是仁慈而聖明的,就因為這樣,我們才要更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左祭大人一邊說著開場白,一邊打開了手中的密封卷軸照本宣科∶「宴會結束後,大家立即以聖水沐浴。三國王子請著神殿提供的純白禮服,禮服上不得加任何裝飾和勳帶……」 「三國文臣著純白連身長袍……將領著銀制連身鎧甲……不得攜帶除神殿提供外的任何物品……接著就請右祭大人宣布名單。」 「今次的人數比較多,請各位聽好。」右祭大人清咳一聲,念出一大串名單∶「……最後嘛!科恩總督!」 不知道在想什麼的科恩一楞∶「是,我在這里!」 「因為你及屬下在波塔帝國的傑出表現,又因為波塔及里瓦兩帝國神殿的極力推薦,請你帶同屬下將領--海爾特、莫亞和杰克三人,一同前往覲見!」 「好的!」科恩總督回答得非常乾脆。 「我知道這三位都還不是貴族,」右祭大人特別交代說∶「請你一定要多加約束!」 聽著科恩總督更乾脆的回答,一旁的菲謝特殿下心中又是一驚,心中叫苦連天∶「本來科恩總督就夠讓人擔心的了,你還叫他約束手下?」 「好吧!就差不多是這樣了!」總祭大人有點艱難的站了起來∶「大家准備沐浴!等一下我們會給大家送行!」

上篇:第10章     下篇:第1章